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五十九章姓葉的太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九章姓葉的太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田飛,知會一下衛戍區有關領導。就說發現一夥不明身份,估計是冒充軍人的黑社會混子陰謀攻擊軍科所。到軍科所來打砸搶燒,破壞國家機密。」葉凡說道。

丁上校一聽,臉頓時就綠了,哼道:「你們這是誣衊!我倒,衛戍區會把我丁大勝怎麼樣?」

而一旁的蔡強隊長倒抽了一口涼氣,心說這紅葉堡的主子真不是一般的陰,這倒打一靶也太過了。這貨,當然更不敢吭聲了。他倒成了旁觀者。

「蔡隊長,你們還要不要抓人?」葉凡看了蔡強一眼,淡淡問道。

「這個,雪紅的案子我們正在調查。我們今天來只是想請雪紅同學到局裡協助調查,並不是抓捕。現在事還沒調查清楚,雪紅只是嫌疑人。如果今天不方便的話就改天吧。」蔡強這『變臉,的技術活練得不錯,馬上就變了口風。

「你丫的講的是不是人話,剛才可是講好的我們協助你們抓人的,現在倒好,沒你們什麼事了是不是?孬種1丁上校指著蔡強就罵開了。

「閉嘴,還想另一邊臉也變紫色嗎?」田飛冷哼了一聲,揚了揚巴掌,丁上校果然不敢再開口,咂了幾下嘴最終沒再吭聲,好漢不吃眼前虧。

「孬種,一句話不敢講……」蔡強也是沖丁上校來了一句,自然是把丁上校剛才給自己的話還給他了。

一講完,蔡強告辭拋下丁上校一伙人先溜了。葉凡當然也沒留客了。不過,臨走前葉凡沖走到門口的蔡強說道:「蔡隊長,回去代我葉凡向你們吳局長問聲好,就說我葉凡回到京里了。什麼時候叫吳局長給弄一桌酒菜犒勞一下。地點就定在皇城根了。」

葉老大這句話一出,差點驚爆了蔡強的眼球。他轉身看了葉凡一眼,問道:「葉葉先生講的是吳正風局長嗎?」

「呵呵市公安局還有另一個姓吳的局長嗎?」葉老大淡淡一笑。

「沒沒有了,我一定替葉先生把話帶到。」蔡強此刻再沒任何懷疑了還衝著葉凡行了個標準警察禮才轉身恭敬而去。

心說他嗎的今天還真是走運,沒去踢這塊鐵板。聽這位的口氣,好像我們局長還要求他似的。

太囂張了,居然一回來點名叫我們局長請客,此人,到底啥來頭。這事,得再合計一下了。

就連地下斜躺著的丁上校臉色也微微變了吳正風局長雖說只是個正廳級的幹部但在燕京市也是一風雲人物。

聽這年青人的口氣,太大了。難道是豪門子弟,看來,今天還真是踢到鐵板了。想到自己的處境,丁上校又呲了下牙才感覺到臉上是火辣辣的痛楚開了。

不久,燕京衛戍區軍務處的楊方上校親自帶人過來的。

不過,當見到正坐地下排成一堆的幾個軍人後,楊方上校也愣神了幾秒。見這幾個人好像不像是假冒的,不過,當丁上校轉過臉來時楊方頓時嘴角抽搐了幾下。

「楊處長,是我,丁大勝。燕京軍區的丁大勝。去年咱們還一起聯手出過外勤,楊處長不會忘了吧?」丁大勝上校趕緊喊道,就怕楊處長認為出他來,還補充和強調了一下自己的資料。

「是丁上校,這個咋·……咋回事?」楊處長一腦門子的疑惑,接到軍科所負責人葉凡所長報案后,楊處長不敢怠慢,馬上親自帶人過來了。

想不到在這裡居然見到了老熟人,這些個所謂的陰謀攻擊軍科所的假冒軍人居然是燕京軍區的人。

「我們是來調查案子的有兩個軍人被借住在這裡的燕京大學一年級在校生雪紅給打殘了。

想不到遭到這伙不明身份的人的攻擊。楊處長,你來得正好趕緊拿下他們。

太囂張了,打手居然敢毆打咱們軍人,這不是反天了嗎?我丁大勝一定會送他們上軍事法庭的。」丁大勝又來勁頭了。

「這個這個」楊處長看了一臉淡定坐龍榻上的葉凡一眼,自然也曉得這龍榻上的年輕人也不是個好惹的主兒。

人家明曉得丁大勝的身份還敢動手指使打人,這種主兒是好惹的嗎?搞不好把自己給栽進去人家也不多幾個墊背的。這種事,水到底有多深,楊處長用腳趾頭也能想到。

因此,楊處長當然不想淌這趟渾水,可是現在人家報案了,不管肯定是不行。

「楊處長,難道你懷疑我丁大勝是假冒的?這話要是傳到我們鄭司令耳朵里,哼1講到這裡,丁大勝兇巴巴的瞪了楊處長一眼。按理講鄭天濤副司令員還是衛戍區的領導。

自然,人家燕京軍區出來的同志覺得會高人一等。而衛戍區在人家眼裡只是給燕京軍區打雜的部隊罷了。即便是衛戍區司令員孫力也得看看鄭天濤的臉子的。

「葉所長,我看,這事是不是一個誤會。丁大勝同志的確是燕京軍區軍務部門的同志。這些也全是他的手下,應該不是假冒的。這其中是不是有些什麼沒講清楚,所以,產生了誤會?」楊處長被逼沒辦法,只好轉臉朝葉凡講道。這貨,明擺著想和稀泥了。

「誤會,我們軍科所是防務部直接管轄的軍科所。我們這裡的每一個地方都是秘密。

丁上校明顯是想刺探我們軍科所的秘密。而且,動手還打人,搶我們最新的科研所果。

剛才接到田飛來報,說是204號最新研究圖紙已經失去半份。這是我們軍科所的最新研究成果。

對於我軍作戰以及戰鬥力的提升以及某些關鍵武器零件的更新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甚至包括核潛艇,也能……」葉凡講到這裡,擺了擺手講道,「算啦,不談這個了,再談就泄露國家機密了。不過,如果楊處長想聽解釋我也可以詳細的給你解釋一下204號圖紙的事。」

「不必解釋了,我來只是接到你們報案來處理一些小糾紛小事的。關於國家機密,我無權旁聽。

如果葉所長真的丟失了204號圖紙,那就得趕緊向上級有關部門彙報,這是國家安全有關的事了。

我看,這事已經涉及國家安全,已經不在我們衛戍區的管轄範圍了。」楊處長可是個聰明人,一聽馬上就撂腳想溜了。

「我們已經向國安部門報案了。」田飛一臉正經講道。丁勝強一聽,那臉頓時成了豬肝色。

過貨嘴裡吼道:「放屁,我們只是剛進來,又沒去什麼地方。這個姓葉的混蛋根本就是在栽臟陷害老子。」

「講話文明點,這裡是國家正規的軍科所1啪地一聲,丁大勝另一邊臉又挨了一個響亮的耳刮子。這下子甩得狠些,這貨那鼻涕眼淚一下子全冒出來了。

「葉所長,這事不歸我們管,我們先走了。」楊處長一看,脊背有些發涼,趕緊腳底板抹油想溜了。

「楊方你個狗日的孬種,老子要你好看。」丁大勝仗著在鄭副司令員面前很得寵,一時急了,居然連楊處長都給罵了。

「你才是狗日的雜種,刺探國家機密,就該抓了,槍斃了都有餘。我呸1楊處長也給氣壞了,沖著地下的丁大勝就呸了一口。

這時,幾個一身黑衣立領,一臉嚴肅的工作人員在李強的帶引下匆匆進來了。

「哪位是葉凡所長?」打頭的那個高高的中年人一臉嚴肅的問道。

「我是,你是?」葉凡掃了他一眼倒也站了起來問道。

「我是國安部反間諜偵察局情報一處處長宋定飛,對於葉所長向我們通報的關於204圖紙的問題,我們張局長很重視,特地派我來接收相關人員,主抓此案。」宋定飛一臉嚴肅的講道。

「你好宋處長,關於204號圖紙的事也是剛遺失的。剛才這幾個人在我們紅葉堡砸搶搜找,還要抓人。就由他們身上開始查起吧,這件事我已經交待給軍科所保衛科科長田飛同志,由他跟你具體講講這事。我還有事,先上樓了。」葉凡說著,指了指田飛。

一個看門的,還軍科所保衛科科長。至於204圖紙,屁的圖紙。葉老大杜撰東東還真像哪碼子事。王朝心裡直想發笑,不過,給憋住了沒敢笑出來。

要是笑出來,那還不得被葉老大拔了這身人皮。

不過,王朝也曉得這位宋處長肯定是張雄的鐵竿手下。自然不會戳破葉老大布的局了。

於是,田飛跟王朝一起,煞有架勢的向宋處長談起了剛才204圖紙被丟失一事。

「你們胡說,我們根本就不曉得有什麼圖紙?」丁大勝嘴雖說還硬著,不過,這貨心裡已經在打鼓了。

國安部的同志都下來了,這事,沒準兒,今天還真是撞槍口上了。到時,如果給葉凡這個屁所長造成既定的事實,那估計就是鄭天濤也得掂量一下是否出手了。

到時,自己一伙人真成了冤大頭,那還真得冤死了。丁大勝後悔了,此刻他是真的後悔了。

他望著葉凡上樓的背影,這貨真想撲上去生吞活剝了這個無中生有的傢伙。

不過,一個年青人早把自己給銬上了,想轉個身都難,更別說撲上去咬人了。

而且,這種事,如果葉凡真要栽髒的話,那今天不是死也是『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