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八十一章爺們了一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八十一章爺們了一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看來,你葉老大很厲害的嘛,追了多少了?」雪紅眼睛一眨,問道。葉老大這時才反應過來,好像剛才吹牛過頭了。

而且,三個女人都盯著自己,那眼神有些怪異。這貨不僅有些訕訕然,說道,「這個,我耍耍嘴皮子還行,動真格的從來是有這賊心沒這賊膽子。」

「你就扯吧,不過,我妹妹可是生氣了。說那個傢伙真是纏人得很。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剛才居然跑去把隔壁鄰居家種的特殊玫瑰花給採光光了。一下子就采了十幾家,拼了什麼99朵送到我妹子哪裡。還說下次要來個999朵什麼的,真是可笑。」雪紅咯咯笑了起來,還是相當得瑟的。

「你妹子得意了,人家南雲諸神那般瀟洒一兒郎。你妹子知足吧,還挑三揀四的。到時真嫁不出去,那有得她哭的了。」葉老大譏諷道。

「我雪青就那麼差嗎?」這時,前方一拐角處冷不丁的就傳來一道冷冷的聲音。

葉凡往前一看,發現一個上身披翠綠披風,下身黑色牛仔,臉跟雪紅有著八分相似,鼻樑比雪紅還略要高一些,臉更圓一點,一臉煞氣的女子正冷煞煞的盯著自己,那嘴撅得絕對能掛一油瓶子。

這女子就叫雪青,是雪紅的雙胞胎妹妹。雪紅的母親叫雪青紅,兩個女兒就把她的名字分開來取的。倒是顯得有些怪異了。

「你就是淘氣女王吧?」葉老大嘴角一抽搐,心說他娘的真是倒霉,剛講曹操曹操就到了。這話最不該讓她聽到的時候倒給她聽見了,運背埃

「本姑娘不想跟無知狂妄的傢伙講話,自己屁本事沒有,還慫恿一個瘋子來糾纏。把你們男人的臉全丟盡了,男人都這麼賤嗎?」雪青冷冷哼道。

「賤·什麼叫賤!我看你才是無知狂妄了。人家追你有什麼錯了?真以為自己是淘氣女王了,人家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哼!也不搬張鏡子照照·就你這長相,配不配得上南雲諸神兄都難說,更別講其它的了。」葉老大硬得很,自然是決定要狠狠打壓這姑娘的氣焰。不給她打壓下去,估計她會越來越囂張地。

「諸神,你說,你心裡是不是這麼想的?」想不到雪青居然朝著拐角處問道。

怎麼這傢伙也在她身側·也好·老子就成全他們倆個了。今天這壞人當定了。葉老大心裡直喊晦氣。

「這個」傳來了南雲諸神那有些尷尬的聲音,自然曉得人家葉老大這個年青人在幫自己,怎麼好出口攻擊葉凡呢。

「哼,姓南的,今天你不講出個子丑寅卯來我跟你沒完。沒完1雪青一跺腳·甩狠話了。

葉老大看了看雪紅,自然是希望她這個當姐姐的出來和一下稀泥。不過,雪紅居然還朝著葉老大翹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擺明了這事你自己搞定,我是不會伸手滴。

「對!葉兄弟講得太對了。我就是這樣想法。一直以來,我在那茅亭等你等到花兒開了又謝了·等得我好心痛,可是你呢?

天天擺女王架子,你什麼時候來聽過我吹笛?你以為我們男人真這麼賤是不是?

淘氣,我跟你講。今天這話是你逼我出口的。你愛聽也好,不愛聽也罷了。

我南雲諸神今天就把這話擱這裡了。講完我就滾蛋,我滾回我的金陵去。

這武候村,我再也不來了。我滾1南雲諸神居然也爺們了一回·好像也是給氣著了。

將近一年下來儲存的情緒在這一刻全面爆發了。就是雪紅、雪丫跟雪雨三人聽得差點都瞠目結舌了。

「你你你,好你個姓南的,你…」雪青氣得淚花在眼眶中打著轉兒,兇巴巴的盯著南雲諸神話都講不出來了。淘氣女王,何時受過這般了氣?

「呃呃·姓南的,你太囂張了吧。這裡可是武候村·不是你那破金陵市。信不信今天我雪紅就要讓你進得來出去時人擱這裡。趕緊向我妹子道謙,道謙1雪紅兇巴巴的指著南雲諸神喊道。

「那就試試,我曉得你們雪家厲害,不過,我們南雲家也不是混捏紙糊的。」南雲諸神**的回擊了過來。葉老大暗暗向這哥們豎起了大拇指。心說哥們,你牛逼!

「雪雨姨,你上,先甩他幾個嘴巴再說。」雪青生氣了,搬救兵了。

「哪個敢1南雲諸神跨前一步,氣勢發出,一陣風吹來,白衣飄動,如山一般的站在了路上。

這傢伙,倒有點『白衣方振眉,的架勢。葉老大暗暗叫好。

「氣我家小姐者,今天我雪雨先給你幾個耳刮子嘗嘗。」雪雨一聲哼,往前一步,氣勢發出,雙方那氣勢一碰撞。

自然,葉老大感覺到了,南雲諸神的氣勢還是弱了不少。應該來講,他的功底子絕對比雪雨要低了。

最多達到九段開源之階。

雪雨那手一晃往南雲諸神臉上招呼了過去。

「慢著,要玩咱們先玩玩。」葉老大身子一晃就攔在了雪雨的面前。

曉得南雲諸神不如雪雨,自然不會讓他受辱了。這事,本來就是葉老大挑起的,這屁股,當然得葉老大來擦巴了。

「你回來,你幹什麼,這是人家倆人的事?」雪紅可是急了,在後面直跺腳。

「沒錯,這是人家倆人的事,你雪雨摻和什麼?」葉凡冷冰冰的哼道。

「你真要攔我?」雪雨一臉冰冰的盯著葉老大。

「這事,我管定了。當然,你退我也退1葉老大淡淡的哼聲道,並不怵雪雨。

當然,這貨也是騎虎難下了。如果硬打的話,估計自己這個剛進階的十段絕對抗不過雪雨這個不曉得什麼時候早就進入十段位的高手了。

「那就來1雪雨也生氣了,一腳就踢向了葉老大。這一腳絕對不是開玩笑的,一來就上了至少六成力氣。葉老大能感覺到雪雨腳上那巨大的威壓。

就是周遭這時的空氣也給震動了,好像裹著雪雨的腳突然旋起了一個小旋風。南雲諸神一看臉色果然變了幾變。

這廝估計也在暗叫僥倖。幸好沒跟這小娘皮單挑,人家一出腳南雲就明白了自己不是這個看上去相當年輕的姑娘的對手。

「來得好1葉老大自然也不能示弱,抬起一腳也硬踢了過去。那氣勢,好像也差不了多少。

好像兩塊石頭疙瘩相撞一般,頓時,兩人都退後了幾步。葉老大退了三大步,而雪雨僅退了二大步。

這個,功底子高低一眼就看穿了。南雲諸神不由得皺了下眉頭不過轉爾,也在仔細的觀察起葉凡來。

南雲諸神也是暗暗吃驚。想不到隨時就地居然就冒出兩個功底子如此奇高的高手來。

平時南雲諸神還是相當傲氣的,再加上南家也是一隱世的家族,底蘊深厚。

當年圈內人要把他算進華夏五秀裡頭,他是不屑於一顧。結果就整出了個華夏四秀來。如果他當年肯認可他就是華夏五秀的頭頭了。

今天想不到遇上了真正的硬把子,人家還是如此的年輕,怎麼不讓南雲諸神暗暗吃驚。

「咱們今天就好好搓幾手。」雪雨好像也來了興緻,身子一晃,左腳在旁側一個石碾子上狠狠一踮腳。

姑娘騰起足有四米左右高度,手一動一條不知用什麼製作的兵器出來了。

此兵器前頭好像有幾個小鈴鐺,金色的,僅有小指頭粗大。後邊一條細線穿著,平時估計也是繞在手腕上的。

葉凡暗暗一凜,心說這難道就是『飛鈴鐺雪丫丫,雪家的成名兵器。

這貨也不敢怠慢,手一動,血滴子甩向了空中。在空中張開漲大六瓣蓮花反射著陽光,相當的炫目,直往飛鈴鐺上抓了過去。

眼見鈴鐺就要被血滴子給抓住了,不過,瞬間發生了令人咋舌的事。

那小指頭粗的鈴鐺眨眼間就漲大到了籃球大小,跟血滴子的體積倒也差不多了。

兩樣古怪玩意兒狠狠的碰在了一起突然,從鈴鐺上傳來『叮,的一聲怪響,葉老大感覺心神震動一痛,好像心臟突然被什麼東東撞擊了一下。感覺喉頭一甜,差點就噴血了。

嗎的,厲害,這鈴鐺能發動音波攻擊,果然名不虛傳。葉老大心裡一動,趕緊隨手一扯想收回血滴子。

這個,一直相撞下去肯定不划算。等下估計還會被這鈴鐺上發出的聲音給震傷了心神。

這貨手一縮,趕緊把越南的阮貢巴送的天陰兜難拋了出來。空氣鼓漲之下此兜在空中撒開一張大網網往了那古怪的鈴鐺。這天網兜並不是金屬而是一種特殊的蛛絲織成的,相套時應該不會觸動鈴鐺的。

而且,因為葉老大十段位了。內息更為雄厚,而天網兜也鼓注得更大了。網兜在空中散開的範圍足有十七八米。

滋啦啦……

雪雨的鈴鐺還真被天網兜給網住了,葉老大不由得心裡一喜。一鼓作氣馬上唆使著內息之氣收縮起天網兜來。

眨眼間,天網兜收縮到僅有籃球大小了,葉凡一扯,想把那鈴鐺給扯過來。

叮叮叮……

幾聲脆響,葉老大頓時感覺心神被震。不經意間內息一泄,控制天網兜的手頓時就鬆開了。

滋啦

一聲怪異聲傳來,葉老大差點氣結了。因為,那古怪的鈴鐺此刻居然變成一把把刀似的,在雪雨手中一拉一扯一勒,自己的天網兜居然被雪雨的鈴鐺給扯得撕裂開。天網兜頓時就成了一廢網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