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六十四章你在激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六十四章你在激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在激我?」譚起道居然微微的笑了笑,盯著葉凡。(最穩定,

「我相信譚校長的鎮定力,不會為外物所刺激的。」葉凡也是微笑著講道。

「只要擺平韓國朴家,雪紅在公安部門澄清沒事的情況下,我譚起道就破格收下這個學生。」譚起道居然隱隱的迸發出了一種豪傑才有的霸氣,倒是令得葉老大感覺有些新奇和怪異。

儒士也豪傑……

下一個就輪到國安的張嘯雲了,葉老大在嘴裡念叨了一句。

張嘯雲既然是國家紀委派駐國安部紀檢室的,那他應該還屬於國家紀委的編製。

應該屬於一種雙重被領導的關係,重點的領導應該是在國家紀委一塊,而國安部的領導對他來講就是一種業務上的較散的指導性的領導,起不了決定性的作用。

國家紀檢委派駐國家機關各部門的紀檢組長都是副部級幹部,一般主要領導國家紀委派駐各國家機關的紀檢監察室的工作。

國家各個部委的紀檢組長和監察室主要負責監察派駐部委的紀律監督檢查工作,部門有人貪污受賄或違反紀律。

派駐的監察室可以按照規定進行監督檢查,提出處理建議,報國家紀委。

部門有人違紀,他們不受到其中的牽連。因為,他們是相對獨立的。而張嘯雲只是派駐的紀檢副組長,所以是正廳級幹部。

而國家紀委派駐國安部的紀檢組長陸大遠有些特別。不但是國家紀委的幹部,同時也是國安部黨組副書記、紀檢書記。所以,陸大遠就有了雙重身份。

要搞定陸大遠有些困難,人家畢竟是副部級幹部。要擺平他至少得找到國家紀委正部級幹部給他遞個話。

這種幹部在國家紀委內部雖說也不少。但是,葉老大基本上是雙眼一抹黑,誰也不認識。估計就是搬出費一度這個費家大少去,也未必能說動這種大佬。

但是,如果要搞定張嘯雲就容易得多。只要去國家紀委找到一個有些份量的副部級幹部出來跟敲打一下張嘯雲估計就行了。這一點費一度應該能辦到。

於是,這貨馬不停蹄打了電話給費一度,笑道:「一度,最近小日子過得不錯吧?」

「馬馬虎虎。馬馬虎虎了。不如大哥逍遙礙…」費一度的口氣相當的輕鬆。

「師伯恢復得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效果不錯,大伯講大哥你給的雷陰九龍丸對他功力的恢復很重要。本來大伯的傷勢是一種閉氣式的,在外界刺激下突然打開被封閉,還在萎縮的經絡。所以,大哥如果還有的話能多弄幾顆就好了。你給的大伯已經用完了。」費一度講道。

「我這裡也的確是沒有了,暫時還找不到藥材找那位前輩配製。不過,你給師伯講一聲,我會想辦法搞到藥材的。」葉凡說道。心說有空時真得去段海天的哥哥那邊一行了。聽說那邊有可能有這種刺激性的高濃縮性的藥材。

「唉,只能等了。你需要的這種藥材要求太高。就是我也極少聽說這種東西。不過,我相信全世界應該有,只不過咱們無法知曉罷了。」費一度嘆了口氣。

「那當然。那種藥材都是有市無價的。人家即便是有也是當寶貝一樣藏著的,屬於非賣品。不過。一度,師伯還需要幾顆就能全面恢復到九段鼎顛時期?」葉凡問道。對這事倒是上心了起來。因為,費青山對自己有著太重的恩情了。葉老大覺得不為他幹些什麼良心難安。

「估計還得五六顆左右吧,而且,如果有高品質的這種藥丸,對於大伯恢復功力后衝擊十段位超級境界也是相當有效果的。

當然,大伯也講過了,這種藥丸的確神秘,不可能大批量生產。所以,暫時他只是希望能得到恢復全部功力的藥丸就是了。

至於說突破方面,暫時還不敢有什麼奢望。也許,大伯一直在苦苦尋求著一種契機。

唉,突破這個東西,也許是老天註定的。有人一輩子就倒在這個堪上。希望大伯會堅持著挺下去,因為,他的毅力一向堅挺。。」費一度有些擔心和憂心。

「不講這個了,有件事需要你出面一下。」葉凡講道。

「大哥講來就最,咱們倆還客氣什麼?」費一度很自然的講道。於是,葉凡把雪紅的事講了一遍。

「嗎的,鄭天濤兄弟倆也太欺負他。明明自家兒子做得不對,還欺負一個女子。太**份了,大哥,這事,我幫定了。」費一度一聽就破罵開了。

「怎麼幫,你會支會誰?」葉凡有些好奇。

「呵呵,山人自有妙計,包讓張嘯雲馬上就停止折騰。」費一度估計在那邊神秘一笑了。葉老大也就沒再問,這個,每個人都有秘密,何必刨根問底?

果然,費一度的速度還真不慢。

僅僅兩個小時過後,張雄來了電話。說是張嘯雲不再折騰反間諜局的同志們了。而且,張嘯雲還隱晦的表示,以前判斷有些失誤了一些什麼的。

張嘯雲熄火,張雄這邊人馬到齊。馬上就展開了全方位的攻擊,對於丁大勝的審理進入了一個突破階段。

其實,丁大勝真沒搜到什麼204號圖紙。不過,有些事,人家講你拿了就拿了。

其實,這叫以毒攻毒罷了。葉老大有時也有些無奈,找不到正常途徑解決雪紅這個問題了只好走非常規路子了。

再說,鄭家兄弟的出手也是非常規的手段。倒是非對非,誰也不是什麼好人了。

葉老大甚至懷疑,這個『好人』的評判標準是不是要改了。

「老鄭,你要有心理準備,唉……」張嘯雲還是忍不住給老朋友鄭天濤去了個電話,那聲嘆息聲傳得老遠,一直在鄭天濤副司令員的耳鼓裡徘徊著了。

「是不是有人給你打了招呼?」鄭天濤可並不笨,馬上想到了這個。

「唉……」張嘯雲嘆了口氣沒答,轉爾說道,「這個,以後你別再找我了。丁大勝的事,你自己還是從軍方一塊出手。可以向國安部門正式提出交涉。在涉及軍方一塊的事上,相信國安部門的相關領導也會慎重考慮的。畢竟,牽扯著軍方就是大事。而且,你們軍隊內部可以調查的。相信國安方面也不願意插手惹這麻煩事。」

「難為你了老張,算啦,我自己想辦法吧。」鄭天濤陰沉著臉掛了電話,一時心裡是怒火濤天。

「他娘的,都什麼事?」鄭天濤一巴掌狠啪在桌子上,茶杯都跳將了起來。鄭副司令中的掌力還不小嘛!

張嘯雲雖說沒透露出一點信息,但鄭天濤隱隱的感覺到了對手的強勁。能讓張嘯雲熄火的人,能量還會小嗎?

至少也得是國家紀委副部級方面相當有份量的領導出手才行。再不就是國安部門排名前三甲的幾位領導也有這個實力。

畢竟,張嘯雲是雙重被領導的。國安部的領導對他來講有些雞肋,但是,人家還是領導嘛。沒辦法決定你的命運,但是,敲打你還是有這個權力的。

到底是哪一塊出的手,張嘯雲沒明顯。鄭天濤只能動腦子去琢磨了。

「聽說你回京幾天了,怎麼都沒來個電話,是不是把兄弟我給忘光光了?」藍存鈞問道。

「這幾天很忙,忙得屁股不掂地,連酒都沒時間喝了。要不這樣,晚上把老鐵,仁磅那些貨叫出來,破天不曉得有沒空,咱們哥幾天好好聚一聚。地點你來定,單你來埋了。」葉凡笑道。

「中1藍存鈞口氣中透著喜悅。

張雄辦好一切后拿了相關材料直奔分管領導,也就是國安部部委委員、副部長杜月朋辦公室而去。

杜月朋快到點退休了,雖說一生操勞讓他的頭髮早就半謝頂了,不過,他的精神頭還是十足的。

並沒有因為半謝頂而有絲毫的老態出現。對於他精力的旺盛,就是他的得力幹將張雄也有些在心裡嘀咕著。

老傢伙不曉得吃了什麼,居然越活越旺了。寶刀未老用在他身上倒是真貼切了。

「坐坐小張。」杜月朋這個領導還是相當欣賞張雄的能力的,所以,見張雄來,他還是相當熱情的。

「領導,這次的事涉及到燕京軍區。您看看,這是我們剛調查到的相關材料。」張雄也就沒矯情了,直接把材料拿出來輕輕的推給了杜月朋。

「涉及燕京軍區?」杜月朋那本來微笑著的臉一下子就收斂了起來,人顯得正經,還特地坐正了身子。接過材料后細細的翻看了起來。

因為,燕京軍區可是首都之地,何其重要。其中任何一件事都將引起巨大的波瀾,杜月朋這位國安巨腕也不得不重視了起來。

看過材料后,杜月朋輕輕的擱下了手中材料。好像額頭有些疼痛似的斜在椅子上還伸手指頭在額頭上揉了揉。

「是不是偏頭痛又患了?」張雄一臉關切的問題,因為老領導有這個老毛病了。

平時私底下兩人關係很好,而且,杜月朋有暗示。也就是他即將退休,一旦退了后這位置他會力薦張雄的。

不過,張雄資歷還淺了一些。國安部一個有份量的副部長位置對於國家來講是何其重要。以著張雄剛四十的年齡,是有些太年輕了一些。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