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突破十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突破十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突破十段

1更到,今天連爆六更,兄弟們,月票在哪!咱們官術兵團可不能軟蛋下去,現在在月票榜100名,咱們要殺回前30去。感謝『盟主cbchen』打賞。

葉老大嚇得大叫了一身,如果給這兩股內氣衝進身體,那不就玩完了。所以,這傢伙拚了命的逼出內氣想把兩股外來之氣給彈回去。不過,結果是兩個字

徒勞!

在兩股陰柔的內氣相逼下,葉凡感覺它們不久就就把自己的內息之氣給逼回了身體內,並且是跟著就進來了。在自己身體內翻江倒海了起來。

頓時,葉老大那剛猛的陽剛內息跟兩股陰柔的內息在身體內纏絞在了一起。身體此刻變成了一個戰場,三股內氣在體內翻騰著,衝刺著,一路是過關斬將。

不過,葉凡在迷糊中總是有點意外的感覺。就是那兩股陰柔內氣不管怎麼樣攪動。

好像有一隻無形的氣手在控制住她們似的。三股氣總是循著經絡在身體內一直的往前衝擊著。

到了任督二脈之時就停了下來,三股內息在任督二脈前停息了下來。

居然漸漸的開始融合,融合了一陣子后形成一股子陽陰想交的內息開始衝擊任督二脈。

這時,傳來一道曠古悠遠的聲音,似乎是從葉老大心臟深外傳來的,那聲音說道:「任督乃武者突破之一大屏障,共分三屏九道。每一屏分三道,共計九道。三道分別為人、地、天三關。突破第一道屏障『人關』者可達10段開源。來來來……三氣歸元,小夥子,沖沖沖沖……」

一時間,葉凡神情震奮,一股子無匹的豪情從心底湧上。他此刻頭腦中僅有一個字——沖!

三股大力絞纏在一起往任督二脈中三屏九道之中的地關衝擊而去。

像是攻城一般,衝上去又被屏障給彈壓了回來。葉凡不服氣,又沖了出去,就這樣,循環往複,一直在往前沖著又彈回來……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反正葉凡已經處於一種半昏迷狀況之中,頭腦中只有一個字……沖!

「前輩何人?」三個小時后,先前那道怪異聲音有些震駭的問道。

「風聲香,要問老夫何人去棺材里問你那死鬼老公。你打了我徒兒,剛才是給你一點小教訓,用你們倆20年的內氣為我徒兒衝破第第二屏障的『人關』付費,算是對我徒兒的賠償。不過,你們戲耍我的徒兒,那是不可饒恕的,現在掌嘴1隨著那道聲音傳來,啪幾聲響。

「老前輩,不是這樣的,我們……」那聲音慌急的叫道,不過,好像是晚了……

葉凡在迷糊中發現,一顆大樹上突然被扯出一道身影。那道身影在空中好像被人連甩了好幾個耳刮子。

那啪啪啪的脆響聲格外的刺耳。頓時,空中飛灑著那道身影的一些鮮血,爾後被拋到了上百米開外。

「你也滾1隨著聲音響起,另外一顆巨樹上一道聲音是也被扯起,如法炮製被甩了幾個耳刮子爾後被拋到是百米開外。

「從今以後,不準再打擾我的徒兒。不然,鳳家,將滅門1那道場聲音清晰的響起,遠隔三百米開外突然一陣子響動,一塊巨大的石壁上硬生生的印下了一隻手掌,如來神掌一般。那手掌可是隔空印在堅硬的花崗岩石壁上的。深達一米有餘。

嗎的,這啥神掌,還遠隔幾百米,隔空就能這樣,我的老天……葉老大在心裡大叫了一聲。

就在這時候,只見左右上百米處兩道聲音恭敬了答了聲『是』。爾後兩道身影歪斜著倉惶而去。

而葉凡也是拚盡了全力,感覺眼前一花,頭一沉頓時就暈菜了過去。

「這小子,在兩個陰柔老太婆的20年的陰體內息相助下居然僥倖的突破到10段開源了。不過,老夫給硬壓了下來,不然,一舉到11段都有可能。只是,這樣做不好。還得慢慢來。有些事,急不來,不然,後果相當的嚴重。即便是這樣也得加強練習,不然……」那道聲音響著,在葉凡身上啪啪的忙碌開了。

葉凡如一個玩物一般被人隔空吸到空中,在空中如坨螺一般在旋轉著上下翻滾著,儼然一隻皮球。

一隻無形的手掌在葉老大身上拍擊著,活絡著他全身的經絡和孔穴。好像一瓶無塵的水一樣的洗滌著葉老大全身的經絡和皮跡而且,那雙手掌火一樣的灼熱,如滾燙的熱浪在洗唰著葉凡的全身。一路去污去垢……

不過,葉老大已經暈了,什麼都不曉得。

「你還是錯,為大哥有著拚命之心,老夫助你更上一層樓。」那道聲音吶吶一句后雙掌在齊天身上拍擊了起來。齊天也給吸到空中,給翻騰了起來……

「大哥,大哥,大哥……」一聲聲撕心裂膽的哭叫聲傳來,總算是迷糊中的葉凡給叫醒轉了過來。

「你小子鬼叫什麼,差點把老子耳膜都震裂了。」葉老大一睜開眼,居然發現齊天這貨都30歲的人了,此刻卻是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得雙眼都紅了。臉上也給鼻涕搞得臟乎乎的實在是可笑。

「醒了,醒了!大哥,嚇死我了,我以為你死了,一點氣息都沒有1齊天像個娘們樣居然頓時就破涕為笑,朝旁邊的警衛員叫道,「還不打水給我大哥洗把,站著發什麼臭愣?」

「你小子咒我死1葉凡一個鯉魚打挺跳將了起來,指著齊天吼道。

「我哪敢1齊天趕緊反嘴道。

「來來來,咱們干一場,練練手1葉老大感覺到了胸膛中充滿著的爆炸性力量,不打一陣子那得鬱悶死去,於是大叫道。

「打就打1齊天好像興趣也是特別的高,哥倆你來我往拳腳相架了起來。當然,打得興起時葉凡只是把旁邊的樹木當成齊天了。不然,齊天早成齊冤魂了。

足足一個小時后倆人才停了下來。

「大哥,我怎麼有種怪怪的感覺?」齊天有些神神叨叨的講道。

「啥感覺,說來聽聽?」葉凡這話是從鼻腔里傳來的。

「我好像,好像突破到六段了,這怎麼可能?」齊天有些拿不定樣子,說道。

「你本來就到六段了,有啥好稀奇的?」葉凡隨口講道,轉爾,這貨眼睛定定的看著齊天,說道,「真是怪了,你小子不是才五段第二個層次,這一下了就到了六段,看來,咱們都是遇上貴人了。」

「大哥也到啥境界了?」齊天頓時樂開了花,開始時本來有懷疑,不過,聽葉凡一講。可以肯定自己突破六段了,這貨自然心裡狂喜了。一直以來,在葉凡的圈子裡,齊天的功底子是最底層最低的。這年月,誰想墊底。齊天自然有些鬱悶,而且,還有絲絲的自卑。這下子守得雲開見明月,自然狂喜了。

「我嘛,好像是到九段的大圓滿境界了。跟費師伯同個水準,不過,怎麼沒有突破第十段,可惜了。」葉老大一席話,聽得齊天差點瞠目結舌了。自然,葉老大對自己的功底子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以為突破十段是不可能的,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有這種好事砸頭上。

「我說老大,不帶這麼玩的吧?我好不容易都六段了,你居然要十段,還讓不讓兄弟我活下去?」齊天喊道。

「喊啥,會招來狼的。」葉凡訓叱道,轉爾說道,「你看,這麼粗大的樹木都破成了兩片,到處又是一片狼籍。

剛才在這裡肯定發生過大的格鬥。而且,有人出手相助了我們倆。算是因禍得福了。」

「嗯,應該是,可惜了,那位高人不肯見我們倆。不然,咱們都拜他為師那該多好?」齊天相當遺憾,說道。

「你丫的想當老子師弟,找打是不是?」葉凡哼道。

「不敢,在大哥面前,我永閱命1齊天呶了呶嘴,突然聽到遠處自己的警衛員慘叫了一聲,兩人以為他遇上敵人,趕緊一個滑行過去了。

才發現警衛員指著山壁上,用顫慄著的聲音喊道:「看,快看,這個,神礙…」

倆人走過去一瞧,頓時也差點石化了。

「我的老天,這一掌下去要有多大的威力才行啊!足足一米多深估計都快達二米了。這石頭難道是泥捏的不成?」齊天跑過去伸腳揣了幾下,不由得搖了搖頭,講道,「好硬1

「這掌印還是隔空印上去的,估計距離還不近。」葉凡觀察了一陣子,一句話話出來,齊天和警衛員就剩下乾瞪眼的份頭了。

「大哥,什麼境界的高手才能達到如此地步?」齊天問道。

「我哪曉得,反正我是達不到。如果是照準石壁狠蹬一腳,貼著石壁也蹬不出如此深的腳印來。最多達三十厘米深度。」葉凡講著,昴足勁頭往石壁上來了一腳。

啪嚓一聲脆響。

山壁震了震,果然一個深達30厘米的腳印出來了。即便是這樣,也使得警衛員和齊天唏噓不已了。望見葉凡的眼光像是崇拜天神一般。

兩人也沒啥興趣釣魚了,為了避免驚世駭俗。葉凡搞了些泥巴碎石把那些腳印都填上了。不然,給人看見那還不驚為天神下凡

不過,兩人也有意外收穫。居然在綠汗湖中撿回了幾百斤的魚。草魚鯉魚什麼魚都有,倒也不用費什麼力氣,肯定是有人格鬥弄出來的結果。這些魚倒是可以拿回去吃上幾餐了。

同嶺市萬松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