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屈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屈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真要談『領悟』正好了,陳校長就在這裡。你可以直接請教他。不過,我希望葉凡同志不要混淆有些事。

一碼事歸一碼事,有些事是必須要證據的。但有些事不必要。事事都要證據,那還能把事干出來嗎?咱們,不必要把一些精力亂花了。

所以,這一點要分清楚。我希望葉凡同志要牢記這一點。」崔部長感覺權威被空前的挑戰了,馬上那臉一板,自然是要抽打葉凡這個不聽話,敢挑戰他的後輩小子了。

「這個學生我陳白候才疏學淺,教不了。」陳白候自然也相當的惱葉老大,冷冷的哼了一句。

,「領悟,啥玩意兒,人家葉凡同志的『領悟,能力是差了一點。到現在,都二十八歲了才混到同嶺市委書記職。

也許,呵呵,崔部長在葉凡同志這個年齡階段早就是省部級大員了。可惜啊葉凡同志,要是你有著崔部長的領悟能力。

有著崔部長的智慧,沒準兒現在也可以坐坐崔部長的置了?」天通同志還搖頭晃腦著,一堆話甩出來。

那般城府如海的崔部長同志那臉居然也微微的給氣紅了,正想開口,邱華一看不行了。

這樣子如果任由他們倆個扯下去也不曉得還會扯出什麼亂七八糟的東東來。

要曉得,天通已經夠怪了,再配上一個葉凡這破脾氣,什麼部門經得起這兩個傢伙的折騰。到時,弄得下不來台的肯定是崔部長和鄭上明了。

到時,事態發展下去,自己這個調停人都沒辦法把這事槁下來了。所以,邱主任趕緊搶在崔部長出嘴前講道:「我看關於領悟的問題就擱今後有空時再交流討論了。今天咱們了解的是雪紅同學入學的問題。希望各位同志扯也不要扯得太遠,這個,跑題了就是浪費時間。」

「我想請問邱主任,天通打人是事實,這事要怎麼樣處理?」鄭上明也精神了起來,剛才的形勢可是對自己有利。

崔部長以及自己外帶上一個陳白候校長儼然一個集團了。而邱主任以及葉凡和天通又是另一個集團。

兩相一對比,自己這邊可是實力派,全是部級幹部。葉凡那邊就一個邱主任難道還想扛過三部級幹部?

所以,老傢伙精神頭來了,決定要好好的拿下天通,打壓死葉凡,好好的把面子搶回來「上明同志,你可以先談談想法嘛1邱主任說道。這事,的確很棘手。處理輕了鄭上明肯定不肯,真處理天通同志。

又下不了手。真惹得這傢伙生氣了人家屁股一扭回雪家了,那唐那邊的安保一塊誰來干?

而且,a組的近況也不怎麼好,人手緊缺著。要是在安保一塊不能做到百分之百保證,那邱華這頭就大了。

更何況,處理天通肯定會惹惱葉凡。兩個高手一聯手,就是大內第一總管田江同志也會頭大的。

到時,肯定會惹出龔開河來,連帶著葉凡在中警內衛局的一幫鐵哥們,像狼破天等同志都撂挑子子的話,那邱華自己的位置估計都有些飄搖了。所以,天通不可能嚴肅處理。最多就是批評教育一下差不多了。

「邱主任,我還是堅持我剛才所講過的。可以不報警,但是,你們領導也得拿出個態度出來是不是?」鄭上明又拋出了剛才的話來。

「天通同志打人不對,我們會嚴肅的批評教育他的。叫他給你賠禮道歉,你那邊所受的一切損失天通同志負責賠償。」邱主任一臉嚴肅的講道。

「絕對不行,我還是堅持我剛才所講的。如果一個犯了罪的人還要留在中辦工作,我很是擔心這種人會幹出什麼出格的事來。這種人還有什麼資格當一名黨員?」鄭上明哼聲道。

顯然,對邱華同志的輕微處理相當不滿意了。就是崔部長也覺得這個處理也太兒戲了。只是,崔部長暫時沒吭聲。

「要證據是不是?」想不到天通突然冷煞煞的出口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鄭上明也是冷冷的哼了回去。

「那好,這就是證據,各位領導,不妨聽一聽。」天通真惹火了,從皮包里拿出一台孝的收錄機一按按鍵,根本就不管其他人就放了出來。

裡面傳來了鄭上明跟燕大校長陳白候的通話來。自然是隱晦的要求陳校長絕不能再讓雪紅就讀。而兩個項目的交易也在談話中有露出來。也就是後頭追加的一個億。

「你這是假造的1鄭上明臉呈了紫色,大聲的喊道。而一旁的陳白候也差不多狀況,只是,老傢伙羞得不敢吭聲了。那頭,也垂了下來。

「假的,要不請公安局出來驗證一下。」天通冷冷的哼道。

「各位領導,我要控告他們。我鄭上明好歹也是一高級別幹部,你天通有什麼資格偷錄我們的談話。這是對黨的高級幹部的一種無視我……,這是違法犯罪的事。」鄭上明在拚命想轉移話題,不過,老傢伙也許是氣極了,這一語既出,那不是證明人家天通同志錄的話是真的,雖說手段違法,但貨真價實。

「上明同志,這錄音帶所講的內容屬實嗎?」邱華態度大變,臉板了起來,問道。

「他們這是在犯罪,是對黨的高級幹部的犯罪1鄭上明糾住這個不放。

「一碼歸一碼,咱們先不談那個。

鄭上明同志,你回答我先前提的問題?」邱華的眉頭都皺了起來,表情口吻方面是更嚴肅。連『鄭,這個姓都給//無彈窗無廣告//講出來了,這是非常嚴重的事。說明,邱主任要公事公辦了。

而崔部長也是一臉陰沉的坐哪裡不吭聲了。這個,明擺著了,內容肯定是真的。這種權錢交易被赤裸裸的擺在檯面上了。崔部長當然臉上也無光彩了。

鄭上明黑著個臉「嗯,了一聲算是回答,他頭也耷拉了下來。像是死了老娘似的。

「陳校長,這錄音內容屬實嗎?」邱華又轉爾盯著了陳白候。

「唉,屬實。」陳白候嘆了口氣,紫色的臉點了點頭,轉爾講道,「邱主任,我也是沒辦法。這胳膊肘兒拐不過大腿,你們領導都懂的。燕大兩個億工程建設關係著學校的硬體設施,這事,拖不起。」

轉爾,陳校長居然對著天通彎了個躬,一臉慚愧的講道:「對不起,這事,我們學校處理不當。我回去后馬上招開校委會,雪紅可以回到學校上課了。而且,學校會給雪紅同學適當的補償。」

「還要不要報警?」邱華冷冷的盯著鄭上明。

「這個……,這個……,這事,我完全服從邱主任指示。」鄭上明耷拉著腦袋,全面服軟了。

「天通同志,你這樣做很不對。上明同志講得也對,你這種行為也是一種犯罪行為。今天我在這裡嚴肅的批評你,今後如果再敢如此,我定必嚴肅處理。」轉爾,邱主任也一臉嚴肅的敲打了一下天通,自然也是要讓崔部長鄭上明等人臉子上好看一些。

「我知道了,下次不會了。這事,我也是被逼無奈,有啥辦法。」天通說道。不過,這貨在心裡直罵葉老大這小人。

自己乾的事居然要我天通來背黑鍋。他娘的真是衰氣到家了,這貨自己倒是好像跟這事屁關係都沒有似的,一臉正經的站那裡。

「今天這事,我看這來,大家都是黨的高級幹部,不是玩小孩子過家家遊戲。

天通打人不對,上明同志因此所受到的一切損失天通同志負責賠償。比如藥費誤工會等。

而上明同志在雪紅入學這方面也做得不對,我希望崔部長要嚴肅的批評相關的人等。

一個農村來的窮姑娘,上大學的確不容易。咱們是黨員,是黨的高級幹部。要時刻把老百姓裝在心中。

不能忽視了他們,是他們撐起了共和國的藍天。這事,就這麼著了。關於記錄什麼的就沒必要了。

這錄音帶跟材料什麼當場銷毀。今後,誰也不準拿這事再生事。不然,我邱華定必向領導彙報,嚴肅處理。」邱主任最後定了調子,他看了崔部長一眼,問道,「崔部長,你看呢?」

「我完全同意邱主任所講的,這事,天通打人不對,不過,上明同志也做得不妥當。

關於這件事,我希望兩位同志回去后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

這事,就這樣了。還有雪紅同學學習的事不能落下了,候白同志,馬上回去把這事處理好。

而雪紅同學落下的課程燕大校方專門安排幾個相關的老師給雪紅同學開個小灶把課給補上。

有人講我們官僚,的確,某些同志心裡還有點這方面的一些小想法。這些想法要不得。

正如邱主任所講,咱們都是黨員,要時時刻刻把老百姓的利益擱在上頭。」崔部長也是一臉嚴肅的講了一番話。

「我回去后馬上就辦,我會安排最優秀的教授給雪紅同學補課的。而且,只要雪紅同學有什麼要求,我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一定給以滿足。」陳校長也當場表了態。

謝謝『盟主cbchen』和『大城小事誠誠,兩位好漢打賞,狗子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