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五十六章太狠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六章太狠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書記要怎麼樣才肯撤出調查組?今天啟梅就是為了此事而來的。葉書記可以提出條件來。」鳳啟梅問道。

「很簡直,把事情調查清楚后就是調查組撤出海山煤礦的時候。」葉凡也給了答覆。

「葉書記是不是覺得海山煤礦的7號礦井有問題?所以,這次調查組下來的重點放在了7號井?」正倒茶的鳳四問道。

「我不是調查組,怎麼樣調查是他們的事。我從不干涉調查組的正常工作。」葉凡說道。

「那好吧,我們承認,7號礦井的確有問題。」鳳啟梅無奈的說道,看了一眼堂哥鳳草天。

「曾經發生過礦難吧。」葉凡淡淡哼道,果然,鳳家三人都露出了一絲驚訝。

鳳草天漲紅了臉,吶吶了一陣子后,這貨硬著頭皮把海山煤礦的事講了出來。

「哼,人命關天,你們視人命為草芥。鳳草天,你還真是個混蛋1葉凡冷冷的哼道,聲音特別的冷。

「老祖宗聽說了這件事,已經罰我二哥鳳草天回家裡面壁一年思過。」鳳四略顯尷尬,講道。

「面壁思過就能讓12條生命回來嗎?你們鳳家人的命是命,難道同嶺老百姓的命,那些礦工們的命就不是命了?」葉凡言詞開始犀利了起來。

「葉書記,我們這次來是有誠意的,就是抱著解決問題而來的。對於那些死難的礦工,我們會按照國家賠償標準的兩倍付款。還有。挖開礦井,把屍體找回來安葬。」鳳啟梅開出了條件。

「錢錢,你們真以為錢就能安撫一切是不是?」葉凡哼了一聲后看了三人一眼,說道。「很簡單,當時處理礦難不當的一批人都得由政府先處理了。

而這個命令是鳳草天下的,那你自己去向調查組的包組長投案自首,並且,自己要求處理。

還有,重新整頓天木礦業集團,把漏交的稅款全部給補齊了。在安全、礦工待遇等方面都得注意按國家條例標準執行,改善礦工工作生活條件……」

「葉書記。這樣子恐怕不妥當吧?」鳳四有些慌了,趕緊說道。

「有什麼不妥當,自己幹了什麼就得付出代價。」葉凡面色開始陰沉。

「堂哥,既然葉書記提出來了。我看。你是不是……」鳳啟梅看了鳳草天一眼,講道。

葉凡從他們堂兄妹的話中感覺到了這個家族子弟之間的一絲不和諧。

「葉書記,其它我們都可以答應,就是我二哥,能不能請求政府放過他。」鳳四也有些擔心了起來。

「12條人命。你說就此能放過他嗎?即便是你們今天不來,我相信,調查組一旦挖開7號礦井,也照樣子查出真相。鳳草天今天肯去投案自首。還有從輕處理的機會。一旦調查組查出真相,那就失去了這個寶貴機會。」葉凡說道。

「堂哥。難道你真要讓鳳家家族產業毀在你的手上。臨出門時老祖宗可是有慎重交待過,你自已拿主意吧?」這時。鳳啟梅口吻漸漸嚴肅了起來。

「我去!我去1鳳草天漲黑著臉甩狠話了,臨時,看了鳳啟梅一眼,喊道,「你現在滿意了是不是,是不是?」

「我是提醒你,跟我沒關係。」鳳啟梅冷冰冰哼道。好像面對的不是自己的堂兄,而是一個陌生人。葉凡從這裡感覺到了大家族兄弟之間的一股子冷血。

「那好,只要你們一自首,把事交待清楚,調查組可以撤回來了。」葉凡哼道,擺了擺手弄了個送客的姿態。鳳家三人一臉沉默的離開了葉凡的一號家屬樓。

第二天早上8點。

還在醫院的包毅同志那邊傳來了消息,天木礦業集團的鳳草天投案自首了。

前後兩個調查組合併為一馬上進行了全方位的調查,挖開了7號礦井,真相,終於大白於天下。

當然,為了免及事情進一步擴大,動搖了同嶺的根本。所以,沒再往外延過度的調查擴張。

三天後,調查組撤回到市裡。

一干處理也相繼執行了下去,鳳草天這個草頭王送交司法機關申訴處理。

同時,也處理了海山煤礦的一批礦領導。而章河市公安局,以及同嶺市公安局也有相關人等被處理。

第四天早上9點,同嶺市市委會議室里煙霧騰騰。

「同志們,教訓是深刻的,這是血的教訓。咱們不能再只光顧著生產而忘了安全。

礦工們的心在滴血,他們也有親人,也有孩子。咱們在坐的各位同志,能無動於衷嗎?

企業的正常生產經營是要保護,但是,也不能盲目保護。在維護企業利益的同時,也要維護老百姓的利益。

咱們不能光看到效益,而忽視了對於處於弱勢群體的老百姓的保護。使得他們顧有的利益遭受到了侵犯而又訴求無門。

這次事件,要不是那一對攔路喊冤的母子引起,咱們到現在還蒙在鼓裡。

咱們在坐的,都不感覺到心裡有愧嗎?」葉凡一臉嚴肅說道。臉色自然的從高成跟畢雲理臉上滑過。

「葉書記,我要向你檢討。在這件事上我有些處例如你所講,我太看重天木礦業對於本市經濟發展的重要性而忽視了對於老百姓的利益的保護。

天木礦業的事向我們敲響了警鐘。老百姓是處於社會最低層的,我們一直要善加保護。

他們才是真正的弱勢群體。」高成一臉尷尬的講道,那老臉居然也微微有些紅了。如果葉凡真咬住此事不放,他得負一定責任的。

「葉書記,我也向組織檢討……」畢雲理也差不多狀況。

「同志們能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很重要,就拿新龍街改造來講。為什麼新龍街每年都要死上幾個人咱們能做到熟識無睹,那是因為咱們心裡有顧慮而置老百姓的利益而不顧。

如果死的是咱們的親人朋友,咱們還能穩坐這裡嗎?絕不能。所以,新龍街的改造已經拉開帷幕,我希望在坐的都能支持這一項有關咱們市委市政府,利國利民的民生工程。

天木礦業集團已經答應為新龍街的改造損資1個億。同時為咱們全市捐建20座每座價值達2000萬的教學樓。

我希望高成市長能儘快安排好捐贈事宜,把活動搞得隆重而正式一些。

我們要藉此喚醒全社會的人都來參與,教育是一項長期的事業,成效很難短期內展現。

但是,再窮不能窮教育。我走過市裡好多所學校,發現教育的硬體設備方面投入嚴重不足。

天木礦業的捐贈只是一個開始。我希望市政府能真正的把這一項有關後代子孫的千秋功業辦好。

咱們的口號就是做大做強,要做教育強市,經濟強市,但是,也不能忽視了對於環境的治理以及保護……」葉凡順機講了一大番話。既是向某些同志敲響警鐘,也是……

當然,對於鳳家的示好,葉凡也沒客氣。

轉眼到了2005年的元旦,正好放假。

不過,葉老大感覺事多,是不準備回京過節了。不過,葉老大不準備回去並不等於別人會放過他滴。

喬大小姐來電話了,在電話裡頭有些毛揣著講道:「葉凡,你再不回來家裡都快被人拆了。」

「哪個敢拆老子的家,麻痹的,不要命了是不是?」葉老大王八之氣十足的哼聲道。

「你不曉得,是雪紅惹事了。」喬圓圓講道。

「噢,難道她又折騰你了,不會吧,我有警告過她的。」葉凡心裡一涼,趕緊問道。

「這次倒不是我,而是因為她把人家給踢壞了。」喬圓圓居然哧哧笑了起來。

「啥意思,哪裡給踢壞了,你把話講清楚,別講半截話讓人猜不透。」葉凡問道。

「就是你們男人那根東西給踢壞了。」喬大小姐果然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對方是誰,雪紅幹嘛要踢壞人家那東西。這個,可是有些麻煩了。雪紅那腳力,如果真踢壞了估計是接不起來了。」葉老大可是感覺有些頭大了。既然連喬大小姐都擺不平,說明對方來頭不小滴。

「唉,你也曉得,你這個乾妹子可是長得如花似玉貌比貂嬋。在學校里才一個多月時間就上了校花榜佔據了第二甲的位置。

聽說第三甲那個學生叫朴妹珠,是個韓國人。人家自然不服氣,認為雪紅只是浪得虛名,長得沒她好看。

所以,就唆使她的追求者一起找了個地兒圍攻雪紅。結果自然你猜得到,雪紅身邊那個老媽子可不簡單,三下二下,雪紅還沒出手,那邊全倒下了。

朴妹珠的鐵竿追求者,被稱為京城八少之一的『鄭少』鄭青整個胯下全給踢爛了。

那根子孫根全蔫了,聽看過的人說是整個都快給踢成爛肉泥可以包餃子了。

而搞事者朴妹珠也沒好到啥地方。雪紅狠啊,上前狠狠的照準朴妹珠的下邊來了幾腳。聽說連陰道和子宮都給踢碎了。」喬圓圓講道。

「踢就踢了吧,反正也是他們先動手的。雪紅這樣子干也純屬自衛。你去取些錢給處理了就是了。」葉老大淡淡的哼道,心說老子喜歡這樣子干,想不到雪紅居然跟我有同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