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七十六章太極血朴信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六章太極血朴信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仁磅跟藍存鈞因為擔心葉凡,所以慢了一點退出來。離現場較近,所以,被那股灼熱的氣波餘波外圍給灼了一下。

頓時,兩人那頭髮像著了火似的,兩貨慌得趕緊就地來了幾個懶驢打滾才把灼熱消除。

現場灰濛濛的一片。

塵埃散盡,碎裂的地磚因為地球引力一塊塊落到了地下。

「老老大沒事吧?」張強的聲音有些抖瑟,因為,他發現葉老大還站在剛才氣爆的中心,只不過形象有些問題。

「葉哥哥」雪紅嚇得大叫了起來,因為葉老大那頭髮根根豎起朝天著,而臉色紅通通的僵硬著,像是一個高燒達五六十度的超絕病

至於這貨穿的衣服,外衣全被燒得七瘡八孔,焦乎乎的,而且,大家都聞到了一股子焦味兒。

「沒啥!還活著。」葉老大一張嘴,嘴裡頓時就冒出一股子白煙來。這貨往外猛地噴了一口,頓時,一股白色煙霧如一條變形的長蛇一般撲擊在外邊遠達幾十米的茅亭。

轟隆一聲巨響,茅亭在白霧攻擊之下居然在瞬間就塌了。

「好傢夥1王仁磅倒抽了一口涼氣,心說這也太那個了。一口煙氣噴出來就能轟倒一座茅房,厲害!這個,當然是雙方壓制的內息激范著白煙形成的,其威力不下於手榴彈炸開。

「年輕人,嘗到滋味啦?」朴尚沖坐在廢了的輪椅上,一臉淡定的高人姿態看著葉凡。

「嘗到了,不過,本人的你馬上就能嘗到1葉老大話一完,朴尚衝突然臉色大變,老傢伙慌得趕緊從作廢的輪椅上彈了起來想閃。

「晚了老朴同志1葉老大一聲乾笑。那笑聲聽在老朴耳里是特別的刺激。

滋滋幾聲脆響.

大家震駭的發現,也不曉得是什麼東東圍著老朴轉悠了幾圈子下來就飛回到了葉凡手中。

而老朴的臉色頓時就難看得很因為,他身上的韓國衣早一片片的碎裂開自個兒就飛走了露出了老朴那皺巴巴的雞肋樣的胸脯來。

而且,胸脯上是痕累累。一條條紅線似乎環繞著老朴的身體旋轉著來了十向個環。遠遠看去,老朴的上身好像是套了一個個紅色圓環,多達十七八個。

走近一看,眾人頓時就訝然了。因為,那些紅色圓環根本就不是什麼圓環。而是一個個環形的傷痕。而且,深及皮骨點點鮮血從圓環上流了出來。

這個自然是葉老大的落寶金錢乾的好事。剛才他隨手扔出沒有內息控制的飛刀,就是為了吸引老朴的注意力。而葉老大在付出受傷的代價之後也重傷了老朴。

地下,真有些慘不忍睹。一個寬達三四十米,深及五六米的大深坑出現在了朴家莊園的面前。

「很拉風啊老朴同志,這圓環嘿嘿……」王仁磅乾笑開了。

「人家朴先生喜歡紅色呼拉圈嘛,而且,一套就是好幾個,特牛逼著了……」張強也是乾笑開了。

「葉哥的頭髮也很拉風,彼有股子nba巨星的『腕兒,。」藍存鈞見葉老大似乎並沒多重的傷,也就輕鬆的開起了玩笑。

「再來一次1朴尚沖這老臉真沒地兒擱了在後輩面前居然被人裸了上身,身上還被什麼圍繞了十幾個環環,太丟人。

丟人丟到姥姥家了。他跳起來大吼一聲,不顧有些瘸拐的右腿,往前一撲,仲手吸起旁邊一條鐵棍狠命的攻擊向了葉老大。

「退下1這時,似乎遙遠的地方傳來一道宏鍾般的聲音。朴向沖一聽居然按奈住了退了下去。

「葉凡是嗎,雪雨是吧,你們倆個功底子是這群人中最高的,好威風,十段強者。你們倆一起上吧。不然華夏一些老傢伙會講我朴信東欺負新嫩。」這道聲音再出來時,葉老大跟雪雨那臉色都變了。他娘的還真是晦氣居然真的遇上了世間十大高手之一的『太極血朴信東,。

這一戰還有什麼指望,人家敢點名兩人上,而且是在知曉底細的情況下,那朴信東的功底子到了何種境界,那簡直不敢讓人想象。

當然,王仁磅跟藍存鈞都是一臉震驚的看著葉老大。才曉得這貨居然突破到了十段位。藍存鈞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句道:「太變態了。」

「當然變態,人家就是一變態狀。年僅28歲的十段位高手。不然,怎麼能當得了咱們的大哥?」張強還來個解釋一下。

「唉,鬱悶」王仁磅講了一句不吭聲了。

「是朴前輩。」葉凡跟雪雨都一臉恭敬的抱了抱拳頭,對於這種在幾十年的隱世前輩高人,倆人都有著一股子仰慕之心的。即便是對頭,也有這種心的。

而且,葉老大即便是有著鷹眼跟氣波探測之術都無法感覺到朴信東的聲音是從何種方位傳過來的。曉得人家也有扭曲方位的能力,葉老大也就不再探測了。

「你們倆個聯手能在老夫手下走過十招,今天你們可以安然離開。而朴家也可以不再追糾雪紅打傷我孫女的事。如果不能戰勝,對不起,你們今天到這裡的所有人,全都廢了離開。」朴信東的言語淡然。

好像在講一件很平常的事。根本就沒把人家練了幾十年得來的功底子當盤菜。這也許就是絕世高手的淡漠吧。

知道今天想躲也躲不了,葉凡跟雪雨互望了一眼,很『光棍,的走向了場子中央。

「你是雪家人吧?」朴信東聲音又傳來了。

「是的前輩,我是伺候姑娘的。」雪雨一臉恭敬講道。

「雪丫丫可好?」朴信東問道。

「主母很好。」雪雨講道。葉老大等人可是心裡有些發毛了,這『雪丫丫,不就是『飛鈴鐺雪丫丫,。那可是排名世界十大高手榜中占第二位的大人物。比太極血朴信東來頭更響亮一些,想不到雪紅的來頭如此之大。

不過,對於雪雨講伺候什麼『姑娘,葉老大等人有些迷惑。

如果講是伺候雪紅好像又不像,如果說是伺候雪紅的母親,那更不像。

雪雨才多大,雪紅的母親至少也有著四十五六的年歲了吧。雪紅母親小的時候雪雨根本就不可能出生的。

「哈哈哈好好開始吧,看在雪丫丫面上,現在減到八招。」朴信東豪笑道。

突然,一股大力從遠處隔空傳來。葉老大跟雪紅都感覺似乎不幸的碰上了十二級的颱風。

不過,這對於雪雨跟葉老大來講還是在可承受範圍之內的。

不過,倆人感覺那股風越來越大,從十二級開始漲到了十五六級,再往上,兩人開始感覺腳步有些不穩當了。兩從都趕緊蹲好了馬步,以十成力勁想穩當住身體。

「嗯,馬步扎得還不錯,說明你倆個功底子所實嘛。不過,這是第一招,來第二招了。」朴信東的聲音又傳來了。隨著聲音到,那股大力驟然間就提高了二三倍不止。

葉凡跟雪雨終於沒頂住被那股大力吸扯到了空中,兩人施展開自的輕身提縱之術在空中亂竄著想穩祝

「咱們糾一起1葉老大大喊了一聲,兩人四隻手頓時就糾纏在了一起,共同發力抵抗著這股子凌厲無匹的大力。

「第三招,風捲殘雲1朴信東的聲音有些冷的傳來了,空中一股大力撞擊了過來。如一條巨木從遠隔幾百米遠處飛撞而來似的。

啪啪兩聲脆響。

倆人被硬扯著狠狠的飛砸在了是百米遠處的一堵石牆上,頓時就把石牆上雕的神獸給撞了個大洞。

當然,哧,兩人都噴出兩口鮮血,頓時就染紅了石牆。那白色的石雕虎一下子就成了血紅色的了。

「第四招。」朴信東那聲音還是那樣的淡定,但是,那絲絲冷酷卻是蘊含其中,任何人都聽出來了。老傢伙根本就是想玩死兩個小輩罷了。

「老匹夫,欺負小輩不知恥1王仁磅忍不住破口罵道,其實是想分散一點朴信東的注意力。像這種全靠精純內氣隔空控制傷敵,肯定特別的耗勁的。

「世界十大高手,呵呵,朴信東浪得虛名了。居然對兩個不到三十歲的小輩出手。長見識了長見識了。」藍存鈞跟張強都喊出聲來。

「滾一邊去1朴信東哼聲著,張強三人還沒反應過來,啪啪啪,三人被一股餘風,一個無形拿捏的手給卷得飛砸到了幾十米開外,感覺到腰痛欲裂,一時居然爬不起來了。

「嗎的,好厲害1三人都是這般想法著。不過,雪紅卻是大喊道,「已經第五招了,還剩下三招。」

「應該是第四招,加上剛才的這才是第五招,老夫還沒發出。」朴信東輕描淡一聲,兩股大力傳來,葉凡清晰的看見兩隻內勁形成的手掌往自己跟雪雨身上招呼了過來。

那內息形成的手掌劈開空氣,帶著強烈的灼熱之氣,絕對比剛才朴尚沖的帶給自己的灼熱還要熱上幾倍。

這就是朴家內息的厲害之外,經過特殊手法,跟空氣摩擦過後會產生一種內勁之熱。聚熱成球之後達到爆炸的臨界點時就能引爆,著實厲害、陰辣。

「閃開1葉凡一腳踢飛了雪雨,倒是令得朴信東的一隻內氣手掌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