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章炮打的是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章炮打的是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老傢伙瞪了葉老大一眼,問道1你剛才說什麼來著,別跟我打馬虎眼了。前次三個名額你可是還差兩個名額的。即便是有送人才進來,那也是你應該完成的任務。」

「呵呵,我這次的人才可是高端的。一個頂兩個。不過,就這一罐茶葉,好依也太少了點吧。這個,我可是沒興趣提人才的。」葉凡開始敲詐行為了。

「一個頂倆,說來聽聽,段位境界?功枝特色,其它能力等方面都要詳細些。至於說茶葉,這個,好說,我跟計將軍講一講,從倉庫里再拿幾罐出來。都是為了工作嘛,算是我龔開河給你特別的獎勵怎麼樣。當然,前提條件是你提的人才能當得起這個才行。」龔開河可也是狡猾得很,不容易上當的。

「五段頂階,馬上就到六段了。」葉凡隨口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你把他帶咱們總部來。葉凡同志,a組的現狀你不是不清楚。作為。組的副組長」組最核心的班子成員之一,你肩上擔子也很重的。咱們都是黨員,都是為了國家嘛。」龔開河開始愛國教育了。

「先整5罐茶葉來再說,龔頭兒,你曉得的,我煙癮大,這煙給順帶著拿幾條怎麼樣?再說了,要辦事,沒有煙也不行是不是?」葉凡說道,這個,能敲則敲,不然,不敲就沒機會了。

「其它免談,先談談人的事有多少可能度收進隊里。」龔開河擺了擺手。

「呵呵」,」葉凡乾笑了兩聲,自個兒泡了杯茶不談人的事了。

雙方僵持了三分鐘,龔開河氣得差點吹鬍子瞪眼了,最後無奈的沖外邊的秘書田奇喊道:「小田馬上叫計將軍來一趟。」

「怎麼樣,我不錯吧。這個,茶葉,煙都是計將軍管的。他一來,能不能弄到這些,全看你的了。這個情況你先給我講講口等下我也好有機會出嘴幫你一把。不是我龔開河摳門,組裡有組裡的規矩嘛。如果任由我拿,人家有意見是不是?要拿可以,得有要拿的理由才。」龔開河一臉關切的講道。

「是這樣的,五詔省象河自治州說有戶姓朱的人家……」葉凡把朱家發生的事說叨了一遍下來。

「你可以確定朱同有著五段頂階實力?」龔開河問道。

「我這眼神還是好使的,而且,稍微扎把勁頭就能為。組培養一個年輕的六段高手了。」葉凡非常正經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不過,人家肯不肯入隊。這個任務就交待給你了。非拿下這個朱同不可。」龔開河說道。

「葉組長什麼時候來的?」這時,辦公室外間傳來了計永遠將軍的笑聲。

「剛來,正跟龔頭兒閑聊。」葉凡笑著站了起來迎了出去,三人寒暄了一下又坐了下來。葉凡又把朱家的事說叨了一遍下來。

「倒真是一個人才,葉凡同志,你得抓緊機會把朱同收下來才行。我想,既然這人才是你發現的,也就算你頭上了。而且,相信你去說動朱同也好下口是不是?」計永遠也是一臉笑眯眯有高手進來,計將軍自然也高興了。

可以說」組內部雖說也時有小糾紛,但,大方向是不會變的口每位同志都能站在國家以及a組建設的立場上的。

「這事,麻煩還不校關鍵有兩點上,一個是朱同的父親朱東春說是被人冤枉的現還在監獄服刑。

第二個更棘手的問題就是朱同的爺爺朱方星聽說被寮國那邊的三毒教給抓走了要勒索他們家的九香杯。

這個,如果要讓朱同心甘情願進來就得把這兩件事擺平了。所以,下午的時候我才叫張強來向龔頭兒借武器設備。

我知道龔頭兒有難處,結果被一口回絕了。我想如果能招朱同進隊,而且,既然是三毒教綁架了朱方星。

這個按理講屬於公安部的刑事犯罪案件了。

不過,這午案子可是涉及境外的三毒教估計只能求助於國際刑警了。

不過,我是擔心他們干砸了事。要是人救不出來反倒給撕票了朱同一氣之下哪咱們。組就損失一個人才了。

再說了,境外的三毒教也太囂張了人家連七段位的朱方星都能解決掉,那說明三毒教有高手。

這個,對於這方面人的管理處理,已經是a組管轄的範疇了。所以,這次a組完全有理由正大光明的出手。

我曉得隊里最近人員緊張。所以,只是借些武器由我這邊叫幾個朋友出馬就是了。這個,也是為了a組建設是不是?」葉凡拋出了理由。

計永遠看了龔開河一眼,說道:「葉組長講得有道理,凡是跟國術有關的事件,按理講都是咱們a組這個特殊部門在處理。

因為,這種案件,普通的公安人員根本就處理不了。而且,這事涉及到境外,反天了不成。

一個境外小組織居然敢到咱們華夏來撒野,真以為華夏沒人了是不是?就是從國情國威出發,這事,也非得管不成。

不過,老龔,這事,我看也是大事。要不把他們幾個都叫來,大家坐一起合計一下。

也許某些同志明白這事的根由更好辦事,不然,胡亂的猜忌咱們又違反規矩什麼也麻煩。」

「嗯,咱們三都在這裡,意見基本上統一了。就是這事我們非管不可了。既然這樣,那就把大家都叫來合計一下。」龔開河點了點頭,佔分鍾過後」組臨時頭招集的黨委會開始了。

a組九個黨委委員全到齊,沒一個落下。

「嗯,同志們都來了,很好口下邊我就不嗦了,由葉凡同志把事給大家講一下。」龔開河挪了挪椅子,說道。

葉凡把朱同的事給大家彙報了一番下來。

啪地一聲桌子被人柏了。

葉凡抬眼看去,才發現是a組常務副組長西門東洪同志。他相當激憤的講道:「三毒教,我早聽說過。一乍垃圾教。今天既然惹到咱們華夏民眾身上了,就得好好管管。要不,乾脆派出人手,一窩給端了。」

「東洪同志,消消氣。咱們還是先聽聽情報組的趙組長的有關三毒教的情況摸底再說。三毒教盤踞寮國也有幾十年歷史了。聽說還接收過國民黨的殘餘部隊的一些人馬。再加上幾十年的發展,不可小覷。」副組長崔金同講道。他是分管情報組的副組長。

不久,趙青玉到了,她彙報的情況跟張強先前查到的也是大同小異。大家聽了後會議室一時有些沉悶。

「趙組長,這樣講來,是不是咱們a組還沒摸清楚三毒教的老巢在什麼地方了?」這時,特勤軍方聯絡處主任蘭遠僉中將開口問道。

「嗯,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咱們人手少,也不可能每個國家都安排一個隊員。

像東南亞那邊的一些國家,一來國家小,二來經濟很落後,三來咱們國家跟鄰國的關係都處得不錯。

所以,對咱們國家基本上不構成任何威脅。像那種地方,五六個國家才安排了一個聯絡處。

就兩名正式隊員以及一些打雜跑腿的。哪能忙得過來。就是一天去一個國家轉一圈子下來也得十幾天。

這是咱們a組的現實。所以,對於三毒教,咱們掌握的資料非常的有限。對不起各位領導,我工作沒作到家。」趙青玉有些慚惶。的講道。

「正式隊員不夠並不能代表就不能搜集到這方面的情況,這些搜集工作完全可以由不是正式的隊員去完成嘛。

兩名正式隊員就是坐鎮指揮就行了。開河同志,這方面,咱們a組可得改善改善了。

不然,連三毒教這樣的極端惡劣邪教咱們都不清楚他們的清況,到時真的惹出什麼大事來就麻煩了。

更何況,他們這次伸手也許還只是一種嘗試,也許在試探咱們國家秘密部隊的態度。

而正如東洪將軍所講的,咱們必須予以堅決打擊。而要打擊就得派出精英出動,而且是在境外,只能是暗中打擊。

這個),如果不了解該邪教的情況,到時咱們的隊員遭到很大的損失,這責任誰來負?」這時,這時,總政派來的,專門負責a組人員政治素質考核監察的楊國濤中將也一臉嚴肅的質問起趙青玉來。

表面上貌似在指責趙青玉這個情報組頭兒,實際上炮打的是龔開河這個組長的管理方面有漏洞不完善什麼的。這個,在場的哪個都心知肚明。

啪……。

一聲異響傳來,是分管情報組的崔金同副組長點煙完后把那純銀打火機給狠狠地扣在了會議桌上。

這個),當然是對楊國濤同志的不滿了。他噴了個煙圈」亨道:「這年月,有些同志不了解a組同志們的戰鬥狀況,站著說話不腰疼。講得這麼簡單,既然三毒教連七段高手朱方星都可以擺平,那他們估計是有八段位的高手。

像這樣的邪教有槍有彈還有致命的毒藥」~~-更新首發~~咱們即便是駐那邊的正式隊員出動去搜集相關情報都有生命危險,就更別說一些打雜的軍官了。

他們去有什麼用,那不是白白給人送菜?就在外邊就能打聽來三毒教的內部情況了,那是不可能的。

道聽途說的玩意兒能擱到咱們的檯面上去講嗎?也許,人家搞點陰謀,誤導你去,那a組的損失不是更大。

恐怕,到時不是咱們一鍋端了他們,而是自己的人馬送過去給人家當點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