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五十八章給老子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八章給老子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朴妹珠家是韓國很有名的大家族,聽說以混黑起家的。(最穩定,所以,家裡養的高手很多。

而且,朴家本身也是一武林之家。在韓國也相當有名氣,跟以前你去過的金家差不多底子。

而且,朴家有人在韓國政府工作,位置還挺高的,差不多跟咱們國家的正部級大員同個水準。

因為此事,人家已經向教育部提出了抗議,要求嚴懲兇手什麼的。不然,燕大校長也不會親自批示開除雪紅了。估計校長也是被逼的。」喬圓圓講道。

「當時的證據採集下來沒有?」葉凡問道。

「弄下來了,當時發生這事後我馬上給鐵占雄部長講了這事。他一聽馬上就安排王朝親自下來暗中調查了一番。所有的證據,人證物證都齊全。」喬圓圓講道。

「既然證據都齊全,怎麼雪紅還被開除了。王朝完全可以向學校出示調查證據。」葉凡哼道,眉頭皺了起來。

「出示過了,不過,學校說是他們已經報案。正在調查,而且講了一大堆廢話,什麼影響影響的,結果就給開除了。」喬圓圓講道,「無非是鄭天濤跟鄭上明兩人給學校施加了壓力。

再加上一個韓國朴家以國外影響想威脅,這事就複雜了。一邊是威名顯赫之豪門,一邊卻是農村出來的苦哈哈。

雖說雪紅的三級跳學校很欣賞。但在權勢之下,什麼能力都是虛的。」

「要調查是不是。那就調查到底。李管家,馬上打電話給王朝,叫他到紅葉堡來一趟。」葉凡交待一旁的李管家道。

半個小時后王朝趕了過來。

看過王朝提供的證據後葉凡沉思了一陣子問道:「王朝,就憑這些能不能搬倒他們?」

「憑這些完全可以抓捕鄭青跟朴妹珠。因為,是他們攻擊在前,並且手段惡劣,居然動用了硫酸和的東西。而雪紅完全是正當防衛。不過,這事很複雜。現在鄭家在盯著,而韓國的朴家也咄咄逼人。想翻盤過來,相當有難度。除非能找到壓制鄭家的東西。」王朝俱實講道。

「這事鐵哥怎麼看?」葉凡問道。

「鐵哥的意思是息事寧人,不要跟他們再硬下去。去找一個和事佬出來講和就是了。他還講了。目前先生你處於仕途的發展期,不宜於過多樹了像鄭家這樣的強勁對手。

不過,鐵部長也講了。這事即便是他出面效果不是很大。鄭天濤跟鄭上明不會賣面子給他的。

人家兩人級別都比鐵部長高。還有,鄭青的子孫根給踢壞了。估計,即便是能通過手術接起來也只能當尿管用,不能人道了。

而朴妹珠估計今後沒辦法再生孩子了。整個子宮都給切除了。這事想和解難度相當的高。

而且,除非能找到一個能讓鄭家跟朴家都忌憚的人出來才行。不然,這死敵估計要結定了。」王朝也是一臉凝重的講道。正講著時。這時,管家李成進來,說是外邊有個上校軍官求見。

「只是一個軍官嗎?」葉凡問道。

「不止,有五六個兇巴巴的軍人。還有一個一級警督和幾個警察。看架勢是來拿人的。」李成一臉凝重。講道。

「葉哥哥,你別管我的事了。我跟他們走就是了。大不了坐牢。」雪紅火大了,憤怒的嚷嚷嚷道。

「你到樓上去。嗦什麼。」葉凡輕磕了下剛換的新茶几,說道。雪紅嘟了幾下嘴巴上樓去了。不久,李成領進來一個大眼的上校和一個瘦臉的一級警督。

「你就是紅葉堡的主人葉凡?」上校口氣相當的大,環顧了四周一眼,眼神從左側的王朝臉上滑過,又看了看坐假龍榻上的葉凡一眼,冷冷哼聲道。

「嗯。」葉凡淡淡的應了一聲,既然上校無禮了,葉老大也沒必要對他客氣,說道,「我是,上校同志,有什麼事要找我嗎?」

「我是市公安局刑偵總隊總隊長蔡強,這是我的證件。雪紅在燕大校園內行兇殘人。

這個案子已經由燕大校內公安局移交給我們市公安局刑警總隊了。

今天我們來就是支會一下葉先生,雪紅聽說是借住在你們紅葉堡的……我們要帶她回局裡調查,這是逮捕證。」蔡強出示了證件及逮捕證。

「事情還在調查中,你們怎麼就能認定雪紅同學是兇手。我想強調一點,雪紅同學不但不是兇手,反倒是受害者。」葉凡表情平靜的講道。

「是不是兇手不是你葉先生就能決定的事,這事得由市公安局調查過後才能下定論。」蔡強的態度開始強硬了起來,口氣顯得**的。

「你們這樣氣勢洶洶的,顯然把雪紅同學當成兇手了。還什麼逮捕證,難道雪紅的案子已經由公安機關移交到檢察院了?」葉凡哼聲道。

「雪紅在校園內行兇打人致人傷殘,經市公安局鑒定,鄭青和朴青陽都屬於重傷。還有他們的幾位同學……

雪紅已經構成犯罪,由我們公安機關逮捕歸案純屬正常。葉先生難道想故意的阻攔公安機關執法?

葉先生這紅葉堡很大,不過,知法犯法,即便是紅葉堡再大,難道還真想跟國家想抗嗎?

我希望葉先生能明智一點,不然,如果你折騰得厲害,我們完全可以以包庇罪把你也一併帶走。」蔡強隊長一臉嚴肅的說道。

「蔡隊長,少跟他們嗦了。直接把人銬走就是了,何必跟他們浪費口水。」上校很不滿意蔡強的行事風格,認為他太軟了一些。

「放肆,你是那支部飫鍤鞘裁吹胤劍什麼時候輪到你們來摻和了?」葉凡突然大手往茶几上一拍,發出地一聲響。

「我們是燕京軍區軍務部門的,被打的人中有軍人。軍務部門插手此事完全站得住腳,難道軍人被雪紅打殘了還得忍氣吞聲不成?

要講放肆,我看閣下還差不多。別以為有幾個臭錢就老子天下第一,實話告訴你,錢在我們軍人眼中,跟糞土一般。

林野,李東,給老子上,把人搜出來帶走。如果哪個膽敢阻攔,一併抓了。」上校陰沉著臉下了命令。

「是,丁上校1幾個兵蛋子答著就要上樓。

「丁上校,我要提醒閣下一聲,這裡是軍科所,由得著你胡來嗎?」這時,一側的王朝站起來,手一伸攔住了幾個兵蛋子。

「軍科所的人犯法照樣子抓,少嗦,抓1丁上校態度空前的強硬。

「王朝,你退回來,讓他們搜。」葉凡一擺手哼道,王朝有些怪異的退了回來。

轉頭看了看葉凡,發現這貨嘴角居然掛著一絲詭異的笑。王朝心裡猛的一驚,心說這位同志估計要倒霉了。也不曉得大哥設了什麼套給他們鑽了。

折騰了一會兒,幾個兵蛋子下來了,說是沒發現雪紅的人影。

「跑了和尚跑不掉廟,給我往地下搜,肯定有地下室之類的地方。還有,把這個姓葉的先銬起來,膽敢包庇罪犯。」丁上校兇巴巴的講道。

「來人,把這個狂妄的傢伙給老子扔出去。」葉凡一拍茶几,外邊應聲著進來幾個年青人,一臉凶煞的盯著丁上校。

其中兩個臉色冷峻的年青人一個跨步上前,一把就抓向了丁上校。

「你們敢1丁上校嘴裡講著,身子往旁邊一閃就想側開。不過,他今天註定要倒霉,那側得開。硬是被其中一個年輕人抓住了手腕往地下猛地一甩。

啪地一聲脆響。

丁上校整個人被那年青人按倒在地,年青人狠埃估計是覺得不過癮,腳一變一曲就跪磕在了丁大校腰間。

頓時,丁大校呲了一下牙,額角汗珠頓時就冒了出來,看來很痛。不過,丁大校咬著牙沒喊嗎出來。

幾個兵蛋子一看上前招呼了過來。

啪啪啪……

一連串爆響聲傳來,短短几十秒鐘過後。令蔡隊長震掉眼球的事發生了。

幾個由丁上校精挑細選的兵蛋子早被另一個黑衣年青人掃踢在了地下。而且,一個個呲牙著哼哼開了,看來,他們沒有丁上校堅強,喊痛出聲了。

蔡隊長不由得縮了下脖子,心裡一兜轉就明白了。敢情人家紅葉堡的主人請得有高手護堡。

連那些訓練有訓的兵蛋子都不行,幸好剛才好自己一夥沒有衝動著上前幫忙,不然,估計現在躺地下的人中又多出幾個來了。不管最終結果如何,一頓皮肉之打是免不了的了。

這幾個年青人是龔開河同志派到紅葉堡來給葉凡看堡的,其實,都是三段頂階的高手。

無非是希望葉老大在閑瑕之餘能照顧著點,看看能不能提功助他們突破四段門檻從而成為a組正式隊員。

今天當起打手來倒是很威風。

「你們攻擊軍人,陰謀危害國家安全,我會如實向軍區領導彙報的。你們就等著上軍事法庭吧。」丁上校指著葉凡喊道,不過,這貨一個邊喊著一邊卻是皺著眉。

「上個屁,我們還沒找你麻煩,你倒找起我們麻煩了。」一個左腮旁有顆黑痣的年青人一巴掌就甩了過去,頓時,丁上校那半邊臉都腫了起來,嘴角邊也冒出鮮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