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六十章國安出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六十章國安出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哥』和『盟主農場長哥』飄紅打賞,感激『↑夜→澀狼摳門哥』打賞,感激『王憬賢』『luckyw899』打賞。 明天連爆五更,為兄弟們祝賀一下。不過,各位,月票訂閱可都不能拉下,明天我們月票榜目的是前30名。兵團的兄弟們還能挺著嗎?】

「什麼?被國安的人抓了,怎樣能夠?」燕京軍區副司令員鄭天濤同志聽到這個音訊,差點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老傢伙都50歲的人了,那動作並不慢。

「相對是真的,剛才跟丁大勝一同去抓人的李東是守在門外,所以沒有直接進入堡內大廳。

後來見到幾個一身立領中山裝,表情嚴肅的女子進了紅葉堡大廳。而再不久見市公安局的蔡強帶人匆匆的先溜了。

公安局裡李東剛好有個熟人,趕緊拉一旁問了一下,才知道後來出去的那幾個人是國安部反特務局派來的。

紅葉堡的主人葉凡講是丟了什麼重要的秘密科研成果。剛好丁上校他們去搜尋過紅葉堡,這事,就這麼撂下了。」胖臉上校神色有些尷尬的講道。

「哼,跟我玩這個,他還太嫩著。」鄭天濤轉眼就明白了,冷冰冰的哼了一聲。

「難道還真是栽臟,這個葉凡,膽子也太大了。我們完全可以應用這一點反制於他。把這個小子送上軍事法庭。不就是一個地方的市委書記嗎?敢跟將軍玩鬼把戲,我呸1胖臉上校一臉憤然,講道。

「這事不這麼簡直,這小子敢如此明目張的干,難道是有什麼依仗?」鄭天濤若有所思地點上了一根煙,倒是安靜了上去。

「聽說此人去同嶺市上任前曾經在中辦呆過,還是督察室主任。另外還兼著唐主席辦公室的副主任。」上校神色變得凝重了起來,才想到剛才的話可是有些猛浪了。

俗話說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葉凡敢如此的干,那他就有敢幹的理由。人家再怎樣說奈何不了鄭天濤,但要敲打本人一個小上校還是有辦法的。

「那又怎樣樣?那也不能代表他就可以為所欲為。包庇罪犯不說,居然還栽臟陷害,這燕京還是黨的天下,並不是他葉凡支手能遮的地方。這事,相對沒完。」鄭天濤哼了一聲,手指頭在桌了上雜亂的敲擊著。

轉爾他想了想,找到了國安部一個叫張嘯雲的好友電話,拔了過去,說道:「張局長,近來還好吧。」

「還不是老樣子。」張嘯雲笑道,轉爾說道,「還是你老鄭直爽著,一揮手,底下雄兵10萬,多威風。哪像我們,整天看似無所事事,其實又忙得很。」

「我們哪,貌似威風,其實也不咋的。」鄭天濤居然嘆了口吻。

「這話怎樣說來著,老鄭,你可別埋汰我。」張嘯雲笑道。

「哪裡的話,你看看,我一個將軍,在軍隊外頭也算是有些份量的了。結果怎樣樣,派了人去抓捕打殘軍人的罪犯。最後,本人人反倒被別人給抓了。」鄭天濤說道。

「有這種事,不會吧老鄭,誰敢動你的兵,那不是找抽?」張嘯雲心裡一動,知道鄭天濤找本人一定有事兒了。這事,鄭天濤擺不平,估量,相當順手了。

「人家就動了,而且,還是你們國安的人。唉……你們國安威風啊,我們這些小軍人惹不起。」鄭天濤有些抱怨的口吻講道。

「還是國安的同志乾的,到底怎樣回事,老鄭,你快給講講。」張嘯雲果真有些吃驚了,趕緊催問道。

「前幾天燕大發生了一件事……」鄭天濤把事有選擇的講了一下,轉爾說道,「這事你這個駐國安的老紀檢可得管了。」<這紀檢對於哪個幹部都具有相當大的震懾力度。

國安的工作人員披著奧秘面紗走出去能唬住別的部門的同志,卻是唬不住外部的紀檢副書記張嘯雲,倒是相反,都有些怵他的。

「那個葉凡的底子你調查清楚沒有?」張嘯雲先並沒有答應上去,即使是老冤家講的事,他也得先掂量一下得失。

沒辦法,做什麼都得思索這方面。不然,冒然出手,踢中『鐵板』的事也時有發生。

「在去同嶺前擔任過中辦督查室主任。」鄭天濤哼聲道。

「噢……」張嘯雲應該了一聲,說是有電話出去叫鄭天濤稍等一下他再打過去。

其實,鄭天濤知道,自已這個老冤家是去查葉凡的底細了。對於國安部門來講,普通的幹部他們都是有底的。電腦打開輸入密碼一查就知道了。

不久,張嘯雲來了電話,講道:「這事我剛問過反特務局的宋定飛了。的確是有這麼回事,說是紅葉堡的葉凡所長向國安報的案。他們只是執行公事。到如今,丁大勝等一干人曾經帶回部里審問室正在承受調查。當然,調查詳細的狀況這個我不便問。這個,你知道,我們有紀律的。」

「這個我知道,你們有紀律,我不難為你了。不過,老張,這事,明擺著是葉凡在栽臟陷害丁大勝一行人。

這麼明眼的東西你們難道瞧不出來。還審,審個屁!更何況,軍人方面應該由軍隊外部出手調查處理。你們插手,是不是撈過界了一點?」鄭天濤忍不住爆粗話了。

他知道,張嘯雲肯透顯露如此多的信息,闡明他查過葉凡的底細了。知道葉凡沒什麼背景,是可以敲打的角色。

閱歷過前段工夫后,a組把葉凡的身份等重新整理了一下。外人能查到的就是葉凡普通的身份。

一個苦哈哈出身的工薪之家,在政府官場苦苦掙扎著往上爬的普通黨員幹部。

而關於葉凡在a組的一切以及在軍隊方面不能泄露的材料全保存在a組中。估量只要龔開河同志有權查詢了。

張嘯雲雖說在國安外部還有些相當的份量,但是,還是無權查到這種絕密材料的。自然一查,張嘯雲放心了。

所以,決議出手相助老冤家一把。不然,在利益面前,什麼冤家都不牢靠。

要幫你行,首先得看看這事對我的影響再權衡。不能夠冒著損己而去相助於冤家。

「老鄭,這個,葉凡栽髒的能夠有八成。不過,關鍵是如今我們缺乏證據。沒有證據一切都是空談。要把丁大勝等人撈出來,就得找出強有力的證據證明葉凡在說謊。而且,憑此我們還能反戈一擊。讓這傢伙吃不了兜著走一回。」張嘯雲聲響漸突變得有些陰冷。

「不是八成,是十成,相對是栽臟。不過,要拿證據可是有些難度了。

當時丁大勝一行人的確去人家房子搜找過。這個,還不是憑葉凡一張嘴,他說東就是東他講西就是西。

麻木的,這小子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連我的人都敢抓。難道他就不怕被部隊的兵蛋子們糾斷了那顆小腦袋瓜。」鄭天濤罵道。

「老鄭,你沒覺得奇異嗎?彷彿反特務局的宋處長也太反常了。不過,這種事,全在人家嘴裡。這樣,我先打聽一下,看看能不能撈出一點有用的信息來。」張嘯雲說道,賣了個面子給鄭天濤。

「嗯,打聽一下也好。藉此也可以試探一下宋定飛的態度。我也覺得這傢伙來得太快了吧。

這邊丁大勝他們剛搜尋完不久他們就出現了。國安部什麼時分辦事效率這麼高了?

一接到報案就出如今了現常我疑心,是不是宋定飛跟葉凡有什麼關係。

然後他們配合在一同成心搞丁大勝。實踐上這事是在針對我。假設宋定飛能提供一點協助,那闡明這事跟他沒關係。假設模糊其詞的,那就相當可疑了。」鄭天濤哼聲道。

擱下電話后喝了口茶,張嘯雲又拔通了宋處長電話,問道:「宋處長,你們把人家燕京軍區的人給抓了,總得給人家一個說法。

剛才燕京軍區的鄭天濤副司令員曾經打來了電話問詢此事。雖說我們國安部門跟軍隊並不是同一個部門。

但是,軍隊保家衛國,我們為了國度安全而工作,異曲同工都是為國嘛!這事,你還是儘快處理掉,不要惹出一些不必要的費事來。」

「張書記,我們正加班加點的調查審問。一旦調查清楚后我們會及時做出處理的。假設沒事,我們會立刻放人。」宋定飛口吻很嚴肅。不過,張嘯雲知道這傢伙在跟本人捉迷藏,根本就沒有透顯履信息。

張嘯雲不由得有些惱火了,冷冷的哼道:「宋處長,我們國安部門可不能把有些國度機關那種拖沓之風帶出去。

國度安全無大事,要及時的查清算想。絕不能冤枉了一個壞人。丁大勝他們是燕京軍區的人,觸及到軍隊幹部。

這事,你得慎重點。京機重地,軍人是護國的屏障,你得分清楚了。」

「我分得很清楚,一是一二就是二。而且,我也很慎重,這事,我就是不放心,怕冤枉了壞人,所以,這事我親身在操刀掌管審理。這個,觸及軍隊,我們也不敢馬虎。

說假話,我也是麻著膽子扣了他們。這個也沒辦法是不是?假設不扣下他們,到時葉所長人家把這事往防務部指導處一捅,我們國安部的同志都得挨批。

我們是幹什麼的,就是管這類事的,不管不行。要是真由於什麼秘密丟失,那可是要掉腦袋的大事。

這個責任我宋定飛擔不起。而且,這事,張局長在時辰關注著,要求我每隔半個小時要向他詳細彙報一下審理狀況。」宋定飛稍稍和泄漏了一點信息,張嘯雲一聽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