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砸了朴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砸了朴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龔開河又嘆了口吻,神色有些陰沉,講道,「這外頭的一些糾葛我都知曉,雪紅是受了些冤枉。

不過,聽不是找過華清大學的指導了嗎?這事,只需雪紅能重新退學,這邊,何必不斷糾纏下去。

也知道,軍隊一塊跟我們a組有些時分是不和拍的。不能再讓人講閑話了,某某人仗著什麼又怎樣怎樣樣?

做人,做事都難。特別是做人更難。別看我表面風光,實踐上,難處比還要大得多。

我的著眼點比的寬得多,體諒一下。這樣,就當是給我龔開河一個面子,從大局出發,叫張雄放人。」

「直接下令就是了,何必還要找我。這不是脫了k子放屁。」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唉……」龔開河這老頭子又皺緊了眉頭,一臉的苦大愁深樣子。

「算啦,叫他們今後不要再找雪紅費事了,丁大勝可以回去。不過,假設他們再敢折騰,那我也得折騰到底了。我走了1葉老大顯然是生氣了,站起來轉身就走,根本就不理後邊的龔開河同志了。

「唉,我比還要難,國度這麼大,有多多數糾葛著……」龔開河看了看遠去的葉凡背影,無法的搖了搖頭。

第二天早上,丁大勝一夥回到了燕京軍區。

「天濤,丁大勝一夥回來就是了。這事,不要再管了。人家給我面子,不要再折騰了。」肖鐵峰倒是掛了電話給鄭天濤。

「他們也太欺負人了,明擺著是想整我。還叫張雄把調查報告送到了趙括那裡,我是丟盡了臉。一想到姓康的那傢伙那嘴臉,我就來氣。」鄭天濤還是有些憤憤然。

「這世上有著受不完的氣,別看我,我照樣子要受氣。算啦算啦,聽我一聲勸就是了。」肖鐵峰雖還在勸,但口吻卻是重了不少。

「我聽肖部長的,不過,假設葉凡還想整事,我也不會再留情了。而且,我哥那邊我是不管,他要怎樣樣折騰他本人的事,我不再插手就是了。」鄭天濤很是憋屈的講道。

「那當然,哥是哥,是,兩碼子事,跟沒關係。不過,我要提示一句,那個雪紅並不複雜。不要太過火了,不然,無法收場就費事了。」肖鐵峰哼道。

他也隱隱的感覺到了雪紅的不凡。由於,天通的擺明身份是在唐那邊的警衛室工作。

雖天通的底細肖鐵峰也不知曉,但人家大腕樣人物總是有些感覺的。這事也不能跟鄭天濤明,只能是以重口吻提示了。

「我明白,我聽您的放手了。」鄭天濤道,擱下電話后冷哼道,「一個鄉村娃,能翻起什麼風浪。一個常務副部長對付不了一個鄉村娃,有這種能夠嗎……不就是葉凡,能怎樣樣?」

第二天一大早,紅葉堡外邊的草坪上站著幾個人。分別是雪紅以及保護她的老媽子以及那個姑娘。旁邊站著藍存鈞,王仁磅以及張強。

幾人坐進車裡直奔機場而去。

上午9點就到了韓國首都首爾,又轉坐飛機到了新羅市。

「朴妹珠的家就在新羅市北郊的達火莊園,她們家是以葡萄酒起家的。達火1881葡萄酒聽買到了一瓶三四萬塊的高價。

不過,這種酒聽要窖藏十幾年才能有如此純香的甘美。而達火莊園就建在朴家的葡萄園地方。

世人只知道新羅朴家是葡萄酒大鱷,但又有幾個知道這個葡萄酒大鱷是一個真正的武道之家,其家族歷史可以追溯至一千多年前。」幾人找了個賓館住下后,張強末尾引見了起來。

「朴家老祖宗最高成就達到何種階位?」藍存鈞忍不住問道。

「……狼德夢路保羅、搖太陽相田遲、沙沙多彼庫so、太極血朴信東……這句打油詩概述的就是幾十年前全球10大高手。們發現什麼沒有?」王仁磅插嘴念叨道。

「難道朴家跟『太極血朴信東』有關係?」雪紅忍不住問道。

「答對了1王仁磅這貨還豎了豎拇指。

一時之間,房間里的同志們全都沉默了上去。人世十大高手之家哪能有庸手。二十多年前就是10段位了,那如今到什麼境界了,不敢想象。

「朴信東死了吧?」想不到雪紅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死個屁,這種人那麼容易死嗎?武者的功底子越高,內息的純度就越高。而且,對身體機能的滋養也就越好。

他們經絡遲滯,再加上常期持之以恆的鍛練,身體狀況比普通人好上幾十倍。

而世界十大高手聽是在他們四十歲左右就創出的名頭來。到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一個個差不多六七十歲。

最的估量才五十不到六十,最大的也不過**十歲,他們活著的能夠性相當的大。」王仁磅沒好氣的講道。

「不管了,先去達火莊園瞧瞧再。假設他們硬要斗到底那我們也沒必要客氣。」葉凡擺了擺手。

相當斜緩的山坡,滿山都是葡萄藤。

達火莊園非常的大,從遠處看,周遭足有三四里之地都給圍了起來。而且,圍牆上都爬滿了葡萄藤。

雖曾經是冬天了,不過,奇異的是那葡萄藤並沒有全部枯黃,有近一半的葉子還發著綠,倒是令人覺得奇異,應該是改進后的種類。

在莊園門口,藍存鈞上前打招呼,本人是華夏來的主人,想拜見莊園主人朴真青先生。

不過,一聽是華夏來的主人。那兩個看門的年青人中其中一個下邊有點鬍子的跑進莊裡。不久,出來一個中年容貌像管家樣子的韓國佬,用非常傲慢的口吻講道:「本人朴從理,從今往後,華夏人跟狗不準進本莊園。」

這帶有分明污辱口吻的話當場就讓藍存鈞發作了,由於他懂是韓國語,倒是最先聽懂的。

藍存鈞隨手往外頭一推,朴從理打了個趔趄直接就撞在了葡藤上。傷倒是沒傷著,這個,藍存鈞下手有分寸。

「嗎的,丫的達火莊園就是一狗窩。」藍存鈞用韓語罵道。

兩個守莊園的黑衣年青人一看,馬上就撲向了藍存鈞。

由於,朴從理在指著藍存鈞大叫道:「上去,打殘他,打殘他1

啪啪幾聲脆響……

兩個看門的黑衣人雙雙撞在爬滿葡萄藤的圍牆上,這次藍同志下手較重。兩人身體一軟就摔倒在了牆根處的掙扎了幾下居然爬不起來了。

「老子就是來打狗的,什麼東西1藍存鈞用韓語罵道。

只見朴從理往門上按了一下什麼暗鈕,不久,隨著噠噠的腳步聲響起,從莊園里一下子湧出了十幾個手持鐵棍馬刀,身著韓國民族服飾的年青人來。一個個兇巴巴的怒目瞪著葉老大一行人。

「幹了1王仁磅跟藍存鈞交流了個眼神,一同動起拳腳衝進人堆里就幹了起來。

啪啪的雜亂聲響中夾雜著一些漢子那痛苦的慘叫聲在莊園的大門前響了起來。

那十幾個打手雖都有著二三段身手,哪是王藍兩人對手。不久,全躺地下哎喲聲此起彼伏開了。

果真,又是一陣子嘈雜的腳步聲響起。這次來的十幾個人就有形多了。

個個都是黑色西裝,而打頭的一個韓國人削瘦的臉,穿著的卻是一身嚴懲的朝鮮服,頭上還戴了頂像草帽樣的帽子。

據牢靠材料顯示,此人就是『太極血朴信東』的兒子朴善江。聽有著六段身手。

「們……華夏人……」朴善江盯著葉凡一伙人哼道,講的居然是僵硬的普通話。看來,也是個華夏通了。

凡點了點頭。

「達火山莊不是們肇事的地方,全打殘后抓起來送警局。」朴善江這話講出來可是相當的輕鬆,彷彿全打殘人是件很輕鬆的事,他是連眼皮子都沒眨巴一下就下了命令。

「那得看閣下有沒這本事。」藍存鈞淡淡的哼道。

「他們就是打傷的?」朴善江指著那些傷兵殘將們問道。

「我們兩個乾的,本來是想來拜訪朴真青莊園主的。不過,們太污辱人了?」藍存鈞哼聲道。

「他們怎樣樣污辱們了?」朴善江淡淡的看了藍存鈞一眼,哼道。

「華夏人與狗不準進入達火山莊。」王仁磅在一旁淡淡的插了一句。

「這有錯嗎?們跟狗有啥區別?」朴善江那話一出,有個韓國人翻譯了一下,全體黑衣人登時就捧腹大笑開了。

「唉,一群狗在叫,還真沒意思?」葉凡淡淡的了一句。

「來,我們過幾招,看看誰是狗?」朴善江指著藍存鈞道。

「要玩是不是,那好,老子剛好學了打狗拳,正好在狗身上一試。」王仁磅講著,還朝著葉老大眨巴了一下眼睛。葉老大懂的,知道磅哥在抱歉,本人的本意不是沖著『狗子』這外號來滴。

「這個讓給我,別跟我搶。」藍存鈞跨前一步,盯著朴善江。

「接1朴善江二話不,只呸出一個字,一拳就狠砸向了藍存鈞.看出拳的力度和風波的強度來講,這傢伙六段實力不虛。不過,葉老大很淡定。藍存鈞七段,拿下六段那是鐵板釘釘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