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四十章高市長遞材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四十章高市長遞材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少來<\/a>,回去求你老頭子去。」葉凡沒好氣的說道。

「我可是葉系成員噢1藍存鈞乾笑不已。

「算啦,到時再說了。」葉凡無奈的說道。

「這才是老大嘛。」藍存鈞說道。

「小藍同志,你那地區經濟司都幹些什麼?」葉凡問道,倒也來了興趣,看看能不能從中撈到一點對同嶺市有用的東東出來。

「聽好了,咱們是幹什麼的。組織擬訂區域經濟發展規劃,提出區域經濟發展的重大政策。

協調國土整治、開發、利用和保護政策,參與制定土地政策,參與編製水資源平衡與節約規劃、生態建設與環境整治規劃

組織實施主體功能區規劃;指導地區經濟協作;編製老、少、邊、窮地區經濟開發計劃和以工代賑計劃。

協調落實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戰略、規劃和重大政策,提出重大項目布局建議並協調實施,推進中部地區內外協調合作和相關機制建設。」藍存鈞背書一樣的背了下來。

「跟國土保護土地有關係,那就有奔頭了。」葉凡嘀咕了一句。

「大哥講這話什麼意思?」藍存鈞問道。

「是這樣的,同嶺市的高成市長搞的一個全市礦業發展規劃跟我的理念有些不相符……」葉凡把那天米月拿來的市裡規劃說了一遍下來。

「大哥的意思是要多關注一點環境問題。土地規劃問題是不是?」藍存鈞問道。

「只是關注一點,並不是要多麼的苛刻。發展跟環保從來是兩把雙刃劍。要發展往往都要犧牲環保。

我不是一個純環保保護者,但是,總得有點環保意識是不是?當然,也不能因為環保問題而讓地方經濟全面停止也不行。

咱們只是講能不能找到一點協同點。不能完全把環保剔除在外。而土地採礦等亂七八糟的問題就較多了。

如果能找到同嶺市市裡規劃跟發改委某些政策不相吻合,那我就有了出手的借口。」葉凡說道。

「這個,我們是管全國全面規劃的。不過,你有空把高成搞的規劃傳一份給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出手的契機。到時我弄些東西出來到你們同嶺考察一下。借著東風向晉嶺省委提些小要求。如果省委要求同嶺市政府整改那就好辦了。」藍存鈞說道。

「那敢情好。本來這事我想直接跟高成談談。不過,高市長很強勢。我也剛到同嶺不久。

不想因為這個而發生什麼額外的糾葛。我要做的事太多了。更況,能坐到高成這個位置的同志。

哪位省里沒有份量的靠山在撐著?到時這事弄到省里影響也不好。所以,由你出面倒是最合適了。」葉凡講道。

轉爾,葉凡又講道:「小藍同志,既然現在調進發改委了。能不能弄些項目給我們同嶺市?雖說這些是高成的事,不過。我還是希望在我的治下能讓同嶺人民的生活更上一個新台階。」

「大哥希望能出多大的項目?」藍存鈞倒也沒有推辭,直接答應了。

「你說呢。太少的話你也拿不出手。至少也得是個幾億的項目吧。」葉老大的獅子大開口。弄得藍存鈞差點喊了起來,說道,「幾個億,那可不是青菜蘿蔔信手就能拈來。我只是一個小常副司長。如果是正職也許還有可能。」

「小藍同志,你可是葉系圈裡核心成員。」葉老大以子之矛攻其之盾了,把藍存鈞剛才講的話還給他了。

「那好吧,我儘力。」藍存鈞也只能無奈的點頭了。

「不是儘力。絕對要弄個把項目下來。」葉老大最後這話可是帶有命令口吻的。

「我搞還不行嗎?早曉得這樣我還不如不打電話,我惹不起總躲得起。」小藍子嘀咕著掛了電話。

「呵呵。雁過拔毛,誰叫你要打老子電話。權力埃不用,過期作廢了。」葉老大嘀咕著很滿意的擱下了手機。

第二天早上。

葉凡提議,由市公安局、檢察院、安監局等單位組成聯合調查組由包毅帶隊進駐海山煤礦。

不過,葉凡跟包毅也通過氣了。覺得這樣大張旗鼓的進行調查,估計只能查到一些表面上的東西。真正的實質性的黑暗<\/a>東西是查不出來的。當然,包毅也有兩手準備。

為了防止市公安局內部人員再下陰手。葉老大跟市軍分區的呂司令員通過氣后把楊秀髮母子倆接到了市軍分區暫時保護和治療了起來。

聯合調查組進駐海山煤礦不過兩天時間,還沒有大的動作時。葉凡卻是接到了省里的電話。

電話是分管經濟企業一塊工作的副省長於錢林同志打過來了。於錢林可是省里的老牌副省長了。

按潛規則來講,排名僅僅在常委以下第一副省長韋伯笑之後。差不多於錢林就是省里第15號人物了。

「葉凡同志,有些事,一點小事,可不能想停產就停產。發展生產是大事,停產一天所帶來的經濟損失對於某些大公司來講是停不起的。而且,由此帶來的一系列螺旋式的間接影響更是不可估量。」於錢林的聲音很嚴肅。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於副省長指的肯定是海山煤礦的事了。不過,葉老大在裝傻<\/a>,故意的說道:「於省長,還請你明確的給以指示。我們同嶺市委也好按照省政府的指示執行。」

葉凡也相當的『餿』,把於錢林的話講成是省政府的行為了。這樣,於錢林下嘴肯定得慎重再慎重。

畢竟,於錢林也曉得。省政府的當家人齊振濤同志就是葉凡的後台。

「這事,難道你還沒聽出點什麼?葉凡同志,我希望你能領會這種精神。」顯然,於錢林同志微微一些惱火,因為他感覺到了葉老大的威脅。

「這個,於省長難道指的是市裡聯合調查組進駐海山煤礦進行調查的事?」葉凡表現<\/a>得微一遲疑,拿不定樣子問道。

「呵呵,看來葉凡同志領會方面還是相當準確的嘛1於錢林笑了笑,說道,「省里接到多封舉報信,而且,海山煤礦的上級總公司天木礦業集團已經正式向省里提交了申訴。省政府對這事也很重視,交待我負責問問。」

「奇怪了,天木礦業集團並沒有向我們同嶺市委提出任何的申訴。不然的話,我們也會考慮這件事的影響是不是?看來,是我們工作上疏忽了。」葉凡說道,自然有提醒天木礦業這是在越級申訴。

「那行,我就把天木礦業集團的申訴材料<\/a>轉給你們同嶺市委。由你們來作決定。

不過,我得提醒你們一下。天木礦業集團是省里排得上號的大集團。

每年能為省里納稅上億,對於這樣的利稅大戶,地方政府在處理相關事宜時一定要慎重。

有些事,不能聽風就是雨。如果因此破壞了經濟發展的良好格局<\/a>,不大好。更何況,天木礦業總部就設在你們同嶺市。

你們同嶺市稅收中很大一部分可是有天木礦業的貢獻。如果沒有了天木礦業,估計,後果<\/a>相當的嚴重。」於副省長又嚴肅的交待道。

「我們在接到材料<\/a>后一定會嚴肅對待,慎重處理。在充分考慮到天木礦業自身實際的基礎上,也會考慮到其它方面的影響。

放心於省長,天木礦業為同嶺市經濟的騰飛作出了重大的貢獻,我們不會忘了他們的。

這種白眼狼行徑會傷人的。更何況,正如於省長您所講的,同嶺的發展離不開天木礦業。

我們的目的也是希望天木礦業能走得更遠發展得更快更強更好。絕沒有下絆子當攔路虎的意思。

這樣子干承如於省長所講,對我們同嶺來講沒有絲毫的好處。」葉凡慎重的表了態,其實是在和稀泥。沒有拿出一點實質性的態度。

於錢林當然也聽出味兒來了,不過,他也很無奈。自己雖說是副省長,但決定權在地方。更何況,作為同事嶺市委書記,有的時候不鳥自己也沒辦法。

「那好吧,希望你們同嶺市委能早點拿出個態度來。」於錢林擱下電話后那臉陰沉沉,葉凡的強勢令於錢林感覺到了一股子從沒有過的羞辱。

下午的時間省里關於天木礦業集團申訴的有關材料<\/a>就轉到了同嶺市政府。高成市長親自拿著材料<\/a>到了葉凡的辦公室<\/a>。

「葉書記,於省長估計來過電話了吧?」高成頭句就問道。

「來過了。」葉凡說道。

「他也給我下過指示了,希望我們能早占結束對海山煤礦的調查。有些事,捕風捉影的小事都要聯合調查組去調查,對於被調查的企業來講影響相當的大。

聽說海山煤礦這幾天被調查組折騰得夠嗆。連正常的生產都沒辦法進行下去了。

海山煤礦可是有著幾百號礦工,外帶著家屬的話可是有著二三千號人。一旦停產,他們的經濟收入就減少了。

礦工們沒有了收入,就怕到時他們的怨念集中起來就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為了消除影響,市委是不是考慮一下先把聯合調查組撤回來。」高成提議道,對於派調查組他也有不同的看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