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六十一章三少將還扛不了一少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六十一章三少將還扛不了一少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敢情這事是人家反間諜局的張雄局長在搗鬼了,而宋定飛只是一『前鋒打手』罷了。

今天要擺平這事,就得先擺平了張雄這位同志才行。不然,宋定飛給他十個腦袋也不敢背著張雄這個頂頭上司放人的。

張嘯雲頭有些大了,張雄這個人從來強勢,會不會賣自己面子,那就難講了。不過,這事既然老朋友拜託的事,不出手絕對是不行。

第二天早上9點左右,宋定飛等人正在繼續審理時。部紀檢監察一處處長楊林同志帶著幾個紀檢人員匆匆趕到。

指名道姓的把宋定飛的兩個得力手下陳松,崔才生給帶走了。給的理由說是有人舉報兩人什麼什麼要調查云云。

楊林等人一走,宋定飛進了張雄的辦公室。

「他們明擺著找事欺負人嘛?肯定是昨天紅葉堡軍科所的事。變著法門來整人了,麻痹的,張嘯雲那個老東西乾的好事。」宋定飛一臉憤怒。

「欺負什麼人,清者自清,濁者就濁。不要管別人,你們接著繼續審理,要把丁勝強等人到紅葉堡的事查清楚。辦成鐵案,而且,要一查到底。丁勝強等人到紅葉堡軍科所亂來是誰主使的。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一查到底。」張雄把手中的鋼筆往桌上一扔,聲音很冷很冰。

「張局,這事,還真要磕下去?這個,往上。不是鄭天濤了嗎,這個可是有些不妥當?」宋定飛有些猶豫。

「定飛,如果你辦不好,我是不是要換個同志來辦了。紅葉堡軍科所不是一個普通的軍科所。

是防務部下屬。由軍委委員、軍委顧問兼防務部副部長的龔開河同志親自牽頭搞的。而且是龔將軍親自領導負責的。

某些同志亂來,我相信龔將軍是不會置之不理的。」張雄站了起來,親親的拍了拍宋定飛的肩膀。

「張局,我並不是怕事。我是擔心你,既然張局決定了,我堅決完成任務。」宋定飛一個立正,轉身大步而去。

「鐵部,想不到鄭天濤居然搬出了張嘯雲來。」張雄打了電話給鐵占雄。

「呵呵。紀委有紀檢的手段,你頂不住啦?」鐵占雄笑著說道。

「有啥頂不住的,葉凡是咱們圈子的頭。咱們這些當下屬的就是全部陣亡也得頂到最後。

我曉得,張嘯雲在變著法門警告我。要求我把丁大勝等人放了。不過。既然他們敢直接對我的手下下手,那我也不客氣了。

乾脆要捅就捅到天上去,鄭天濤又怎麼樣?一個少將就能把天捅破了,我張雄也是少將。

你老鐵也是曾經的少將,葉大帥更不用講了。我軍最年輕的少將。咱們三少將還打不敗一個少將,那咱們真成孬種了。」張雄豪氣大生。

「哈哈哈……」鐵占雄爽朗的大笑開了,說道,「知道這樣了還擔心什麼。鄭天濤又怎麼樣,我相信。最終的結果是他必須低頭。

葉凡再不濟還有個喬家大院。而且,你忘了。張嘯雲不過是中紀委駐國安部的紀檢幹部罷了。

紀檢最大的頭在費家。張嘯雲又算得了什麼東西。他如果真曉得了葉凡跟費家的關係的話,估計,這老傢伙那腿肚子都會抽搐的。還強出頭,出個屁頭。

更何況,雪紅的情況你不是不清楚。拋開別的不講,就是雪家也不是好惹的主兒。

鄭天濤鄭家這次攤上了雪紅這個刁蠻女,那是活該他們要倒霉。而且,雪紅這丫頭雖說狠是狠了些,但從其自身來講並沒有做錯什麼?

人家都拿著硫酸鐵棍要毀了她殘了她了,她還不反抗,那不是自尋死路了。

從法律層面來講,葉凡正乾的事是正義抵抗不正當的事。鄭家兄弟倆利用手中的權力不但開除了雪紅,還妄想把雪紅滅在大牢。這邪,絕不可能勝正的。」

「雪紅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們運氣太背,居然攤上了葉凡。這世上,跟誰作對不好,幹嘛要跟葉老大過不去。

鐵部,你看到沒有,那傢伙什麼時候倒霉過。即便是有時時運不大好暫時倒霉一下,但最終的結果總是正義戰勝『歪斜』。

更何況,葉凡憑著他的人格魅力深得喬橫山,趙括,龔開河、李嘯峰等軍隊高級將領們的喜歡和欣賞。

在這些軍界巨頭面前,昔年的顧天龍這樣的大帥級人物不是照樣被葉老大給『扁了』。

一個鄭家兄弟又算得了什麼?我倒是蠻期待的,不曉得這次鄭家兄弟會被葉老大整成什麼?」張雄講到最後居然笑了起來。

「他們糾由自取的。」鐵占雄冷冷的哼道。

「那當然,葉老大現在已經成長起來了。就是憑他自身的力量也是可怕的。咱們這個圈子,也不是軟環了。」張雄說道。

「呵呵呵,那當然,圈子的力量是無窮的。而且,輻射反照出去的能量更大。」鐵占雄爽朗的笑了,老鐵很開心埃

同一時間,葉老大在王朝陪同下匆匆進了燕大校園,直奔陳白候校長辦公室而去。

不過,在辦公室外間卻是遭到了陳白候的秘書蔡陽的阻攔。說是陳校長沒空云云,就是不見葉凡這個所謂的雪紅同學的『家長』了。

「你嗎的滾一邊去。」王朝火氣很重,隨手一擱就把眼鏡秘書蔡陽給擱到了牆壁上。

葉凡叩門后不管裡頭有沒答應就旋門而進。因為,內門辦公室的門倒是沒有鎖。

蔡陽一看,臉色頓變,想溜出去找保衛處的同志來。不過,被王朝虎視眈眈著按在了茶几旁的椅子上,根本就沒給他機會。

「放心,葉書記今天是家長,到裡面只是找陳校長談雪紅同學的事,絕對不會發生什麼打人揍人的事。而且,葉書記是文人,打人的事交給我,他從不會動手滴。」王朝冷冷的朝蔡陽哼聲道。

「有事也得經過陳校長同意才行,怎麼能這樣霸王硬進。你們這是非常不禮貌的,太粗魯了,快叫他出來。不然,我要報警了。」蔡陽一聽是最近炒得火熱的雪紅同學打人的事,而且葉凡還是雪紅的家長。

估計是雪紅同學的哥哥之流罷。所以,蔡秘書那嘴臉一變,又神氣了起來。

你一個學生家長來校找校長有什麼牛逼的。更何況葉凡如此的年輕,估計級別職位也高不到啥地方去。

所以,蔡秘書不經意間又恢復到了往年那種見到學生家長的優越一等的狀況。

「報警,對不起,你可以直接跟我講。」王朝一臉冷酷的朝著蔡秘書笑了笑。

「這位同志,我不跟你開玩笑。」蔡秘書臉一沉就掏出了手機。

不過,手機被一隻大手奪過了。王朝隨手把蔡秘書的手機給扔在了茶几上,拿眼看了他一眼,嘴裡哼道:「你看我有跟你開玩笑嗎?這是我的證件,公安部刑偵局副局長王朝。我有資格受理你的報案嗎?」

「你……」蔡秘書一下子被噎住了,拿眼看了看陳候白校長的內間辦公室,這貨臉色一下子有些難堪。

「放心,進去的同志叫葉凡,是晉嶺省同嶺市市委書記。也是雪紅同學的監護人。咱們都不算是粗人是不是?都是政府官員嘛,不會動粗的。當然,前提是你們不動粗。」王朝戲耍樣微笑著說道。

「你怎麼就進來了,蔡秘書沒跟你講嗎?未經我允許是不準進來的。」陳候白抬頭一看,發現是個臉色冷峻的陌生年青人,不由得有些惱火的講道。

「呵呵,我是雪紅同學的監護人葉凡。剛才我磕過門了,陳校長你可是應了一聲。」葉凡一臉微笑,自個兒挪過椅子一屁股就坐在了陳候白的對面。

看這架勢,好像有對峙的形勢。陳候白那臉微微的一沉,說道:「雪紅打人殘人,已經被學校開除了。我說過,這事沒得商量,你不必再來找我們了。

而且,雪紅原先分數考得也很低。學校也是考慮到她有特殊的能力才破格錄取的。

想不到她到校后不思進取,居然干出這種事來。造成了極端惡劣的影響,給學校聲譽帶來了無形的巨大損失。

對雪紅的處理是經過校黨委會批准的。而且,校黨委也是考慮到雪紅是從農村來的,能進入大學讀書不容易。所以,只是開除了她,並沒有處以經濟手段。

所以,希望你能認清現實,自已回去好好的勸導一下雪紅,今後別再這樣幹了。

至於說雪紅將受到的法律層面的處理,這個跟我們學校沒有任何關係了。這事已經移交給了市公安局刑偵局。」

「陳校長,像你這樣講來,我是不是還得感謝你們照顧著雪紅同學了?」葉凡看了頭髮半白的陳候白一眼,語含譏諷,哼道。

「感謝不感謝那是你們的事,我們校黨委也是儘力了。為了挽救一個學生,我們校黨委從來都是公平處理的。

雪紅同學在體育能力方面某些項目很強,但是,發生了這種事,學校也非常遺憾。

不處理能行嗎?小夥子,如果你坐在今天我這個位置上。換位思考一下,你會怎麼樣處理。

有些事,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所以,這事,你們不要再假纏了。走吧,走吧1陳候白擺了擺手,像趕蒼蠅一般。只是臉上還沒顯出厭惡神情罷了,估計肚皮里早顯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