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九十章動腦不如動拳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九十章動腦不如動拳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事,葉書記,說句實話,校黨委會還在『拖』著。」武光中覺得欠了葉凡大人情,所以,有提醒葉凡的意思。

「再拖一個學期可就結束了,到時,雪紅的成績跟不上怎麼辦?」葉老大淡淡的哼了一聲,已經有些怒氣了。

「這個,葉書記,跟你講實話吧。陳校長的意思就是先拖著。等我們的項目拿下來后再商量這事。你回去耐心等等,最多到期終應該有說法的。有些事,陳校長也有些難做。」武光中坦然出了實情。

「鄭上明還真是威風啊,逼得你們堂堂的燕大作出如此下策。這學子學習又不是玩小孩子過家家遊戲?還要拖一拖,能拖得起嗎?咱們不能拿年青人的前途當籌碼。一是一二是二,這將擔誤人家一輩子的。」葉凡口氣重了不少。

「這個,葉書記,學校也著實沒辦法。兩個項目建設好幾個億,這個,也關係著我們燕大硬體建設,硬體實力的提升。

對於整個學校的辦學條件的改善都較明顯。我們不能失去這個難得的機會。

你也清楚,學校是清水衙門。想爭取到上頭的一些款子機會是很難得的。人家給你款子你還不善把利用的話下次再去要人家全甩臉子了。」武光中攤出了實話。

「哼,那雪紅就成了犧牲品是不是?如果你們再不作為,我將向教育部提起上訴。你們這是違規『拖庄學生,這個,不讓人讀書。又拿不出理由來,你們良心何在?」葉凡言詞開始犀利,雖說要轉走了,但也得把話說回來。不然,雪紅被他們白白折騰了。

「這事,葉書記,還是好商量是不是?而且。估計你們即便是要上訴效果也不是很大。本來雪紅收進來就是破格錄取的。就拿分數一塊來講也著實太低了。」武光中這是在提醒葉凡,鄭上明光是糾住這一點就夠了。

當然,武光中還真有些怵葉凡去教育部折騰。這年輕人的能量不小,即便是最後不起作用,估計,燕大也會被他折騰『臭』了。從學校自身利益看,武光中當然不希望看到這種僵局出現。

「那好。你們不要雪紅讀書我把雪紅轉走就是了。你們給我開俱個轉人的證明,其它的事我自己去處理。」葉凡這時才拋出話題來。

「轉走1武光中一臉的訝然,看了葉凡一眼,問道,「轉哪去?」

「華清大學願意接收雪紅,我想,東邊不亮西邊亮嘛。你們把人硬拖著不讓讀書,人家愛惜人才願意接收。那就請武校長開俱有關證明吧,這是華清大學方面出具的接收證明。」葉凡把譚校長親自開俱的證明拿出來擱在了武光中桌上。

「葉書記,你也清楚。對於大學之下的小學初中到高中。都有轉學這一政策。

不過,大學裡頭你幾時聽說過轉學?這個證明我們沒辦法開。大學錄取學生是一項非常嚴謹的工作。

還要跟高招辦等政府部門相掛勾。所以,這證明我沒辦法開。」武光中搖了搖頭,臉色有些難看。

其實,這老頭還是有些捨不得雪紅的。雪紅體育能力強,肯定能拿到有份量的冠軍。

到時自己這個發現人才的副校長臉上也有光彩。更何況。雪紅是到華清大學。

那不是相助對手嗎?這一點。不要講武光中,就是燕大的陳白候校長也是絕不願意看到的事。

「……」

葉老大終於沒能做到唐主席給他題的字『海納百川』。這下子是爆發了,桌子被他輕拍了一掌,茶杯蓋兒都震落到了辦公桌上。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不讓人家讀書又不肯放人,難道真想把我妹子擱在書架上放著。

你們這樣的行為。說難聽點,就是在謀財害命!這事,你們如果不撒手,就是上法庭我們也要跟你們校方爭到底。

你們,太欺負人了。」葉凡聲音相當的大,嚇得武光中的秘書都趕緊伸出頭來看了看,見武光中沒事又縮了回去。

「唉,這事,我問問陳校長。」武光中也是被逼無奈,只好掛了電話給陳白候。不過,最後還是苦笑著搖了搖頭,意思是這事沒得商量。

「行,好樣的,一切後果你們校方自己負責1葉老大火氣大了,站起來一腳把轉椅子給踢到屋角,噠噠噠氣呼呼的走了。

葉凡剛走,武光中急匆匆的進了陳白候的辦公室。

「走了?」陳白候也是臉色嚴肅著,有些難看。

「唉……」武光中嘆了口氣點了點頭,看了陳白候一眼,說道,「這事,咱們做得有些不地道。正如葉凡所講的,咱們不讓雪紅讀書,又不讓她轉到華清大學。這是哪門子道理?老陳,我心裡有愧埃」

「唉,這事,老武,你說,我有啥辦法。鄭部長盯得緊,三天兩頭都會來個電話問雪紅的事。一二三再二三的交待了這事,而且,本來這次只下拔一個億的,結果給了二個億。

這個我曉得。這是鄭部長在賣人情給我們。你說說,我能為了一個學生而拋掉兩個億嗎?

這對咱們學校來講,損失太大了。華清大學盯得緊,咱們如果不奮起就要被別人趕超。

咱們倆所大學,各方面條件從來都是差不多狀況。如果華清建設好了,咱們失去了這筆款了那肯定在硬體建設一塊上落後了他們一個籌。

這是絕對要不得的,所以,為了大局,我陳白候只好昧著良心了。要罵,就讓葉凡來罵我吧。」陳白候摸了摸頭上的白髮,自然,臉色也相當的難看。

「老陳,葉凡走的時候甩了狠話的。我有些擔心……」武光中臉上透著濃濃的憂鬱。

「講什麼?」陳白候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呷了口茶穩定了一下心神,問道。

「說是一切後果咱們校方負責。」武光中說道。

「他想幹什麼?難道還想砸了我們燕大不成。哼,年輕人,也太囂張了。

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國家培養人才的地方,全是全國各地,甚至包括外國來的一些頂尖學子。

是他能胡鬧的地方嗎?我倒記能折騰出什麼噱頭來?」陳白候也生氣了,最近被雪紅的事折騰得差點要抓狂了。

自然。再也忍不住了。也放了狠話。當然,陳校長也是有自己的威信的。

「老陳,你不曉得他的關係?」武光中一聽,臉色更陰沉,趕緊提醒陳白候道。

「關係,什麼關係?」陳白候也是微微一愕,問道。這個。關係兩個字從武光中嘴裡講出來,那這『關係』就是相當俱有份量了。

「這事,我也說不上。不過,從他的職務變遷來講就有痕可尋了。從唐主席辦公室出來的同志,這麼年輕就是同嶺大市的市委書記。如果說他沒有一點關係,那怎麼可能。我就怕他真折騰出什麼來損害了我們學校就麻煩了。」武光中說道。

「不管了,折騰就折騰吧。魚跟熊掌咱們只能取其一,當然是舍魚而收熊掌了。」陳白候決斷式的揮了揮手。

下午二點左右,紅葉堡。

天通匆匆進來了,望見葉凡不由得問道:「我說小葉同志。啥事這麼急叫我馬上要過來?還限定屁的時間。」

「你看看這些,雪紅的事我已經盡了全力了。不過,你也曉得,我這官小位低,管不了教育部的常務副部長鄭上明同~~-更新首發~~志。

人家硬是把雪紅給掛在了燕大這顆樹上,不讓讀書又不讓轉學。你說我有什麼辦法。

難道掄起拳頭去砸了鄭上明的辦公室?」葉凡哼道。雙手一攤,意思是咱沒輒了。

天通翻完了材料往旁邊一擱,哼道:「那行,你不去我去。反正老子就一群眾。沒有正式編製沒有官銜職務的。砸了就砸了那就咋滴?」

天通一講完,拿起文件袋子怒匆匆的走沒影了。

「葉凡。這個,要是鄭上明被天通打出個好歹來可就不明智了。畢竟,鄭上明的級別位置擺在哪裡的。

這恐怕會成為全國新聞了。我看,適可而止吧。而且,這事,他們很可能會想到你的頭上的。

因為,前期都是你在處理這事。那些領導,都是猴精猴精的,一眼就能看穿誰在玩把戲。」一旁的喬圓圓勸道。

「打就打吧,這老傢伙也欠揍。」葉老大拖長聲音講道,這邊,悶著頭喝了口茶,良久,才說道,「有些事,出拳頭比出智力更有效果。也許有的人會講咱們沒腦子。

不過,本人就是這個想法。該出手時就要出手,拳頭大即便是在當今社會也是有效果的。

你不信瞧瞧,有熱鬧好看了。不然,這事,我肯定得去找壓住鄭上明的人出來。

那這樣的人咱們能認識幾個。找你爸,估計這點小事他不會出手。去找趙寶剛,咱們不得又欠下一大人情。

找費家,更不行了。這種小事都去煩費書記,那人家會怎麼看我這沒屁本事的人。

反倒在人家心裡留下一個此人是一『阿斗』的形象。所以,我不想再費勁頭了。

這折騰來折騰去的也累了,煩了。連韓國都去過了,這最後一拳由天通同志出手也是應該的。

雪紅是他妹妹,他不出拳誰出拳。所以,乾脆直接用拳頭解決了事。而且,我相信天通沒啥,鬧騰一下沒準兒效果馬上就出來了。」

講到後頭,葉老大臉上居然掛著一陰陰的微笑。看得喬大小姐直翻白眼鄙視這貨。

鄭上明正招集了幾個副部長開個小會。老傢伙坐在會議桌頭頭上下正大講特講什麼建設建設的。

這時,秘書楊傑輕手輕腳的進來了。湊鄭上明耳旁小聲嘀咕道:「主席辦公室來了一位叫天通的同志,說是有急事找你。」

謝謝『盟主cbchen』和『大城小事誠誠』兩位大俠打賞,狗子謝謝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