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四十六章草頭王的憤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四十六章草頭王的憤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米月同志講這話太言過其實了吧?我們要置信,絕大多數的企業公司都是違法運營的怎樣能夠出現描畫的那種狀況,那還了得。 」畢雲理反駁道。

「好了,連公安局長都敢打成重傷。我看天木礦業也太囂張了。根本就沒把我們同嶺市委市政府擱眼中。

此事不嚴肅處理如何服重,我們又怎樣向調查組的同志們叫待。我們並不是一個軟蛋的政府,該有的強勢還是應該要。

不然,一味的牽就、退讓著,那天木礦業還真敢騎到我們頭上了。到時,米月講的也不是沒有能夠。

至少,某些跟天木礦業有得一拚的大公司大企業會不會聽政府的話就難講了。

同志們有各種不同的意見這個純屬正常。既然意見一時難以構成一致。哪我們還是按規矩辦。」葉凡定了調子。

一聽老規矩,當然就知道是舉手表決了。高成跟畢雲理等人神色有些美觀。

「我保留意見。」高成不再反對,知道反對有效。由於,從剛才的狀況看,王龍東、米月、遲浩強、李韋、呂林、孔端等人都贊同嚴肅處理。根本上這事已成定局,舉手表決只能是自取其辱罷了。所以,高成乾脆放棄了。

「我也保留意見1畢雲理也是一臉陰沉著道。

「呵呵,我們是民主表決的。允許同志們保留意見嘛!記上記上。」葉凡淡淡一笑轉爾,他收斂了愁容,一臉嚴肅,道,「市裡要組建第二批調查組成員。

這次結合調查組成員的層次要更高,我看,就由遲浩強同志領軍,由市公安局、市檢察院、市安監局等部門的一把手作為副手。chu調各部門的精兵強將進駐海山煤礦。

這次一定要一查到底,不管觸及到什麼人,一概不準講人情。假設調查組成員成心推諉,我葉凡一定會嚴肅處理他的。」

既然這事都決議了,高成還有什麼可反對的。只能鬱悶的表示沉默了。

「嗎滴,真敢封我鳳草天的場子1鳳草天一巴掌下去,茶几痛苦的呻淫了一下。居然給他一巴掌給抓散架了。這身手,假設葉老大看見。一定會知道這傢伙至少四段開源之境了。

「二爺。要不要告訴一下家裡人。這事,我看越扯越大了。彷彿市公安局曾經盯上了7號井。

是不是有人走l了風聲,假設真要掀開蓋子,哪我們天木礦業集團將墮入萬劫不復之地。

家裡把這麼大的集團叫給了二爺,這事,可得慎重再慎重。不然,這事……」這時。一個瘦臉中年人略顯憂心,講著又看了看鳳草天。

「難道是那娘們乾的?溪河。有沒那種能夠?」鳳草天一腳把散架的茶几給踢得老遠,發出啪啦一刺耳聲來。

「應該不會。啟梅雖野心極大,也早就眼紅二爺的地位了。不過,二爺這些年上去把家裡的業務拓展到了同嶺市,做出的成績有目共睹的。

這些,家裡的老祖宗都看在眼中喜在心頭。啟梅雖是哈佛畢業的高材生,但她太傲氣,一向看不起我們這些土生土長出身的生意人。以為她才是鳳家最正宗的生意接班人。豈不知道,閱歷有時比文憑重要得多。

更何況,這事假設l了出來。政府方面真動真格的查上去,傾巢之下豈有完卵。

鳳啟梅應該不會懵懂到這種地步,即使是要下絆子動黑手,那也只是打鬧。

而且是針對二爺的,絕不會針對我們鳳家的天木集團。」瘦臉中年人鳳溪河講道。

「二爺,明天白天在海山煤礦發生的事是不是有些不妥當。聽那個姓葉的書記當場就發火了,武警片面封鎖了海山煤礦。

據最新傳來的音訊,市委常委會曾經經過了針對海山煤礦的嚴峻措施。

將派出以市政法委書記遲浩強為首的,以公檢法為主的強力人馬再將進駐海山煤礦。

而且,聽在市委常委會上有人提議要面對我們整個天木礦業集團鋪開這項調查工作。

估量,海山煤礦的整理只是同嶺市委的第一步,第二步估量葉凡會採取蠶食的辦法逐漸的調整的範圍加大到整個天木礦業。

這傢伙根本就是在公報s仇。那天二爺講了要把他的女人米月弄來當。

葉凡自然憤然了。這次正好碰上這種事,也是他下手的機遇了。我們得儘早找出一個應對措施。

不然,等明天下午第二個結合調查組一進駐海山煤礦,恐怕就太晚了。」軍師程咬錢道。

「其實,這件事上次要是葉凡在牽頭搞。蛇無頭而不行,假設沒有了牽頭者,這種決議根本就不能夠在市委常委會上經過。即使是有著葉凡如此牽頭。聽在市委常委會上曾經發生了龐大的爭論。葉凡態度太強硬了,而孔端此人也想攪局,轉爾支持葉凡。使得高市長孤木難支,讓這方案經過了。」鳳溪河講道。

「美國人喜歡搞斬首舉動,我們難道就不能效仿嗎?」鳳草天突然冷哼了一聲,看了看身旁那個留著一撮鬍子的鳳雷一眼。這貨,眼中冷漠一閃而逝。

「二爺,這事恐怕要慎重著點了。」在一旁的軍師程咬錢有些急了,知道二爺鳳草天一急動了歪點子。

這種點子動在其它人身上還行。而且,鳳草天也沒少動過。如今做生意太違法不偷稅漏稅很難賺到巨額利潤。而且,有的時分還得動拳頭下狠手。

「還慎重,他娘的腦門子沒給驢踢了?人家都欺負到我頭上了,我再不反擊,那還真等著姓葉的來收拾我。完預先啟梅那娘們正好來接班是不是?」鳳草天憤怒了,手中茶杯一把就砸向了軍師程咬錢。

不過,給鳳雷一掌給擱到了一邊。叭啦一聲當時,倒沒砸中軍師程咬錢。

不過,程咬錢早嚇得神色有些發綠了。由於他深知道,這位二爺真火了時那是六親不認的。不要講本人這個外人,就是鳳家人人家也照樣子下手。

「二爺,我也覺得這事咬錢講得在理。葉凡畢竟是市委書記,這號人物在我們晉嶺全省也不多見。

而且,能做為一市的掌管,份量何其的重。真出事了,人家第一個就會想到我們天木礦業集團身上。

到時真惹火了政府,我們一個集團還要不要生活下去。跟國度想抗,那隻能是死路一條。」中年人鳳溪河倒沒那般懼怕鳳草天,由於鳳溪河算起來還是鳳草天的隔代堂兄。

「那,有什麼辦法處理。人家明天下午結合調查組一組建終了就要下去了。到時,就太晚了。只能把調查組扼殺在沒出發之前才行。要阻攔調查組,只能先讓葉凡住手才行。要讓葉凡住手,我們能服他嗎?」鳳草天冷冷的哼道,怒氣漸漸的重了起來。

「能不能從上頭施壓上去?」程咬錢縮了縮脖子,道。

「上頭,我們鳳家雖在這一片地帶都有些能量。這些年上去我們天木礦業集團也接叫上了一大批的省里要員。

但是,真要拿得出手,肯實心死心幫襯著我們的,恐怕不多。如今的當官的,全是錢奴。

有ni就是娘。而真正觸及到省里高層那個圈子時,金錢的能量反倒是弱化了不少。

由於那些都是高級幹部,人家有吃有喝有得玩,桑拿的按摩都可以以各種項目開發票拿回去報銷,所以,根本就不愁錢。跟他們叫往要憑運氣跟感情。

這些年上去,跟我們一同吃喝過的了也不多。葉凡連於省長的面子都不給了,那隻能找常委等級的了。

不過,聽葉凡是齊省長的一條狗,人家有齊省長撐著,我們晉嶺省,又有誰還能壓制住齊省長。」鳳草天並不懵懂,對於全省大事還是知曉一些的。

「除非羅天上仙羅書記出馬了,不過,我們天木礦業集團彷彿跟他並沒有什麼叫集?」鳳溪河皺緊了眉頭,講道。

「其實,也沒必要擔心太多。我們家四姑娘不是到了。假設她肯出手,保准一絲痕不留。」這時,鳳雷翹著個二郎腿,晃dng著相當悠閑的笑道。看架勢,這貨根本就沒當回事兒。

「四妹到了?咋沒跟我聯絡?」鳳草天一愣,登時一絲喜悅涌到了臉上。

「來了好幾天了,四姑娘一向自在慣了。普通時分我是不會講出來的,既然明天二爺遇上費事了,我就透l點吧,別讓四姑娘知道就是了

「那就好!我們就再為國度製造出一個痴獃出來吧。哈哈哈……」鳳草天一拍大腿,大笑了起來。

「明天下午估量同嶺就會傳開了,新到任不久的葉凡書記由於勞累過度,跟女人玩得太過火,居然瘋了。有滋味,這舊事,一定惹火得很。到時,晉嶺各大報紙,各媒體,頭版頭條,有得樂子幹了。」鳳雷也是乾笑不已。

「不過,四姑娘那脾氣,能不能動她出手都難。」這時,鳳溪河又提出一成績來。

「溪河,錯了。四妹再有脾氣,再不待見我這個二哥。但是,我鳳草天總是她的親親二哥。而且,她總不能眼瞧著我這屁股被啟梅那丫頭給翹了。我們是一ni同胞,血濃於水滴。」鳳草天是自信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