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四十一章多方不滿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四十一章多方不滿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海山煤礦又是市裡的經濟支柱。 海山煤礦遭到損失,必然會帶來一系列的多米諾骨牌效益。直承受影響的就是經濟發展目的,也就直接對高成這個市長的政績帶來了要挾。

「噢,有這種事?」葉凡裝得一臉訝然樣子掃了高成一眼,道,「我剛接到過結合調查組組長包毅同志的電話。

聽他們還是很文明的停止調查,並沒有什麼強迫性的要求海山煤礦停產等方面要求。

並且,像這麼大的事,調查組不能夠不向市委市政府彙報是不是?高市長,包毅有沒向彙報要求海山煤礦停業事整理的事?」

「沒有,包毅同志倒也跟我經過氣。是調查組一時半分無法調查出結果來。

估量還得在海山煤礦紮根上一段工夫。」高成神色嚴肅的講道,看了葉凡一眼,又道,「不過,包毅同志講的是紮根。

估量就這一點讓天木礦業集團的高層無法承受了。紮根了,他們還怎樣正常消費。

天天都在調查組眼皮子底下挖煤,是不是總感覺不自然。而且,調查組也並不像包毅同志講的那樣『溫順』。

有的時分,比如,要調查二號井,包組長會強迫二號組停下消費,他們要下去反省什麼的。

上午二號井,下午就變三號井了。這樣子輪番下去,還讓不讓別人正常消費?

調查組的行為太過了一些,有關這方面的狀況天木礦業集團遞到省里的材料上講得很清楚。

而且,就連日期,由誰下的命令都寫得清清楚楚。我看,這事,絕不能夠是空xu來風先看看材料再。」

高成講著遞上了材料。

其實,不用高成講。葉凡早從包毅跟王龍東彙報下去的狀況m得一清二楚了。

的確如高成所講的那樣。這個,當然是包毅在下陰手。成心整海山煤礦,不把這潭水攪渾,又怎樣能渾水m『魚』。

海山煤礦發生的礦難牽扯到的事太多了。包毅這樣子干,就是在尋覓礦難的真正的礦井。

當然。包毅和葉凡都清楚。從章河市到同嶺市再到省里,也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海山煤礦,有多雙手在有形的操控著這個巨無霸。

越是這樣其實。這也是葉老大的意思。葉老大在縱容結合調查組干攪局的事。

這一點,估量高成以及天木礦業集團的下層也看出什麼來了。所以,才會把材料遞往省里。由於,市裡根本就沒有用。

再加上包毅這個組長是葉凡親身任命的。包毅的額角上早貼著一個『葉』字。

高成也清楚,包組長根本就不能夠真正的鳥本人。他只是葉凡的一條狗。像彙報之類無非是人家包組長玩的手腕。

表面上在尊重著本人這個市長,其實。人家壓根兒就沒把本人這個市長擱眼中。高成同志當然相當的惱火。

葉凡這個書記不但搶了本該本人撈到的地位不,而且。一個新到的,還沒成氣候的市委書記如此這般的強勢,也讓高成感遭到了多年上去積蘊在同嶺市的地位遭到了有形的應戰。

明天高成來就是試探夷,而且,有相逼葉凡撤出調查組的勢頭。

「這個,高市長調查過了嗎。從天木礦業集團來講,他們是被調查的對象,對調查組不滿純屬正常。

這些材料先擱這裡吧,回頭我問問包毅同志到底怎樣回事。假設真如材料上講的那樣,那就得叫調查組整改一下。

調查歸調查嘛,可不能攪了人家的正常活動。」葉凡打著官腔,自然是在推諉了。

「調查,這個,只需把調查組的同志叫回來一問就清楚了。」高成一愣之後,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葉書記,擱這裡恐怕不大妥當吧。這事,於省長可是在時辰關注著。」

想用於副省長來壓老子,門兒都沒有。葉老大在心裡暗哼了一聲,道,「這事,我曾經跟於省長解釋過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我們不能光聽天木礦業一家之詞,這樣會墮入偏聽偏信中。我們處事要公平,對調查組如此,對天木礦業集團亦是如此。」

聽葉凡一講,高成的神色有些不美觀。知道葉凡在指摘本人傾向於天木礦業。

「葉書記,既然要調查就馬上展開。不然,天木礦業鬧騰起來也是一件大費事事。到時人家靜坐請願什麼都來,市政府還真是費事了。」見於副省長壓不住葉凡,高成又倒騰出天木的職工來。

「哼,在理的鬧騰那叫肇事。我們的專政機關哪裡去了,他們是擺設嗎?對於蓄意肇事的人該怎樣著就得怎樣著。

難道我們堂堂的市委市政府機構還得受天木礦業的要挾?這件事不調查清楚怎樣行?

加拿大主人那邊不斷在眼瞅著我們的舉動。假設連人家攔車喊冤都不管了,怎樣能讓加拿大主人心服口服的跟我們樹立敵對城市。

高市長,能跟莫爾林市樹立敵對城市對我們同嶺市的發展來講也是大大有利的事。

白了,人家有錢嘛。有錢的是大爺,跟我們互為敵對城市,貼錢的是人家。

當然我們得給人家一個稱心答覆。不然,這次的事估量就得落空了。」葉凡又搬出加拿大主人來。

「那行,這事就先這麼著了。」高成半陰沉著臉回去了。

一回到辦公室,高成一巴掌拍在桌上。

早晨的時分,高成圈內人士例行聚會在天涯樓。

「高市長,不能再讓姓葉的這樣搞下去了。前次姓葉的在風雲樓跟天木礦業的鳳草天為了搶米月這個發生了爭論。還動了拳頭,這下子遇上這檔子事,一定是蓄意報復。包毅到海山煤礦根本就是在搗亂,成心的。這幕後操控人除了姓葉的還有什麼人?」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寧滿同志對葉凡是極為不滿。

本為以為童軍峰倒下了,本人能鐵板穩妥的能代理局長。想不到葉凡居然硬頂著把包毅推上了台。寧滿對葉凡的不滿曾經到了快迸發的地步。

「人家牛逼,以公家名義打擊報復天木礦業不,而且,連於省長的話都不賣賬。」鳳水玲冷哼道。

「他沒那膽子吧,於省長在我們省副職里僅比韋伯笑副省長略遜一點。

要論資歷,於省長比韋伯笑還要老。只不過韋省長跟跟羅書記關係走得較近。

分管的油水比於省長高,權利也大了不少。葉凡憑什麼能不賣於省長的賬,不會吃了熊心豹子膽?」陶居禮冷哼著顯然有些不信。

「理想如此,他的確悖了於省長面子。後來,於省長又打了電話給我。我也去找過他了,句假話,我這市長就一擺設,人家根本就是在扯皮。什麼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調查組那個包毅根本就是姓葉的一條狗。」高成冷冰冰的哼聲道。

「要不我們整點事出來讓那子喝幾壺再?」寧滿道。

「整事?」鳳水玲念叨了一句后包廂里暫時沉默。

「這事,不如知會給鳳草天。這個草頭王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如今他在忍著,估量,假設能把葉凡的態度引過去給他。那估量就是一導火索了。」寧滿出了個餿主意。

「這主意好,我們根本就不用出手。只需瞧繁華就行了,而且,鳳草天此人聽背景不淺。彩色兩道都吃得開,他什麼時分受過如此的窩囊氣?葉凡也不知是不是腦子犯渾了居然去惹這種人。光靠一個包毅就有用了?那簡直就是夢想。」陶居禮喝了口狗肉湯,淡淡講道。

「們葉凡這樣乾的目的是什麼?難道真是y火上頭,精蟲沖腦由於米月這要跟鳳草天死磕?假設他是這種人,估量早玩完了

「刁難鳳草天只是表面現象,他是在攪局。估量他也清楚,在同嶺市,目前他的力氣還弱。

有我跟孔端在,他根本就不要想片面掌控常委會。書記管帽子,帽子都不襯手了,這就是書記的悲哀。

他必然要做出反應,整些事出來把水給攪渾了魚翁得利。不過,葉同志太看我跟孔端了。

這潭水可以攪,但是,想攪渾,那是有難度的。沒準兒越攪越渾連他自個兒栽了出來給淹死了。」高成冷冷的哼聲道。

同一工夫,孔端圈內人全聚集在孔端的家裡正聊得如火如荼。

「聽明天高成去找過葉凡了。」遲浩強嘿嘿笑道。

「這事我清楚,是於副省長打了電話給高成。並且轉了天木礦業申訴的有關材料上去到同嶺市政府。無非是要求調查組撤出天木礦業什麼的了。當時這份材料我看過才轉給高成的。高成不得不去找葉凡磋商一下這事。於省長的面子總得給,不然,他這個市政府的一把手無法交待

「怪了,這事,於省長直接給葉凡下指示就行了嘛。何必還要經過高成,費事不費事?」遲浩強有些困惑不解。

「我老遲,真是榆林疙瘩。前次不是跟葉凡一同到省里了。陳旭的面子葉凡給了嗎?他跟胡貴天聯手想打壓葉凡,人家牛,照樣子反敗為勝,硬是推包毅上去了。」孔端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