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九十七章一臉的憨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九十七章一臉的憨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家父朱東春,五詔省象河自治州州黨委副書記、自治州副州長。精彩開始家父是個老黨員了,而且,一輩子勤勤懇懇,做事剛正。

人家常說他缺了根筋。本來像這樣的人是很難走到州黨委副書記位置的。

不過,因為家父當初遇上了貴人,一直跟著那貴人走到了現在的位置。不過,那位貴人在幾年前『過世』了。

而且,人走茶涼,貴人的後代對家父這種當官的風格並不認可。如果家父肯聽貴人後代的,也許他的後代態度還會好一些。不過,家父還是堅持著自己的工作態度。

不講情,干實事。所以,貴人後代一怒之下再也不管家父了。沒有了貴人家相助,而家父以前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在紀委部門工作的,其工作這麼多年所帶的後遺症也開始顯現了。

以前也許是那些被處理過的幹部們有些忌憚家父背後的人。所以一直在觀望,這下子發現形勢斗轉,所以,他們湊成團開始對家父下手了。

家父疲於應付,最終倒下了。現在梅山監獄,被判了十五年。理由自然是他們整出來的,不該負責任的事全攤家父頭上了。

而且,什麼陰事他們都幹得出來,比如誣陷、設陷,家父下屬被他們威逼著背叛等等。」朱同一臉憤怒的講道。

「大師既然留下有武功技法,我看你功底子也不弱,至少有著五段頂階身手吧。那你的父親,以及祖上應該會武功是不是?」葉凡問道。

「家父不喜歡這個,所以只練過幾趟的健身拳。而我們家這三代人中,只有我跟我爺爺朱方星練過。」朱同講道。

「你爺爺功底子應該不低吧?」葉凡也有些好奇了起來,心裡一動,當初寶志禪師只是在石壁上傳了自己『轉功』以及『鐵手功』。這些好像都是後來研究出來的。

那他先前估計應該有留一些秘術給朱亭這個養子。沒準兒幫了朱家人家自然就把好東西送上來了。更何況,寶志禪師也放心不下自已這個養子。

有交待說是得到他秘功的有緣故人希望能查一查,能照顧的希望能照顧照顧。

寶志禪師跟自己雖說隔了一千多年,但是。自己卻是得到了他一身的內息以及二套功夫。

所以,於情於理對於朱亭的後代都得照顧著。受人點滴之恩當湧泉相報嘛!

「還不錯,有著七段位身手。在查出有人勾結三毒教的人陷害我父親后。爺爺很生氣,親自出手收拾了三毒教一個窩點。

後來,居然惹上了大麻煩。三毒教總部派出高手直接到五詔象河州來把我爺爺引到一樹林里諂害了我爺爺。

爺爺失蹤了,一個星期後我接到了有人傳來的信。要求我家裡把『九香杯』送去換回我爺爺。

我跟母親商量過後,覺得即便是給他們九香杯估計還是換不回人來。三毒教何等的兇殘,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更何況。家裡有祖訓。說這九香杯是寶志大師留給朱家的信物,是絕不能弄沒掉的。

所以,一年前發現了大師痕的事又給我想了起來。匆匆到這裡來了,希望能找到大師後輩弟子。」朱同講道。

「九香杯有什麼特點?」天通一聽來興趣了,咂巴了一下嘴插嘴就問道。

「其實。這杯子唯一的一個特點就是能自動的溢出香味來。你即便是不用茶葉杯子也會溢出一些淡淡的香味來,令人喝水時相當的舒服。而且,似乎有提氣養神等功效。

當然,如果你把茶葉放進去,那茶葉的味道跟用普通玉杯泡出來的味道相比好了不少。

而且,其實不是九個杯子,只有六個杯子加上一個茶壺以及泡茶的小壺等。其實是一套較完整的茶俱。

材質方面是用一種很罕見的我至今沒弄明白的木頭雕制出來的。我是琢磨了許久,也許是木壺茶杯什麼的的材質本身就是一種像能散發出香味的木頭罷了。

只是,這種東西沒見到就罕見了。當然也就珍貴了。我家裡人也是很少拿出來的,只有領導到家裡時才會寶貝樣的拿出來泡茶。

估計此茶杯的功用也是因為這個傳出去的。曾經有人出50萬的高價家裡也沒賣掉。」朱同講道。

「好貨動人心埃」王朝不由得嘆了口氣,轉爾問道,「以前聽說過五毒教,三毒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既然你爺爺七段還被他們弄走了,那此教的高手估計功底子不淺了。」

「三毒教其實就是五毒教的一個分支,當初聽說五毒教有兩個教主。後來兩人不合。其中一個帶著一幫人遠走到了寮國創立了三毒教。」朱同說道。

「呵呵,還真有五毒教啊!那不是金庸先生書中的門派之一,好像又叫五仙教,由五毒神君所創,『五毒『是指蛇、蜈蚣、蠍子、蜘蛛和蟾蜍五種毒物。裡面大多用毒較多。五毒教之名曾經在《笑傲江湖》、《碧血劍》及《鹿鼎記》出現。在《笑傲江湖》里,五毒教與百葯門並稱江湖兩大毒門。但五毒教實力更勝一籌。難道現實中還真有這個教?」葉凡不由得笑問道。

「大哥,這點小弟我懂得就比你多了。相當年我在浦海杜家混時候就聽說過此教。大致情況跟金庸先生小說中寫的差不多。

只是,小說中是被神化了的五毒教。真實的五毒教並沒有那麼厲害,只是一些喜歡玩毒蟲的人聚在一塊罷了。

而且,這些人還開得有公司,專門經營的就是這些毒蟲玩意兒有關的藥材以及葯製品等。

更何況,大部分出來都是拿來救人的。其實,像毒蛇毒蠍這些玩意兒都是咱們中藥中的好材料,治什麼內風濕等病效果相當的好。

而且,五毒教把他們的毒功用在了救人賺錢上,倒是如魚得水。當然,反方向來講,他們的用毒制毒手段並沒有丟失掉。下毒害人的事他們偶爾也會幹幾起的。

就拿內勁來說,他們有的高手就能用手掌發出勁氣來,實際上是毒氣。人一聞上馬上就倒或中毒。當然。這種高手也是極為罕見。」王朝笑道。

「小王同志,你懂得還不少嘛。」天通一臉笑眯眯的誇道。

「馬馬虎虎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你不懂得多點啥時被人下了毒還不曉得。而且,曾經就有五毒教一個中層份子對浦海杜家人下過毒。後來惹火了杜子月差點相扛起來。後來好像是達成了什麼協議,也就沒再弄下去。」王朝說道。

「沒錯,三毒教跟五毒教相比,他們其實也是玩的這五種毒蟲。只是。他們自認為在玩毒蛇、蜈蚣以及蠍子方面比五毒教的人還要強一些。所以改為了三毒教。

本來他們是想改為六毒教的,不過,有人說六毒教不好聽。還是三字來得好。

並且,他們的總部在寮國,並不在咱們國內。只是為了生意上的一些需要他們在咱們象河州設得有個分公司。

其實就是分舵了。結果被我爺爺挑了才引出他們總部的人來的。」朱同講道。

「這樣,你先回去再多打聽一下。過幾天我抽空咱們去三毒教一趟。

還家,你爸既然是被冤枉的,你也要多搜集一些證據。到時,咱們好出手,還有,我叫葉凡,現在晉嶺省同嶺市任市委書記。

這位是王朝,在公安部刑偵局任副局長。我會安排他叫幾個精幹手下到象河自治州來協助你暗中調查你父親的事。一旦咱們有了證據就可以出手了。」葉凡交待朱同道。

「謝謝葉先生。只要能救出爺爺跟父親來,朱同這條命就是葉先生的了。」朱同半膝跪地,做出了個很慎重的承諾。

「說什麼話,寶志禪師於我有緣。我出點力是應該的。」葉凡隨手一抓,一股大力隔空傳來,朱同想跪著硬是被一股大力給扯了站起來。

朱同頓時一臉的震驚,轉爾。這貨是臉露大喜神情,聲音有些顫慄著問道:「葉……葉先生,這是不是內勁外放?」

這個,當然是葉老大要微微使點東西出來讓朱同省心了。果然收到了奇效。

「呵呵呵,朱同兄弟。你說呢?」天通變著嗓門笑道,王朝也是一臉的含笑的遞上了名片。

「我先走一步了。拜謝各位哥哥了。」朱同一個大步,接過名片轉身匆匆而去。

「大哥,三毒教既然連七段的朱方星都能拿下了。此教肯定不簡單,再加上人家躲在國外,咱們去人生地不熟的,危險度也相當的高。而且,如果我猜測沒錯的話,估計,三毒教跟毒品一塊絕對脫不了干係。

這種組織就更複雜了些,人家有錢有槍有彈有毒,咱們即便是身手比他們高危險度也不校」王朝似乎有勸阻葉凡的意思。

「好了王朝,這幾天你多關注著朱東春的事。既然有冤就得伸冤。至於說救朱方星,那也是必須得乾的事。我這人不想太欠人人情,有些事,明曉得危險也得去做。不然,我良心難安。」葉凡以不容改變的態度說道。

「到時叫上我就是了。」天通說道。

「你有空?年關可是將到了,那邊能不能走得開。」葉凡問道,倒是微微一愕,想不到這次天通同志居然主動請戰了。倒顯得有點詭異。

「沒問題,其實,我那邊現在也可以鬆口氣了。有三個人輪流換班著,這個,我也該休息一陣子了。

整天憋在京城,這給憋壞了。更何況,我天通同志也不想太欠你小葉同志人情。

我不是還欠你1000萬的賭債。這次去寮國的三毒教一行危險度高,任務重,而且是在國外。

這個,這一趟你就多給些,以前說每一次算二百萬,這次就算500萬吧。」天通這傢伙一臉『憨厚』的講道。

感謝『盟主cb』『13255849888』『大城小事誠誠』『王憬賢』『luzi』五位五毒教的高手打賞,哈哈哈,狗哥謝謝你們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