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好慘的小天同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好慘的小天同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天通同志像個瘋人樣,一會搖頭一會點頭。看書就來《

「你才曉得!對不起,小天同志,你這個,信息也太不靈通了。人家雪紅妹子早曉得了,小天同志,現代社會是信息社會時代了,你那一套太落伍了,還得多多注意信息。不然,落後就要挨打,哈哈哈……」王朝在一旁得瑟的狂笑了起來,能看到小天同志倒霉,王朝同志當然感覺到一個字——爽!

「信息個屁,你們合夥起來欺負我小天同志。這次比試不算數。」小天同志馬上想到一個嚴重問題,自然是那一千萬的彩頭了。

「給小天同志放放錄音,如果小天同志不遵約,咱們把這玩意兒拿回雪家放一遍給雪青紅家主聽一聽。這雪家,這樣的大家族難道還有賴賬的毛病?」葉凡說道。

「你……」小天同志那臉一下子就焉了,指著葉凡的手也垂了下來,良久嘆了口氣,有些可憐相說道,「老大,這個,一千萬我真拿不出來。小天同志我現在口袋裡就剩下一片布了。母親給的幾十萬早花光了。雪家也沒有什麼產業,全靠吃老本,其實,也沒多少錢了。這個,一千萬,我真拿不出來。」

「沒關係,你先打個欠條。今後遇上有什麼事時我會招呼你。你可得馬上就出動。

這個,我葉凡從來『大量』。每次給的勞務費絕不下於二百,看你這窮酸樣子,我這裡再給你二百萬預支給你。

拿去。沒錢時再找哥要就是了。至於說突破十段位,你說,只要能想辦法的我給想辦法。」葉凡這廝話講得是冠冕堂皇的,實則是白白得到了一個高級打手了。

「就是你那藥丸,聽說能助人突破功階的那個。我估計如果品質特別好的搞上二三顆一下子整進去,估計就能成了。不然,我試了多次,還是差了一把火。」天通說道。雙眼有些放光了。這個,能突破十段,當然也是天通同志的夢想了。至於錢,還在其次。

「中,下次有空我招呼你,咱們一起去一個地方找找,沒準兒還能有收穫。」葉凡講道,天通倒也沒推辭。這個。關係到自身,倒也爽快的點頭了。

就在這時候,寒極寺的老方丈天意大師打來了電話。說道:「葉主任,遇上麻煩事了。」

「啥事,別急。你慢慢講。」葉凡說道。

「有個年輕人硬是撞進寒潭那個院子去,我攔都攔不祝他已經打傷了我們七八個人。」天意大師說道。

「我就在寺院後邊,馬上過來。」葉凡有些惱火了,因為這寒潭得到天意大師首肯,這一二年內都是屬於自己的私人場地了,想到不居然有人來搗亂,所以,這貨一擱下手機后三人直奔寒潭而去。

場面還真是熱鬧,寒極寺的一幫和尚們有的拿掃把。有的拿鋤頭棍棒之類東東正圍著一個不到三十的年輕人打得火熱。

不過,葉凡鷹眼下觀察了一陣子。發現那年輕人雖說拳打腳踢的,一拳一腿下去都有一個和尚倒下爬不起來了。不過,並沒有用重手法。看來,打人還是有分寸的。

「哈哈哈,打架,好玩。咱也打打。」天通一看,嘻笑著就沖了進去。幾閃就到了那年青人身邊,一把往那年輕人手上抓去。

不過,令天通同志相當尷尬的就是這一把居然沒抓住那年輕人。

「小子,閃得夠快的嘛1天通同志顯然惱火了。身子往前一撲,一個掃趟腿踹了過去。

這次絕對準了。叭地一聲,那個臉形較圓潤的年輕人應聲砸進了和尚堆里。頓時,那些和尚一個個也不是善茬,拿起棍棒全面招呼了上去。

「停1葉凡施展化音迷術一聲冷哼,和尚們突然感覺好像心頭被扎了一針似的,手一震動拿的棍棒之類東西全掉地下了。

隨著葉老大功底子的提高,現在化音迷術在全力施展開來,完全可以用音波直接就震傷一些普通人了。

葉凡朝王朝使了個眼色,王朝幾個跨步上前扶起了地下的年青人並且帶進了寒潭的那個寺院里。和尚們在天意大師招呼下也全散走了。

「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一定要進寒堂?」葉凡一屁股坐在了寒潭邊的塑料椅子上,問道。

因為經常來練功,所以,雪紅把一些平時休息較舒服的椅子茶几遮陽傘冰箱之類的東東都搬來了擱在寒潭邊。

平時練功累了就躺椅子上休息,倒是一懂得享受的主兒。而這寒潭外邊包圍著一個獨門獨戶的寺院,名叫『寒堂』。

「哼,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那年輕人嘴還相當的硬,冷冰冰的朝著葉老大哼道。

「小子,你有種。都這種樣子了居然還嘴硬,信不信你王朝爺爺馬上撕了你這張破嘴?」王朝哼道。

「哼1年輕人哼了一聲不吭聲。

「你姓朱是不是?」葉凡突然出口問道。年輕人臉上馬上現出震驚神情,脫口問道,「你怎麼曉得的?」

「認識這個嗎?」葉凡手掌往那硬實的實木茶几上輕輕一按,一個掌印很清晰的出現在了大家面前。

當然,這種手印天通同志也能辦到。不過,那位姓朱的年輕人發現葉老大的手掌后那是激動得大叫道:「爸,我終於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

天通跟王朝自然聽得莫名其妙,只有葉老大清楚。估計此人就是寶志禪師曾經撿到的那個棄兒朱亭的後代。因為,這手掌跟平時硬按進去的手印是不一樣的。

這是葉凡施展了寶志禪師的『鐵手功』印出來的手印,仔細看的話會發現手掌中央有佛像生成。

而且,佛像會隨著施印者功底子的高低而呈顯不同的色度。當然,這個只有寶志禪師一門的人能認出來。外人是瞧不出這個決竅的。

葉凡剛才隨手一按,只露了五分力勁。但在朱姓年青人眼裡已經相當震驚了。

因為,按這種佛像顯示出按手印的年青人至少有著八段實力。因為,佛像手印顯露出的是淡紅色。

梆……

想不到年青人突然朝著葉凡就跪了下去,天通跟王朝站一邊也沒攔著,兩貨權當是瞧熱鬧了。而且,也是彼感興趣的看著。

「朱同拜見大師。」朱同雙手抱拳,很恭敬的講著,而且,眼眶中居然含有淚水。估計是太激動倒致的了。

「他,大師,狗屁礙…」天通指著葉凡譏諷道。

「娃娃臉,你如果再敢這樣講,我跟你拚命?」想不到那年輕人朝著天通就喊了一聲,聲音冷冰冰的。因為不曉得天通的名字,所以,乾脆叫『娃娃臉』了。

「你……跟我拚命……」天通差點笑出聲來,朝著葉凡眨巴了一下眼睛。

「好了,朱同,你打不過他,拚命就免了。這傢伙喜歡開玩笑,你說說,為什麼而來。看你樣子,是不是遇上什麼解不開的難題了。說來聽聽,畢竟,咱們有緣。」葉凡一本正經,講道。

「家祖上朱亭,是大師收養的一個孩子。到我們這一代人也有幾十代了。

家裡人一直在找大師的痕。只是,都一千多年過去了,一直在找都沒找到。

直到一年前家裡人才發現了一點痕,知道大師曾經在這裡呆過一段時間。

所以,我就尋來了。當然,都一千多年前的事了,即便是大師有呆過這個時候估計也已作古。

家裡人只是想發現一些痕,比如舍利什麼的想拿回家去供著。畢竟,大師對祖上有著養育提帶之恩,朱家人一日不敢忘記。家裡的祖訓就是要找到大師的東西。」朱同講道。

這個,也只有葉老大會懂,他嘴裡的大師自然指寶志禪師了。天通跟王朝當然一頭霧水。

見葉老大沒解釋,王朝不敢問。天通首先忍不住了,問道:「什麼大師大師的,大師在哪?真是的,話不講清楚,急著小天我了。」

「管你什麼事,擱一邊休息去。」葉凡擺了擺手,小天同志狠狠的瞪了葉老大一眼。可是發現葉老大玩味似的還捏了捏拳頭,小天同志只好鬱悶的縮了縮脖頸,不吭聲了。

這個,明擺著葉老大在以拳頭壓人了。如今小天同志曉得葉老大到了十段位,跟這種變態格鬥那跟找虐有什麼區別?小天同志當然不會傻到甘願當人肉沙袋的地步了。

不過,小天轉眼發現王朝臉上掛著一絲興哉樂禍時不由得瞪了王朝一眼,哼道:「要不要玩玩?」

「玩毛線啊1王朝回瞪了這傢伙一眼,沒好氣的哼道。

「唉,大師已逝去。他的一切都散盡於這個寒潭之中。既然你是朱亭的後代,我會把大師的一些技巧傳給你們的。這個,也算是盡些小心意吧。」葉凡說道,嘆了口氣。

「這個,大師,這些當初大師走時都有留給家裡人,倒是不必了。只是,只是,只不過……」朱同講著,那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

「說吧,我知道你家裡肯定是遇上難事了。你就把我當自家人看,事情,能幫得到的我幫。」葉凡看了看,直接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