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八十五章十二段算個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八十五章十二段算個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等了一陣子,發現對方不吭聲,這貨對這事太好奇了,自己首先忍不住了,小聲問道:「前輩可以指出我身上哪件東西是葛家人的嗎?也許真有葛家人送我東西,只是後來給忘了。」

「你左手腕上不是有把劍,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我家祖上就傳下來的『幹將』。只是,怎麼沒到我後人手中反倒到了你的手上。難道是我家的後人沒落了,或者說你是我家後人收的關門弟子?」那聲音問道。

「我在一洞中得到的,那人自稱葛子陽,說是葛洪大師的後人。說他是專門為唐太宗練長生丹的練丹士。

不過,估計是長生丹沒練出來。那位前輩『仙去』在洞中。不過,骨頭微微有些發黑。

如果用我們現代人的眼光看,應該是鉛貢中毒的徵兆。」葉凡老實的回答道。這貨感覺到如果不實話實說的話就怕激怒了對方。

「噢,唉……」那道聲音嘆了口氣,好久才說道,「你也算是有緣人。

不過,我那後輩也許是練丹不成累疲而死了。這個,對煉丹士來講也純屬正常。

他們天天守在丹爐旁,煙火燎的,著實也辛苦了。不過,我希望你能把我們葛家的練丹之術繼續下去,發揚我們葛家的長生之術。練出真正的長生不老丹來。」

「這個,恐怕不可能吧。我們現代科技如此的發達都辦不到,更別說古代的長生練丹法了?」葉凡心裡感覺好笑,嘴裡說道。倒也不想欺騙這無知的老傢伙。

「胡說,我們葛家的練丹之術天下最奇。我們以前都沒練出長生丹來那是因為方法不得法。或者是天時環境關係。我相信,只要你肯一直琢磨下去,終究會練出來的。」那人好像生氣了。

「那好吧,我會繼續研究練下去的。」葉凡只好撒了個謊,不然,不曉得這老傢伙會整出什麼來作弄自己那就糟糕了。

而且,對於這種迂腐而被煉丹迷惑了心智的人,估計也是解不開他們心中的想法的。

「哈哈哈,那就好,我們葛家的丹術不會失傳了。年輕人,我會給你好處的。算是給你的獎勵吧。」那人哈笑著講道,好像心情不錯。

「謝謝,發揚葛家煉丹之術,那是我這個得到葛家傳承的有緣人應該辦到的事。」葉凡表忠心了。

這傢伙嘴裡一直在腹誹著這老傢伙。轉爾,這廝想到了自己的臉,問道,「前輩,這個,我臉上的青色圓圈是怎麼回事。這股青霧好像是活物似的。」

「呵呵呵,那個簡單。這是對不敬我們的人的一種小懲。你剛才肯定是講了不好聽的話,所以,青霧才給了你小懲。」那人講道。

「總得給消除掉,不然,走出去人家會講葛家弟子如此長相,那豈不是丟了葛家人的臉子。再說了,我如今潛心鑽研丹術。也是大師了,這個樣子走出去,那還怎麼樣……」葉凡講道。

「放心,等你繼承了雪家『童子臉』后那個自動就消除了。如果你無緣繼承,那個青環永遠將陪伴著你了。」那人講道。

「那,前輩,能不能照顧著點,給個童子臉。這樣,走出去也不會丟了葛家人的臉子,發揚葛家丹道嘛!

而且,我也可以講這是因為咱服食了長生不老丹才這樣子的。這個,對現代人來講也是一個很好的宣傳效果的。」葉老大心裡一喜,心說快哉了。

如果能繼承童子臉,那我葉凡這臉不就在60歲前都停留在28歲這個長相,拉風礙…這廝一激動,差點笑出聲來了。

「宣傳,什麼叫宣傳?」那人問道。

葉老大差點要抓狂了,只好耐著性子把宣傳的東東解釋了一遍下來。

「噢,原來宣傳有這種好處。好好,我馬上給老太婆講一聲,給你一個童子臉。」那人講道。

我汗,你自己還作不了主,還有個老太婆,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這老傢伙一聲,嘴裡講道:「這事,難道還得另一個前輩同意?」

「沒辦法小夥子,老太婆蠻不講理,我這是讓著他。並不是講我怕~~-更新首發~~了他。

這個,童子臉其實是我葛家的秘術。現在搞得要我們同時出手才能給人童子臉了。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我們也堅持不了多久了。估計,這童子臉也傳不了幾代了。

而且,量不會太多,每一代最多三個人會獲得。」老頭有些蒼涼講道。

葉老大越來越驚,心說到底是鬼魂還是什麼?怪了,不由得問道:「前輩所講的那另一位莫非是雪家的老祖宗?」

「什麼雪家老祖宗,是我婆娘。給老子墊被子的婆娘。天天給老子打洗腳水,那婆娘長得漂亮,對外人兇巴巴的,不過,對咱這個丈夫還是很順著的。」老頭得意的講道,「不然,我才懶得把童子臉給她們雪家。早給休了。」

老頭講完沒聲音掉了,葉老大心裡直想發笑。心說你給個童子臉還要請示,居然在我面前顯擺,這不是不打自招了自已沒本事,受一娘們欺負著了。估計老傢伙剛才講端洗腳水什麼的騷包事是自己吧。

不久,葉老大感覺到了一股子更冰冷的涼意傳來。這貨趕緊動功想抗,雙手在青霧中拚命的搓動著。

不過,還是越來越冷。這貨正想退出青霧時,那道聲音又響了起來,說道:「全速行氣,要把全部內息使出來跟青霧想結合。讓青霧融入你的身體經絡當中,要徹底的融合。不然,達不到效果了。」

「前輩,難道這就是融合童子臉?」葉凡問道。

「少廢話,趕緊運氣,機不可再來。雪家人想這機會都想瘋了。童子臉不但能讓你的衰老大大延緩。

更重要的就是,它其實才是真正的『生息術』。以前雪家給你的『生息術』只是一點皮毛。那是從我們葛家扯來的一點邊緣秘技。

而真正的『生息術』是融合在童子臉中。如今以你現在十段位水準,如果能把生息術練得通達,那對你來講將是受用無窮。

即便是突破先天大能者到達『念氣』境界的超高強者,如果有著咱們葛家的『生息術』相助。

那體內之氣機能達到如江河之湧泉,滾滾東流不息之地。」老傢伙剛講到這裡,葉凡忍不住問道,「啥叫念氣境界?難道比先天大能者更要厲害一籌?」

「哈哈哈……」那神秘老傢伙居然哈哈爽笑了起來,良久才停了,講道,「以前雪家有幾個後輩來試童子臉,我也跟她們都聊過。

知道現代社會跟古代社會是不一樣了。知道現代社會國術沒落了,就是十二段已經被你們認為是超級高手了。

至於先天,聽說你們只把他們視為傳說中的存在。真是可笑又可氣,在我們那個年代,十二段算個屁?

先天只能算是中流水準。『念氣境界』的強者才算是真正的高手。」

「那啥叫『念氣』?」葉老大心裡是狂震,興趣空前的超高了。好像這老傢伙已經活了不少年頭了,至少幾百年吧,也許上千年都有可能。那他還是人嗎?

這世上,難道還真是仙人一說,那怎麼可能?至於說老傢伙還能講出現代用語來就可以解釋了。

也許是雪家以前跟他接觸的得到童子臉的人跟他交流過後老傢伙的用語也得很了改變罷了。

「念氣境界嘛,那當然比先天厲害得多了。這麼講吧,假如先天是一隻小貓,那念氣的強者就是一頭大象,力量什麼比對都是沒辦法比的。更何況,他們已經超脫了『氣』的束縛,達到另一重境界了。算啦,不講了,講了你也不懂。這些,都是很高深的學問滴。」老傢伙還裝神秘,賣弄了起來。

葉老大可是急了,急問道:「怎麼不解釋下去,晚輩我很好奇的。」

「好奇,哪個不好奇。不過,你要知道也行,什麼時候煉出了真正的『長生丹」把我們葛家的煉丹術傳揚世界時拿來給老夫瞧瞧,老夫就給你詳細的解釋一下什麼叫『念氣境界』。

而且,你小了如果能讓老頭子我高興的話,也許,傳你『念氣境界』秘技也是有可能的。

那全得看老人家我高不高興了。」老傢伙又哈笑了起來。不過,他的話可是當頭給了葉老大一棒。

這傢伙相當的鬱悶,心說還煉長生丹,老子才不想鉛貢中毒而死。這屁的丹能煉出來,就你們葛家這幫人全是瘋子。

煉個球球的丹。生老病死,自然規律。不對啊,這老傢伙怎麼能活上幾百年而不死,難道這世上真有魂靈一說……

葉老大越想自己倒給搞糊塗了。

「萬氣歸一,你小子給我注意著點。估計你那小腦瓜子一直在胡思亂想是不是。要是不小心給童子臉練岔氣了,有得你小子樂的了。」那聲音又警告了起來。

葉凡只好收斂了心思專門的加速行氣,融合那青霧中傳來的道道越來越冰涼的涼意了。似乎感覺,連血液都要快被冰凍住了。

「快使用生息術,生生不息。」老傢伙突然喊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