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五十七章喬大小姐的最後通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七章喬大小姐的最後通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二百五十七章喬大小姐的最後通碟

4更到!

「你講得這麼容易,人家鄭青家可不同意。」喬圓圓哼道。

「噢,京城八少,能在京城稱少的可不多。鄭家有來頭吧?」葉凡問道。

「你這不是廢話嗎?」喬大小姐不滿的嘟了一句後轉爾講道,「鄭青的親親叔叔鄭天濤可是燕京軍區副司令員,聽說排名只在趙括後面二位,是燕京軍區第五號人物,馬上就要晉陞中將軍銜了。

而鄭青的父親鄭上明官拜教育部常務副部長。部里第二號人物,人家已經通知了燕京大學,要求立即開除、嚴肅處理雪紅同學。

而且,這幾天一直有軍人在咱們家門口晃蕩。那是因為我不敢讓雪紅去上學了,就怕她一出去就被人抓了。

再說,我昨天已經接到燕大副校長武光中的電話。說是他儘力了,實在是扛不住上頭的壓力。

關於雪紅的事這次是燕大校長陳白候親自下的指示,說雪紅打人的情節特別的惡劣,不但打了本國學生。

連外國留學生也給打殘了,引起了不必要的一些糾份,給燕大的形象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這種行為很不好。

學校已經開除了雪紅。以後的事跟學校沒關係了。

而且,鄭家請的軍人就守在門口了,並且,鄭天濤已經派了一個少校來交涉了一下。

幸好被李管家好說好歹的給支走了,不過,李管家講了,估計今天或者明天又會有更有份量的軍官或者是警察找上門了。

所以,你還是趕緊回來,我一個女人可是頂不住了。家裡還得你葉老大作主來著。」喬圓圓講道。

「這丫頭片子,給我捅的簍子可不校」葉老大無奈的苦說道,「不過,還有你喬大小姐擺不平的事嗎?實在不行你乾脆扯出喬家大院來先擋擋。我就不信你們家那招牌不靈光。」

「no!我是不可能扯出喬家大院來的。雪紅是你的心肝妹子,你不管我可是要撒手了。最多到下午,你再不回來我可是要打道回家,這邊發生什麼事跟我沒關係。」喬圓圓下了最後通碟,葉老大曉得她心裡有疙瘩。

不過,喬圓圓能擋到現在也算是不錯了。要是換一個善於妒忌的女人來,估計會不會撲上去再踩雪紅幾腳那就沒準信了。

「這事你通知天通沒有?」葉凡又問道。

「那傢伙只露過一次面就說有緊急任務沒了人影。太不像話了,自家妹子搞出來的事不管倒擱我身上了。」喬大小姐沒好氣的哼聲道。

葉老大沒辦法,趕緊打了電話給天通,倒也通了,說道:「我說小天哥,你現在什麼地方?」

「正睡覺,你丫的就不能讓我安靜安靜,媳婦兒都給你搞沒了。唉,好漂亮的媳婦啊,說沒就沒了,氣死我了。」天通沒好氣的說道。

「媳婦兒,你啥時娶老婆了?怎麼會說沒就沒了,你這話我不懂。」葉凡問道,倒是一愣。

「夢中的知道不?長得真是水靈,我是參照鞏俐那形象入的夢。你丫的要賠我老婆,給你電話一響,全給攪沒了。」天通一句話塞出來,葉老大差點暈倒。

這貨叫道,「我說小天哥,你還有心情睡覺,還夢見娶媳婦兒。還鞏俐那形象,你丫的就你那形象能落個丑老婆就不錯了。做夢吧,你丫的,雪紅出事了曉得不?」

「曉得了,這丫頭出事正常,不出事就不正常了。」天通拖長了聲音講道,口氣平淡,好像這事跟他也沒啥關係似的。

「出事了你還不站出來擺平,她可是你妹子。人家都追到我家門口了,要不是家門口還掛了個軍科所牌子,估計人家早砸進來了。」葉老大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小聲點小聲點,我耳朵太弱受不了刺激地。」天通嗦道。

「你說怎麼辦小天同志,雪紅這次可是闖下大禍了。這事,你得站出來擺平了。」葉凡哼道。

「嘿嘿,雪紅可是寄住在你家的。你這個東家可是要付責任的。按法律來講,你可是收了雪家的『房租』的。別拿房租時樂著,有事時就想閃了。那是不可能滴!這世上,總不能好事全讓你葉老大一個人佔盡了是不是?」天通居然耍賴了。

「房租,我啥時收雪紅房租了。我可是一個子兒沒收,最後還要貼她住貼她吃,我說小天同志,話可不能亂講,講話得有根據。」葉凡說道。

「你敢說沒拿那武功秘法,什麼生生不息之術。當時你可是樂開了花。我說小葉同志,你的想象力也太差了一點吧。

你說說,我們雪家的房租會差嗎?那秘功,不是我天通吹牛皮,轉手拿給太極陳的話,人家擱下幾千萬那是一點問題沒有。

我妹子住你家就說三年來講,能花你幾千萬嗎?你可別得了便宜還賣乖,該站出來時就得站出來。

好了,不說了不說了,我得補覺去了。」天通講完后就掛機了,葉老大再打去時人家乾脆關機了。

「混蛋1葉老大氣得差點把手機給摔了。這貨沒辦法,這屁股總得擦乾淨。

不然,雪紅真出事了,那雪家還不打上門來毀了紅葉堡。這貨苦逼啊,只好趕到晉嶺龍江市坐飛機直飛京城。

一個小時就到了京城。

一回到紅葉堡,葉老大差點抓狂了。因為雪紅正跟她的陪讀丫頭那個叫雪雨的姑娘在紅葉堡外的草坪上踢著布健子。好像沒事人似的,這丫頭還真是沒心沒肺的。

「雪紅,跟我回廳里。」葉凡臭著個臉,沖雪紅就喊開了。

「吼啥吼,別把我家小姐嚇壞了,你可是賠不起。」想不到一旁的老媽子可是不待見葉老大的,而且還甩臉子。

「葉哥哥,你回來啦。好哇,咱們又可以去寒潭練功了。這讀書也太累,不好玩,還是練功好。」雪紅拍著手掌就沖了過來,當場給葉老大來了個不設防的香吻。

「這吻夠浪漫的1突然身後傳來一道冷哼聲。

「嘿嘿,這個,雪紅未成年,別擱心上。還是我老婆的吻香,來一個怎麼老婆……」葉老大曉得是喬大小姐,趕緊轉身在喬大小姐臉上來了那麼一下。

不過,葉老大手中環抱著的卻是雪紅。因這這丫頭片子自個兒擠進了葉凡懷裡,葉老大怕她給摔倒了,所以,沒辦法,只好伸手給環抱著。

「少來1喬大小姐板著個臉,狠狠的盯著葉凡半環抱著的雪紅這丫頭。

「跟我回廳里,這麼大了還沒大沒小的成何體統?」葉老大趕緊臉一板,鬆開了雪紅,乾脆大步往堡里走去。

一坐在那假龍榻上,葉凡就板起了臉哼道:「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我……我……」想不到一向沒心不肺的雪紅此刻卻是坐得正正經經的,一邊伸手指頭絞動著她的衣裙角一邊吞吐了兩個字后,那眼淚在眼圈中打著轉兒,一幅要哭的樣子。

「你都幹了什麼事,還有臉哭?」啪地一聲,龍椅被葉凡重拍了一下哼道。

「葉先生,其實,這事不能怪雪紅。他們那幫人狠得要命,居然拿了幾瓶硫酸,擺明了要把雪紅的臉給毀了。

而且,他們手中有棍子和刀,下手很狠,我們要是不出手,如果雪紅是一個普通女子,早被他們毀了容打殘了。

而且,他們那一伙人中好像有高手。我感覺他們出拳也相當的重,估計有著四段到五段身手。」這時,老媽子雪丫丫講道。

「是真的?」葉凡轉頭看著喬圓圓。不過,喬圓圓不吭聲。葉凡一看,認為是雪紅在撒謊,臉又臭了起來。

「葉哥哥,喬姐姐,我曉得你們都不喜歡我。我是一個農村來的沒文化的姑娘,你們城裡人叫我們土包子野丫頭什麼。我……我……嗚嗚……」雪紅大聲的哭了起來。

「剛才老媽子講的是不是真的?」葉凡火了,盯著喬圓圓就吼開了。

「嗯!的確如此,我叫人調查過了。」喬圓圓雖說嘴裡講著不管,其實,早下手了。孰輕孰重喬大小姐還是心知肚明的。

……

葉凡面前的茶几終於是不堪重負,散架了。

「打得好,嗎的,敢對我妹子下手,活不耐煩了。」葉老大罵道。

「葉哥哥,我想讀書,不過,被他們開除了。那個鄭青根本就不是個好東西。學校好多學姐學妹都被他糟蹋了。

我是替她們出口氣,看他以後還怎麼去糟蹋姑娘。還有那個朴妹珠也不是個好東西。

整天抬著她是什麼大韓國什麼朴家小姐。玩弄感情,學校里曾經有三個男的都給她給玩了。

還騙人家,三個男學生差點自殺了。而且,朴妹珠仗著家勢好,整天也欺負其他的學妹學姐們。

被她叫人打了是常事,人家不敢惹她。我才不管她,敢欺負我就要打。」雪紅又恢復了兇悍的樣子。不過,她的兇悍給人一種天真純真的感覺。

「打了就打了,放心,學校開除了你,我要讓他們重新請你回去。」葉凡冷冷哼道,轉爾問道,「那個朴家有什麼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