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牛逼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牛逼什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小敲打鄭上明之後,崔部長轉爾也是一臉嚴肅的看著天通,說道:「天通同志,希望你講話要注意用語。今天我跟邱主任是代表組織在跟你們談話了解情況。

你講的每句話都會記錄下來的,講話時要慎重考慮后再出口。你說上明同志在燕大兩個項目建設上有違規操作,那就拿出證據來。

剛才也講過了,我們以事實以證據為基準的。意測的事不要隨便的亂講出來。

你就憑著你的想象出拳打人,這一點是很不可取的。而且,連牙齒都給你打掉了一顆。

按法律上來講,你已經構成了輕傷。剛才上明同志已經報警了。」崔部長一臉嚴肅的講道。一耙子就打向了天通。自然,自家人幫自家人講話了。崔部長的天秤當然就傾向了鄭上明。

「今天我們倆個在這裡就是來調解處理這件事的。當然,天通同志打人不對。

不過,有些時候因為一些事有些不理智的行為也是情有可原。至於報警,那邊已經擱一邊去了。

我希望你們都要明白,這件事我們內部人就講內部話了。真鬧騰到上法庭也不是一件光彩事。

有些事雖說暫時拿不出什麼證據來,我想,要能經得起調查是不是?如果天通說燕大的什麼項目問題。

我想,針對這件事,是不是可以由中辦督查室先出面進行調查取證一下。

還有,雪紅的事為什麼燕大一直扣著不讓繼續學習,人家轉學又不讓。

陳校長,你給解釋一下。不過,在講話前我要慎重提醒陳校長,有些話一出來就收不回去的。

講話要以事實為依據,一是一二就是二。」邱華居然甩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不過,現場的人都能感覺到。

邱主任肯定是傾向於天通這,這下子倒是熱鬧了起來。隱隱的有邱主任跟崔部長暗中掰手腕的架勢了。邱主任明顯的不答應把這事報警處理了。

「這事,我們,真是一時忙不過來。我們在等著韓國那邊朴家的正式結果。

如果他們不折騰了,而公安局又出了定論。我想,恢復雪紅同學繼續學習的事可以處理下來了。

只是,有些事的處理,總得給我們一些時間是不是?」陳白候在鄭上明那冷嗖嗖的目光下也是難堪得要命中。這話講出來全在扯蛋,自然是沒個准信了。

「忙忙忙,忙什麼,難道忙就該把雪紅同學的事擱一邊去。你們校黨校會根本就沒把雪紅同學的學習當回來。這種思想,我想,學校是教育人的地方。更應該言傳身教,如果自身不正了那學生勢必全給帶歪了。」葉老大在一旁也噴口水了。

「葉凡同志,你這話什麼意思。我陳白候又什麼地方做得不正了?你拿出個證據來?」陳白候這老傢伙顯然生氣了,氣得嘴唇都在顫慄著。

覺得葉凡一個地級市市委書記居然教訓自己一個副部級幹部,那這話不塞回去還他這老臉真沒地兒擱了。

「陳校長,你敢說在雪紅這件事的處理上你們校方沒有私心嗎。有些事你們做得再隱秘也會有人曉得的。天在頭上,老天在看著。陳校長是老學者,還是兩院院士。我很尊重你們,可是,有些事處理得怎麼樣,不得不讓我這個後輩心裡不平了。」葉老大當然不會示弱了,硬梆梆的頂了回去。心說管他鳥的校長不校長?

「葉凡同志,你冷靜點,冷靜點。有些事,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陳校長也有難處是不是?

燕大這麼大,幾萬學子,陳校長的確很忙。天天都有大堆的事等著他去處理,雪紅的事拖了一些時間也純屬正常。

我希望你能理解,理解陳校長的難處。」武光中馬上站出來想和稀泥,他是曉得葉凡的性格的。

要是真惹毛也這傢伙當作崔部長跟邱主任的面整出什麼嗖事來就麻煩了。

而且,邱主任明擺著要幫助天通同志的。而葉凡也是從中辦出來的,估計邱主任的天秤也會傾向他的。當時,弄得燕大夾在兩位大佬中間兩頭不是人豈不是更難堪了。

「哼,崔部長、邱主任。在這件事上跟我是沒半點關係。天通同志就憑著自己無端的想象就出手打了我。

而且,連牙齒都給打掉了一顆。我已經報警了。這事按道理是要公事公辦的,不過,既然領導出面說是擱一邊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總不能讓打人者逍遙法外是不是?我要求嚴肅處理天通同志。

對於這樣已經構成犯罪的同志還怎麼能繼續留在中辦工作?我要求中辦領導要嚴肅處理這件事,開除天通同志,黨內開除。

並且,撤消他的一切職務。如果中辦領導能嚴肅處理,我可以答應不報警。」鄭上明的態度突然大變,出嘴是咄咄逼人。居然想跟邱主任叫板,談條件。

「你可以報警1邱主任突然冷冷的插了一句話出來,頓時,鄭上明那臉紅得像猴子屁股了。

他實在是沒想到,就是崔部長也很感意外。想不到邱華這個常務副主任居然護短護到這種地步。

天通明擺著已經構成犯罪,人家不報警了,在黨內處理,開除天通這樣的要求並不過份了。

不然,一報警一旦證實犯罪,天通還有什麼職位能繼續保持著。這已經算是鄭上明看你邱華面子了,想不到邱主任居然一點面子沒給鄭上明,明擺著也不給面子給崔部長了。

鄭上明的想法完全被顛覆了。他是千算萬算也書書屋不會算到邱主任會講出這句話來。所以,一時措手不及的想挽回都收不回來了。

即便是崔部長,如果說真要跟邱華硬碰硬的掰手腕,那絕不是崔部長所願意看到的事。畢竟,人家邱主任是大內第二總管。是整天跟隨在唐身邊的人。

聖眷正濃著,即便是崔部長這位部里的一把手,也得掂量一下人家地位的特殊性和重要性。

更何況,這事,還是為了鄭上明。崔部長肯定不會出手了。所以,崔部長選擇了沉默不吭聲。其實,就是默認了邱主任的說法。

其實,邱主任也是心裡難辦得很。這事叫他怎麼處理,你鄭上明一直咬住不放,出嘴還那般咄咄逼人。難道還真要把天通同志送進監獄,那是絕不可能的。

而鄭上明如此的不知『禮數』。當然也j怒了邱主任。剛才這事人家邱主任都講過了不擱置報警這一塊,你鄭上明又提這事了,即便是邱主任再好脾氣,你鄭上明也不能拿我邱華同志不當乾糧。

「邱……邱主任,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要求中辦領導嚴肅處理天通同志,並沒有那個意思?」鄭上明臉通紅著,一直紅到脖子處,嘴裡趕緊講道。

老傢伙自然是表示『服軟』了,並不是想跟邱主任『扛』幾下。不過,這個,話一出口再想撈回來就難了。一旦你在人家邱主任心裡打了個問號,再想撈個好印象就難了。

「不是那個意思哪又是哪個意思?」想不到葉凡這傢伙還嫌這把火燒得不夠旺,馬上補充了一句,差點爆出了鄭上明的鼻血。老傢伙那雙眼是惡狠狠的盯著葉凡。

「怎麼,我是當事人,要求鄭部長同志解釋一下都不行?這個要求不過份吧?」葉凡那會怵這老傢伙,嘴角居然掛著微笑的問鄭上明。

「葉凡同志,這事大家明白就是了。有些事不需要解釋,意會就是了。我相信葉凡同志在領悟能力方面不會這麼差的。」崔部長也沒辦法,自己手下被人家欺負成這樣子,看鄭上明的臉好像要哭的樣子了,崔部長只好出嘴相助了一句。

當然,邱華敲打鄭上明,崔部長不好直接批駁邱華了。所以,轉了個彎兒開始敲打起葉凡來了。

敲打一下葉凡你這個地級市的市委書記崔部長覺得還是夠資格的。他相信你葉凡就間有膽子也應該不會跟自己硬扛的。

不過,只有邱華嘴角抽了一下。心裡喊聲『要糟』。他是最曉得葉凡這傢伙的脾氣的。

當初人家葉老大曾經整倒了軍界委員會委員顧天龍,後來又敲打了政務院副秘書長謝勝強。

這事,還是費家的費一桓書記出面指示了一下,結果是由政務院某領導出面當面跟謝勝強談話的。

而葉凡是喬家女婿,跟費家趙家的關係都相當的不錯。又深得龔開河、李嘯峰等同志的厚愛。即便是崔部長在這樣的實力圈子面前也略顯得有些『單b』了。

「我這人很笨,出身南福省古川縣那旮旯窮地方。不過,還是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海江大學。

只是,進入政府工作以來,一直領悟能力方面都很欠缺。正因為不會領悟,所以,被調整到中辦督察查任主任,還到了主席辦公室混飯吃。

這下子又混同嶺去了。唉,看來,今後,我得多向崔部長請教『領悟』之道。

後輩我現在就想請問一下崔部長,何為『領悟』。還有,有些事不解釋又怎麼樣才能證明。

如果都不解釋還要證據幹什麼?剛才兩位領導都講了要注重以事實為依據,一切以證明為準。

剛才鄭部長的話太含糊了,所以,後輩不懂想問一下,請求解釋一下。

這個,好像也沒什麼不當之處。這個,只能講是後輩愚鈍,沒有『領悟』到鄭部長的意思。」葉凡是狠狠的甩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