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誰能壓制住龔開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誰能壓制住龔開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最後胡亂按個罪名就完事了。不過,你丫的活該倒霉,會碰上葉凡這個掃把星。

「唉,這事,有些說不清了。天濤,你要明白這其中的利害關係。如果葉凡緊咬住這事不放,那國安必將處理。一旦國安方面把事坐實,那你肯定得連帶著負領導責任。國安之事無小事,這個責任,你想想,能負得起嗎?」趙括一臉嚴肅的嘆了口氣。

「他們總不能誣陷人是不是?這事明擺著太奇巧了。難道軍區都不管了任由葉凡胡來。

再說,國安是國家的國安,什麼時候成了葉凡的國安了?這事,如果葉凡真要胡攪蠻纏,我就是上訴到軍界委員會去也得干。

我就不信了,這天下總得有個說理的地方是不是?什麼時候軍方一塊如此軟蛋了。

趙司令,你可得向國安方面問詢一下。也不能由著某些同志亂來。」想不到鄭天濤好像受了刺激,一時之間言詞居然犀利了起來。

「你要冷靜點,你不是要上訴到軍界委員會嗎?那你還真是大錯特錯了。

剛才我不是跟你講過,這事,最好是到我這裡為止就是了。真捅到錢司令那裡,小事也變成了大事。

咱們現在要乾的就是息事寧人,最好要能商量一下妥善解決掉就是了。你還要上訴,那不是越搞越大嗎?

到時上頭查下來,葉凡緊咬住圖紙不放。」趙括口氣也嚴肅了許多,講到這裡,好像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居然皺緊了眉頭不講了。

鄭天濤一臉訝然的看著趙括。

不久,趙括伸指頭輕輕的磕了下桌子,說道:「倒是差點把大事給忘了。」

「大事?」鄭天濤重複了一句后等著趙括解惑了。

「剛才你一提到軍界委員會,我才想起來。那個紅葉堡軍科所不是直屬防務部。好像是誰直接管著軍科所的,你查了沒有?」趙括問道,一邊伸指頭在桌上有節奏的『叩叩』著。

鄭天濤本來就煩透了,這下子給趙括一叩,心裡更是煩燥了起來。不過。趙括是他領導,他也不敢表現出來。

鄭天濤此刻那心裡真是窩火透了。直想掄起椅子把老趙的辦公桌給砸了才解氣。不過,鄭天濤顯然不敢如此干罷了。

「我查過了,是龔開河將軍直管。」鄭天濤脫口而出,也顧不及心煩了。

「糟糕了1趙括突然失口叫一聲,那臉色居然也不怎麼好看起來了。

「怎麼?」鄭天濤心裡也是一沉,也想到了什麼。要知道,龔開河同志可是軍委顧問。軍界委員會委員。防務部副部長。真正的軍界大腕。即便是趙括在他面前也還要遜色幾籌的。要真對比的話,趙括就成了跑龍套的了。

「這事葉凡會不會捅給龔將軍?」趙括好像在自言自詞似的。

「不……不會吧……」鄭天濤果然心裡有些扒涼開了,先前倒真沒想到這一茬事上。此刻一起。真是后怕了起來。要是龔開河同志關注起這事來那這事就成了大事了。

「不會……」趙括念叨了一句,看了鄭天濤一眼,說道。「如果這事不及進處理掉,就怕葉凡不耐煩時真捅上去就麻煩了。天濤,你想想,如果真捅到龔將軍那裡,龔將軍是向著你呢還是向著葉凡?」

「這還用問,肯定是向著葉凡了。」鄭天濤想都沒想,直接回答了。

「對了嘛,龔將軍向著葉凡,你想想。他會怎麼樣處理這件事。」趙括好像一老師在提問,鄭天濤好像小學生在作答。其實是趙括在用話題引鄭天濤『上路』。

作為趙括,當然也不希望這事就此糾葛下去。這燕京軍區大部分的具體事務還是趙括在打理。

下邊出這種事如果捅到上邊,會讓人質疑趙括的領導和管理能力的。

而趙括心裡早明白,鄭家兄弟是鬥不過葉凡的。光是一個龔開河插手的話鄭天濤就必敗了。

而葉凡是a組的寵兒,龔開河雖說不能直接插手軍方跟政府一塊的事務,但是。他絕不會看到葉凡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的。

而且,更何況還有個喬家大院在。外邊還得添上一個費家莊,這更是一顆大樹。

就是趙括從自身來講也不願意看到葉凡受制於鄭家。趙寶剛跟趙括早看到了葉凡的潛力,所以,一直在交好葉凡。

有時還會伸伸手幫這小夥子一把。還不是為今後葉凡能有所成的自然會想到趙家的好跟著提點著趙家。不得不講,趙家他倆個人都很有眼界跟眼光。

鄭天濤不吭聲了。臉色黑黑的坐在哪裡,趙括曉得他心裡在兜轉著,衡量著得失,最後肯定會做出決定的。而趙括的提點也差不多到這裡了。

如果鄭家兄弟還要折騰下去,趙括也不管了。到時撞牆的是他們兄弟倆,我趙括也算是盡到了領導責任跟同事提醒的責任,問心無愧了。

「你可要拿捏住了,解鈴還需系鈴人。」趙括最後敲了鄭天濤一記,講道,「這事就這麼著吧,你回去好好想想。」

「那好吧。」鄭天濤微微點了點頭,怏怏然走出了趙括的辦公室。

晚上,鄭天濤提著兩瓶五星茅台,悄悄下了車子進了軍界委員會委員、華夏共和國防務部部長肖鐵峰的家。

算起來,鄭天濤只是靠近了肖鐵峰一系。前段時間鄭天濤還有些拿不定主意。

不過,現在,一來在提升軍銜的節骨眼上了。二來遇上了葉凡這隻攔路虎,也是鄭天濤下決心站隊的時候了。

要制服葉凡的直管領導龔開河,只有肖鐵峰有這個實力了。這個,當然是鄭天濤心裡這樣認為的。

肖鐵峰是防務部部長、軍界委員會委員。而龔開河雖說是軍委顧問、軍界委員會委員,但只兼著防務部副部長一職。所以,鄭天濤認為肖鐵峰這個正職完全可以壓住龔開河這個副職了。

可是鄭天濤沒有想透的問題就是,防務部為什麼會多出一個進入委員席位的同志。按規矩來講防務部最多進一位入委員席位的。

不過,鄭天濤估計是被龔開河那軍界委員會顧問的職務給忽悠住了。才沒有想到這方面問題上。

鄭天濤為什麼不直接去找燕京軍區一把手錢成東司令員,那是因為他認為錢成東也壓不住龔開河。因為錢成東還不是『委員』。猶如不帶常的跟帶常的相比較罷了,權力是大打折扣了。

要保住自己升銜的希望,首先就得把葉凡這隻虎給滅了。而打虎的利器就是肖鐵峰了。當然,鄭天濤也不是沒考慮過趙括的建議——解鈴還需系鈴人。

趙括的意思其實鄭天濤心知肚明,其實是叫自己去找葉凡和解。實際不上就是低頭認輸的意思了。

這條路,鄭天濤不是沒想過。不過,不管他怎麼斟酌,感覺向葉凡這個小毛孩子低頭都太丟鄭家的臉了。那鄭家今後還怎麼樣立足京城之地?

所以,鄭天濤思前想後,放棄了這條路而還是選擇了壓制,甚至消滅掉對手。

只要坐實了葉凡是在誣陷,那葉凡也差不多了。估計,還得上軍事法庭。

這種結果是鄭天濤願意看到的,也能顯示出鄭家的能量來。給那些有些輕視鄭家的人敲敲警鐘。

「是天濤來了,坐吧。」見兒子肖軍陪著鄭天濤進了大廳,肖鐵峰擱下了手中報紙,示意鄭天濤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肖軍泡上茶后也上樓了,當然是方便他們談事兒了。肖鐵峰並沒有叫鄭天濤到樓上的書房去談事。這說明,鄭天濤還沒獲得肖家的認可。能進肖家書房就代表著一種信任度方面的認可。

「肖軍,你也坐吧。」肖鐵峰示意兒子肖軍道,看來,他是要兒子旁聽,學一些東西了。

肖軍在軍隊任職,早一點接觸軍界上層一些人物,也有利於兒子肖軍的發展。

鄭天濤畢竟是燕京軍區副司令員,也算是剛剛觸及軍界上層的門檻。當然,只是觸及,還談不上踏進去。一旦鄭天濤軍銜提為中將,那才算是碰到了軍界高層的門檻。

「肖部長,一直想來拜見,只是最近肖部長您一直忙。天濤盼這個機會好久了。」鄭天濤一臉恭敬,講道。

「呵呵,最近是忙了些抽不出身來。」肖鐵峰笑了笑喝了口茶。

「肖部長,我是想向你彙報一下軍區的一些事。」鄭天濤說道,自然在投石問路了。

「噢,軍區的事你應該向趙括將軍彙報才對。再往上就是錢司令員了,再怎麼說也不用到我這裡來彙報是不是?」肖鐵峰臉上掛著一絲訝然,其實是在故意的逼鄭天濤再次嚴肅的承認。

其實,鄭天濤能如此講,肖鐵峰已經有些感覺了。這事本不必向肖鐵峰彙報的,而鄭天濤講要來彙報,那不是把肖鐵峰當主帥了。其實,這就是變相的一種『站隊』的**罷了。

「肖部長是防務部部長,凡是有關國家防務的事肖部長都可以指揮。天濤所在的燕京軍區也是肖部長的下屬部門嘛。天濤向肖部長彙報有關工作,天經地義了。」鄭天濤這話講得好像不著邊際,其實就是在再一次承認自己選擇『肖系』。

感謝『盟主cb』『歡喜就好666』『lx媽k47』三位大俠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