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五十五章鳳家的底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五章鳳家的底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以前在鳳家村大廳上出現的兩個老太婆此刻精神都有些萎靡。表情也是嚴肅得能滴墨汁了。

「想不到,實在沒想到。」鳳家老祖宗鳳聲香擱下茶杯后是連連搖頭。

「嗯,我也實在沒想到會遇上如此的絕世高人。那人,恐怕到了傳說中的境界吧?」才東眉也是皺了下眉頭說道。

「應該比12段位還要強,估計,是突破先天的大能者了。」鳳聲香嘆了口氣,眼中居然閃出一線畏懼來。

「老祖宗,那人真是葉凡的師傅嗎?」鳳四咂了下嘴忍不住問道。

「應該是了,那人還傳音警告了我們倆個。說是把他徒兒戲耍了。我跟你師傅都各位付出了20年功力的代價。幸好那人沒下殺手,不然,你今天已經看不見老祖宗我了。」鳳聲香嘆了口氣,轉爾講道,「小四,今後做人不要太囂張。咱們華夏,能人倍出。像這種絕世高人是少,但給你碰上那就倒霉了。」

「那人在利用咱們的陰寒之體為葉凡漲功,估計經他這麼一調整,葉凡也應該達到九段大圓滿了。

鳳兒,以前為了給你漲功,我跟聲香都用了十幾年下來才相助你突破到了八段。

而那位老前輩是絕世高人,也不曉得用了什麼秘法。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如此快速的效果。

這難道就是功力層次的問題,或者說是秘術的問題。算啦。鳳兒,今後你就死心了吧。葉凡,與咱們家無緣。」才東眉有些遺憾。

「師傅,我不是那個意思。不過。葉凡要為難咱們家的天木礦業集團怎麼辦?既然那位前輩已經下了封口令,咱們不能對葉凡下手。難道只能被動挨打?」鳳四姑娘問道。

「有啥辦法,草天那混蛋到了沒有,居然為咱們鳳家惹下這樣的強敵來。」鳳聲香突然一拍桌子,哼道。

「老祖宗,我回來了……」這時,從大門外傳來一道有些顫慄的聲音,自然是天木礦業集團總裁。那個牛氣衝天的鳳草天同志了。

「滾進來1鳳聲香厲聲喝道。

「老祖宗,我……我不曉得什麼地方錯了?」鳳草天一進來,嚇得當一聲就跪下了。

鳳家的家法很嚴,如果老祖宗真生氣。出手一把打殘了你也只能自認倒霉。

而且還得感謝老祖宗手下留情沒要了你小命。曾經的先例就在鳳草天的一個叔叔身上實現過。

鳳草天想到叔叔的悲慘下場,這貨那腿兒自然就打嗦了。即便是跪在地下身子都在打顫。

「還狡辯,給老身掌嘴十下1鳳聲香生氣了,冷冰冰的哼道。她話剛完,鳳草天倒是鬆了口氣。心說幸好不是打殘,只是掌嘴。

這貨也真下得了手。隨著啪啪啪的掌嘴聲響起,還真打,鳳草天打自己打得是嘴上冒血。而鳳聲香以及鳳四還有才東眉都沒吭聲。看著鳳草天把嘴掌完。

「草天,你這次真是惹下大貨了。差點禍及鳳家滿門。原因我就不多說了,唉……這樣吧。那個姓葉的事你再也不要去管了。

絕對不能惹著他。這次,就叫小四陪著你一起去跟姓葉的攤牌吧。他提什麼要求你們都要給以滿足,不許談條件。

你說說,你在海山煤礦7號礦井都幹了什麼,從實招來?」風聲香一雙眼能洞穿一切的盯著鳳草天。

這貨根本就沒辦法逃避,也沒得選擇,硬著頭皮,講道:「當初發生了礦難,根本就沒辦法救,塌方太厲害。所以,我就叫人給就地填了。」

「裡頭有多少人?」鳳聲香問道。

「12個人,不是我不救,實在是救不了。如果當時要救出來,那花銷就不得了。

而且,一下子死了12個,責任太大。估計海山煤礦得停業整頓上一年了。

老祖宗可能不清楚,海山煤礦是我們天木礦業集團的支柱。集團有一半的收入是從海山煤礦來的。

沒有了海山煤礦,咱們家這麼大,都難撐下去了。」鳳草天很委屈的講道,自然打的是悲情牌。

「12個人,也不多。不過,你當時做得也有些不妥當。這事如果沒有遇上葉凡也就揭過了。既然現在葉凡緊咬住不放,你就老實跟他講清楚吧。注意,答應他們的一切條件,不準談條件。唉……」鳳聲香嘆了口氣,擺了擺手。

「二哥,你也是收斂一點。我可是聽說你還要跟葉凡搶女人。」這時,想不到鳳四姑娘又插了一句話。

鳳草天一聽,頓時那臉漲得通紅,喊冤道:「這哪有的事,我有天膽也不敢跟葉凡搶女人,人家是大書記,我們天木礦業還在同嶺市境內,這是哪個在亂嚼舌頭根子。」

「哼,別以為我們曉得,你仗著省里有於省長支持,在晉嶺這塊地盤上也是囂張慣了。那天你敢說在風雲樓沒跟葉凡講要在三個月內把米月搶來當小妾。人家堂堂的市委秘書長,葉凡聽了這話,不跟你死磕才怪。這個,才是你招禍的原因,你說是不是?」鳳四冷冷的哼道。

「這個……」鳳草天臉已經憋成豬肝色了。

「是不是真的?」鳳聲香哼道。

「老祖宗,是有這麼回事,當時也是一時氣話。」鳳草天耷拉下了腦袋瓜。

「你是出昔了,玩女人我不管,可你要找對人。你以為這麼大市的市委書記只是個擺設是不是?

於錢林只不過一個副省長,葉凡不賣他的賬完全可行。你都在同嶺混了十幾年了,怎麼還不長個記性。

要是你真把葉凡怎麼了,政府還不查下來。咱們鳳家是有些能力,但跟國家相比只能講是螳臂擋車自不量力罷了。

國家有個神秘組織叫a組就是專門管我們這個圈子的。你做了手腳以為別人查不出來是不是,真正的惹著a組的高手,人家身手並不遜老身。

你呀你,差點給鳳家帶來了什麼。不要講了,天木礦業集團從此後交給啟梅來打理。

你給我回家,好好面壁思過一年再說。」老祖宗發話了,鳳草天差點就軟倒在了地下。

這個,風流灑瀟慣了的鳳草天你叫他回家面壁,那種苦行僧生活他哪過得了。不過,他也沒辦法,只好無奈的點頭了。

「還有,阿四,嚴令鳳家人從此不準去找葉凡麻煩。不然,家法伺候。」鳳聲香又一臉嚴肅的下了死命令。

「聲香,可惜了,可惜他去得太早,不然,也許還有希望跟那個神秘人一戰。」才東眉嘆了口氣,眉頭緊皺。

「東眉妹子別擔心,我們鳳家,也並不是全軟蛋。」這時,鳳聲香又講道。

「難道……怎麼可能……」才東眉嘴裡吶吶道,看著鳳聲香。

「有時,不可能也會變可能……」鳳聲香哼了一聲,轉爾講道,「只是,暫時還不能有所舉動。」

晚上的時候,葉凡剛回到家洗了把澡,一臉愜意的坐在軟沙發上,正想打開電視看看新聞。

這時,門房那邊有電話來。說是天木礦業集團總裁鳳草天一行人求見。

「讓他們進來。」葉凡心裡一動,嘴裡講道。

鳳草天打頭,鳳四在身後。不過,他們倆身後還跟著一個年芳30左右的女子。女子很有氣質,給人一種女強人的味兒。

「葉書記,今天我來這裡是向您賠罪的。」鳳草天一臉的尷尬,態度貌似誠懇的講道。

「賠罪,你沒並有對我怎麼樣,賠什麼罪。要說天木礦業,那只是公事,我跟你私人之間並沒有什麼瓜葛。」葉凡淡淡的說著,招呼大家坐下。這邊,葉老大親自煮茶。

「葉書記,我來1想不到鳳四講道。

「也好,我也想嘗嘗咱們華夏四秀的茶藝。」葉凡也沒矯情,一臉微笑著遞過了茶具。

鳳四煮茶的手道相當的嫻熟,倒是令葉凡有些意外。一個出身在如此家族的女子還能做到此點,倒也不失為一種美德。

「葉書記,本人鳳啟梅,是鳳四的堂妹。你可能也曉得了。天木礦業集團是我們鳳家控股的產業。

如果任由調查組這麼搞下去,那是要拖圬我們天木礦業集團。而我們鳳家最近調整了天木礦業集團的高層領導,鳳草天不再擔任天木的總裁,而是由我接任。

作為一個接任者,我希望天木礦業集團能走向正軌,走向高速發展的快車道。

所以,我希望同嶺市市委市政府能支持我的工作和我的企業以及公司。」鳳啟梅彬彬有禮的說道。

「呵呵,對於同嶺市內企業,市委市政府一向都很重視。天木礦業作為全省排得上號的大企業,在同嶺更是一個巨無霸的企業。

每年為同嶺市納的稅收也佔了市財政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市政府一向都支持天木礦業集團。

這次調查組進駐海山煤礦,那是調查一下特殊的情況。一旦調查結束,馬上會撤出海山煤礦。

我也已經給了他們指示,要求他們儘快查明真相,讓企業走向正常的生產。

不過,海山煤礦前次的做法也太過份了。如果企業都是如此的干,哪還要市委市政府做什麼?」葉凡口氣平淡,但是,絲毫不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