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八十九章這秘書早該下課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八十九章這秘書早該下課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樣,我先打個電話問問彭廳長再說了。」葉凡說著,米月輕輕的把彭興和辦公室的電話號碼遞了上來。

「呃,看來,你這位同志早有預謀的嘛……」葉凡看著米月,開著玩笑說道。

「我這也是給逼的,這事高成不管。而我自己肯定擺不平這事,只能求葉書記了。

我知道你忙,不過,新龍街改造是大事,有多少錢我們就要辦多大的事。

還是那句話,要搞就要搞得漂亮。搞得不三不四的這不是米月我的風格,相信也不是葉書記願意看到的結果。我這可是為葉書記爭氣滴。」米月臉上閃過一絲尷尬。

「講得好!要干就干漂亮了。」葉凡輕輕的磕桌子,直接用座機拔通了彭興和的電話。

「你哪位,我這裡是晉嶺省財政廳彭廳長辦公室。」裡頭傳來一道略顯傲氣的聲音。對於這種聲音,葉老大也聽得多了。

往往省里那些各部門頭頭//無彈窗無廣告//的秘書們都相當的『高調』。一見下邊地市的電話,自然感覺高人一等。更何況人家還是財神爺的秘書,自然就更高調了。

「我是同嶺市委的葉凡,有事找彭廳長。」葉老大當然也不會給一個小秘書示弱了,口氣也相當的硬朗。

「沒聽說過,我很忙,掛了。」那道聲音實在是『吊」嚓一聲就掛了葉老大的電話。葉老大面色一僵,實在沒想到一個秘書居然如此的囂張。

米月趕緊裝著回頭沒看見葉老大窘樣子的架勢。葉老大自然曉得米月在給自己遮面子,不由得笑道:「裝啥,你早聽見了。看來,咱們的彭廳長不是一般的尊神埃剛才接電話的那個,應該是他的秘書吧?」

「嗯,應該是那位林青秘書了。」米月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看了葉凡一眼。

「有話快講,藏著幹什麼?」葉老大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這個。其實,我先前也打過電話。那位林秘書也是如此對我們的。這小同志態度相當的惡劣,這個,我實在沒想到,他居然連同嶺市的葉書記都不曉得。這樣的秘書還拿來幹什麼?」米月說道。

「好個米月,你是擺明了要看我笑話嘛1葉凡一磕桌子,居然笑了起來。

「我哪敢,這個。我是真沒想到林秘書狗膽如此包天了。」米月趕緊喊道。

「是有點狗膽。不過,米月,你說說。那位林秘書真不曉得同嶺市委葉凡嗎?看來,我這個市委書記當得有些失敗了。居然,莫人曉得我了。」葉老大說道。面色倒也平靜得很,就是米月心裡都暗暗稱奇,覺得葉書記也太淡定了。被人如此的開涮居然還能淡定如此。

「如果說不曉得我們這些副職純屬正常,下邊包括省城也就十幾個地市一把手。連葉書記你都不曉得了,這個秘書,早該『下課』了。」米月一臉正經,講道。

「那算啦,秘書不接電話,那就直接打給彭興和同志了。」葉凡轉爾那臉就變了。嚴肅得很。

「葉……葉書記,聽說彭興和是在省委的羅書記手頭上提上去的。」這時,米月漏了一句出來。

「難怪礙…」葉凡自嘲樣搖了搖頭,曉得米月在提醒自己要注意分寸,別跟彭興和鬧僵了。

不過,葉凡也有點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也許,那位林秘書曉得自己是跟著齊省長的。

羅坎成跟齊振濤兩位同志並不怎麼和拍。而彭興和效勞的主子是羅坎成。

自然就把自己這個腦門上貼了『齊』字的市委書記划入了不待見的圈子中去了。

林秘書這是擺明了要給自己難堪嘛。好為主子彭廳長出氣。為彭出氣就是為羅出氣嘛!

葉老大心裡直覺得晦氣。上邊同志有些政見不和也純屬正常,那是他們自己的事。

可是,下邊的跟班們跟著起鬨摻和進去這就有些『過頭』了。此風一定要剎住,不然,下邊同志還有什麼活路?

葉凡翻了翻省里領導電話記錄。正想拔彭廳長電話,米月講道:「葉書記。估計這個是打不通。」

「你打過了?」葉凡轉頭問道。

「嗯,打過好多次了,就是不通或者是正在通話中。反正,我打過七八次了,沒一次通過話。」米月臉色有些鬱悶,說道。

「咱們跟彭廳長連面都沒見過,難道是萬副廳長在從中作梗?」葉凡自語道。

「按理講,萬副廳長針對的只是萬富才。他應該不會針對的是整個同嶺市吧。」米月說道。

「呵呵。」葉凡笑了兩聲,把剛才翻到的名片看了看直接拔通了電話,笑道,「老同學,這小日子過得蠻舒坦的嘛……」

葉凡這是打給中央黨校同學,也就是去年剛提拔為財政部某司司長的蔡林。

當初蔡林加入了葉凡在黨校的一組,所以,當時那個組的組員們到現在也時常在通電話。倒是形成了一個無形的圈子。

「哈哈哈,葉組長,你說笑了。你現在已經是同嶺大市的書記了。『封土』的一方大員。一句話可以決定同嶺市幾萬官員帽子,治下幾百萬的民眾,這是何等威風何等快哉的事。老蔡我可是羨慕不已啊1蔡林司長心情估計是不錯,笑得很大聲。

去年,蔡林提拔的事時還找過葉凡。當時的葉凡在中辦督查室任任主任。

自然,葉老大利用手中關係也為蔡林活動了幾下。雖說起的並不是關鍵作用,但也有些輔助作用的。

對於這一點,蔡林同學是銘記於心的。所以,親切的稱葉凡為『葉組長』。估計,是不是另有一層意思,比如,想靠近葉組的圈子等等,葉凡這個時候也沒辦法琢磨了。

「我說老蔡,你可是快把我給送進墳墓了,還『封土一方』還不如直接給個圓滾滾的山丘什麼都解決了。」葉凡開玩笑道,先活躍一下氣氛嘛。

「哈哈哈,葉組長,你可是我的領導,這話怎麼講的。要是真進那個地方,咱蔡林還不得成了陪葬品。」蔡林笑道。

「算啦,不講了。蔡兄,你在上頭,不曉得下邊同志的苦。你別看我這個書記風光,手一揮倒真可以決定下邊上萬官員帽子。不過,裡頭的東西你懂的,我就不必要嗦了。就講到省里辦事,人家一個小屁孩子都可以給我這個市委書記甩臉子的。這不,剛才還真給上邊一個小同志給擱著,狠狠的上了一課。」葉凡開始進入話題。

「不會吧,哪個小同志長了狗膽敢對葉組長如此。快講來,讓蔡林我見識一下。這種大人物,我蔡林還真想見識一番,真不懂事的東西1蔡林語氣中充滿了訝然。

其實,葉凡曉得,這貨肯定是裝出來的。不過,後面的兩句話充滿濃濃的同學情,還是讓葉老大心裡感覺到非常的舒服著。

「唉,不怕老同學笑話了。晉嶺省財政廳廳長彭興和同志老同學會曉得這個人吧?」葉凡說道。

「當然知道,此人還是你們晉嶺一把手羅書記親自點名提上肉事我也聽說過,葉組長,不會是……」蔡林那話講了半句。

「我跟他還沒接觸過,剛才打了電話給他……」葉凡把事說叨了一遍下來。

「膽子還真不小,連你都不認識了。」蔡林冷笑了一聲,別人怵羅坎成這個省委書記,但蔡林並不怵他。因為,兩人根本就沒有什麼交集。

「算啦,不講這個了。」葉凡轉移了話題,既然話帶到就夠了。兩人又閑扯了一些后就掛了電話。

當天晚上,葉凡匆匆回到了京城。

第二天早上八點正,葉凡準時到了華清大學校長譚起道辦公室。

譚校長在外間的小會客室接見了葉凡,這次譚校長就客氣得多了。直接說道:「我曉得你的來意,你們那邊的事辦妥當了沒有?」

「這位是市公安局長吳正風同志,他親手帶來了雪紅的有關案件處理結果。」葉凡指著吳正風介紹著,譚起道微微一愕,隱晦的看了看吳正風又看了看葉凡。

估計,對於葉凡能把市公安局長吳正風叫來也有些驚訝。吳正風雖說只是一正廳級幹部,但人家是首都公安局局長,不是等閑之輩。

「譚校長,這是我們局對於雪紅同學案件調查以及處理的意見。你看看地。」雙方打過招呼后,吳正風從皮包里拿出了有關材料。

譚起道接過後仔細的翻看了一遍下來,問道:「韓國朴家那邊怎麼講?」

「呵呵,這是韓國朴家那邊開具的申明。是經過公證處公證的,你看看。」葉凡遞上了有關材料,譚起道又仔細的看過後,沒再猶豫,說道,「既然你們提供的材料齊全,而雪紅同學也符合我們的破格錄取的條件。我可以給你們先開個接收證明,爾後你們去燕大把轉學等一干手續辦理好就是了。」

葉凡拿到證明后直奔燕大而去。

燕大常務副校長武光中接見了葉凡。

「武校長,雪紅同學的事你們校黨委會拍板了沒有?」葉凡問道。自然是先打個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