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七十章有限度的敲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章有限度的敲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防務部雖是面對國度防務全局的。 不過,其實是指揮不動燕京軍區的。兩個單位級別層次差不多。只是職能分工有所不同罷了。

而燕京軍區的大東家在軍界委員會,對防務部來講也是一樣的。軍界委員會才是軍事一塊的最高權利部門。而主席也兼著軍界委員會主席一職。

當然,防務部部長都是軍界委員會委員,而且,大多還兼職著國務委員,政務院黨委成員之一。跟下邊的各大軍區一把手相比,層次又高上一籌了。

「呵呵呵,天濤同志是個好同志,很關心國防安全嘛」肖鐵峰沉悶的笑了,肖系又添加了一名堅實的力氣,當然高興了。

當然,這次最後攤牌也是蘊量已久的事了。葉凡的事只是一個導火索,是促進鄭天濤投入肖繫懷抱的催發劑罷了。

「唉……」鄭天濤突然皺起了眉頭,肖鐵峰知道這貨接上去估量是遇上順手的事本人處理不了才求到肖家門上去了。

當然,既然鄭天濤堅決的表了態參加了肖系圈子。

肖家當然也會協助他擺平一些順手的事了。作為肖系的掌舵人,沒有實力也不能夠得到其成員的認可的。

只是,肖鐵峰經是有些獵奇,鄭天濤到底遇上什麼事了居然連他本人都處理不了。

這事一定是大事,肖鐵峰心裡還暗暗感j這事來得真他娘的及時。不然,也不知道鄭天濤什麼時分才會真正的下決計表態了。

「肖叔心裡不舒適,是不是遇上什麼事了?」見老頭子眼神看過去,背軍也極為聰明,替老頭子啟齒問事了。這個,當然是為鄭天濤引一下路子。

不然,鄭天濤不好意思直接啟齒的。能協助鄭天濤處理一件順手的事,也更能樹立肖家在鄭天濤心目中的威望性。

不過,肖軍瞬間明白了老頭子把本人留在這裡的目的了,心裡直讚賞老頭子手腕的高明。心丫的,老頭子怎樣知道鄭天濤早晨來有事?真是神了。

「口月刃那天…。」鄭天濤也趕緊是順竿子就爬了,把雪紅跟鄭青的事又搗鼓了一遍出來不過,剛講完后就聽見肖軍信口開河道:「怎樣又是他?」

鄭天濤一聽,似乎這個葉凡肖家早就看法。而看肖軍的神色,似乎還有些憤憤然。而鄭天濤趕緊用餘光去瞄肖鐵峰,鄭天濤真的有些詫異。

由於,他發現肖鐵峰彷彿神色也悄然的有些許變化。雖不細看看不出來,但鄭天濤憑感覺能感覺到肖鐵峰相對神情有些異常。這一下子在鄭天濤的心裡dng起了波濤,似乎這個葉凡同志相當有名望。

「呵呵,葉凡跟我們家還有點關係。」肖鐵峰轉爾淡淡的笑道,看了鄭天濤一眼,道,「我女兒十六妹就是他保的大媒。當然,當時他是跟龔開河將軍一同來的。」

鄭天濤一聽,心裡登時沉到底了。肖鐵峰如此的講,那豈不是講明天找錯了人走錯了門了。

「這個,我真不知道,對不起肖部長。」鄭天濤吶吶道,心裡湧起了有限的懊悔,早知道就去找錢成東了。

「呵呵,天濤,不必擱心上。其實,當初這門親事我還有些不情願。後來貼吧啟航安」女死認了王家,我們也不好捧打鴛鴦。至於葉凡,一個客罷了。」肖鐵峰自然把鄭天濤的神色盡收眼底,轉爾卻是道,又給了鄭天濤一個定心丸吃吃了。

「那這事,我還真不知道該怎樣樣去處理?」鄭天濤有央求的意思。

「唉,們這事,假設不斷折騰下去也不是個事。天濤,,想怎樣樣處理這件事?」肖鐵峰口吻中充滿了關切。彷彿在徵求意見的意恩。這讓鄭天濤極為滿足,感覺到了圈子的關心。

當然,肖鐵峰跟本人磋商並不等於能跟本人對等。而且,肖家跟葉凡應該有一些扯不清的關係。鄭天濤在心念之間也改變了一些想法。

「我看那傢伙也太牛氣了,居然搞出這麼個絲蛾子來。明擺著整人嘛,這種人就該好好敲打一下才行。不然,真以為這京城就是他的天下了?某些同志,根本就不像一個黨員,沒腦子。都正廳級幹部了居然還揮著他那破拳頭打人,這跟莽夫有什麼區別?」想不到這時肖軍又掂念上了葉老大的『惡行,來。

「肖部長,葉凡是該敲打一下了。不過,年輕人總是會犯一些錯誤的口我們也不要一棍子就打死他,必要的敲打還是應該的是不是?」鄭天濤拿出了決議。

也就是有限制的打擊葉凡,估量,鄭天濤也有些心得。由於,他m不透肖家跟葉凡的關係。

肖鐵峰貌似講得輕描淡是,假設葉凡跟肖家一點關係沒有,怎樣能夠能當得起這個大媒人?

「呵呵,這事,我會跟開河同志支會一聲。」肖鐵峰就講了一句,鄭天濤知道目的達到了,也就告辭著走了。

這貨心境還是有些dng漾的。

覺得走得路來都輕鬆得多了。置信有了肖鐵峰的承諾,葉凡還能翻起什麼風浪。

同一工夫,京城皇城根酒店。

葉凡的車子吱嘎一聲停在了皇城根外邊的停車場上,早晨來皇城根吃點心的人還真不少,那麼大的停車坪都快爆滿了。

燕京市公安局長吳正風早就站在停車坪上等著,一見葉凡冒頭,馬上大跨步上去了。

不過,吳正風局長顯然還是慢了幾步口早有幾個年青人沖了上去,開門的開門,老遠就大笑道:「葉哥,幾個月不見了,風采照舊1

「呵呵呵,藍子也不錯嘛,是不是最近蘇林兒的滋養特別的有蘊味了。」葉凡伸手悄然的在藍存鈞肩膀上拍了幾下,笑著開玩笑道。

「那當然,們沒發現,藍子這頭髮是越來越油了。這就叫幸福液懂嗎?」張強哈哈笑著,王仁磅這貨卻是在一旁作鬼臉著道,「性福好,好1

「嘿嘿,我如今才感覺到,某人jin像很慘慘的。這段工夫的性福是跟他無邊了。」藍存鈞詞含譏諷的看著王仁磅這貨。

「哼!們沒發現,磅哥我是夜友**不斷嘛。」王仁磅得意的哼道。

「**作屁,聽仁磅同志天天在停止胎教工作,哪有時分過性福生活。」狼破天噴了一口出來,王仁磅差點給噎住了,這貨狠狠的瞪了狼破天一眼,講道,「是不是皮痒痒了,要不要來幾個試試。」

「老子不喜歡找虐1狼破天擺了擺手指頭,閃一邊去了。

「葉書記,二個月不見,越發有風采了。」這時,吳正風才湊上臉來打了聲招呼。

「來來,吳局長,我給引見幾個冤家看法一下指著鐵占雄講道,「這位知道,我大哥鐵占雄部長,我就不嗦了。這位狼破天局長,中警內衛團團長,地方警衛局局長。人家稱他是大內中最大的保鏢頭子,張雄……」

隨著葉凡的引見開來,吳正風差點瞠目結舌了。心裡直嘀咕,想不到了群看上去不老的同志們個個職位都有些顯赫。吳局長瞬間有些感覺到了,心難道這就是葉凡的圈子。

吳局長一時心境大振,能進入這樣有實力的圈子,老吳同志心裡還是相當爽勁的,幾人應酬了一陣子後進了包間。

對於吳正風這個人,葉凡也調查得有一段工夫了。覺得此人還不錯,而且,有提升的潛力。所以,早晨才會帶他來。其實,就是跟大家見一下面。

不過,進到包廂后安排坐位時又給了吳正風局長一道震撼。按理講,這些人當中,鐵占雄的級別最高應該坐主位的。結果就連他都要請葉凡坐主位,倒是令得吳正風相當的震駭和莫名。

這個,完全違犯了常理,往常官員的級別職位論排位彷彿在這裡有些反其道而行了。吳正風根本就想不通。不過,在細心揣摩當時,吳正風總算是有些明白了。

假設這就是葉凡的圈子,那葉凡豈不是就是圈子的主帥,當然得坐主位了。

就連鐵占雄這個副部長都陪坐側旁,此一刻,更是堅決了老吳同志要參加夷決議。

「大哥,鄭家兄弟的事處理掉沒有?」張強一臉關切的問道。

「還在處理中,估量,還會橫生枝節的。」葉凡喝了口湯講道。

「麻木的,以著我的脾氣,乾脆把鄭青那子抓來再殘他一回。居然敢欺負天通的妹子,活不耐煩了是不是?」狼破天爆著粗話,樣子惡狠狠的。

「算啦,得饒人處且饒人吧。雖要痛打落水狗,不過,那傢伙這輩子估量不能人道了,這個,也算是報應吧。對一個男人來講,著實有些慘。」葉凡擺了擺手。

「這事,估量鄭家兄弟是不會罷休的。這種世是不可調和的了。」藍存鈞講道。

「相對不會罷休,不然,他們也不會指使們局裡的蔡強這個刑警總隊長親身出手違規操作了。

要是一個普通人家,那是一定沒有翻盤的希望了。不過,蔡強如今曾經被我復職了。

這傢伙也真沒腦子,居然沒發現葉書記是個大能人。雞蛋碰石頭的混賬事他也幹得出來。」這時,吳正風插了句話,講到這裡,他轉頭看了看葉凡,問道,「葉書記,蔡強該怎樣處理,還請您給個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