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八十三章傳說中的傳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八十三章傳說中的傳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講就講,怕你。」雪紅那是一點不怵雪青的威脅的。

「好了好了,咱們開戰。」那小姑娘像大人一般擺了擺手,飛起一腳踢向了葉老大。這一腳發出沒有絲毫風聲,而且,遠隔著葉老大三十來米距離。

葉老大差點笑出聲來,決定玩玩這小姑娘,爭回剛才的面子。也就隨手一揮,在空中勁氣發出,卷向了那小姑娘。心說老子現在十段了,內勁外放,看你還怎麼使壞。

想不到小姑娘也學著葉老大的樣子也收回了拳頭,伸出一隻手來在空中旋轉了幾個圈子,好像在搞雜耍一般。

「小妹妹,你的可是不靈滴。」葉老大幹笑了一聲,勁氣馬上就撲到了小姑娘身旁。不過,預想中的小姑娘被自己的內息之氣扯得像坨螺一樣的旋轉的糗事並沒發生。

葉老大正在納悶,心說難道自己的內氣不靈了。真納悶時,突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內氣傳來。

這貨慌得趕緊想閃,不過,那股柔和至極的內息之氣太厲害了。太強悍了,強悍到令葉老大顫慄,甚至頓時就興起一股子無法抗拒的地步。

瞬間,葉老大感覺有股子暈眩的感覺。趕緊拚出全身內息之氣想穩住身子。

不過,身體根本就不聽使喚,像坨螺一般的旋轉了起來。而且,越旋轉越快,都快變成一個人形風車了。

一直旋轉了個天暈地暗日月無光,而外邊的同志們全傻眼了。還以為葉老大在搞雜耍,自個兒在玩轉圈子。

「//無彈窗無廣告//喂喂,該停下了,咱們該回家了。」雪紅實在是等得不耐煩了,所以,大叫了起來,因為,葉老大足足旋轉了上千個圈子了居然還在轉著沒停的意思。

不過,只有雪雨雙眼瞪得老大,而且,臉部肌肉在無聲的抽搐著。而南雲諸神估計也有點感覺。也是一臉震駭的看著那個一隻手在空中亂舞的小妹子。因為,其他人根本就不會把這小姑娘的亂舞跟葉老大的旋轉聯繫起來。

叭叭叭……

實在抗不住了,葉老大眼一黑,摔倒在地下,而且,連著來了十幾個翻滾一聲滾進了小溪里那冰涼的水才讓這貨頓時醒轉了過來。

「小子,這裡是雪家村1突然上頭傳來一道冷哼,那個小姑娘好像瞬間就變了個人似的。

小姑娘板著個臉,全身氣勢發出。葉老大感覺到了巨大的威壓。這種威壓好像就是朴家那個12段位的朴信東都沒有如此這般的雄渾過。

感覺眼前一花,大家再定眼看去時,那個蘋果臉小姑娘已經失去了人影。

啊啊礙…

葉老大大叫幾聲,在水中朴騰開了。一時之間,水花飛舞,亂石飛砸。良久,這貨才跳上了岸。

「唉,她是誰啊,厲害……」葉老大不得不服輸了。

「我也不曉得,從沒見過。」雪紅搖了搖頭。

「我也沒見過。」就連雪雨也是一腦門子的疑惑樣子,絕對不像摻假。

她是誰……

大家都是一腦門子迷惑走近了雪紅的家。

「你這孩子,在外胡鬧夠了沒有,總算是記得回家了。」剛走進院門口,裡頭就傳來一道疼愛的聲音道。

「媽1雪紅一頭就撲了進去,葉凡進到院子里發現雪紅正窩在一個美婦懷裡撒嬌。美婦長相跟雪紅有著五分相似,一頭頭髮高挽,像極了電視中的武皇后架勢。

雪家的大院很普通,屋頂是青瓦蓋的,下邊是青磚木樓。不過,範圍很大。院子里坐落著好多座二層的樓房。

樓房間隙距離也相當的大,其中粗糙的假山,自挖的池塘,還有小橋流水,金魚遊動,真是一幅農家大院的架勢。

美婦旁邊還站著一中年男子,留著小鬍子,面相傾向於儒生。應該是雪紅的爸爸浮雲東。

聽說浮雲東還是很早年的燕大學生,留過洋的洋博士。才學深,不過,他怎麼就喜歡雪青紅就搞不明白了。當然,雪青紅長得也相當的美貌。

「媽,我剛才在在村裡發現了一怪姑娘……」雪紅把事說叨了一遍下來。

「呵呵,咱們村的怪事怪人還很多。不要去想了,你該明白的時候自然就明白了……」想不到雪青紅卻是一臉淡然的笑著摸了摸女兒頭髮。

這話,可是有此玄機,葉凡不由得心裡一動,環顧起四周來了。

「你就是紅葉堡那個房東葉凡吧?」就在這時候,雪青紅看著葉凡,一臉微笑著問道。

「我是,阿姨你好。」葉凡打了聲招呼。

「嗯,不錯不錯,聽說你才28歲就達到十段位了,了不起的天才。」雪青紅直接的誇讚道。

「跟雪姨比不算什麼。」葉老大也懂得謙虛。

「我,老了。」雪青紅微微搖了搖頭。眼神在葉凡身上盯了許久,彼有一股子丈母娘看女婿的架勢,看得葉老大心裡都有些發毛了起來。

而一旁的浮雲東也是在打量著葉凡,只是沒有老婆雪青紅那般的直白跟赤裸了。讀書人嘛,還是會含蓄一些。

「阿姨哪點老?風韻在著呢?」葉凡拍馬屁道。

「你這孩子,嘴還真甜。難怪雪紅一直在講你的好話,就是天通這孩子也是好話不斷的。」雪青紅笑著,帶大家進了廳堂。

廳堂擺設很樸素,堂廳的地面是青石鋪的,並不是磨光的那種,而是石匠們自己打出來的。堂廳里擺著些木頭椅子,顯得有些斑駁,估計也是古董貨色了。

「紅兒,聽說你遇上麻煩了?」雪青紅問道。

「嗯……」雪紅被問得臉一紅,頭微微垂了下去。

「什麼麻煩,快講講。」雪青紅問道。

「媽,咱們進屋再說。」雪紅講著搶先上樓去了。雪青紅搖了搖頭,只好上樓去了。

當雪紅一脫了上衣,雪青紅仔細的看了看她胸脯上的那塊牌子。再看看,好像也沒搞明白,微微搖了搖頭問道:「看上去像是一塊牌子,還雕著一隻紫蝙蝠。不過,摸上去好像是紋在你胸脯上一般,怪了,並沒有貼上去的感覺,這怎麼取得下來。那個人有沒走近你?」

「沒有,我都不曉得什麼時候就成這個樣子了。媽,那個人太厲害了。

聽說韓國朴家那個太極血朴信東已經是12段位的高手了,居然被那人像耍猴一般的耍來耍去。

那人自稱蝠王南陵候,是葉凡的師傅,叫我保存這個牌了,三天內葉凡在取走,不然,這裡會爛進去。

媽,怎麼辦,連你都不清楚這個。我怕1雪紅還真是怕了起來地。

「我想想。」雪青紅也是皺起了眉頭,想了想打起了電話,嗯啊一陣子后就擱下了地。笑道:「不用擔心,我請了高人來了。」

不久,房門唰啦一聲響,進來一人。雪紅一看,叫道:「怎麼是你?」

「怎麼能不是我?」先前那個草果臉龐的小姑娘笑道。

「你到底是誰?」雪紅哼道。

「你管我是誰,不要講了,給我看看情況。」那人伸手一抓,雪紅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到面前。小姑娘仔細的看了看,陷入了沉思當中地。

「蝠王南陵候,唉……」小姑娘搖了搖頭。

「前輩,你聽說過南陵候嗎?」雪青紅臉上非常恭敬的問道。

「60年前,那個時候咱們還沒建國。整個國家都在戰爭,較亂。而在武林一塊上,全世界有著11大風雲人物。

一奇二正三邪五煞。這11個人如迷霧一般只是傳說中的人。到底怎麼們情況誰也不清楚,只曉得,傳說中有這11個人。

我想,那位南陵候前輩估計就是這11人中的一人了。這11個人,歲數應該都達到上百歲的高齡了。

而且,如果還活著的話,個個突破『先天大能者』那是肯定的了。什麼世界十大高手在他們面前,那隻能是小輩了。

他們才是全球真正的世界11大高手。我有幸見過四煞中的一位,那人叫情無煞,真名叫什麼誰也不知。

五十年前他到何種境界我不清楚。我只記得當時他撒了一籃子的玫瑰花掰出去。那花掰飄悠著飛了出去。

僅僅十幾秒鐘過後。遠隔他幾百米的一伙人全被花瓣擊中。個個口噴鮮血,全死了。他一把花就殺了15個人,真是恐怖。這種人稱煞,喜怒無常。

殺人如殺雞。不過,聽說他高興時,好起來時對你像對待老祖宗一樣的好。

而且,對於有情的人,他很不喜歡,所以,叫情無殺。

估計是在情字一塊上受了什麼刺j才變得如此的。我想,現在他還活著的話。到什麼地步,我不敢想象。

不過,這種人也著實難見到。撒到全世界去,幾十個國家才攤上一個,也沒啥。」小姑娘講道,此刻倒是顯得很正經,莊重,似乎現在變了個人了。

「那這個,其它咱們管不了,就是這牌子如果不解決掉真爛了怎麼辦?」雪紅的母親雪青紅也有些急了。

「到祖堂去吧,也許還有機會。」那小姑娘講了最後一句轉身唰啦一下穿窗戶而去了。

「媽,她是什麼人?怎麼我從沒見過,而且,咱們家的事好像她都清楚。」雪紅望著窗戶,忍不住問道。

謝謝『大城小事誠誠』『王憬賢』兩位兄弟打賞,同志們,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