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八十七章終於還給你了咯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八十七章終於還給你了咯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看看?」雪紅當然發現了這傢伙那有些猥瑣的眼光,不過,她也顧不及了,當場脫了上衣。看了看摸了摸,不由得有些吶吶道,「怎麼還在,不過,好像快掉了似的。」

「快掉了?」葉老大吃了一驚,不過,不好意思盯著人家那地方看。

「你摸摸,是不是快掉了。」哪曉得雪紅伸手一扯就把葉老大的一隻手掌硬是拽著給按在了那塊貼有紫蝙蝠標記的胸峰子上。

頓時,一道電波從葉老大心裡掠過。手感十分的舒服,這貨忍不住收縮了一下手掌,頓時,柔軟中帶有彈性的東東一掌還握不過來。

「你快運氣試試看能不能把這破蝙蝠給拿掉嘛,要是拿不掉我就到醫院動手術了。不然,爛掉怎麼辦?」雪紅臉漲得通紅,這姑娘急了。

葉凡平心靜氣開始施展開內息往那紫蝙蝠身上逼去。漸漸的,葉老大驚訝的發現,紫蝙蝠好像被融化了似的,慢慢變得更是紫青青的,而且,一股柔和的內息跟自己的內息相融在了一起,不久,就不見了。

「沒掉了,沒掉了,好哇1雪紅低頭一看,頓時高興得不得了啦。

「會不會融進你那裡面了?」葉凡一句話出來雪紅又擔心了起來,姑娘拚命的拿著自己那東東擠著,想擠出紫蝙蝠來。不過,沒發現異狀才放下了心。

抬頭一看,發現葉老大正獃獃的盯著自己在動作。雪紅馬上罵道:「色狼,不給你看了。」習嗦幾聲迅速的穿上了衣服。

他娘的,這動作簡直令人噴血。葉老大有些遺憾的嘀咕了一句。嘴裡卻是講道:「早看過摸過了,藏啥?」

「你還講?」雪紅怒瞪了葉老大一眼,臉紅通通的像猴子屁股。

「不講了。」葉老大幹笑了一聲,伸手在頭髮上摸了一下。

「呃,怎麼回來,這東東跑我手掌上了。」葉凡驚訝的發現,剛才無意中觸動了內息,那個小小的紫蝙蝠居然在自己手掌心冒了出來。「咯咯咯,真的還給你了。我總算是完成了任務。」雪紅心情大好,妖笑了起來。

「怪了,又不見了。」葉凡看了看手掌,發現掌心上的紫蝙蝠又不見了。

「哥哥,你是不是在玩魔術?」雪紅盯著葉老大的手掌發愣開了,這小妮子,一臉的興奮勁頭上來了。掰著葉凡的手掌心玩弄個不停。

「我也不曉得怎麼回來,剛才出來一下又沒掉了。」葉老大也是一臉的疑惑不解。

仔細的觀察起自己的手掌心來,又逼出內息往手掌心而去,這次那紫蝙蝠居然沒有出來。這貨試了幾次都沒出來,不由得有些沮喪,不曉得真正的原因在哪?

「莫不是要用老前輩傳的秘法才能出來?」雪紅嘀咕了一句。

「對了,我試試。」葉老大茅塞頓開,馬上試運行起了蝠王南陵候的『水功』

心中頓時閃現出蝠王南陵候所講的話來——這是老夫的『蝠功書書屋』跟『水功』。可以聚集空中水氣為我所用。水是萬物之母,可散可聚,可拆可解,可上可下可挪可固,善加利用之後可以作為攻擊保命之利器,可以作為治人醫人救死護傷之養生之術。

不久,雪紅有些怪怪的動了動身子。小聲嘀咕道:「怪了,怎麼好像這空氣中的濕度增加了不少。這山洞中又沒水流出來,如果在外面變天了才正常。」

隨著葉老大水功施展開來,幾分鐘過後,雪紅差點瞠目結舌了。因為,圍繞著葉老大的身邊周圍漸漸的凝聚了一些水霧。那水霧很薄,很薄,像是輕紗一般披在葉老大身上。

雪紅還伸手進水霧中試了試,小妮子頓時心裡更是震驚。因為,的確是水霧而並不是幻覺。

水從哪裡來的?雪紅這小腦殼子不夠用了。她是東瞅西望的想發現水的來處。

突然,水霧成一條小蛇樣唰地一下就全部凝聚在了葉凡左手掌心上。水霧不見了,而手掌心的紫色蝙蝠圖樣又出現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1葉老大恍然大悟,只要施展『水功』凝聚水氣到手掌心上就可以讓紫蝙蝠出現。

因為『水功』葉老大才練習不久,所以不怎麼熟練。功底子也不夠深厚。因此,紫蝙蝠出現得慢。

葉老大相信,只要功底子足夠后,只要一個念想這紫蝙蝠就會出現的。

這蝠王南陵候還真是個奇人,居然能想出這麼個餿招子來。不過,對於蝠王南陵候為什麼要把這紫蝙蝠先是融在雪紅的胸峰子上再轉給自己葉老大是琢磨不通。

心說莫不是雪紅的身體有助於水功的練習?好像不可能吧。難道還要整出個陰陽雙修什麼的法門來……

回到武候村後葉凡匆匆吃了晚飯連夜趕了回去。這個,出來都好幾天了,再不回去還真不好向同嶺人民交待了。

回到同嶺后,米月第一個來辦公室彙報工作。

「天木礦業集團的生產一切正常嗎?」葉凡最關心的當然是這個問道了,直接就問米月了。

「要說全部正常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也不可能做到,因為,天木礦業的總經理換人了。鳳啟梅這個人一上任就對公司進行了大刀闊腹的改造。」米月講道。

「正常,一朝天子一朝臣。以前天木礦業的班底是鳳草天這個草頭王搞的。

現在換成了留洋博士鳳啟梅,人家自有一套自己的運作理念。鳳草天雖說是個莽夫,但往往在干實事時這一套反倒是最有用的。

而鳳啟梅估計會注重法律因素一些,這一套在實際的運作中也許還是遇上許多的困難。

不過,從集團的長遠利益來看,要讓天木礦業走向正軌,發展得更大更強,鳳啟梅那一套肯定比鳳草天的更有用。

只是見效慢了一些,也不曉得鳳啟梅能否堅持下去。」葉凡說道。

「也正常,鳳啟梅現在其實在干操倒鳳草天班底重新組合,重新規劃,重新運作的事。這種事往往都稱之為『改革』。

改革往往會遇上許多的麻煩,舊勢力舊思想舊觀念的影響。還有,在天木礦業集團內部還有一夥鳳家的元老。

這些元老們自持在鳳家身份厚重,對鳳啟梅未必肯服氣。麻煩還將繼續下去,不過,這是鳳啟梅的事了。

咱們只能暫時旁觀了。不過,鳳啟梅能坐上總裁寶座,沒有點實力也不可能做到。

不過,聽說鳳草天那一系才是如今鳳家的最直系最親的一系,也是掌權的一系。

鳳啟梅這個旁偏一系要全面控制住天木礦業難度還是相當高的地。而且,鳳四那一系也不可能讓鳳啟梅如此的。

經濟在現代社會能決定家族的命運。自己一系的命運掌握在旁系手中,那是不可能的。」米月的眼光也著實不虛,從現象看到了本質。

「算啦,不談這個了。那是他們自己的事,當然,對於重組后的天木礦業集團,政府給以必要的支持和扶持還是應該的。以前鳳草天跟高成他們的關係好像處理不錯,就不曉得鳳啟梅現在情況如何了?更何況,天木礦業集團為了擦乾屁股也付了好幾個億的代價,他們,也算是有誠意的了。」葉凡講道。

「鳳啟梅並不是盞省油的燈,我相信天木礦業集團不管是誰當家。同嶺市政府都必須給以扶持。因為,丟掉這個納稅大戶,是同嶺所有領導們都不願意見到的結果。作為管錢袋子的高市長,更不可能沒有這種遠見性。」米月說道。

「也是,咱們就沒必要瞎操心了。你給我講講新龍街改造的問題吧?」葉凡說道,轉移了話題。

「葉書記,新龍街工程進展非常的順利。老百姓估計也是看到了街道太窄的危害性。

所以,這次的拆遷都非常的順利。而且,有了天木礦業集團捐贈的一個億,再加上市政府直拔的五千多萬。

還有各方社會捐贈以及上級拔款,合起來也籌到了三個多億。有了這筆錢新龍街改造方面可以順利完成了。」米月臉上略顯興奮,講道。

「那四尊『神』呢?」葉凡瞄了米月一眼,問道。自然指的是門口的四尊石頭獅子了。

「葉書記,我是換了條思路。」米月一臉蕩漾,微笑道。

「噢,講來聽聽。」葉凡也來了興趣。

「我是按復古的法子重新安排市委跟市政府的大門。兩尊門基本上不變,我特地請了考古修復方面的專家。

思想就是『修舊復舊』。所以,這樣一來,那四尊神倒是不用動作太厲害。

即便是四位領導看見應該不會有多大的想法了。再說,經我們重新修復后的大門,只是挪了點地兒罷了。

而且,會顯得更古老,更有藝術魅力地。」米月略顯得瑟的笑道。

「還是米月會辦事埃」葉凡不由得誇了誇。

「不過,葉書記,恐怕是去省里爭取的那筆錢有點麻煩。」米月的笑容沒掉了,還皺了皺那好看的月牙眉。

「怎麼回事?」葉凡身子一正,哼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