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四十三章故意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四十三章故意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二百四十三章成心的

「不好使的就堅決拿掉,不然,想整理市公安局。 由友上傳==跟我H-U-N請牢記發揮出市公安局的最大能量只是一句空話了。

我看市公安局外部也太複雜,寧滿就是一根刺。只需肯去做,我支持。

至於楊逍跟胡貴天,反正得罪就得罪了。想跟他們和解也是不能夠了。

有些時分,不該手軟的就不要手軟。打蛇不死反被它所咬。」葉凡倒有不同看法。

第二天早上9點,葉凡正批文件。秘書田青悄然叩門出去后道:「書記,天木礦業的鳳總經理求見。」

「他……」葉凡倒是一愣。

「他們來了四個人,牛高馬大的彷彿很生氣樣子。葉書記,要不把保衛科的同志叫過去。」田青有些擔心這事。

「沒必要,我去見見他們。」葉凡一臉安靜的著,站起離開了外間的會客間。

發現鳳草天正翹著二郎腿坐椅子上晃dng著。而他的身側站著一個拿著蒲扇的傢伙。身後站著兩個一眼看去就是打手類人物。

見葉凡出來,鳳草天還晃dng了一下腿。居然連站都不站,拿著茶杯喝了一口茶很是大條的盯著葉凡。這貨,十足的草莽味兒。

「鳳經理找我有什麼事?」葉凡也不生氣,一臉安靜的坐下,問道。

「們到底想幹什麼?」想不到鳳草天頭句話就這樣的不客氣的塞了過去。而且,這貨把茶杯重重的頓在了茶几上。雙眼惡狠狠的盯著葉凡像要是吃人。

「鳳經理這話什麼意思,我們幹了什麼?」葉凡喝了口茶,表情安靜的問道。

「幹了什麼,們還不明白。葉書記,我們打開天窗亮話,要整倒我們天木礦業就照實著。

沖我鳳草天來就是了,沒必要公報s仇。為了一個娘們,我看這個書記也不咋滴。

有本事我們單挑就是了。以為搞個調查組出來就能把我們天木礦業怎樣樣了是不是?

這同嶺雖是一把手,但同嶺市是晉嶺省的同嶺市,並不是葉凡能一手遮天的地方。

真以為我們天木礦業是一軟蛋子,想怎樣樣拿捏就怎樣樣拿捏是不是?」鳳草天很囂張,連單挑這屁話都出來了。

「這話講得可就不地道了,調查組是由於有人喊冤而設的。.HunHu/我作為同嶺市市委書記,難道能容忍有人喊冤而置於不顧?

鳳經理的企業在同嶺市,當然得遵守同嶺的規矩。而喊冤的不論是什麼人,我葉凡就得為他們掌管正義。

是黑是白,一查就清楚了。不查怎樣能洗清們天木礦業。至於什麼公報s仇,還要單挑什麼。

句不客氣的話,鳳草天還不夠那個格跟我葉凡單挑。至於講的什麼我針對天木礦業,那是絕不能夠。

天木礦業是同嶺市乃至於全省的大企業。是同嶺市的徵稅大戶,我葉凡腦子被驢踢了也不會是想整倒天木礦業。

那樣做對我葉凡有什麼益處?我希望天木礦業能發展得越強越好,這也是同嶺人民之福。」葉凡也是態度強硬的表了態。

「話講得冠冕堂皇的,實踐上是一套做一套。葉書記,一點屁事都要結合調查組,那叫調查組嗎?

天天折騰我們天木礦業,還讓不讓企業活下去。我看根本就是想整圬天木礦業,徵稅大戶,句不客氣的話。

我們天木礦業是省里的明星企業。而我們鳳經理不但是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還是省政協委員。

得到過羅書記和齊省長的親身接見。」這時,旁側那個搖蒲扇的傢伙也是氣勢b人。

「呵呵,省政協委員也得遵守國度法度。只需企業按法違法運營,我葉凡沒什麼好的。至於這位同志講我們市委市政府在整們,那是純屬虛談。」葉凡淡淡的一笑,道。

「……」

茶几居然被鳳草天重重的一拍,茶杯都跳了起來。

「們想幹什麼?」這時,門外衝出去幾個同志,估量是田青暗中叫來的市委保衛處的。

「們想幹什麼?老子是來找葉書記談事的,們人五人六的難道想把老子抓了。那就來,們把我鳳草天抓起來就是了。嗎的,什麼玩意兒。幾個破保安也囂張?」鳳草天凶煞煞的沖保衛處的幾個同志喊道。

葉凡一看就明白了,敢情鳳草天明天就是來找茬的。不由得臉一板,哼道:「我還有事,們幾個請鳳經理出去。」

一講完,葉凡站起來就往內間走去。

「姓葉的,我們走著瞧1鳳草天兇巴巴的一跺腳,轉身噠噠走了。

下午果真出事了。

二點鐘,調查組副組長,也就是市檢察院的副檢長安明同志打來電話,這貨慌張的道:「葉書記,出大事了。」

「什麼事,別急,漸漸講。」葉凡安靜的問道。

「打起來了,海山煤礦保衛部的一些打手糾集了一些不明真相的礦工把包組長等人圍住了。

本來包組長是7號礦井,不過,海山煤礦的擔任人不肯。是7號礦井廢棄曾經快一年了,下去風險。

而且是曾經封井了。只是,包組長發現還能下去,要求他們重新開啟。

不過,他們不肯,就這樣,在7號礦井的外邊就吵了起來。短短的幾分鐘,又來了幾個人,他們很兇,掄起東西就打了起來。

調查組幾個同志全被擱倒在地,我是去廁所才沒被打。如今就剩下包組長還在跟他們打成一團。

不過,很風險,他們人多,好幾十號人。而且,後來來的幾個人身手了得。還請葉書記馬上叫公安出面,不然,風險了。」安副檢長氣喘著講道。

「我知道了。」葉凡擱下電話后立刻告訴了市公安局的寧滿。那邊又給武警擔任人去了電話,這邊又叫王龍東把章河市公安局的同志火速派去援助。

不過,顯然寧滿同志在下看法的拖延工夫。

同嶺市武警比同嶺市公安局的人馬早到了二個時。

雖然王龍東在第一工夫採取了緊急應對措施,二非常鍾內章河市公安局的幹警就到了現常不過,還是遲了。

調查組一行10人除了躲進廁所的安明副檢長沒有受傷以外。其它9人全被打翻在地,並且有六人傷勢嚴重。

而包毅同志以一人之力凶斗對方十幾人,最後還是被打翻在地,受了不輕的傷,葉凡匆匆趕到了海山煤礦。而高成這個市長聽到東新縣反省工作去了。

「停產整理,肇事的全抓起來。」這是葉凡第一工夫看到現場后直接沖同嶺市武警部隊擔任人蔡豪下的命令。

「我們沒錯,他們不能胡亂抓人1這時,糾結起來的幾百名礦工中有人大聲的喊道。而且,二百多名礦工全糾在一同。大有跟武警對抗的勢頭。

武警支隊長蔡豪大校皺了下眉頭,湊葉凡耳旁道:「葉書記,是不是得漸漸。假設強行抓人會不會惹起他們的強勢反彈。到時就怕惹出更大的事情出來就費事了。」

「抓了,一切責任我葉凡來付。」葉凡態度絕後的強硬。

「抓人1蔡豪沒再猶疑,直接沖兵蛋子們下了命令,這邊,蔡豪抓起擴音筒,喊道,「各位礦工兄弟們,沒有參加攻擊調查組工作人員的請自動分開。不然,全都將視為同案犯一併抓了。」

「他們不敢抓人,只需我們勾搭二心。怕個mo球!當官的最怕這個了,我們,勾搭就是力氣,這些人都是來成心整我們的。如今停產了,我們沒飯吃了。為了吃飯,我們拚了1有人在人堆里刺j著大家。

「拚了1人群被刺j了起來。

「我是同嶺市市委書記葉凡,我想提示各位礦工兄弟們冷靜一下,跟國度對抗就是暴力抗法。

結果非常嚴重,嚴重!從如今末尾,我數10下,還沒退下的全部抓了!一切責任我葉凡負1葉凡拿起傳話筒,人昂揚站著,沖著蠢蠢y動的人堆大聲的喊道。由於發揮了化音迷術,所以,聲響特別的居有震惑力。

聽葉凡這麼一喊話,接近二百號人一下子又退走了一大半,就剩下七八十個人還在堅持。

1……2……3……4……

隨著葉凡拖長的喊聲傳了出去,數到『9』時就剩下三十來個人沒有分開,還堅持著。

「抓1數到『10』后,葉老大沒有絲毫猶疑的下了命令。他清楚,這剩上去的三十來號人,其實就是海山煤礦護礦隊的。其實就是煤礦請的打手。估量也是攻擊調查組的群毆人員。這些人是絕不會分開的。

蔡豪手一揮,威武的武警們全沖了上去。

有幾個還想頑抗,結果被那些兵蛋子們幾槍托就干倒在。在長槍刺刀威懾之下,三十來號人全被抓了。

回到市公安局,葉凡那臉一擺,在市公安局辦公大樓的前面直接問寧滿道:「沒接到我的電話嗎?」

聽葉老大一質問,全體幹警們都停下了腳步,幾十雙眼睛都給集中了過去。

「接到了

「接到了怎樣不舉動?」葉凡一臉嚴肅的問道。

…………………………………………………………………………

剛從泉州回來,喝高了,真是累。感激『盟主磅哥』那貨的飄袖,感激『cb大哥』那廝的天天打賞,狗哥很感動,每天不b著本人寫點出來就對不起兄弟,感激『王憬賢』打賞,狗哥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