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瞧上了那位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瞧上了那位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交通局的宣局長對新龍街的事還是很上心的,自從葉書記給下達命令后,老宣一直在跑錢跑項目。

這不,倒真給他弄了個項目下來。交通廳那一關都打通了,下拔了三千萬。只是,這筆錢有些特別,要轉手從省財政廳才能下拔到咱們市。

前幾天老宣喜滋滋的去了省城,先去的交通廳,被告知說這筆錢巳經給省財政廳知會過了,一切手續都辦理好了。

老宣又樂滋滋的往省財政廳跑,不過,這次卻是碰了釘子。人家是七推八拖的,還說這筆有關交通建設的款子是面對全省公路小改造的。

咱們的新龍街改造並不屬於交通小修復的範疇。而是屬於市政建設一塊。

反正嗦了半天,就是不給錢。」米月有些氣憤的講道。

「宣局長一個處級幹部,要弄下來這麼大的項目,著實為難他了。估計,宣局長也找了不少省里領導吧?」葉凡問道。

「嗯,沒有省里有關領導支持,這麼大筆錢不可能會批下來的。只是,現在給擱在省財政廳,望著錢眼巴巴的拿不出來,老宣去了幾次都拿不出錢來,一氣之下差點跟省財政廳的相關領導拍桌子了。聽說老宣最後還是被省財政廳保衛處的同志給『請,出來的。」米月講道。

「是拖吧。」葉幾冷哼了一聲。

「架出來的。」米月講道,看了葉凡一眼,一幅欲言又止樣子。

「有什麼話直說,還藏什麼?」葉凡皺了下眉頭,說道。

「省財政廳的有些領導揚言,說咱們同嶺市這次新龍街改造項目申報有問題,是違規操作。

所以,這筆錢不會下拔下來了。自然,這話是沖著老宣當時講了幾句不好聽的話時相關領導當場就回過來的聲音。

其實,這事真不能怪老宣。省財政廳那幫財神爺們咱們下邊的同志哪個不曉得。

個個鼻孔朝天,去問他們要錢鎩印D愀葉運們講幾句話,人家馬上就甩臉子擱臉盤的。

下邊一個副廳到那邊,人家副科都可以沖你甩臉子。這就是省直某些機關的作風,唉……」米月說道。

「這事,我就想不明白了。省財政廳為什麼硬要卡住咱們同嶺市的項目?這其中,有什麼瓜葛吧?」葉凡可不是傻瓜。

省財政廳雖說硬氣,但也絕不會無緣無故的攔著這些。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雖說省財政廳財大氣粗的,但無端的鵲氖履切斕寄悅拋癰驢踢了也不會去乾的。

「這事,估計跟咱們市財政局的萬富才局長有些聯繫了。」米月講道。

「萬局長,這個,財政局跟交通局難道有什麼糾葛不成。或者說萬局長跟宣局長有私人恩怨?」葉凡若有所思的問道。

「葉書記沒聽說過嗎?」米月倒是有些訝然了。

「我剛回來,聽說過什麼,你直接講就是了。」葉凡說道。

「咱們市的林月副市長要高升到隔壁的河東市任常務副市長了。這事,聽說省委組織部已經通過了。估計就在這幾天內林副市長就要走人了。」米月說道。

「我這個書記很不合格啊,這麼大的事都不曉得。」葉凡說道,轉眼間就明白了,哼道,「是不是他們倆個都盯上了林副市長的位置?」

「不光他們倆個,現在,市裡那些有資格的正處級幹部們,那個都削尖腦袋的往省里跑了。

比如建設局的陸局長,人事局的肖局長,教育局的……人馬相當的多,再加上外市省里盯著咱們這個位置的,估計競爭者不下刃個。而咱們市市財政局長萬富才跟交通局的宣明堂兩位同志的呼聲最高了。

因為,兩人資格也最老了。而且,在市裡都有一定的支持者跟威信在。而倆人在省里都有一定的靠山。估計他們倆自認為這把交椅非他們莫屬了。所以,造的勢頭也大,影響很開。」米月說道。

「省財政廳卡殼了,難道省財政廳某位領導跟萬富才關係不錯?」葉幾問道,看了米月一眼,「那宣局長在省里的關係呢?」

「葉書記難道不曉得萬局長跟省財政廳的關係?」米月的神情有些怪異。

「有知道什麼,才到你們同嶺二個多月,又不是神棍能掐會算的。同嶺有多大,有多少處級千部?還有,前段時間發生的事你不是不曉得。更何況,我也沒那麼多閑功夫去打聽這些七糾八帶的關係。」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對不起葉書記,我這個管家沒把家管好。以後會經常跟葉書記聊聊這些的。

雖說這些關係在葉書記眼裡不算什麼,但是,知道了總比不知道的好。

要說到萬富才,這個,全市算得上號的幹部都曉得,省財政廳的常務副廳長萬有良是萬富才的親哥哥。

至於說宣局長在省里的關係,這個,我還真不曉得。宣局長以前做人低調,不顯山不露水的。

不過,老宣很有法子。偶爾都會做出點小,成績出讓群眾們都瞧瞧從而把他記上心頭。這次老宣也拋頭露面上陣了。,、米月講道。

「難怪了,萬有良出頭為弟弟墊帽子了。自然得狠狠打擊宣明堂同志了。不過,他們怎麼樣折騰我不管。

萬有良相幫弟弟這個純屬正常的事,自家人不幫還幫誰?不過,公是公私是私。

把公家的事跟私事擱一塊就要不得。你省里扣著不給錢,那是在難為咱書書屋們同嶺市。

新龍街改造不好這對老百姓來講不是好事,玩這種手段,我是很不滿意的。」葉凡有些惱了,覺得萬富才有些失大體了。

「唉,人家有權力,咱們現在就捏在萬有良手頭上了。有啥辦法,如果沒有了這筆錢,那新龍街的改造就有些捉襟見肘了。

葉書記把這麼大的事交待給我負責,這頭件事我絕不能幹砸了。要干就要幹得漂亮。

到時,不要講葉書記不滿意,就是我米月自個兒也對不起自己的良心。」米月態度很堅決。

「你想到辦法解決沒有?」葉幾問道,看了米月一眼,說道,「高市長那邊怎麼說?」

「宣局長找了分管交通的副市長吳用同志,吳市長也說會去省里問問。結果,昨天他跟宣局長一起去省財政廳,也是碰了一鼻子灰。」米月說道。

「吳用聽說跟高市長關係不錯嘛。」葉凡說道。

「嗯,吳用是高成那個圈子的核心人物之一,在市政府分管一塊上快趕上常務副市長畢雲理了。比常委、副市長玉春風分管的部門還要好一些。

都是些有油水,有權力的部門。這個,玉市長當然也不是傻瓜。只是曉得這個是高成明顯的偏向於吳市長。

玉市長只是沒作聲罷了。而且,對於新龍街的改造,我想高市長未必跟葉書記齊心。

以前還拿了許多事出來阻攔。我想,吳市長到省財政廳,無非是裝裝樣子裝裝象,表面上看他盡到了領導責任,實際上並沒有出多大的力氣。

這個,宣局長那天回來有講過。好像臉色不好看。估計,吳市長這表面文章宣局長也看出來了。

這個,宣局長也無奈,人家走了一趟了,你還要人家怎麼樣?」米月說道。

「呵呵,玉市長是個好同志。

」葉凡笑了笑,心裡突然湧出一主意來。

如果吳用同志太過火,是不是可以利用玉春風來鉗制一下他。更何況,常務副市長畢雲理跟黨群書記孔端的關係走得近,跟高成根本就尿不到一個壺裡。

如果能聯合畢雲理,兩個常委在市政府一攤子事上跟高成『拉拉手」那也是相當有味道的事。

至少,對於葉老大今後插手市政府一塊的工作,完成齊振濤的給自己的任務還是有相當幫助的。

「葉書記,萬廳長如此的搞,無非是希望咱們同嶺市委能扶持萬富才一把。」高月講道。

「如果當初萬富才能支持新龍街建設,我也許還能幫他一把。現在嘛,我就不信了,這省財政廳難道就萬有良同志在當家了。」葉凡臉板了起來,米月曉得,估計,萬富才這次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在同嶺一把手眼中留下了這印象,今後還想怎麼滴,人家一把手又不是泥捏紙糊的。到時隨便的擱出幾句話來就夠他喝上幾壺的。

「省財政廳廳長彭興和同志不曉得葉書記是否知道他?」米月說道。

「剛聽你說的,對於他的情況我是不怎麼清楚。咱們市有沒哪位同志跟彭廳長關係不錯的。」葉凡問道。

「估計不抵事兒,即便是有的同志跟彭廳長關係還行。但是,要讓彭廳長冒著得罪萬有良這個常務副廳的危險下拔錢給咱們同嶺市。

這個,難度就相當的高了。除非是省里領導出手,估計,一般的領導人家彭廳長未必會擱在眼中。

省財政廳省政府裡頭是數得上號的當紅部門之一。廳長更是省里的風雲人物。要讓彭廳長賣賬,至少得常委一個層次的省委領導才行。不然,人家彭廳未必當回事看。」米月講道。

抱歉,好久沒打牌。昨天晚上打到三點,一覺睡到了現在。倒是覺得精神好了一些。最近情節有些卡,所以,心情有些不好。一打牌倒把情節給打順了,呵可…

感謝『馬豬馬「大城小事誠誠,兩位大俠打賞,狗哥謝謝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