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怎麼可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怎麼可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朴海青也是了得,居然也在腰間一拉,一條鐵鏈樣東東就抓在了手中。 那鐵鏈黑色的,每個鏈環有手指頭大。鏈環一甩往王仁磅身上糾纏了過去。

鐵鏈上居然也有絲絲鏈氣溢出,在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人肉眼難見的鏈氣跟空中的刀氣相撞在了一同。

波……

幾聲刺耳的聲響傳來之後,旁邊隔著十七八米的人感覺彷彿被人猛推了一把似的被逼得退後了幾大步。現場兩人的圈子之外登時就空出來個達五六十米的空地來。

葉老大的鷹眼之下很明晰的看見,柔極刀的刀波穿過鐵鏈構成的鏈波。相當犀利地在朴海青的右手手臂下去了一那麼一下。

無聲無息中,突然滋地一聲異響。

朴海青低頭一看,登時,神色相當的美觀。

而朴家一些年青人突然『呃』地一聲發出一聲驚叫,大家都看見了。朴海青的右手臂上被王仁磅的刀氣隔空划拉出一條長達將近20厘米的一條傷口。

肌肉往兩邊翻卷開去,那血紅的肉絲絲可見,而有些白森的手臂骨頭隱約可見,血登時就染紅了朴海青的整隻手。

朴家一個女子打開藥箱趕緊上前想給包紮一下。

「滾一邊1朴海青用韓語罵了一句,一腳把藥箱踢得飛到了十幾米開外散落得一地都是。而朴青真還真是鎮定,連眼皮子都沒眨一下。

這邊。朴海青那黑色金屬鏈在手中如螺旋一想的旋轉著。在空中猛地掄了十幾個圈子。葉凡詫異的發現,掃尾一圈圈鐵鏈並沒有構成什麼鏈波。

連掄了十幾下都沒鏈波溢出。

怪了,難道朴海青沒力氣了,所以。內息耗盡沒有了氣波從鐵鏈上溢出來。應該不能夠,有乖僻。葉老大心裡想著,眼神在王仁磅的臉上掃了一下。

這貨當然也發現了詭異之處,那柔極刀唰啦一聲伸得筆直的,似乎瞬間就變成了厚背馬刀。而且,絲絲刀氣在柔極刀上悄然的伸縮著。

這就是羅浮宮寶刀柔極刀的兇猛之處,王仁磅只要八段第二個層次,本來是不能溢出內氣從刀上逼出來的。

但是。柔極刀有這個特點,可以放大內息之氣好幾倍。使得一點點刀氣增大到了有刀氣噴出的地步。

當然,這個也有後遺症的。太過於消耗的體能。等戰役當時,估量人好長一段工夫都難以恢復過去沒有收費的午餐,有得必有失。

就在這時分,在伴隨著朴海青的鮮血在空中點點飛灑著鐵鏈突然發出一聲嚓響。

葉老大瞳孔也猛地增大,發現朴海青掄了十幾圈的鐵鏈在最後一圈一時突然爆出驚人的氣圈來。

那氣圈居然有手指頭粗大,難道這鐵鏈也有合十為一的妙處。葉凡興味的想著。

指頭粗的氣圈在空中劃過,直往王仁磅劈將了下去。

柔極刀也不慢,那氣波噴出,往上迎接了過去。

……

似乎空氣都被爆裂開了似的。方圓三四十米左右的空氣突然被炒熱了如氣球普通的炸開了。

嚓嚓嚓……

一陣子什麼怪音傳來,啪地一聲。真的是氣波炸開了。地下的地磚登時就飛揚了起來,如天女散地磚。而塵土騰起足有十幾米高。搞得大家差點都灰頭土臉了。

等塵土都落地后,大家才詫異的發現。王仁磅那貨跟朴海青倆人差不多狀況。

兩人的頭髮彷彿打了雞血似的根根都豎了起來,跟NBA中那個什麼的傢伙的爆炸似頭髮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而且,兩人嘴角都有血。

「承讓1王仁磅居然非常嚴肅的抱了抱拳。

「彼皮彼此1朴海青也是冷哼了一聲,兩人都步履都有些變樣的回到了本人陣營中。葉凡知道,兩人勢均力敵,都受傷了,得到了再戰才能。

葉凡在王仁磅的肩膀上拍了一掌,登時,一股柔和至極的內息之氣僅僅幾秒鐘就在王仁磅的經絡中循環了一圈上去。

自從打破十段之後。葉老大分明的感覺到了內息的生生不息更強悍得多了。

而且,發出內息也隨心得多。這十段跟九段相比,真是有著太大差距了。

王仁磅點了點頭,馬上側身挪開了葉老大的手。由於,他不能讓葉老大消耗太多的內息。

這邊,朴家的高手都還沒真正的出常像朴真青,相對是個兇猛角色。還有輪椅上那個老傢伙,大家都不知道底細,一定也兇猛。

「閣下,們剩下的全部上。不然,們又得講我老人家欺負輩子。臭話講在前頭,明天們要是不能擺平我這老頭子,雪紅就交給我們。」就在這時分,朴真青手在葉凡一伙人中晃了一晃,大條至極的講道。

「那得看有沒那本領。」葉凡掃了他一眼,比他更牛氣的冷哼了一聲。

「年輕人,狂傲是要本錢的。不然,就是狂妄了1朴真青冷哼道。

「本人雪雨,姐的丫頭,朴真青,我陪過幾招。」這時,能令人跌破眼鏡的事發生了。

想不到不斷站雪紅身側不吭聲的那個長得一臉清純,看上去二十二三的姑娘雪雨居然往前跨了一步。

她掃了朴真青一眼,講道,「我們家姐何等珍貴,們朴家也想留下她,得先問我這個丫頭同不贊同1

「狂1葉老大在心裡暗自嘀咕了一句,皺了下眉頭,心怪了,雪雨怎樣這麼不懂事,朴真青是什麼人,朴家如今的家主。『太極血朴信東』的大兒子。

據A組猜測,應該有著九段頂階實力了。跟費青山一個層次的高人。剛才可是給雪紅也引見過,雪雨站一邊不能夠沒聽到張強引見的。想不到她居然想去送死,葉老大為雪雨那一顆赤誠的心所感動。明知不敵還要去戰,這丫頭的護主念頭還真是劇烈了。

「就?」朴真青看了雪雨一眼居然皺起了眉頭,有種被戲耍的感覺,皺了皺眉頭,估量是覺得跟這姑娘比斗太丟臉了,所以,再次擺了擺手,講道,「們剩下的還是全上。」

「不必了,打贏了我再講。」雪雨居然頑固如此了,就是葉老大都不由的皺起了眉頭,跟雪紅講道,「叫雪雨回來,這事不是開玩笑,要是被打傷了打殘了可就不好收拾了。」

「咯咯,她輕功很好,打不了還是很能跑的。而且,當後代的就是敗了參加也不丟臉。」雪紅居然講出這句話來,差點得葉老大瞪大了眼。

「胡鬧1葉凡那臉一板,不由得有些嚴肅了起來。

「我喜歡胡鬧,看怎樣滴?」雪紅這丫頭居然耍起姐脾氣來了,氣呼呼的沖葉凡哼道。

「好!好!喜歡胡鬧就胡鬧。等下被打殘了別求老子收拾殘局。」葉老大也是火大了,瞪了她一眼再不吭聲了。

不過,葉老大還發現雪紅居然又翹皮的朝著本人眨巴了一下眼睛。這貨氣得乾脆頭一轉關注起場中來,不理這胡鬧的丫頭了。

「那好,等下別講老夫欺負後代。」朴真青不屑的看了雪紅一眼,講道。

「不會,我們華夏有句古話,博得起也要輸得起。不像有些人,的鬱悶反被打了老子出頭了。」雪雨還不忘了譏諷朴真青幾句。

老傢伙自然懂這個意思,神色一下子有些美觀。氣得往前幾個大跨步,道,「來1

「我來了1雪雨那清純的臉上閃過一絲笑意,撈起她的粉拳一掌就拍向了朴真青。

看這出掌的架勢,那是一點風聲都沒帶起。而朴真青顯然是沒在意,站那行家掌悄然往前一推,自然是隨手的,應該僅用了幾成力勁了。

花拳繡腿,估量是沾染上了雪紅的臭缺點。葉老大在心裡嘆息了一聲,眼憧憬旁邊一挪察看起輪椅上的老頭來了,他是不忍心看到雪雨很慘的樣子。

啪……

一聲沉悶中夾著脆響樣的怪異聲傳來,葉老大定睛一看,登時差點吞了舌頭。

抬眼一眼,全場震驚得都差不多。就是王仁磅跟藍存鈞等人也是瞠目結舌。

而朴家弟子中有好幾個那嘴張得很大,直流口水他們都沒有感覺到。

而朴真青,那臉馬下跌成了豬肝色。見大家,這老傢伙那豬肝色的臉漸漸的變成了紫青色。

老傢伙嘴chn吶吶道:「怎樣能夠……」

就是輪椅上那老頭子雙眼也是突然閃過一道寒光,震驚的神色一閃而逝。

想不到雪雨居然是位隱藏的大高手,估量有著九段實力,居然讓朴真青這位九段頂階的高手吃了一個暗虧。剛才差點被雪雨那看似有力的一巴掌給拍得摔了個屁股坐。不過,葉老大也是猜測。剛才朴真青最多用了三分力氣。

不過,這種狀況對朴真青來講相對算得上是奇恥大辱。

「再來丫頭1朴真青是真怒了,突然猛力的一掌,刮著強悍的風刀劈擊向了雪雨。空中氣波在嚓嚓的震響著,旁邊颳起了一股詭異的風刀,這一次,老傢伙相對用了十成力勁,估量是想一掌就廢了雪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