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五十章於省長下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章於省長下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放心,我決定的事絕不會更改。師弟看我什麼時候講話不算數過。而且,這些年下來,大學畢業在外頭也逛了幾年了。

把老頭子留下的遺產也花得差不多了。什麼都沒得到,不過,唯一得到的就是我這腦子也不再倔著了。

其實,剛才對葉書記那樣,那是因為我心裡有氣要撒。他們這些官員欺負師兄欺負得太狠了。

我只想找個人狠狠的k一下。想不到居然遇上一隱於體制中的高人。我算是值了!師兄,你不是也講很佩服葉書記。

我看,這輩子你能跟著葉書記共事,也是人生一大風采。」林要風講道。

「哈哈哈」包毅大笑了起來,站起拍了拍師弟肩膀,說道,「講得好,咱們師兄弟共同輔佐葉書記辦事。我在明來你在暗,明暗相交。

不過,做事得有個分寸。我相信葉書記也不會叫你去幹些不法的事。他乾的都是利國利民為民的大事。

即便有時因為事的需要,但也絕不會害了你。我這雙眼不瞎。不然,早沒有了我包毅的今天。」

萬松園在同嶺鬧事區,在這個寸土寸金的鬧事區顯得卻是有些格格不如。

因為萬松園太靜了。很大的一個花園式的山莊別墅建築。佔地面積相當的大,方圓足有二里之地。

建在一緩坡山上,外邊是萬松大廈把萬松園隔離在都市之外。而高達20層的萬松大廈卻是天木礦業集團總公司的辦公大樓。

鳳草天這個草莽英雄、天木礦業集團的掌舵人卻是要學文人雅士,萬松園充滿濃濃的書卷氣息。

而走進園子首先看到的就是孔子的雕像,不得不讓人感覺有些啼笑皆非。鳳草天這個壞事做得如此多的傢伙居然也想學孔孟之道。效仿於先人。

此刻,萬松別墅第一層的大廳里。鳳草天一臉陰沉的坐在一張老虎皮子披著的椅子上。這老虎皮絕對正宗的東北虎皮子而不是山寨貨。

「你說那姓葉的書記真是位超級高手,怎麼可能?」鳳草天啪地一聲把茶碗給磕在了茶几上,哼聲道。鳳草天用的茶碗也特別的大,足有小臉盆粗·這傢伙就是喜歡牛飲。

「絕對錯不了,四姑娘的眼光還會差到哪裡地。而且·四姑娘跟他對了一招,四姑娘講自己不是他的對手。」鳳雷一臉凝重,講道。

「四妹有著八段開源階實力,居然不是那人對手。看來,姓葉的還真有些斤量了。」鳳草天說道。

「不是一點斤量,而人家是絕對的超級高手。估計咱們家只有四姑娘的師傅跟老祖宗有辦法料理掉這小子了。」鳳雷嘆了口氣·感覺也是相當的棘手。

「乾脆做了他!身手再厲害能大過槍嗎?」郝青惡狠狠的講道。

「做你嗎的頭啊1啪地一聲脆響·郝青被鳳雷隨手一巴掌給甩到了牆壁上。

見郝青還在掙扎·鳳雷不由得火起,冷冷哼道:「不服的話就再爬起來試試。」

「雷爺,不是我郝青不服,是姓葉的太欺負人了。是個人都受不了,不用槍咱們又干不過他。」郝青隨手把嘴唇邊的血給拂了一把說道。

他哪敢跟鳳雷相抗·鳳雷可是鳳家的驕傲鳳四姑娘的保鏢,在鳳家的地位也是相當高的,哪裡是郝青一個外人所能比的。

「你小子懂個屁,姓葉的是四姑娘定性了的高人。你出槍可以,要是一槍沒搞死他,你將為鳳家帶來無窮的隱患。

你以為九段高手就是那麼好乾掉的是不是?人家的靈敏度·感覺比咱們厲害上幾十倍。

也許你躲在二三百米外人家早就能覺察到危險。超強高手天生有一種對危險的感知能力。

你的狙擊步槍還沒發射人家先閃了。如果一槍搞不死他,下邊等待著你的就是被殘酷幹掉。」鳳雷冷哼道。

「嗯,鳳雷講得沒錯。四妹既然叫我們不要輕舉妄動,也絕不是怕了姓葉的。

不過,姓葉的既然連四妹都無法憾動他,說明其本人的確有能力。而且,這樣的人背後如果講沒有人在支撐著是不可能的。

比如講·姓葉的師傅是誰?其人的家族是不是有著很深厚的底蘊。等等一切都是我們要考慮的。

我們鳳家雖說強大,但華夏是個藏龍虎之地,有好多隱世不名的家族才更可怕。

如果姓葉的遭了什麼不測,人家第一個就會想到咱們鳳家頭上。而政府一塊也會打壓咱們家,畢竟他的職位很敏感·能坐到現在這個位置上,背後的靠山絕不簡單。

國家的力量不是個人家族所能抗衡的。咱們先觀望一陣子再說。等家裡派人出來。」鳳草天這話一出·可以看出此人並不草莽。

「姓葉的可是動了真格的了,咱們損失不起經理。」這時,程咬錢講道。

「損不起也得損,只要不要讓他們查出7號洞來就是了。如果真查出來,對咱們鳳家的產業將是一場浩劫。」鳳草天居然臉上浮現了憂慮。不過,他轉爾講道,「不過,大家也不必過於擔心。一來,咱們在省里還是有些能量的,可以暫時拖住他們的調查。二來,我想,三天之內,家裡應該會派人來料酪兜摹!

第二天下午二點鐘。

於錢林副省長一行人匆匆到了同嶺市,葉凡帶著四套班子在同嶺市委大門前迎接了於省長一行。

因為新龍街正在擴建,而市委市政府的圍牆已經拆除了。辦公樓前也堆放著沙子碎石木頭竹子等建築材料,現場倒是顯得有些亂。

「到會議室。」於省長沒有廢話,直接沖葉凡講道。

一行人匆匆進了會議室。

「今天下來,主要是針對海山煤礦的事。聽說因為有人攔路喊冤市裡派出了調查組。

而調查組又被打了,結果你們派出了第二波調查組,全面封鎖了海山煤礦。

對於這件事,省委省政府也在高度關注著。今天我受田省長的委託特地來了解一下具體的情況。

你們先給我講講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後面的打算。」於省長直奔主題而去·那臉很是嚴肅。

下邊是市委市政府相關的同志彙報了有關的具體情況。

「這次的事他們的確做得太過份了一些,怎麼能無視國家法度。再怎麼要講也不能動手打人。不過·咱們的同志自身有沒問題,同志們的行為或言語是不是有刺激海山煤礦,有沒有不當的舉動,關於這些,你們反思過沒有?」想不到於錢林下來好像有興師問罪調查組成員的意思。矛頭直指調查組,實際上估計是有些針對派出調查組的葉凡同志。

「沒有,我們已經調查清楚。這幾天他們都躺在醫院·我們已經了解清楚了。」葉凡心裡略為有氣了·乾脆利落的回答道。

「葉書記,了解可得分兩邊進行。既要了解調查組調查的情況,也要了解海山煤礦有關同志的說法。

偏面的一方了解,調查組的成員都受傷了,當然·會在氣憤之下說一些不恰當的話。

這些,當然也不能說是他們故意為之,只是一時氣憤之時人有時會失去常態而失了準則。

而我聽說那天調查組的包毅組長就有些過激的舉動了。人家海山煤礦第7號井已經封存足有一年有餘。

包組長還要求下井探查,這個,可是有些置調查組成員的生命危險於不顧。

海山煤礦那邊的說詞是為了調查組同志們的生命安全問題才阻止的。結果包毅同志硬是不聽勸阻,執意孤行。

結果·自然就鬧騰了起來。同志們想想,如果調查組成員真要下井,死了人,這責任誰負得起?海山煤礦如此的做法,估計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咱們都是人為公僕,要把人民的利益擱在最高處。不讓能人民為我們擔心了是不是?」高成表情嚴肅的講道,擺明了要傾向海山煤礦了。而且·一直在唱高調。

「沒錯,對於這件事,我跟高市長在常委會上都是持保留意見。我認為,包毅同志的舉動才是倒致後來發生毆打事件的主要原因。如果包毅同志能聽勸阻,後面根本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所以·雖說包毅同志也受了傷,但該處理手還是不能手軟。不然·國家工作人員在工作時任意妄為致命得其它同志遭受了重大損失,也一定要嚴肅處理才對。

不然,領導們幹了錯事都一拍屁股一點責任不用擔,國家還不亂套了。」畢雲理也是震震有詞的講道,這兩個平時的對頭此刻跟高成倒是配合了起來。

「畢市長,你講這話有何根據?剛才高市長也講了,不能偏聽偏信,我看你這種思想就要不得。

你完全是站在了海山煤礦的立場上在講話嘛!我要提醒畢市長,你現在是在政府任市長,而不是海山煤礦的領導層?

對於調查組的所作所為,後面的調查也充分的聽取了雙方的意見,怎麼能講是偏於一個方面。

你們去問問,市委派出的調查組是不是有調查雙方情況?市委是黨的機關,怎麼可能只聽一家之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