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捅上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捅上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老傢伙無非是在找塊遮羞布,拿市公安局說事罷了。真正的幕後推手應該是鄭青的老子鄭上明這個教育部的常務副部長。

葉老大見好就收兵回家了。

不過,葉老大等了一天到元月三號陳候白那邊居然還沒有動靜。於是打了電話給武光中,得到的答覆是校黨委會的意見不一。

最後給葉老**得沒法子,武光中隱晦的說是學校兩個體育場館以及綜合大樓正在重新規劃建設。

葉老大一聽就明白了,估計是鄭上明拿這事卡了燕大的脖子。陳候白沒法子,只好把雪紅的事先擱一邊拖著了。

「張雄,查,查到鄭天濤身上去。」葉老大生氣了,指示張雄講道。

「丁大勝是鄭天濤指示來的,這事只要一查就能牽扯出他來。既然是他指示到你們軍科所的。

到時,我們完全可以出面問詢這事了。不過,因為牽扯到軍隊方面,我們部里估計會相當的慎重。

還得向主管我這一塊的杜月朋副部長彙報。只有他批准才能向燕京軍區提出交涉。

不然,就憑我,資格還是太淺,根本就搬不動鄭天濤。」張雄倒出了實情。

「那行,你先彙報一下,看看杜副部長怎麼說了再商量。」葉凡講道,這貨眉頭眉頭皺得老高的。

想不到事越扯越大,範圍。涉及的官員層次級別越來越高了。這簡直就是一張無形的人際之網。人們常說的拔出蘿蔔帶著泥就是這個現象。

「還有一點,紀檢那邊的張嘯雲也加快了動作。時不時會把我們這邊的人叫過去問話。

擺明了是要整我們,攪局罷了。這老傢伙,很是討厭。不過。我暫時也是沒辦法。

我是搞反間諜的,總不能把張嘯雲當間諜給抓了。(最穩定,」張雄也有些無奈,一個廳級幹部,在京城這個地盤上,的確顯得權力小了點。而且,在部門內部,紀檢組具有相當權威的。

「張嘯雲的領導是誰?」葉凡問道。

「直接領導是部委副書記、紀檢書記陸大遠。」張雄講道。

「陸大遠此人咱們都不熟悉,根本就無法說動他彈壓張嘯雲是不是?」葉凡問道。

「嗯。陸大遠在部里是二號人物,一向強硬。說句實話,我都有些怵這老傢伙。一向臉都黑著,像個鐵麵包公。他最討厭部里各個部門之間互相扯皮設陷了。如果因此事去找他。估計還得吃板子。這條道咱們都走不通。」張雄有些苦澀的講道。

「張嘯雲不是國家紀委駐國安部紀檢室的副主任嗎?按理講國家紀委應該對他有威懾力是不是?」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那當然,我倒是把這個忘了。乾脆你去費家走一趟,由那邊給張嘯雲施壓。相信費家的威懾力會讓他嚇得住手的。我也好騰出手來全力對付鄭天濤的事。」張雄講道。

「好,張嘯雲我來搞定。」葉凡說道。轉爾說道,「不過,陳候白那邊估計暫時是走不通了,鄭上明在硬頂著。聽說燕大最近上馬一些項目被鄭上明壓在了教育部。估計有幾個億。看在錢的份頭上陳候白只能暫時擱置雪紅復學的事了。」

「乾脆轉學算啦。嗎的,幹嘛要一顆樹弔死在燕大上頭。」張雄哼道。

「轉學。往哪轉?」葉凡不由得一愕,頓時茅塞頓開。

「跟燕大齊名的咱們國家還有一所大學——華清大學。兩所大學一向以來都在暗中較勁。都講自己是國內第一大學。

不過,一直以來都沒有個正式的定論。兩所大學在國際上的排名也是時有變化,有時華清大學排在燕大前面,有時又被燕大反超。(最穩定,

反正,幾十年下來,兩所大學都沒停止過較量。既然雪紅體育能力如此之強,沒準兒華清的校領導班子會喜歡他。」張雄講道。

「也有道理,不過,雪紅現在出了這檔子事。華清的校班子敢不敢接收她也是個問題。

更重要的一點就是,華清能頂得住鄭上明這個常務副部長的壓力嗎?

我想,教育部作為全國所有學校的最高領導部門,對所有的學校都有著具大的威懾力。

除非你今後不想得到教育部支持了才敢翻臉。」葉凡提出了質疑。

「不一定,我也是偶然一個機會下聽說的。聽說華清大學的校長譚起道也是教育部部委員會委員之一,他跟教育部黨委副書記潘伯民走得較近。

潘伯民跟鄭上明同為教育部黨委副書記之一,兩人根本就尿不到一個壺裡。

而且,在部委會上,兩人時有點小摩擦。如果你去走一趟,沒準兒人家就要爭這口氣。

再說了,雪紅也有著傑出來表現。乾脆叫她把全部實力亮出來,奪個世界田徑錦標賽的冠軍回來,那還不樂壞了譚起道。」張雄笑道。

「也是啊,兩所大學暗中較勁,這體育成績也是成績之一吧。」葉凡也笑了起來,感覺到了峰迴路轉的契機。

「死馬當活馬治吧,走一遭就算是白跑也總比沒跑的好。」張雄說道。擱下電話後葉老大開車到了市公安局,找吳局長開好了相關證明,爾後直奔華清大學而去。

到門口葉老大亮出了公安部警務督查室副督察長身份,順利的就進去了。而且,很順利的就找到了譚起道的辦公室。

譚起道的秘書董兵檢查過葉凡的證件后不敢怠慢,畢竟,公安部副督察長親自來,肯定有大事要找校長。所以,進去通報后譚校長馬上也從辦公室出來了。

雙方寒暄過後進了譚起道的辦公室,葉凡發現譚起道很有官威。而且,在官勢之中又夾雜著淡淡的學者味兒。

「葉督察長找我有什麼事,好像最近校內並沒有發生跟警務有關的事吧?」譚起道喝了口茶,看著葉凡。

「燕大大一新生雪紅同學被開除的事想必譚校長也聽說過吧?」葉凡直接講道。

「聽說過。」譚校長倒也微微點了點頭,表情平靜。

「雪紅可是一個很優秀的學生,她的三級跳遠以及跳遠兩個項目的成績完全可以拿到世界田徑錦標賽冠軍。對於這樣的人才,譚校長難道就願意看著她被埋沒嗎?」葉凡問道。

「呵呵,是很優秀。不過,她干出的事已經構成犯罪。即便是我們想收錄進學校也無能為力。」譚起道看了看葉凡,一臉儒雅的笑了笑。

「呵呵,那是誤傳。」葉凡笑道。

「誤傳,不會吧,最近雪紅致人傷殘的事可是傳得沸沸揚揚。燕京市公安局已經介入調查了。聽說連外國學生都給打成了重傷,這事已經引起了外國相關部門的關注。」譚起道似乎明白了葉凡來的目的,所以,表現很淡定從容。

「呵呵,這是市公安局的吳正風局長親自開具的證明。證明此事還在調查之中。

而且,據事調查到一半的情況是,雪紅不但不是致人傷殘的罪犯,而是一個正當防衛的學生。

在這件事上,公安部刑偵局的王朝副局長也開具了有效的證明。當初這件事發生后,王局長就介入了調查之中。

公安部那邊倒是先調查出結果了。這是相關材料,譚校長請看看。」葉凡很客氣的把一個文件袋子輕輕的擱在了譚校長面前。

譚起道聽了一愣之後,接過材料后細細的翻閱了起來。良久才擱下了材料。

問道:「葉督察長到底想做什麼?還請明示?」

「我是雪紅的監護人,想把雪紅轉到你們華清大學繼續深造。而且,以雪紅的體育能力,也能為華清大學爭光彩是不是?」葉凡直接的講道。

「從這兩份材料看來,雪紅同學的確是被冤枉的。不過,這事公安部門還沒完全處理下來,還有等調查跟處理結果。

當然,至少一點可以證明,先前燕大對雪紅的處理有些不妥當。在事還沒完全搞清楚之時就開除一名如此優秀的學生,的確有些欠妥了。

不過,因為雪紅的事涉及外國學生被打成重傷,有關的法律層面還得跟國際法接軌才行。

所以,光是咱們國家的處理結果還不夠,還得通報給韓國相關的部門。

國內方面我倒是沒有什麼看法,就是韓國方面,如果葉督察長能擺平這事,我們華清大學願意接收雪紅同學入校學習。

並且,燕大能給雪紅同學的一切待遇我們華清大學一樣的給。」譚起道態度很明朗的表示同意接收,前提是擺平韓國朴家的事。

「這是唯一的條件嗎?」葉凡緊逼著問道。

「當然,前提有兩個。一個是公安部門調查出真相,雪紅同學的確沒什麼事。二來就是韓國朴家的反應。國內方面既然公安部已經有一定的定論了,而市公安局那邊也已經找到相關證明,我相信公安部門的處理結果。」譚起道說道。

「那行,韓國朴家我們去擺平。不過,我很慎重的再次問一下。受傷者鄭青可是教育部常委副部長鄭上明的兒子。

燕大這次做出不妥當的舉動,肯定跟鄭上明有一定的關係。我想事先提醒一下譚校長,華清領導層能否頂得住鄭部長的壓力收下雪紅。

如果頂不住我去擺平韓國朴家那不是瞎子點燈白費蠟。」葉凡乾脆挑明了這事,免得出現陳候白那種到後頭又故意的推諉事件發生。而且,葉老大這樣講,當然也有『激將』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