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武候雪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武候雪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看怎麼拿,別亂動。」葉凡乾脆睜開了眼,一隻手把雪紅的手給擱祝

這邊伸出一隻手就抓向了胸峰子。葉老大驚訝的發現,好像有塊黑色僅小手指頭粗大的東西居然就貼在雪紅的胸峰子上。

葉老大拿到后一拔,不過,令他大跌眼睛的事發生了,那東東居然貼得很緊,好像跟雪紅的胸峰子長在了一起,居然拿不下來。

葉老大幹脆湊近了施展開鷹眼看去,發現好像是個指頭粗的信物。上面雕刻著一隻雄壯的藍色蝙蝠。

蝠王南陵候,難道是韋一笑的後輩。葉老大在心裡琢磨開了。

韋一笑是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人物,乃明教四**王之一,排行第四,以無敵輕功聞名。

作者金庸曾明言,韋一笑是他筆下輕功第一高手,他綽號「青翼蝠王」,就是稱讚他「草上飛」的輕功神速。

而「蝠」字則是針對他吸血的惡習:因為他在修練至陰至寒的「寒冰綿掌」時出差錯,經脈中鬱積了至寒陰毒,一用內力寒毒就會發作,要吸人血免去全身血脈凝結成冰。

韋一笑的輕功身法在金庸小說中可謂無人能比,這種卓絕的功力根本不是用功能練得出,實是天賦異稟。最後因為得到張無忌「九陽神功」的醫療,最終去了寒毒,擺脫吸人血的命運葉老大的猜測還真有些依據,因為南陵候也有講自己輕身功夫可以凌家滑行十里之地。

這個,差占就達到低空飛行的地步了。那真是神奇了。跟韋一笑的輕功不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你快點拿掉嘛。羞死人了。」雪紅不依了,在跺腳。

「我不是故意的,真拿不下來,怪了1葉老大也是一腦門子的疑惑不解。

「拿不下來,怎麼可能。」雪紅顯書書屋shushu5最快更新然不信,怒瞪了葉老大一眼,認為這貨八成是想揩油自己。在故意的拖延時間。

「真拿不下,你試試。我不是騙你。」葉老大可是有些急了,這個,被人誤解成色狼可是印象相當糟糕的。

雪紅也有些愕然,伸手拿了拿,果真拿不下來。而且一用力居然扯得胸峰子頭都跟著晃蕩不已,痛得雪紅直叫娘。而一旁的葉老大卻是看得雙眼發直,就差流口水了。

「真的扯不下,那怎麼辦?前輩有警告過,說是如果不能扯下來,三天之內,我的這裡會被這牌子潰爛進去,怎麼辦?」雪紅真是急了,那眼淚都在眼眶中打著轉兒,看來是真急了。

這個,姑娘最再乎這裡了。這裡是她們的驕傲,要是給爛進去那這輩子可就完蛋了。還拿什麼去征服男子。

「我再試試。」葉老大的確也有些擔心了,心說莫非那位蝠王南陵候選也是位喜歡惡搞的前輩,不過,好像又不怎麼像。

於是,這廝開始施展開內勁之氣往那個黑紫色的牌子上面逼去。有反應了。葉凡發現。內息一輸進去就被牌子給吞了進去。不過,足足十分鐘後過去,那古怪的牌子還在吞食著葉老大的內息。

一個小時過後,葉老大累得汗濕全身。差點虛脫了,可是那牌子好像是個無底洞似的還在吞噬著葉老大的內息。

「你……這個時候了你還在玩我這個。你……太色了,放開,放開1想不到雪紅居然誤會了,以為葉老大的趁機揩油。

「我哪有心情玩你這個,你沒看見,這牌子太古怪了。一直在吞噬我的內息,都快被它耗光了。」葉老大苦瓜著臉講道。

「鬼才信你,放開手1雪紅根本就不信,撅著嘴一把就打掉了葉老大的色狠之手趕緊穿上了衣服不讓某人再揩油了。

「我真沒有那意思?」葉老大苦澀著臉說道。

「反正你也拿不下來了,我得趕緊回家了,找媽想辦法。不然,三天一過爛了怎麼辦?」雪紅可是急了,站起來就要走人。轉爾,她突然停住了腳步,一拉葉凡說道,「一起跟我回去。」

「我……我去你家幹什麼?」葉老大此一刻倒是有點猶豫了,講話也有些結巴著。

這廝就怕跟巫山宮梅家一樣再玩出個逼娶媳婦的糗事來。這風流債可就還不完了,心裡負擔太重了。更何況,雪紅才剛十八歲,有點老羊吃嫩草的感覺。

「你怕什麼,我媽又不會吃了你?」雪紅瞪了葉老大一眼,兇巴巴的。

「那隻好去一趟了。」葉老大無奈的點了點頭,活動了一下手腳,感覺到十段位開源階好像更堅實了一些。

本來是想去金家拿回落寶金錢,只是沒時間了,於是,幾人馬上起程回國。

在飛機上,葉老大有些好奇的問藍存鈞道:「那個朴信東可不是個善茬,怎麼會如此痛快的就放了我們?」

「應該是被一個隱世高人所逼,那高人是咱們華夏人。你沒看見,當時朴信東樣子也相當的慘。被一股大力從空中抓到了你的面前。老傢伙顯得相當的狼狽。太厲害了,朴信東如此厲害居然經不起那神秘高人一抓。那高人始終都沒露過臉子,可惜了,這才是絕頂高人埃」藍存鈞遺撼不已的直搖頭。

「他娘的,朴信東對咱們來講已經是大仙一般的絕頂存在了。想不到來了一個讓這老傢伙丟臉丟盡的神級人物。厲害埃要是哪天老子有這身手,那就打遍天下無敵手了,多牛逼拉風啊1王仁磅這貨卻是雙眼放彩不已。

「估計,葉哥這輩子應該能達到那個神秘高人的地步。」張強講了講,想了想說道,「你們說說,那位高人達到了什麼境界?」

「這個就難講了。葉哥跟雪雨都十段位了。兩個十段位高手聯手在朴信東面前好像耍猴一般。而朴信東在那位高人面前也像一可憐猴子。我想,那位高人,至少也得是十二段位的神一般強者了。朴信東估計十一段吧。」王仁磅自作聰明,看了大家一眼,講道,「你說是不是葉哥?」

「嗯,段位差一段。天壤雲泥之別。我們兩個十段位抵不過一個十一段位強者。那位高人如果真是十二段,耍耍朴信東也正常。」葉凡點了點頭,自然不會透露迷糊中聽來的高人所講的話。

如果講出來,那還不得驚爆這幾個傢伙眼球。而且,葉老大從來崇尚低調,太高調就不能幹扮豬吃虎的騷包事了。

「九寨溝,不錯的一個好地方。要是能在這裡住上一輩子也足了。」葉老大望著這純然天成的自然美景忍不住嘆了口氣。

「『九寨歸來不看水』。水是九寨溝的精靈。湖、泉、瀑、灘連綴一體,飛動與靜謐結合,剛烈與溫柔相濟。

泉、瀑、河、灘將108個海子連綴一體,碧藍澄澈,千顏萬色,多姿多彩,異常潔凈,能見度高達20米。

以翠海、疊海、彩林、雪山、藏情、藍冰「六絕」馳名中外,有「黃山歸來不看山,九寨歸來不看水」和「世界水景之王」之稱。」雪紅一臉得瑟的講道。

「的確美。」葉凡點了點頭。

「呵呵。葉公子,咱們家並不輸這裡。甚至,有過之。」這時,雪家那老媽子一臉笑意,講道。

雪家離九寨溝不遠,很普通很平常的一個村子。叫武候村。不過。這名字倒是相當的霸氣。也不曉得跟諸葛武候是否有關係?

一條青色的粗疙瘩巨大的條石鋪的公路一直從山外延伸進一個樹林子里不見了蹤影。

而且,因為青石跟路兩邊的草叢很和諧的成了一片,再加上公路兩旁的植被茂盛,不小心看的話你還發現不了這條寬達十米的青色石鋪公路。

拐進樹林子里穿過樹林。再穿過一條小橋,橋下溪水潺潺。橋邊青苔鋪滿。橋下小溪也不寬,就三四十米左右光景。

不過,溪流平緩,溪水中那些大草魚跟鯉魚在自由自在的遊玩戲耍著,葉老大望著三面環山,只有一條小口子的那安靜的村子——武候村,不由得有些感概。

村裡的房子全都是木頭跟青磚搭配的結構,屋頂上全是一色的青色薄瓦片。並不是那種代表著富貴的金色硫璃,這一切,看上去自然,平和,一點不顯華麗。

但是,葉老大總感覺到了一絲古老跟滄桑。而且,隱隱的感覺到這村子並不平凡。

「三叔,我回來了。」雪紅像只活潑的小精靈,快活得不行了。一邊笑著跑著跳著蹦著叫著,一邊見到村裡人就笑盈盈的打招呼。相當的有禮貌,而且,一點不拿擺雪家大小姐的架子。這個,還真是雪紅那率真的一面了。

「我們的紅公主回來了。」村裡人也是笑眯眯的跟雪紅回應著。不過,當發現葉凡這個陌生人後,人人都會有些古怪的看看葉老大,再看看雪紅。

這個,傻瓜也看得出村裡的同志們肯定是誤會了葉老大跟雪紅有那啥的關係。

爾後,雪紅會嗔怪的解釋一句道:「你們別亂想,他是我借住在京城的房東。一個房東罷了,聽說咱們村像世外桃源,城裡人都嚮往這種生活,所以,就叫著跟來了。」

「房東,房東好1村裡人又熱情的打了聲招呼也就不再問了,不過,從他們的眼神中還是感覺到了一絲絲怪異。

………………………………………………………………………

推薦新倔起的小神『我要吃彩虹』的a簽新書《都市極品偵探》。人家小彩虹牛逼,一寫書就內簽的,比狗哥牛逼多了。

善於透過謎團再現人性的幽微與黑暗,從多角度直擊社會問題,給人以警示。所勘探的,不再是人性惡意的極限,不是那犯罪的真相與謎底,而是這樣的宿命擺弄下,人性還能剩下多少,善意還能在心底搖曳著多少微光。

牛郎偵探知秋有著常人無法企及的推理能力,但卻開著一家快要倒閉的偵探社。每次在案件陷入死胡同時,知秋的奇思妙想,總能還原事實的真相。島國有柯南,天朝有知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