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九十八章喬家來吹風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九十八章喬家來吹風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500萬,你丫的還是去搶銀行算啦,我說小天同志,你這個也太不厚道了吧。去一趟寮國就要500萬,那下次去南極你還不得要一千萬了。和著你不再欠葉哥的錢,而葉哥倒欠你的了。」王朝差點喊出聲來了。

「瞪啥瞪,老子這是去國外玩命。別看老子有點小身手,可你剛才不是講過了,人家三毒教不但有毒功,還有槍彈。

子彈不長眼,到時這條小命丟了還值不了500萬。我小天的命就這麼不值錢,要500萬已經算少的了。

這個,還是看在葉老大面子上,不然,給800萬我也懶得去。再說,我現在的確是口袋空空。

不然,誰願意去干這種『搶死』的活?」王朝差點被小天同志的無恥給噎住了,小王同志真後悔得想煽自己一個大嘴巴。

剛才把三毒教講得如此的可怕就是想勸阻葉凡不要去。這下子倒成了天通同志漫天要價的證據。王朝能有啥講,狠狠的瞪了天通一眼,眼中露盡鄙視。

「看毛看埃」天通哼了一聲。

「好了,這次寮國一行的確危險。天通同志也講得有道理,一條命值這個價。這樣,這次就算600萬了。」葉老大擺了擺手。

「600萬,不對,我只要500萬同,你咋給600萬?這事太反常了,你葉老大平時並不是個豪爽的主。

啥時見你如此大方過了,不對不對,事太反常必有妖精,說吧葉老大,多給了100萬是不是還有額外的私活要我去干?

有啥『妖精』就快說出來。不過,打住啊,我是不會幹的。要是再多些也許可以考慮考慮。

我這人從來不貪,再說,咱們什麼關係,呵呵呵。談錢,就傷感情了是不是?」小天同志張著個娃娃臉,真是純潔得很。王朝都狠不得上前狠踹這老實巴交的農村漢子一腳。

「呵呵,沒有額外的私活干。不過,有個小條件。咱們一家人不講兩家話。開始之前還是把話講清楚些,這次是我雇你小天同志去寮國,所以,一切得聽我的。而且,你只是一個僱員,如果在行動有什麼收穫跟你沒關係,你認可這一點嗎?」葉凡乾笑了一聲說道。

「認可,我有600萬就夠了。難道三毒教這破窩子還是金磚窩?我才不信。」天通想都沒想直接就點頭了。

嘿嘿,你丫的只看到表面上的幾百萬。到時有大收穫時眼紅死你丫的小天同志。葉老大在心裡直乾笑不已了。

僅僅兩個小時,葉凡剛回到紅葉堡,張強就進了堡里大廳。

「情況如何?」葉凡示意張強坐下,立刻問道。

「我們掌握的情況也不多,而且很籠統,並不詳細。三毒教正是發源於咱們國家五詔省的五毒教的一個分支。

創教人叫李巴,是華夏人。後來國民黨一些殘餘部隊有一小部分也被李巴收下了。

三毒教現在不光是玩毒蛇毒蠍子什麼了。他們專門研究毒品,用鴉片提煉的海洛因的毒素結合毒蛇毒蟲毒草等製作一些高端的毒藥。這些毒藥有粉末狀、液體固體等。

而且,他們善於把毒藥藏於武器中進行攻擊。有些毒藥無色無味的,隨便擱什麼地方你都很難察覺。

所以,跟他們格鬥要非常小心才行。不然,你什麼時候中了毒倒下了自己都不清楚。

而且,這是他們的主要經濟來源。專門製作毒藥拿到國際上地下圈內雲賣。這種東西,大多數都是拿來搞人的。

就連好多國家的情報機構都有通過轉手買到這些毒藥。用來進行情報刺探,對某些名人下手等等。

像美國經常有遭受到什麼碳殂病毒包裹等等。不過,更多的用處卻是在那些恐怖組織手中拿來暗算人,或者對名眾進行恐怖行為。

這是一個臭名昭著的邪教。他們的老巢在甘沙拉省的巴占市境內,具體在什麼地方就是我們也沒搞清楚。

當然神秘了,如果不神秘,估計早被寮國政府或者是外國一些反恐組織給掀了老巢。」張強一邊說著一邊把相關的材料遞給了葉凡。

「巴占市怎麼個清況,還有,三毒教的人員功底子怎麼個清況。a組是否有派人在寮國駐點?」葉凡問道。

「巴占市森木覆蓋面積超過百分之六十,是一個生態環境非常好,到處樹木,風光獨美的地方。

只是,生態環境好也代表著那個地方的落後。因為沒有多少工礦企業在,當然污染就少了。

不過,這樣的後果就是那裡的人窮得叮噹當的響。而整個寮國國也是一個極不發達的窮國。

巴占市的治安狀況很不好,這個,當然也難不倒你們。只是,要了解三毒教的具體情況才好下手。

不然,你連他們老巢都找不到還怎麼下手?至於說a組駐點,那是不可能的。a組有多少正式隊員,你這個副組長最清楚了。

像那邊好幾個國家咱們才設了一個暗點,通常就兩名隊員。兩個人要照顧到幾個國家,就是累也得把他們的累死了。所以,哪能事事皆故。」張強說道,臉上掛著一些憂鬱。

「這事,只得到了巴占市再說了。我想,三毒教這麼大的邪教,總有蛛絲馬跡可尋的。」葉凡講道。

「葉哥,這次你們要小心點。我最近很忙,沒辦法陪你們去了。」張強一臉歉意,講道。

「呵呵,兄弟心意盡到就是了。沒啥,我們這邊還是有人的。像王仁磅那貨,還是小藍子,甚至,剛認識的包毅師兄弟都可以上了。天通肯定要帶去了,有他這強力幹將,咱們的實力是倍增埃

不要講別的,就論咱們這些人湊一塊的實力,就是青城少林這樣的門派都不敢誇多大海口了。

一個三毒教,難道真比少林武當還牛氣?更何況,我們也沒少出去,打秋風也打過幾回了。

隨著出去的次數增多。經驗跟搏擊技巧,水平都有很大的進步。」葉凡還是相當自信的。

「那當然,咱們這個圈子都什麼人,個個拿出去都可以頂兩。」張強笑道。

「對了,借武器設備的事怎麼樣了?」葉凡轉爾問道。

「這次恐怕有些麻煩。」張強臉一僵,苦笑著說道。

「嗯,如果龔頭兒不借我覺得也情有可原。這個,畢竟這些武器跟設備都是國家的,而且是當今世界最高科技的產品。價格貴不說,有的武器是科能組專家的專利,用錢也買不到。並且,極難生產。所以,我理解龔頭兒的難處。」葉凡表示理解,並沒有惱火。

「龔頭兒當時不願意講原因,不過,我看得出,他好像也有難處。而且,我琢磨了一下,感覺好像並不是龔頭兒小氣書書屋不捨得借這些。恐怕是另有原因了。因為,以前你也借過,他都沒不給。」張強說道,表情有些鬱悶。

「另有原因,倒是奇怪了。向龔頭兒借武器只是下午剛提出來的。而且,這事只有你張強跟龔頭兒講,恐怕別人都不知曉。難道有人一直盯著龔頭兒的?」葉凡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你還是直接問龔頭兒算了,這個,我不方便問。問了也是白問,肯定是來自上頭的一些條條框框了。」張強說道。張強走了後葉凡打了電話給喬橫山,笑道:「大伯,好久不見了。呵呵,過得好嗎?還有,那蛇骨酒喝完沒有?」

「就這樣子,無關於好壞。你小子有屁就快放,別以為我不曉得。沒事時你會如此好心打電話給我。再說了,蛇骨酒不早就喝完了,你小子什麼時候再孝敬一打來。」喬橫山沒好氣的哼聲道。

「一打,這個,著實沒有這麼多了。就剩下兩瓶,有空時給你送來。」葉凡臉一僵,嘴角抽搐了一下,說道。心說老傢伙胃口還真不小,一開口就一打,我又不是開酒廠的。

「算啦,兩瓶就兩瓶,曉得你小了摳門著。」喬橫山哼著,轉爾盡道,「對了,你大舅哥的可你辦好了沒?」

「啥事啊?」葉老大馬上裝傻了。

「啥事,你小子別跟老子裝傻。報國提書記的事,你敢說你忘了。你岳父暫時抽不出手來,你也曉得的。金樹洋的事到了關鍵時刻。他如果真能進入中組部任副部長,對你來講也是有好處的。像以前,你不是也暗中找過他幾回。人家全看在你那岳父面上的。不然,會幫你才怪了。」喬橫山說道。

「那個關我屁事。」葉凡哼道。

「好好好,你小子硬氣是不是?別以為我不曉得。你去找過寧志和幾次了?」喬橫山哼道。

「人家寧部長願意幫我,這個,又犯著你們什麼事了?」葉凡也是反擊了過去。

「願意幫你,這天下是沒有免費的午餐的。」喬橫山拖長聲音講道,口氣重了不少。

「我有啥辦法,找岳父他經常以大局為重不理會,而且經常時不時還要搞點小動作敲打我。

我這後輩就是一受氣的主兒,而且,我那大舅哥牛逼得很。大伯你不是不曉得,看到沒,我去幾次喬家大院,我那大舅哥給我甩過幾次臉子了。

這些,我都忍下來了。有時要辦事,這邊不亮只能去找寧部長了。沒法子,只得另闢奚徑了。」葉凡說道。

「好小子,你有本事就硬氣到底去。」喬橫山突然居然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