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四十八章不會玩就不要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四十八章不會玩就不要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呵呵,不會玩拳就別玩,免得丟了鳳家的臉面。」葉凡淡淡笑著,很是隨意的拿著茶杯的手就橫擱了過去。

「叭啦……」

一聲脆響過後,鳳雷早身子一撲早摔倒在了屋角。

「這是給你點小教訓,米月是市委秘書長,不是你等能隨便欺負之輩。」葉老大再次冷哼一聲,伸手突然往米月那麻袋子一招手。令鳳家三人跌破眼鏡的事發生了。

那遠隔葉凡三米距離的麻袋裹著米月那高挑的身子居然自動飛了起來,葉凡的手好像是有超級吸塵器,不帶任何風聲的就連人帶麻袋子給吸到了身邊。

滋啦一下。

麻袋子在葉凡手中如薄紙片一般頓時就裂開成了兩片。

「葉書記,我」米月一臉興奮的站了起來。腳一軟,居然倒在了葉凡的懷裡。

「你先到我床上躺躺,可不能外漏了春光。咱們嘛,還得留著自個兒瞧是不是?」葉凡伸手輕輕的拍了拍米月的腰姿。

米月臉一紅,頓時風情萬種,她居然白了葉凡一眼,幾個跨步到了床前拿起被子把自己緊緊的裹了起來。

「葉書記請1鳳四突然舉起茶杯往葉凡面前推去。雖說剛才著實令她震憾,但鳳四還是相信自己的判斷。

認為葉凡剛才那手隔空吸物肯定是什麼秘術。並不能代表著葉凡就是九段位的強者,能做到內勁處放的地步。

「謝謝鳳姑娘的茶1見茶杯從空中平穩的飛來,葉凡伸手一擱,內氣發出,托著茶杯往自己身邊而來。鳳四臉蛋突然漲紅,內氣全部發出,推著茶杯如離弦之箭一般想砸向葉凡。

不過·她今天遇上了變態的葉老大。人家那是淡定自若的伸手接住了茶杯。

鳳四根本就不敢相信,她臉憋得更紅了·呈紫青色。一股巨大的內息之氣鼓注之下推著茶杯往前想走。

不過,葉老大太淡定了,好像握一普通茶杯一般隨手就操在了手中。而且,鳳四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心臟一陣子絞痛,知道受了點輕傷,估計·還是人家手下留情了。

葉老大還湊臭孔前聞了聞·贊道:「鳳姑娘喝過的茶杯居然余香裊裊。咱就不嘗了,免得奪了姑娘初吻1

「你1鳳四那臉一紅,她怒目瞪了某有些猥瑣的官員一眼,馬上站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後轉身就走。

「就這樣走了·麻煩你告訴一下鳳草天。咱們還是按法律辦事,別搞這些蛾子。不然,休怪我葉凡心狠手辣了。」葉凡突然冷冰冰的哼道,那聲音很冷。

指著米月講道,「米秘書方面,希望他經后收手·別再去作弄一個普通女子。不然,這就是榜樣1

葉老大一講完,雙手往桌上輕輕一按。米月差點吞了舌頭。因為那茶杯整個都沒入了硬實的紅木傢具中。這需要多大的力氣,而且,茶碗怎麼沒有碎了。

「我會再回來的,到那個時候你再跟我談天木集團的事。不過,在我還沒回來之前·我二哥不會再找你麻煩。你要調查,你儘管去弄。不過,我想讓某些人明白,伊犁鳳家不是擺設。」鳳四冷哼一聲,轉身帶著兩個跟班走了。

「難道我葉老大是擺設?」葉凡冷冷的嘀咕了一句。

轉頭才發現床上的米月正裹著自己的被子·一臉粉絲相的盯著自己。

葉老大都有些尷尬了,笑道:「米月·你一個姑娘家這樣盯著一個年青人可是不禮貌的?更何況,孤男寡女的你又在床上,我可是有些把持不住自己。到時做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來就不妥當了。」

「那你有膽晚上就上了本姑娘。」想不到米月居然潑辣的甩出了這句話來,葉老大差點給住了。尷尬的笑了笑,說道,「算啦,這麼晚了你也回不去了。我到側間客房去睡,這裡讓給你了。這個,呵呵。」

這貨一講完,溜得比兔子還快。

「我又不是老虎,怕什麼……」米月沖著葉老大的後背嘀咕道。米姑娘還感覺有些鬱悶,有種被人輕視的感覺。姑娘嘛,別人真要弄她時會感覺到自己不被人尊重,別人真不弄她時,又感覺被人輕視。

「四姑娘,想不到政府官員中居然有如此高手,真沒想到。幸好你來了,不然,早幾天如果二爺要親自動手的話,也不曉得會造成什麼結果了。這些,想想都有些可怕。」鳳雷有些心有餘悸。

「此人,著實不簡直。一個如此高手居然能在政府官場混得風聲水起的,此人,不是常人之輩。鳳雷,給在同嶺的家裡人講一句,絕對不準去惹那個葉書記。不然,我鳳四的家法要伺候了。鳳四一臉寒霜,講道。

「可是人家並沒放過咱們家的公司,看架勢,那個葉書記是要下重手了。到時,難道咱們仲長脖子等著挨宰不成?」鳳雷有些不甘願。

「這事別跟我講,那是草天的事。叫他自己把屁股擦乾淨。別以為我不曉得,這些年下來,雖說公司是越做越大,錢也越賺越多了。但是,太黑心的錢咱們賺著心裡會發虛的。

今天葉書記就是個例子,人家拳頭硬,再加手頭上有權力,真要把同嶺的天木礦業滅了也完全有這能力。

不過,既然他曉得了天木礦業是伊犁鳳家開的,我相信他會改變一些主意的。

即便他是九段高手那又怎麼樣?咱們家有老祖宗。有什麼事擺不平。」鳳四冷哼著,滿身充滿了煞氣,跟平時所表現的村姑相判若兩

「四姑娘,那傢伙如此年輕就能達到九段,恐怕這個人的後頭也不簡單。一個能培養出如此年輕九段高手的師傅是個怎麼樣的人?就是老祖宗是不是也得掂量掂量一下了。」光頭同志有些擔心的講道。

鳳四沉默了。

鳳雷一直在抓頭髮,這傢伙有些急了。

「此人的身手進階得如此的快,估計是有奇遇。而且,也許跟我差不多,他也是受到過類似灌頂**的內勁秘術法門。

不然,光靠自己練功,是不可能在如此年青達到如此階位的。不過,老祖宗也不是擺設。

這事,我馬上趕回家跟老祖宗講一下。畢竟,咱們家有一大攤子人,全靠這天木礦業集團了。

如果失去了財力的支撐,鳳家人平常的生活都難過了。」鳳四緊走幾步上了車子。

第二天下午,聯合調查組組建完畢。由遲浩強親自帶隊進駐已經停產整頓的海山煤礦。這次武警也安排了一個大隊,配合公安幹警在礦山長期駐紮,直到調查結束為止。

下班後葉凡到醫院去看望包毅。

見床沿前正坐著一個國字臉形,高鼻,披著如齊秦樣長發的年輕

一見葉凡進來,包毅掙扎著,指著葉凡說道:「要風,這就是我給你講的葉書記。快見過禮。」

「林要風見過葉書記。」年青人陳要風抱了抱拳頭,但態度並不熱情,估計是看在師哥包毅的面上不得不如此的見過禮一下了。

「他就是你講的師弟吧?」葉凡笑道,眼神滑過他頭上的長發,於是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我師弟自由慣了,就連這頭髮都懶得理。還請葉書記見諒。」包毅一臉不好意思,講道。

「這樣很帥嘛!齊秦好像就喜歡這樣子。你師弟不會也是崇齊派吧?」葉凡爽朗的笑道。

「我不是,齊秦不算什麼?而且,我這頭髮也沒齊秦的長。」林要風很自然的講道,並沒有因為葉凡是市委書記而感覺到絲毫的緊張或拘束。葉凡在他的身上彷彿看到了王仁磅的那貨的放蕩不羈的影子。

「不過,我得感謝葉書記對我師兄的特別照顧。要是沒有葉書記,我師兄現在也不曉得會被他們整成什麼樣子?本來我是想把那些個傢伙抓來痛打一頓的。不過,被師兄攔住了。算啦,師兄沒事就是了。如果師兄有事,我絕不會手軟的1林要風態度突然變得強硬了起來。

「呵呵,年青人,現在是法制社會。一切講究個法,可別亂來。」葉凡勸慰道。

「你們這些當官的,嘴裡**,其實,最不屑法的就是你們了。比如,當領導的在會上大談廉政,其實,他們自己最貪了。

當領導的在會上大扯要潔身自好。往往他們是家裡紅旗不倒外邊彩旗飄揚。

現在好多官員,家裡老婆快成擺設了。人家怎麼講來著,什麼『一不做二不休,,啥意思葉書記應該懂吧。」林要風哼聲道。

「師弟,怎麼講話的。」包毅臉一擺,訓道。

「呵呵,沒事,你講的是極少數體制內的同志。這個純屬正常,這世上有壞人跟好人之分。

沒有了壞人怎麼能區分出好人來。一不做二不休的官員是有,但絕對不是官員的主流。

我們做事看人,都是隨大流是不是?絕大多數官員還是很注重自身素質休養。

就拿不是官員的平民來講不都一樣。官員,只是因為職位問題才使他們成了官員。脫了職位過後他們也是普通人,沒啥希奇的。」葉凡淡然笑道。

其實,這傢伙心裡直汗顏。心說幸好老子那方面能力強,不能講『一不做二不休,,而應該講『一要做二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