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部級幹部也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部級幹部也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部級幹部也打「主席辦公室?」鄭上明很明顯的人一愕馬上站了起來,說道「快點請天通同志進來。」

而且,鄭上明講完這話后還故意的掃了幾個副部長一眼。其實,老傢伙有拿擺的意思了。鄭上明一講完也快步往門口走去。

「你就是鄭上明?」天通看了鄭上明一眼,硬梆梆的直呼其名。

「我是,你是主席辦公室來的天通同志吧,先坐坐喝杯茶。」鄭上明按往心中不快,還是一臉笑容的伸出一隻手去想打聲招呼。

地一聲脆響。

現場幾個副部長頓時差點震掉了眼球,一個副部長叫道:「快點,叫保衛處的同志過來。還有,叫救護車。」

「鄭部長……」

因為,天通同志二話沒說,一個響亮的耳光就甩得鄭上明直接就飛跌在了會議桌下。那嘴裡鼻子里頓時就冒血了,老傢伙那所剩不多的老牙也被甩掉了一顆。

那牙齒像暗器一般還彈砸在了秘書楊傑的臉上,嚇得楊秘書還以是遇上了子彈,趕緊往旁一閃,這一閃不打緊,又狠狠的踩了鄭上明一腳。痛得老傢伙『隘地一聲慘叫了起來。

「你嗎滴,我妹子正當防衛之下不就是踢爛了你那色狼兒子的子孫根吧。你硬要阻著我妹子上學。還逼人家燕大不準放過我妹子。今天老子打的就是你,你個龜孫子的。」天通一邊罵著,一邊就把文件袋子當板磚直接就重砸在了鄭上明的臉上。

這文件袋子在普通人手中就是一文件袋子,但在天通手中可是變成鐵板了。幾拍之下,鄭上明那腦殼上頓時也開始冒血了。

明擺著是額角被開了,印堂擦破了。這個,當然還是天通同志手下留情,不然,光是用這個文件袋子就能送鄭上明『回老家』。

當然,這『老家』得打上引號,就是西天的意思了。

「住手,你是哪裡來的,想幹什麼?」一道威嚴的吼聲響起,天通抬頭一眼,發現是個理著平頭的半老頭子。

「你是誰,我打人管你屁事?」天通囂張的說道。

「我是潘伯民,部里黨委副書記。有什麼話直接商量就是,怎麼能胡亂打人。」潘伯民一臉嚴肅的講道,還勇敢的幾個跨步上前去扶地下的鄭上明同志地。

其實,老潘心裡像喝了蜜一樣的甜。這個,看到自己的老對頭被人狂k成這個慘樣子,那個不爽快著了。

「我要找你們部長。」天通說道。

「崔部長不在,你有事可以跟我們講。」潘伯民說道。

「那行,你來評評理,我妹子雪紅……」天通開始演講了,把雪紅的事大勢渲染了一番下來。這傢伙天生一張娃娃臉加上一臉的憨厚相,講出來的話倒是很令人會相信。

「這事,我們會調查過後再跟你談。不過,你這樣打人可不對。天通同志,你這樣子可是違法的。」潘伯民一臉嚴肅的講道。

「我的牙齒丟了一顆,這邊被打了,小楊,馬上報案,報案1鄭上明摸著自己的嘴,一邊流血一邊喊道。

「鄭部長,這事,我看還是私下先了商量一下怎麼樣?」潘副部長好像很關切樣子。意思是這事鬧騰大了鄭上明臉上也沒光。

「小楊,不聽話了是不是?」鄭上明沒理潘伯民,直接沖秘書喊道。楊秘書沒辦法,只好掏出電話報了案。

「呵呵,報案,那正好了,我也想報案。」天通乾脆拉過一把椅子,大馬金迪呂礎

這貨,還衝楊秘書哼道「給老子泡杯茶,這個,幹了幾下口也渴著了。這教育部就這麼待客之道,還育人的管理部門,怎麼這般的沒禮貌著了。」

不過,楊秘書隱晦的看了看自己的主子鄭上明,不敢去泡茶。倒是潘伯民示意自己的秘書去泡了杯茶給天通。

十分鐘過後,燕京市公安局的警官到了。

「老子的事還輪不到你來嘮叨,拿去看看。」天通居然耍大牌了,把一本證件隨手就扔給了趕來的一個臉瘦瘦的一級警督。

那個一級警督接過證件一翻,頓時,臉色大變。又瞅了瞅天通后,很無奈的說道:「鄭部長,這事,我們市公安局無權查問。這個,還是請向中辦的領導彙報這事,由他們出面來處理這事吧。」

「好好,你們幾個軟蛋子,怕了是不是?我鄭上明就要彙報給中辦的領導。楊傑,給我查查中辦辦公室的電話。」鄭上明給氣糊塗了,指示著楊秘書。不久,電話找到后鄭上明一邊抹著血一邊掛了電話。

不久,天通同志接到了邱華主任電話,叫他馬上回去。不過,天通硬賴著說是這事不處理掉他就在教育部打地鋪了。

邱華沒辦法,對於天通,他也是相當頭痛的。這位同志地位有些模糊。

此人既沒編製又沒職位,搞得邱華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又經常看他伴在唐的身邊,邱華用腳指頭也能想出這傢伙的地位超然了。

這家貨,自己根本就管不了,當然,在天通負責的事務那一塊人家還是很負責任的。

這個只是一件私事引起的。不過,為免事態進一步擴大書書屋,邱主任只好匆匆趕到了教育部。

其他同志都走了,而崔部長估計也是接到消息也是急匆匆的趕了回來。地點換在了崔部長辦公室外間的一個小會客室。

「你看看,成何體統1邱華板著個臉,沖著小天同志就來了一句。

「我也是被逼的,他欺人太甚。」天通指著頭上裹著繃帶,臉上塗著紅藥水,看上去忒慘慘的鄭上明說道。

「天通同志,有話好好說,你動手就太過了。有什麼事解決不了非要到動粗的地步。

你看看,把鄭部長牙齒都打掉了一顆。這個,按法律來講是要負責的。

你是國家工作人員,不論身份怎麼樣特殊,總得依法辦事。更何況,我相信,只要肯商量,有什麼擱不開的坎兒非要到動手的地步。」崔部長也是一臉嚴肅的批評起天通來。

「那先前鄭部長利用職務權力欺負我妹子雪紅的時候你崔部長怎麼不站出來講法度,講規章,講公平?講制度。

這個時候都是馬後炮。今天要不是我這樣,你們會站出來管嗎?好威風啊,人家鄭部長有權有勢,咱一介平頭百姓惹不起。

妹子打了壞人反倒要被開除,爾後又給掛在『樹上』不上不下,不給書讀,也不給轉學。

你鄭上明就是要為難我妹子,就是想把我妹子送命掉。還不是你那不孝子鄭青惹出來的事。

自己不深刻反省一下兒子的行為,反倒暗算我妹子。

是個人都沒辦法忍。前段時間我一直沒作聲,這事就拜託我妹子的房東葉凡去處理了。

怎麼樣,人家跑上跑下,連韓國都去過了。累得快倒了這事就硬被你鄭大部長卡著。

你還是不是國家工作人員,你還是不是個黨員,你還有沒有一點廉恥之心?」天通可是一點不賣面子給崔部長,硬梆梆的就頂了回去。而且,連帶著把鄭上明給罵了。

「怎麼講話的,天通同志,講話要注意場合口吻。」邱華臉一板,訓了一句。

不過,崔部長覺得邱主任太護短了。自己手下被他打成這個樣子,邱主任的態度也太模糊了一些。

連個厲聲厲氣的批評,處理的意思都沒有。其實,崔部長是誤會邱主任了。人家根本就不適合衝天通擺臉子耍領導作風。那是因為崔部長不曉得天通的特殊身份。

「我這是為了工作,你妹子雪紅人家燕大要不要她那是燕大領導的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無緣無故的跑來暴打了我一頓。居然還扯到我兒子鄭青身上。你這種行為就該受到法律的嚴懲。

這世上,還有是非公理的。我相信邱主任跟崔部長會嚴肅而公平的處理這事的。」鄭上明反嘴道,自然也不甘示弱了。

就是為了面子,今天也得把天通這狂妄之輩送進監獄不可。不然,這京城之地,還有我鄭上明立足之地嗎?

「對了,這事既然先是由葉凡辦理的,葉凡是誰?又牽扯到燕大,那就把他們都叫來。邱主任,你看呢?」崔部長皺緊了眉頭,說道。

「嗯,也好。要處理一起處理掉就是了。這事拖著也麻煩。」邱華想了想點了點頭,這邊,自有人去通知一干人等了。

邱華轉眼間就明白了,敢情這事的幕後主使絕對非葉凡莫屬了。不然,天通這傢伙那曉得到教育部來折騰。

邱主任頭有些大了,感覺這事相當的棘手。居然摻和進兩個對國家安全一塊來說有著舉足重輕的大神級人物來。

半個小時后,葉凡跟燕大校長陳白候以及武光中都到了教育部。

「葉凡同志,你先說說到底怎麼回事?」邱華問道。

葉凡就把事給說叨了一遍下來,而且,一邊講著還一邊出示了相關的材料。葉老大可是有準備的,材料複印了好幾份,人手一份。光碟錄音啥都不缺。這個,有王朝在,什麼東東搞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