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五十二章小四,你是不是喜歡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二章小四,你是不是喜歡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舉國歡慶,藉此難忘日子,祝願所有支持狗哥《官術》的兄弟妹子們明天更酷更靚更惹眼,哈哈哈,明天爆發6更,晚上零點過後連爆。不過,狗哥自己很倒霉,咳嗽咳了十幾天了,感覺好像這喉嚨都不是自己的了。不過,一直拖到今天早上不得不去醫院掛瓶了。唉】

這也是體現同嶺市政府工作能力的一個表現嘛!如果拖拖沓沓的搞了幾個月甚至一年半載的,那人家企業還不得被你們拖圬了是不是?

拖圬海山煤礦的後果你們都想到了,我就不再嗦了。省政府的意思是儘快恢復生產,儘快查出真相。早日恢復一切的正常工作生活秩序。」

於錢林也陰辣,也不提立即叫海山煤礦恢復生產。而是給限定了時間,最多就是五天了。

葉老大還能怎麼講,只能有點鬱悶點頭表示贊同。不過,葉凡相信,鳳家的人在三天之內應該就會出現了。

更何況,只要在五天之內抓住7號廢井不放深挖下去。鳳家肯定會狗急跳牆了,到時,再整出什麼事來,調查組長期駐紮就有了理由。

當然,對於這件事,葉老大也不打算一網打盡全盤的查到底。畢竟,自己剛來,求平穩還是相當重要的。

如果冒然出手,得罪了市裡省里一大批領導,這種結果也不是葉老大願意看到的。

過後,於省長去醫院看望了受傷的調查組成員。噓寒問暖了一陣子後轉道又去了海山煤礦。

巡視一圈后對遲浩強領軍的第二波調查組作了指示后就離開了打道回府了。

天山山脈腳下的伊犁河畔岳支山下有個美麗的村子,叫鳳家村。雖說天山在12月初已經是冰雪飄飄,但是,在鳳家村裡卻是開著一些美麗的如雪蓮樣的花朵。這些花潔白似雪,朵朵都有碗口粗大。

鳳家村八成民眾都姓鳳,當然·也有少數的雜姓。

一個很普通的北方村子。

鳳家村的房子都是紅磚紅瓦,基本上都是以平房為主。不過·在村中央有座三層的大房子,外邊圍牆足有一里之地。村裡人都曉得,這才是鳳家村的支柱。

對於這座屹立在鳳家村上千年不倒,用紅色石頭,紅色硫璃瓦建築的古老房屋,村裡人都心存敬畏之心。

聽說樓房裡的木頭樓板都換了幾茬了,但外邊的紅色石牆是從沒換過。千年下來·建築依然保持著它的古老跟神秘。而每一屆村長都是從這座樓里走出來的。

樓房正中央的門楣上嵌著兩個大字——鳳樓。

筆力蒼勁·如果是高手路過,肯定會驚訝得叫起來。因為,這深深筆劃刻劃的『鳳樓,兩個字居然不是雕刻的,好像是用手指頭直接書寫在堅硬的紅色大理石上的。這指力,絕對比費青山的深厚得多。

鳳四姑娘昨天晚上趕了回來已經是凌晨三點了·也不合適再去打擾已經安睡的老祖宗了。

所以,乾脆就睡了一晚上。早上九點終於起床了,梳洗過後才往大廳而去。

大廳正中主位上正坐著兩個人,都是雞皮鶴髮的老太婆。不過,精神頭好像都十足。兩人正笑著閑聊著一些家常的養生之道。

兩側還坐著幾個人,有男有女的。不過·看上去年歲不如正中央的兩個大。一個個都聚集會神的聽著,這個,能聽倆位鳳家的泰斗談養生之道,這個機會可是相當難得的。

「老祖宗,師傅,小四給您們倆請安了。」鳳四一臉恭敬外帶著笑盈盈的進了大廳,在門口就沖著兩個老太婆深深的福了一福。

「阿四·這次聽說你到同嶺停留了一陣子。同嶺什麼值得你如此的留戀,講來給師傅聽聽?是不是遇上『順眼的人,哪?咯咯咯,快點講講……」左側那老太婆那笑聲倒真是如銀鈴一般,不看人的話還以為是二十來歲的姑娘發出的聲音。此人才東眉,鳳四的師傅·今年也快七十了。

「師傅,你又取笑小四了·我不來了。」鳳四還撒了個嬌,走到師傅旁側拉著師傅的衣袖不依不饒樣子,小兒女態十足。

這跟平時在國術圈內傳說的冷若冰霜,神秘如天山雪蓮的鳳四姑娘可是大不一樣。看來,在親人面前,本性都會閃現的。

「小四,你都這麼大了。大姑娘了,眼光可不能太高了,左不成右不成高不成低就的,到現在都爬上3了,也差不多了。再上去可就成大齡姑娘了。奶奶在你這個年齡時候早就當媽媽了。」右側主位上坐著的老太婆疼愛的說道,此人鳳聲香。

鳳四的奶奶,其實是鳳四的祖奶奶,其人已經接近90歲。以前人結婚結得早,90歲就當祖奶奶了。

鳳家以鳳姓為主,但是,每一任家主都是以女性為主。而子女都是隨母親而姓的。鳳家,是一個以女權為主的家族。男人處於從屬的地位。其實,說白了,就是一台播種的機器罷了。

「唉,小四這孩子,唉。·」這時,右側下首第二個位置上一個年青的婦人嘆了口氣還搖了搖頭,此人鳳蓮,鳳四的母親。

「算啦,兒女自有兒女福氣。鳳四天姿傑才,要找的當然也要傑代男兒才能配上他。

不過,現代社會,想再找到如鳳四樣傑代的男子就難了。就是華夏四秀中那幾個鳳四也瞧不上眼。

勾陳那個太草莽,杜子月奶油味太生,而漠北飛雕鷹那個號稱雕梟的橫白乾也太老成太老套了一些。

這三個人的優點加在一塊才能配上我家小四。」老祖宗鳳聲香皺了皺眉嘆了口氣。

「老祖宗,這世上人都有缺點的。到哪去找融合了勾陳陰逵、杜子月、橫白乾三者優點於一體的完美男兒。那是不可能的,小四這事就擔擱了。」鳳四母親鳳蓮也有些憂心的插嘴講道。女兒都三十了,再不找人,當母親的當然也記掛著這事了。

「不一定主母。」這時,手臂上紋有一條青蛇,鳳四最得力的保鏢名叫王居和的那位年青男子突然插嘴笑了。

「居和,你這話什麼意思?」鳳蓮看了身背後一側站著的王居和問道。

「聽鳳雷講,這次四姑娘到同嶺市就遇上了絕代天才。」王居和一臉恭敬而顯神秘的笑道。

「噢,還真有,快講來聽聽?」想不到老祖宗的心最急了,搶嘴發話了。

「聽鳳雷講,此人年僅27歲,是同嶺市市委書記。可是身手好像比四姑娘還要高上一截。」王居和講道。

「真的?」老祖宗頓現訝然盯著鳳四問道。頓時全廳人的眼光都給聚集在了鳳四的臉上。而且,一個個絕對不信樣子。

鳳四那臉居然微微有些紅了,有些責怪的看了王居和一眼,講道:「老祖宗,這次到同嶺我的確遇上了這麼一個人。此人叫葉凡同嶺市市委書記。

此人在二年前我就見過一次,那次去河灘邊釣魚,此人正好獨個兒開車出遊,到時也沒發現什麼,還以為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而第二次是在同嶺市一咖啡館看到的。不過,跟他過手還是因為此人最近在為難咱們家的天木礦業集團。

應二哥的要求我去見見此人。想不到此人居然是一高手。年僅27歲已經達到內息處放的地步。

我雖說只是敬了一杯茶,但是,我曉得,我不是他對手。」鳳四講道。

「內氣外放,那是九段高手才有的特徵。」這時,廳里果然全都震驚了。

一個相當穩重的中年男子此刻卻是失口講道,「小四你沒看錯吧?是不是那人施展了什麼秘術。

在國術界,有些手法施展開來看上去像是內氣外放。其實並不是。只是一種特殊的手段罷了。

應該叫是取巧了,是一種力量運用的完美技巧。用來唬弄人還行。真要格鬥就是雞肋了。」中年男子叫苗悍。是鳳四的父親。

「我也不敢肯定,只是猜測罷了。不過,此人功底子比我強是絕對的。我是八段開源此人至少有著八段第三個層次的水準。」鳳四也有些疑惑,講道。

「那八成是屬於一種特殊的吸氣或推氣的技巧了看上去像是內氣外放,實則也是一門相當神秘的國術技能。不然,一個年僅27歲的九段高手,那怎麼可能。我鳳聲香活了快一個世紀了,也沒見過這種絕世的天才。」鳳聲香說道。

「奶奶,不是沒見過,是根本就沒有,所以是不可能見到的。」鳳蓮笑道。

「不過,此人就是八段位第三個層次來講也可以稱得上是絕世的天才了。小四在我們全力相助下也不過才到八段第一個層次。此人卻是達到第三個層次,看來,根骨比小四還要高一些。」才東眉講道。

「所以,我們家小四是不是動心了。尋覓了十幾年,終於見到一個襯心的了。既然上心了,那就加快進度吧。」鳳家老祖宗咯咯笑了起來。

「我沒有老祖宗。」鳳四馬上否認,不過,臉龐卻是紅得能冒血似的。

「小妮子,真動春心了師傅我就走一遭去看看。」才東眉一臉疼愛的笑道。

「老身已經十幾年沒有出過家門了,去看看也無妨,可是為我家小四選人,不能馬虎了。」老祖宗居然也講要同行。

剛好遇上禮拜天。

葉凡應齊天的邀請,一起去釣魚。

一輛寬大的軍吉里坐著葉凡跟齊天,因為這輛車是響虎師團的指揮車,所以,特別的寬大。前排是司機跟齊天的警衛員,葉凡跟齊天坐在後排。

「大哥,綠汗湖是個很奇特的地方。充滿了原始和野性,是你們晉嶺省跟古蒙省的交界地帶。」齊天笑道。

「古蒙省以草原為主,羊肥馬壯牛兒跑,倒也充滿無限樂趣。不過,你講到原始野性就彼為令人費解了。」葉凡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