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再拿下一個常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再拿下一個常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報告葉書記,我們馬上就採取了舉動。 「域名請大家熟知」」寧滿一個立正,一臉正色的道。

「們夠迅速的,跟們同駐在同嶺本市的武警同志們和我到了海山煤礦,市公安局的幹警兩個時后才到的。就們這個辦事效率,下邊的黃花菜都涼了。」葉凡一臉嚴肅的講道。

「我的確是馬上就召集了幹警,這個,葉書記,總得給我們一些工夫是不是?再,武警部隊執行的是軍事化管理。公安局稍微慢了半拍也正常。」寧滿還在狡賴。

「慢了半拍,我看是慢了幾十拍。不要講了,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宣布,寧滿同志,被複職了,回家去深入反省本人的行為。包局長暫時還在醫院治療。市公安局的工作就由衛強同志暫時代理掌管一下。」葉凡大手一揮直接下了命令。

「葉書記,我寧滿並沒有絲毫錯誤,憑什麼停我的職?」寧滿大聲的反駁道。

「就憑我葉凡是同嶺市市委書記,代表同嶺人民,所做的一切,我就叫待給遲浩強同志調查處理。」葉凡市政法委書記遲浩強道。

「堅決完成義務。」遲浩強聲響也相當的響亮,這老子一向跟寧滿不對付。

兩人又不是同一個圈子的,這下子借葉老大之手逮到一時機,那還不整死寧滿。所以,自然答覆得響亮乾脆。

「我要向省里申訴,申訴1寧滿嘴chn抖瑟著,神色發黑著大聲的叫道。

「這是的合理權益。」葉凡冷冷的哼了一聲,轉身去了醫院探望受傷的調查組成員。

不過,在反省包毅的傷勢時卻是大吃一驚。由於,葉老大發現,包毅受的並不是普通的傷。在內息之術探查之下,發現是有高手在包毅的身上動了手腳。

內息所經過的經絡之處有多個地方被阻隔了,包毅有著四段身手。能在他身上下手的絕不會下於六段。

難道是鳳草天請來的保鏢?葉凡暗暗警覺,鳳草天能請到如此高手,那此人不簡直。絕不像他表面上所看到的如此的草莽。

葉凡支開了人,拿出了銀針,在內息之術相j之下進入了包毅的經絡之中。

整整三個時當時,包毅醒轉了過去。

「葉書記,我……我沒能完成義務。」一睜眼看見葉凡,包毅滿臉的慚愧,想掙扎著站起來。

「別動,傷剛好一些。」葉凡伸手悄然的按住了包毅,問道,「當時怎樣回事?在打鬥中有沒發現什麼異常的狀況?」

「我是感覺有些奇異,末尾時那些人雖相當的多,不過,身手都不咋的。我包毅自信以一人之力相對能撩倒十幾個。

而且,結合調查組是由市公安局和檢察院的同志組成的。全是chu調的是精兵強將,每個人對付三四個肇事者應該不難。

不過,後來hn出去三個人。身手著實了得。我跟一個長著鬍子的年青人猛對了一掌。

發現手掌彷彿擊在了石頭上似的,登時就發麻發痛。當時我還不信這個邪,第二拳昴足了全部力氣干過去。

當場我就被他打得退了七八步,而且,喉頭一震就噴血了。那人拳頭重似泰山,反震之力太大了。

我連耳朵都嗡鳴震響,差點就暈了過去。」包毅皺了下眉頭又講道,「葉書記,那幾個一定是鳳草天請來的高手。

像這些礦業大老闆,身邊都請得有高手。葉書記還得心一點,明天發生了這種事,一定是鳳草天成心為之。

而且,本來我是想試探一下海山煤礦,所以直奔7號洞井而去。顯然,觸及到了他們的軟肋。所以,才j發了矛盾。」

「有沒聽見那個鬍子叫什麼名字?」葉凡問道。

「不清楚,當時我本人曾經恍恍惚惚的了

「以前在鳳草天身邊有發現那個鬍子嗎?」葉凡問道。

「彷彿沒有,此人估量往常是不l面的。而且,我在跟他打鬥中發現,引人手臂處紋著一條鳳凰。倒是奇異,女子紋這個幹嘛?」包毅有些疑惑。

「難道是hn黑的?」葉凡問道。

「有這個能夠,而且,還不普通的黑把頭。葉書記,我感覺好多了。」包毅著,倒真的站了起來。剛才經絡被葉凡疏理了一番之後其實好了一大半。

「寧滿曾經被我復職了,如今市公安局由衛強副局長在暫時代理著。就安心在醫院養著,我知道曾經能站起來了。

不過,還得養著,別落下什麼後遺症。而且,我還要拿做文章。膽大包天了,連公安局長都敢打成這樣。

我估量,他們那個鬍子高人暗中對的經絡下手之後就是給人形成一種傷不重,而其實又很重,一時站不起來的現象。

我們將計就計,暗中幹些事就是了。不過,要留意安全。既然他們那邊有高手,也不能掃除他們對下陰手的能夠

「這個節骨眼上應該不會,假設我死了,他們的責任不是更大了。」包毅搖了搖頭。

「凡事悖我看那個鳳草天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到時折騰出個醫療事故來也有能夠。而且,他們也分明的感覺到了的要挾。7號洞井曾經讓他們坐不住了。我會叫待市局多派些人來跟一同。」葉凡安排道。

「隨意叫個把人陪我就是了,還請葉書記放心,我會有辦法保護我本人的。

而且,我也置信,我包毅就是一隻打不死的蟑螂,倒是葉書記,如今封了海山煤礦。

他們的下一個目的很能夠會針對。倒是要心著了。最近這段工夫,我還是安排兩個便衣警察隨時跟著。」包毅道,顯得有點詭異。

「呵呵呵……」葉凡親切的拍了拍包毅肩膀,笑道,「包毅,這身傷是我治好的,明白我的意思沒有?」

「1包毅那瞳也猛然睜大,定定的看著葉凡,良久才吶吶道,「原來如此1

葉老大當然也要l一點『行頭』出來,果真迎來了包毅那更為堅決,跟隨、甚至崇拜的目光。

他講道:「葉書記,其實,我還有個師弟。往年二十幾歲,是我徒弟的兒子。

只不過我徒弟前幾年就『去了』。師弟大學畢業了不喜歡去當公務員。如今全國滿地的晃dng著,估量把我徒弟留下的十幾萬塊錢也花得差不多了。

本來我不斷勸他找個合理工作乾乾,比如當警察都行。不過,他受不了那個約束。

從骨子裡講,他也是個自在慣了的人。不過,他的身手比我高得多。置信也不愁會被餓死了。

既然葉書記擔心這個,我打電話叫他回來先陪我幾天。」包毅終於l了底子,還有這麼一著。

「那也好,打電話叫他馬上趕過去。」葉凡拍了拍包毅肩膀,轉身走了。

早晨,市委會議室里燈黑暗亮,葉凡暫時頭招開了市委常委會議。

會議室里氛圍有些嚴肅,13個常委倒都全到了。只是,一個個彷彿都有心事,全都板著個臉不吭聲的看著。倒有點像是十本尊菩薩的架勢。

「明天早晨緊急的把大家召集來,想必下午發生的事大家都聽過了。我們同嶺怎樣啦?

同嶺是黨指導下的同嶺,不是某個有錢或有權利的企業集團的同嶺。公然抗法不,居然糾結起打手和一些不明真相的礦工防禦調查組。

致使得正在調查的10位組員中有九人受傷。其中六人傷勢嚴重,到如今還沒脫離生命風險。

而安明同志由於事前肚子拉去廁所才躲過了一劫。就連公安局長包毅同志都被打成重傷,到如今剛剛脫離了生命風險。

這還是市委市政府轄下的企業嗎?我看他們是帶有一股惡性性質的黑惡權利。

不怕句丟醜的話,早上海山煤礦下級公司也就是天木礦業集團的鳳草天總經理到我的辦公室來拍過桌子了。

對於調查組多有不滿,還揚言要給我葉凡美觀,跟我們同嶺市委市政府走著瞧!

想不到下午他們還真敢動手,這根本就是一次有預謀的成心行為。是在跟市委市政府叫板,是在跟國度叫板。

是一次嚴重的以暴抗法的行為,不但嚴重的阻攔著調查組正常展開工作。而且,帶有分明的黑惡的特點。

我們是什麼人,是代表黨在管理政府的官員。絕不能容忍這種現象再發生,對於天木礦業所作所為,一定要嚴肅處理,強勢彈壓下他們的囂張氣焰1葉凡一臉嚴肅的道。

「不打壓是不行了,他們根本就不服從政府管理。明天打的是調查組成員,明天呢?

恐怕就要到政府折騰了。他們連葉書記的桌子都敢拍,我想,他們假設要來拆了我王龍東的辦公室,完全有這膽量。

對於這種分明帶有黑惡權利性質控制的企業,要堅決取締。至少,先停產整理,要對整個天木礦業集團作出嚴肅處理才行。」王龍東接著葉凡的話茬就奔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