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葉老大的強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葉老大的強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事,我希望某些同志要慎重於本人的言行,這是在開常委會,一言一行都有記載,是要擔任任的。

更何況,包組長調查的重點就要7號井,而7號井也相當的可疑。有什麼見不得光的東西而連井口都不敢讓人去瞧瞧。

包組長當時只是想瞧瞧7號井的中心,而並不是一定要下去。井既然都封了一年了,傻子也知道不能下去,那不是找死嗎?

包毅作為調查組最高指導,要是對全組同志們的生命擔任任的。不要講別的,難道包毅同志就不珍惜本人的生命了嗎?

連三歲孩子都明白的道理,包毅一個公冇安局長會不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係。簡直是亂彈琴嘛!

海山煤礦這一點根本就站不住腳,想不到我們有些同志居然會把這個荒唐的法搬到檯面下去講。

我希望同志們動動腦子。市政冇府有本人的角度跟立場,們見海山煤礦停產整理,從經濟發展來講是不利於我們同嶺全市的。

但是,我以前也講過,長痛不如短痛。這種事都能任由發展下去,那還要市委市政冇府,還要市公冇安局檢察院來幹什麼?

句動聽點,假設都這樣子搞下去,國將不國1葉凡言詞非常的犀利,當場點了畢雲理的名狠狠的批判了一頓。

畢雲理那臉登時漲得像豬肝,咂巴了一下嘴,不過,最終是沒再吭聲。

這個,公然跟市委一把手頂牛,更何況是在省政冇府指導的眼皮子底下頂牛,那會給指導留下一個該同志不服管的壞印象。

這事,不管正確與否,可以勾通,但要留意場合。不過,老畢同志最後還是在不經意的看了孔端一眼。

「於省長,既然您上去了,就直接下指示就是了。」孔端講著,看了葉凡一眼,問道,「葉書冇記,呢?」

孔端如此的講自然是看到了苗頭,於省長相對不會支持葉凡的主張的。所以,才想借『於,來壓『葉」

「呵呵,我置信於省長會秉公指示的。於省長也是政冇府工作人員,胳膊肘兒往外拐的事他絕做不出來的是不是於省長?」葉凡一臉淡笑著。

畢雲理跟高成恨不得衝上前去甩這傢伙一巴掌,心太陰了。這話一出,於省長還怎樣下指示。真下指示那不成了胳膊肘兒往外拐,拐妹……,

「呵呵,正如葉書冇記所講,我於錢林干不出有損政冇府的事。不過嘛,天木礦業集團是徵稅大戶,停產一天的損失就是幾百萬。

相當於我們國度一天也會損失十幾二豐萬的稅收,而們同嶺市的直接經濟損失將更大。

怎樣樣找到一個平衡的支點,既讓調查工作能持續停止,也讓企業不能過多吃虧,更不能讓同嶺市政冇府吃虧。

我想,是不是可以放鬆一些封冇鎖。」於省長貌似在和稀泥,其冇實,話語中還是傾向於天木礦業一方了。

高成一看,登時來了興緻,問道:「於省長,這個,放鬆一些封冇鎖,能不能下個明白一些的指示。我們同嶺市政冇府也好按照省政冇府的指示執行。」

「是於省長,這個放鬆封冇鎖是不是指對手天木礦業集團沒必要要求人家停業整理。

而消費照樣子停止,而我們的調查也持續調查。當然,他們打了人,該處理的一定要處理,比如理賠罰款,處理打人者。

而且,要求他們親密配合調查組的調查,不準再滋事生事等等。」畢雲理信口開河,當然是為了掙回剛才葉老大給他形成的尷尬了。

「雲理同志的建議相當有樹立性嘛,高成同志要求省政冇府給詳細的指示,我看雲理同志的建議就相當的不錯。葉書冇記,高市長,們倆位看呢?假設覺得還行的話就按雲理的建議執行怎樣樣?」於省長還真是一塊老薑,本人不出『嘴」卻是把責任推在了畢雲理身上。而且也在逼著葉凡。

老畢同志這貨氣得差點要罵娘了,真想抽本人一個嘴巴。於省長這話可是把本人又強硬的推到了跟葉凡對立的層面了。這個時分,老畢同志還真有些懊悔不及了。

「嗯,雲理同志的建議不錯。假設葉書冇記覺得還行的話市政冇府就按這辦法執行了。」高成順勢就下,兩面夾攻向了葉凡。

「這樣恐怕不妥當吧。」這時,突然冒出一不調和的聲響來。大家訝然轉頭看去,發現居然是章河市市委書冇記王龍東同志。

「龍東同志,飯不能亂吃,話也不能亂講。這話什麼意思?,』畢雲理兇巴巴的問了過去。覺得這個王龍東根本就是在搗蛋,公然在跟本人唱對台戲。而且,居然無視於省長的看法。

「我並沒有什麼意思?也不是不尊重指導。既然這個建議是畢市長提出來的,剛好我們市委常委成員全都在這裡,正好可以就地討論交流一下。

畢市長這話可就讓人難以隱晦了,難道讓同志們民冇主討論議議的時機都不給。剛才於省長也就此事展開討論交流一下大家的想法然後再定是不是?

既然這事於省長跟葉書冇記都還沒表態就按此方法決議,那我王龍東提出一點質疑又錯在什麼地方?而且,剛才於省長也講了,這是畢市長的建議。

假設這是於省長的建議,我王龍東相對按照顧指導的指示去干,絕無二話。」王龍東那嘴皮子功夫還不是普通的兇猛,差點駁得畢雲理是啞口無言了。

葉老大暗中豎起了大拇指。剛才被於省長所逼,葉老大不好啟齒。假設不認可畢雲理的建議,那就是在跟於省長唱對台戲,這是不給指導面子。

假設認可的話,葉老大絕不甘心。所以,眼神在王龍東臉上一溜過。王龍東自然心照不宣,馬上跳出來反對了。

而且,在王龍東的心目中,可以講只要一個葉凡。他的帽子職位都是葉凡給弄上去的。沒有葉凡就沒有他王龍東的明天。所以,這貨想都沒想也是豁出去了。

「是,剛才於省長可是指示大家討論交流一下的。剛才我們都沒談心裡想法,就是想充分的先聽聽幾位指導的意見。

如今既然還沒有決議上去,我們也談談本人的想法了。我也以為這事有點不妥當。

天木礦業集團連市裡以公冇安局檢察院為首的同志組成的調查組的同志們都敢打,而且是不顧死活的往死里整,這根本就是無視國度法度,公然蔑視法律。

根本就沒把我們同嶺市委市政冇府擱眼中。對於這種狂妄到了沒邊的企業,假設再不停產整理,還不下行下效最後那些強勢企業全結合起來捆成一條繩,還讓不讓政冇府管理下去。

所以,必要的整理是必須的,而且是必要的。當然我們可以要求調查組放慢調查進程,儘早讓海山煤礦正常下班消費。」這時,市委秘書長米月同志立場站定的支持王龍東的講話,其實就是在支持葉凡了。明眼人一看就清楚了。

「這事最好不要再議了,前次的常委會上曾經討論過了。而且,剛才於省長也過了。

要找到一個平衡的支點切入出來。既讓企事業不用停產整理,也能讓調查組持續停止冇調查。

一箭雙鵰的事我們何樂而不為?而且』市裡財政一塊也不會遭到任何損失,這可是利國利民的事。』,孔端終於站出來為老搭檔畢雲理呼籲了。

「那樣對於被打的調查組成員可是極為不公平,不處理何以正朝綱?連公冇安局長都給打成重傷了這還了得。

我以為應該下重手整治天木礦業集團。這些年上去我們聽到的見到的有關天木礦業集團的行徑還不夠多嗎?

多少年上去,我們都是聽之任之,再任他們這樣搞下去,就怕這同嶺市就快變成天木礦業集團的天下了。在這件事上我支持葉書冇記的強硬處理。

要樹方市政冇府的籠統,要讓那些有些不良想法的企業老總們都看看,要依法消費,合法運營,尊重政冇府的管理才是。

這事,合起來一句話賺錢嘛,就要走正道。」軍分區司令呂林強勢表態,死心支持葉凡。

由於在這外頭坐的人中,最不怵於錢林這個副省長的就是呂林司令員了。人家眷于軍隊系統,想整手也伸不到。

於錢林要提意見就得跟省軍區的張果司令員提。可是人家張果當然庇護著軍人了,而且人家是省委常委,於錢林的資歷還沒他老,有什麼理由要求張果去做批判下屬的事?

「於省長,看同志們的意見分歧很大。這事,要不要擱在後邊有空時再討論?

當然,要求調查組放慢進度,儘快讓海山煤礦恢復消費也是應該的。作為同嶺市市委,絕不情願看到海山煤礦遭到任何損失。

不過,既然他們做了這種事,該承受的處理一定要處理。不然我想,同嶺市幾十萬國度工作人員心裡都不會服氣的。

牽一髮而動全身政濤工作人員人心泛散了,自然影響工作效率。同嶺人民還需求同嶺市委市政冇府來指導嘛。

下屬的工作人員都是同嶺市市委市政冇府的指示的詳細執行者。沒有了下邊幾十萬工作人員的詳細工作。

市委市政冇府要辦成事管理好同嶺,那是不實在踐的。手省長,是不是?」葉凡道。

「呵呵,我明天只是受省委省政冇府的委託上去走走看看。至於怎樣樣個處理,還是們同嶺市市委市政冇府拿主意。不過,我有個、的建議。」於省長講到這裡成心的停頓了一下,賺足了眼球,才持續講道,「希望們能在五天之內調查出結果來,讓企業早日恢復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