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七十一章沖著龔開河就甩臉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一章沖著龔開河就甩臉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呵呵,我相信吳局長會處理好的。」葉凡淡淡笑道,對於蔡強,他根本就沒放在眼中。

隨著級別職位的爬高,葉老大的眼光也高了起來。像蔡強這樣的正處級幹部,哪擱葉凡眼中了。

「我一定會嚴肅處理這傢伙的。」吳正風一臉正經的講道,葉老大那信任的眼神還是讓這傢伙相當的受用的。

「葉老弟,聽說燕京市政法委書記陳加和同志估計會去中央政法委。」這時,鐵占雄貌似隨口的講道,不過,葉凡余光中發現,吳正風那耳朵可是馬上就豎了起來。

「鐵哥,這個應該不會是空穴來風吧?」葉凡笑問道,替吳正風問的這句話。

「呵呵,部委會那邊已經在吹風了。

陳加和要進國家政法委,這個,當然也得經過部委那邊同意了。」鐵占雄淡淡的笑了笑,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然,你問一下中組部那邊,估計已經有初步的消息了地。」

「那這事有八成可能了。」葉凡說著,看了吳正風一眼,笑道,「吳局長對這個位置有沒興趣?」

「這個,當然呵呵·……」吳正風一激動,居然站了起來,有些吞吞吐吐。一個中年人,居然像個小姑娘似的扭捏著,看得王仁磅相想笑,狼破天直皺眉頭,認為小吳同志太娘們了。

「你丫的有興趣就有興趣,正好大夥都在,就由葉哥拿個主意去爭取一下。不管結果如何,有爭取總比沒爭取的好是不是?」狼破天終於是不耐煩的朝吳正風噴嘴了。

「吳局長,你看呢,給個准信。」葉凡淡然笑著問道。

「有興趣!葉書記,這事·我也是剛聽到了一點風聲。不過未加證實也不敢盲目亂猜。而且,這個位置盯著的人太多了。我是感覺實力不足·如果僅憑我自己,估計連一成把握都沒有。」吳正風講道,居然來了個立正,雙眼有些灼灼的盯著葉凡。

「京機之地,護首都平安。這市政法委書記何等的重要。估計,這裡頭的角逐也將達到白熱化。難度太大了,估計角逐的力度將集中在中組部以及部級領導層了。想想這些·根本就不是咱敢想象的事。」藍存鈞居然嘆了口氣·這貨,當然要提高難度。

只有這樣,如果圈子能完成,那豈不能證明葉老大的圈子的能量。讓吳正風更甘心的為圈子服務。

「有難度才有挑戰性,既然吳局長有興趣·那你就拚著命衝刺就是了。

今天剛好各位哥幾個都在,正好合計一下拿個主意下來。這事,正好老狼講的那樣,誰也不敢打保票。

但是,有爭取總比沒爭取的機率大得多。而且,如果有在坐的各位相助·我想,這把握可以從一成提高到三成。

有幾個要點,公安部那邊鐵哥可以出把力氣,中組部那邊我去講。不過,估計,國家政法委那邊還得通氣一下。這一關也相當的重要。」葉凡收斂了笑,一臉正經的跟大家講道。

「呵呵·那得看吳局長的決心大不大了。吳局長決心大,咱們哥幾個拚一把就是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大家合計一下總會想點輒子出來。要是三心兩意的就沒必要了。」鐵占雄這話可是一語雙關,在提醒吳正風,你要站隊了。而且·立場要堅定。

「謝謝各位兄弟支持我吳正風,在這裡我正式表個態。不管這事成與不成·從此後,我吳正風這腦門子上就貼著一片『樹葉,了。不管颳風還是下雨,這片葉子永遠嵌著,這就是我吳正風的標記。」吳正風那是當機立斷的下了死決心了。這貨,居然還來了個形象的比喻,把葉老大比作『樹葉,了。

「好1葉凡突然一拍桌子,講道,「哥幾個,同干一杯。咱們就撞撞,看看能不能拿下這個位置。拿得下大家高興,拿不下也是一種磨練。」

深夜了,酒散人散。葉凡剛回到紅葉堡,居然接到龔開河電話,電他馬上去總部一趟,葉凡也就開車直奔總部而去。他還以為是不是總部有什麼急事這半夜相招了。

一到龔開河辦公室外邊,龔開河的秘書田奇早站了起來,說道:「組長在裡面等著你,你直接進去就是了。」

「來來,坐下,咱們喝茶聊聊。」一見葉凡進來,龔開河伸手指著轉角處的幾把獨木椅子笑道。

怪了,老傢伙半夜急招居然是跟我聊天打屁喝茶,事太反常必有妖精了。葉老大在心裡暗自嘀咕了一句,倒也走到茶几前坐了下來。

「剛到的好貨色,今天讓你開開眼界,我老龔的茶道並不輸於劍道。」龔開河一臉親和的笑著,親自洗茶煮茶泡茶

「龔頭兒,你這茶葉反正也太多喝不完。等下我走時就順幾罐走怎麼樣?」葉凡拿眼瞄了一下櫥櫃里的幾罐茶葉,一眼就認出是專供副國級及以上同志們喝的極品西湖龍井。

以前在費家時也順走過一罐,從中辦調同嶺時田江這個主任也送給葉老大兩罐。

不過,到現在,葉老大自己沒喝到一包倒全給別人搞走了。像齊振濤就硬是敲走好大半罐子。

這傢伙不由得有些鬱悶,到現在還在肉疼,今天猛不丁的發現了龔開河同志櫥櫃里的好貨色,自然想揩油些帶走了。

「喝不完,你小子別胡說。這裡頭的可不是公家的,哪有用這種招待客人的。這是我的私貨,也是存了幾個月才省下這幾罐來。」龔開河一翻眼,趕緊說道。

「嘿嘿,龔組,不帶這麼摳門的是不是?大半夜叫我過來,總得給點什麼帶走,不然,我這可是有些那個啥了。」葉老大幹笑了一聲,眼光並沒從那幾罐茶葉上收回來。而且這傢伙一個跨步就到了櫥櫃前,自個兒就拿起來開始欣賞了。

「嗯這罐子還不錯,跟以前的有些不同,有新意,還全木雕的,高檔啊0葉老大拿著那茶葉聞了聞是愛不釋手。

龔開河嘴角抽搐了幾下,趕緊說道:「得,給你一罐。

「這裡頭好像有五六罐我拿三罐算啦。呵呵我這人還不錯吧,菩薩心腸埃」葉老大根本就是在搶,順手拿起三罐茶葉根本就沒等龔開河同志同意就給硬塞進自己的大皮包裡頭去了。

龔開河只能幹瞪眼,良久才講道,「算啦老子今後見你來先藏了,看你順什麼走,這柜子要不要,要也搬走。」

「這柜子不錯啊,純紅木的,搬進紅葉堡好像也不賴的。」葉老大那臉皮還不是一般的厚龔開河是徹底無語了,狠狠的瞪了這傢伙一眼,乾脆不講了,專心擺弄他的茶道了。

喝了二碗茶后,龔開河看了葉凡一眼,突然皺了下眉頭。

「頭兒,茶也喝了你該把任務拋出來了吧?講吧,這次是去美國還是英國抑或法國,或者小日。」葉凡淡淡的講道,他是用腳指頭想也不敢相信龔開河同志叫自己過來就是陪他喝茶聊天侃大山的。更何況還在晚上。

「唉」龔開河擺了擺手,沉吟了一陣子才講道「這話,叫我怎麼跟你開口。說句實話我有些不好意思講。」

「這世上還有你龔頭兒不好意思講的事,不會吧。」葉凡一臉不置可否樣子,龔開河可是恨得牙痒痒的,無奈的講道,「算啦,總得跟你攤牌。是這樣的,剛才跟老肖喝了點小酒。談起了燕京軍區丁大勝的事。說是如果沒什麼大事就沒必要一直把人給扣祝擔誤了軍區的工作不講,而且,影響也不怎麼好。」

葉凡一愣,那眉毛差點豎了起來,冷冷哼道:「肖鐵峰來當說客了是不是?看來,鄭天濤的能量不校」

「唉,小葉,有些事過去就算啦。沒必要一直折騰下去,這樣大子搞得大家都累。」龔開河又嘆了口氣,肖鐵峰親自出面請自己喝小酒了,這個面子總得給。

再說,一直扣著人不放人家軍方的人也有意見。至於說葉老大搞的小九九,人家兩個大腕當然是心知肚明了。

「那他們放過雪紅了嗎?也太囂張了,派兵到紅葉堡來強搜不說還要強抓,這世上,總得有個說理的地兒去是不是?

而且,鄭天濤兄弟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去自省自己兒子的不是,而這邊還慫恿市公安局的蔡強玩陰的,那邊學校馬上就開除了雪

這事,有沒問過我這個監護人。現在倒好,市公安局那邊我擺平了,可人家鄭上明是堂堂的大部長,硬是把燕大的某些項目給扣祝

這樣一來,雪紅想回到燕大的路給全堵死了,什麼玩意兒。這種事,肖鐵峰還敢來講情,他腦子沒問題吧?」葉凡可是相當惱火了,聲音大了不少。

「咳咳」龔開河咳了幾聲,好像是被茶給嗆著了,葉凡曉得這老傢伙在掩飾自己的尷尬罷了。講道,「我曉得,肖鐵峰出嘴了,你不給面子是不行了。

不過,龔頭兒,你這樣子干把我葉凡擺在什麼位置去了。還有雪紅,你又不是不曉得他是誰的妹妹。

要是天通發起脾氣來,到時,這屁股你自己擦去。到時別再找我了,我葉凡不是專干這活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