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雪家祖堂中的詭異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雪家祖堂中的詭異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她是一位前輩,很少回家。這次你們回來也是湊巧了。」雪青紅講著,想了想,講道,「晚飯後你跟葉凡一起進祖堂去試試。也許祖堂中還真能解決這個問題。」

「葉凡一個外人,帶他進去幹什麼?」雪紅問道。

「你這牌子沒有葉凡估計是取不下來,只能試試了,行不行誰也拿不定。不行的話只能另想辦法了。我想,那位前輩既然是葉凡的師傅,應該沒有惡意的。只是,他怎麼把這個東西擱你這裡,那你豈不是全被葉凡揩油完了。」雪青紅問道,神情有點怪怪的。

「反正早被他看過了,而且還摸過。」雪紅脫口而出,話一出口后才感覺好像有些哪個了,不由得臉有些紅了。

「那個時候你們在練功,也沒什麼。平時不練功的時候那樣可就不好了。男女有別,雪紅,你得注意著點了。以前,本來是想收葉凡到雪家為徒的。現在,有了那位南陵候,是沒有辦法了。」雪青紅還有些遺撼,搖了搖頭。

「媽的意思是?」雪紅臉紅紅的問道。

「現在,也不知該怎麼了。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聽你說葉凡有未婚夫了。」雪青紅講道。

「他有未婚夫跟我什麼關係,真是的媽,你別亂想,我跟她根本就沒什麼。當時只是練功罷了。」雪紅講道。

「可惜了,要是能招上門就好了……」雪青紅有些遺撼。

「那是不可能的,你沒發現,他是個天才。這麼年輕就達10段位,這樣的人進到咱們雪家。

別的不要講,女姓主家的地位就得給他翻了個個兒。有本事的人都有能力,到時由不得雪家了。

這對咱們雪家幾百年形成的家族傳統可是吳事,估計奶奶她們也不會同意。」雪紅講道。

「不管了,你們先去了祖堂再說。」雪青紅擺了擺手。

晚上,吃過晚飯。

葉凡跟雪紅都洗了澡換了一身輕鬆的寬閑衣服。在雪青紅以及雪雨倆人的帶引下,兩人上路了。

雪家祖堂在一個隱秘的地方,距離武候村還有幾里路。不過,對她們四個來講也算不上什麼,不久就到了。

一座破廟,裡面住著一個聾啞的老頭。

雪紅母親跟他比劃了一陣子手勢,老頭帶著他們進了破廟的後堂。手一動,一陣機輒聲響起過後,一尊菩薩被移開了,露出一洞來。

「進去吧,裡面常年通風著,沒有危險。」雪青紅講著,雪雨先鑽了進去。

裡面是一個洞道,奇怪的是一直在下坡石階的走著。洞道兩旁的電燈亮了起來,這個,應該是後頭才裝上去的。

走了大約三四里路,到一個很開闊的洞里時雪青紅停下了腳步。指了指前面一扇石門講道:「到了,你們倆個進去吧。要虔誠一點。」

「媽有什麼要交待的嗎?」雪紅有些害怕的問道。

「一切隨緣,交待也沒用。」雪青紅說道,看了雪紅一眼,講道,「不用擔心什麼,你是雪家的孩子,老祖宗不會對你怎麼樣。而且,你要相信媽的話,一切隨緣。有些東西,強求不來的。」

兩人伸手推開石門,進去后雪青紅一拉又關上了石門。

葉凡驚訝的發現,裡面居然空空的啥都沒有,環顧了四周一眼,都是牆壁。而且,牆壁上也是空空的就是一些粗糙的石壁。

這個,在葉老大的鷹眼下,絕對是石壁的原始樣子。如果說石壁里暗藏玄機,那也有可能。即便是鷹眼也不可能能透視跟發現點什麼。

搞什麼搞,葉老大不由得在心裡鄙視了一句,認為雪家人有些故弄玄虛了。

兩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突然,石壁中央那地下就那樣突兀地噴出一團青色的霧氣來。兩人腳步一頓馬上往後退了七八步。

「這什麼東西?」葉凡問側旁的雪紅,說道。

「不清楚。」雪紅搖了搖頭,雙眼發直的盯著那團青霧升騰起的地方。

「你媽沒跟你介紹一下這洞里情況?」葉凡有些訝然的問道,心說要是遇上危險不是倒霉了。

「沒有,我媽講了,一切隨緣。跟老祖宗有緣自然就顯靈了。沒緣的話講了也沒用。」雪紅搖了搖頭。

「還顯靈,顯個屁,你老祖宗都死了n百年了,難道這世上還真有鬼魂不說?」葉老大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別亂講!在這裡對雪家人來講就是聖堂。褻瀆祖宗是要遭報應的。」雪紅趕緊說道。

突然,一道青霧『啵』地一聲刺耳聲傳來,啪一聲,一條毛線粗的青霧居然從青霧團中飛彈而出,直擊葉老大而來。

葉老大一看,趕緊往旁邊一閃而滑過十幾米。不過,那線青霧好像導彈一般追著葉老大就來了。慌得這貨趕緊是左閃右挪上下翻騰著想把青霧給閃開。

滋濨滋……

幾聲怪響之後,葉老大臉色有些難看。因為,那線青霧纏繞了過來。在葉老大身上環顧了幾圈后在他臉上又環繞了向下。待青霧唰地一聲給退了回去后,就連一旁的雪紅都嚇得尖叫了一聲。

因為,葉凡的臉上好像被環畫了好多個圈圈。這個圈圈似乎就是青色的。肯定是那團青霧在作梗。

「葉……葉哥哥,這,到底怎麼回事?」雪紅講話有些不利索了,伸手就想去摸葉凡的臉。

「別動,很痛的!倒霉,真的遭報應了。」葉凡說道,一臉的苦笑。自個兒伸手摸了摸臉上的青霧圈子,說道,「這下子好了,孫猴子的緊箍圈搞自己臉上了。這叫我怎麼出去見人?」

「要是消不掉那還真是麻煩了,你這臉可就……」雪紅沉吟了一下,想笑,轉爾說道,「剛才不是跟你講過,別亂講,你看看,這不是,馬上就報了。」

「怪了,難道你家老祖宗還真會顯靈?」葉老大才不會相信這種荒唐事。

「剛才你不遭報應了?」雪紅一臉的興哉樂禍,葉老大也沒辦法,兩人磨蹭了一下,才往前走去。

終於看到了那團青霧的全貌,葉老大當然是全身戒備。

發現這團青霧好像是從地底下冒出來的,青霧並不光是青色的,裡頭好像還夾雜著黃色紅色等顏色,只是青色佔大部分,遠望去就是青色的了。

而且,青霧下邊還有個開口,就鐵鍋大。青霧不斷的往外冒著,葉凡跟雪紅思忖了一陣子。

下定了決心,伸手去觸了觸青霧。發現入手有些冰涼,並沒有其它什麼反常現象發生。

這個,就很難解釋剛才那線青霧自個兒騰出來在葉老大臉上作上標記一說了。

「葉哥哥,你有沒感覺到。這青霧沾手上馬上就化作什麼進到了我們經絡當中。

而且,感覺咱們體內的內息之氣運作的速度又快了不少?」雪紅倒是細心,給她發現了這個講道。

「難道青霧有助於練功的作用?」葉凡也有些意外,乾脆整隻手都浸入了青霧當中。

頓時,一股冰涼從手掌經絡以及穴道入沿著進來了。葉老大施展開練功的方法,體內運作速度加快。

不久,那股涼意傳透了全身。而且,隨著涼意的進入,葉凡感覺身體內的內氣運行速度好像快了不少。

這廝心裡一動,說道:「也許你們祖堂的決竅就在這青霧上,咱們都盤腿坐著練一陣子看看有沒什麼反應?」

於是,兩人都盤腿坐了下來,一隻手伸進青霧中開始打坐練起功來。

涼意在經絡中穿梭,葉老大感覺內息流動的速度更快了。而且,丹田中一陣陣的暢意傳來,令人相當的舒服。

也不曉得過了多久,葉老大突然有種莫名的詭異感覺。

好像聽到一個無形的聲音在傳達自己的意思,那聲音並不是講出來的,而是心裡的一種感覺。

葉老大又施展開鷹眼跟蝠耳通術細細的感覺了一會兒,就是發現不了聲音的來沿。

葉凡不由得驚訝的問雪紅道:「你有沒聽見什麼?」

「好像有感覺,一個很蒼桑的聲音在我心裡響起。講什麼好像很模糊,聽得很不清楚。」雪紅講道。

「難道這就是你家祖宗傳下來的靈魂之音?」葉老大講著,頓時雙眼放彩,興趣上來了。

這個,鬼魂一說倒只是個傳說,如果真能親眼看到,親耳聽到,那就有得樂子找了。也許,憑此可以推翻世間的一大套理論之說。

兩人又凝神的練起功來。

足足一個小時過後,葉凡這次是更清~~-更新首發~~晰的感覺到了那股子意思傳來。好像是一個老頭非常蒼涼的講道:「你叫什麼名字?」

「葉凡。」葉凡嘴裡輕輕的回答道,不過,因為青霧團在身邊,一講話那噴出的氣就會j盪著青霧一顫一顫的,葉凡也沒再意這些。

「葉凡,你不是姓葛?」那聲音有些失望的問道。

「不姓葛,本人就姓葉,正宗的葉家人。」葉凡再一次肯定了。

「那就怪了,你身上怎麼有葛家人的東西?」那聲音又問道。

「葛家人東西,沒有葛家人送我東西啊?」葉凡有些莫名其妙了。

「放屁1那蒼老聲音生氣了,爆了句粗話后就沒聲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