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零一章危言聳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零一章危言聳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金同同志講得有理。搜集這種高難度的情報一定要正式隊員,而且還要正式隊員中的高手才能完成。

這個,要看情況而定。像搜集一些無關痛癢的情報當然能由普通的情報人員去完成。

但是,三毒教這樣的高危險的邪教,普通情報人員只能說給人家送菜了。而且,搞不好還會暴露了咱們a組的秘密。

從我們a組自身的安全,自身的秘密性來講,也不能把攤子鋪得太大太開。只能講是有針對性的出擊跟搜集高端情報。

我想,a組的正式隊員的確太少了。這是一個現狀,一個暫時都無法全面改善的現況。

只能說是發現了三毒教咱們馬上關注,派出高手去搜集甚至刺探情報。為咱們對他們下手作些準備。

盡量減少人員的折損。」這時,政治,局委員會聯絡處主任戴成倒是開口講道,從兩個方面分析了這種現狀。總體來講,戴成將軍的話還是略為傾向於。組這方面意見的。

「我同意崔組長以及戴成將軍的看法,三毒教不是一般的邪教。他們有著高手,而且,高手的數量咱們根本就不知道底細。

這對我們國家的安個一塊已經構成了威脅。所以,從現在起,我們應該把三毒教擺在重要的關注位置上來。

這次既然要招朱同入隊,就得先把朱方星救出來。朱同的入隊更能進一步加強a組中層高手方面的能力。

咱們組裡每一位隊員對咱們來講都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不加強擴大a組,我怕咱們力量太弱最後會處於挨批,想管事都管不了的地步。

說句實話我是很憂心埃咱們的現狀真是堪憂。」葉凡一臉慎重的講道。

「葉組長,你講得也太嚴重了吧?咱們共和國最神秘,最精確最隱弊攻擊性的a組在你面前講成泥捏紙糊的了。

那還用花費巨額軍費撐起a組幹什麼?葉凡同志,妄自菲薄不可取,但盲目貶低自己也不好。

如果真像你講的那種地步,a組還有存在的必要嗎?跟軍方的情報部隊像總參二部三部重合了。

實際上,軍方的情報部門比國安部在這一塊的能力還要強。a組的設置,實際上有些重複了。

不過,這是上頭領導決定的,我不便於多講這個。我的意思並不是要真正的屏棄a組。

而是想跟葉凡同志講,不要太聳人聽聞。」楊國濤言詞開始犀利了起來,自然是對剛才葉凡支持崔金同等人言論的反擊了。

崔金同跟戴成都是a組老人了而葉凡是生面孔,楊國濤同志認可好欺負一點。

「太嚴重,楊主任,什麼叫太嚴重,你以為a組很強大嗎?a組如果不夠強大,那二部三部更不可比擬。

在a組面前,什麼二部三部以及國安只能講是外圍打雜部隊。a組能完成的任務,往往這些部門是不可能完成的。

而這些部門能完成的任務,a組肯定會完成得更好口當然,我也不是想故意的抵毀這些情報機構的能力。

正是因為他們跟a組通力合作才使得共和國的國家安全穩如金湯。

那是誰也不可能離開誰。像人員方面,二部三部跟國安以及a組,不都有時有互相交流嗎。

其實,他們都是處於同一個系統的。但是,咱們現在不論其它方面只論a組,我剛才所講的話絕對是實情。

a組並不強大,那是因為你沒看到外頭的世界。」葉凡口氣也是相當的重,直擊楊國濤。說這老傢伙眼光窄校

「a組並不強大,葉凡同志,拿出你的具體事實來。至少在這些年下來的各項任務中,a組都勝多負少。

雖說其中也是磕磕絆絆,犧牲了許多的同志,但是正如嚴組長犧牲前所講的,a組是永遠不敗的。

我西門東洪現在是a組班子成員之一我絕不願意再次聽到這種言論。

要說合併a組到軍方,那是更不可齲二部三部有他們自己的工作安排國安也有國安的職責,這方面a組代替不了。

但是,他們更不能代替a組。a組,其實是這些系統處於核心地位的圈子中心部隊。

沒有了a組共和國的情報機構將失去靈魂。」這時,接替嚴世傑的西門東洪口氣嚴肅的問道,彼有彼子質問的意思了口當然,另一個方面也有力的反擊了楊國濤的話。

「葉凡同志,對你這樣所講的話我也覺得有些言過其實口雖說在前幾次的戰鬥中a組傷亡很大,特別是撒哈啦一戰中a組失去了嚴世傑同志,失去了隱秘的王牌,也失去了許多的隊員。

但是,據我們所了解到的,像美國俄羅期日本等國的狀況也差不多。

雖說美國跟日本這些國家因為經費充足,大大高於咱們國家對a組的拔款,他們有錢去買人甚至僱人但是,從整體實力來看,咱們人員比他們少了一些。但是,a組的實力在這幾個月中也在逐步的恢復我岳化中。

國家今年對a組的財政支持跟往年相比增了一半的經費投入。國家重視了,咱們班子成員齊心共抓,a組在人員訓練,吸收,考核以及分佈等方面已經漸漸的恢復了往昔最鼎勝時期的活力。

我想,其攻擊力跟情報組織能力並不輸給他們的。我倒是認為,a組的作用比往年更為重要。

說要跟軍方合併,那是絕不可取的。葉凡同志,我希望你講話要嚴肅一些。

在班子會上,每一句話都是嚴肅的。不能隨便的發表什麼,以免分散班子的凝聚力。」林棟國副組長也是板著個臉,居然直面的批評起葉凡來了。

老傢伙,你自己想接老嚴的班結果被西門東洪這個外來戶搶走了位置,現在倒好,拿我來撒氣了。

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這傢伙一句,嘴裡哼聲道:「東洪同志,還有棟國同志,我希望你們兩個能正視現狀。

從人員裝備方面看,咱們a組的確弱於美國的海狼。就是小日本的神道組,前次雖說損失慘重,但人家錢多。

用錢去砸,全世界的搜羅高手。而且,他們的訓練基地方面設備比咱們更為完善,武器更是先進,人家有錢研發這些,咱們沒法比。

他們的實際狀況是現在恢復得比咱們快。的們,說句不中聽的話,是有些盲目樂觀了。

不要講管理涉外的事,就是本國內的事,想處理都難。我葉凡如此的講並不是說a組沒用了,要跟二部三部國安合併,乾脆解散什麼。

我葉凡如此的講是向各位在坐的敲響警鐘,咱們要奮力圖起,不然,光耍嘴皮子,把自己關在屋子老子最大,出了門就是低能兒有屁用?

到時,受慘重損失的是咱們。」葉凡也是臭著個臉冷冷的哼道。

家」,…

西門東洪顯然生氣了,那把塑料打火機被他重重的拍在桌上。不過,因為太重了,氣體居然炸開了。轟地一聲,差點炸著這老傢伙了。

見大家眼光瞧過來,西門東洪臉色更難看,朝著葉凡就哼道:「龔組長,今天葉凡同志不能把事講清楚,我西門東洪要求班子會討論批評他。年輕人,太狂妄講話太不負責任了。這是對a組的公然污衊。是絕不允許的,這是在動搖軍心,我很懷疑葉凡同志的意圖。」

「……。」

這次動作更大,龔開河差點閉上了雙眼。因為,他曉得,這張會議桌又得換新的了。想不到用純實木,厚達20厘米的硬鐵木做的桌子,還是被葉凡一巴掌給拍出了個窟窿。

「動搖軍心,意圖,意圖他娘的。我葉凡為a組作了多少事,出生入死。

遠的不要講,近幾次血戰,那一次我沒出力?我這樣子講是在給各位提個醒,是想進一步強化班子建設,增強我們a組的攻擊力和組織能力。

在當今像咱們這樣的大國不能進行大規模戰爭的實際情況下,而局部的小摩擦,像~~-更新首發~~各國之間為了什麼秘密或好東西進行的特勤隊員之戰,也只有a組這樣的隊伍才能出戰。

又不是真的打仗,這是各國特勤精英的血戰對比。」葉凡站了起來,直面朝著西門東洪就噴口水了。

「你這是什麼態度,你就是這樣對領導講話的是不是。今天擱在這裡,你這種行為就要不得。

一巴掌把桌子抓壞了,你這是損壞公物。龔組長,這會議桌得從葉凡同志的工資中扣出,而且,還要重罰。

我看,咱們現在就可以正式議議葉凡同志的嚴重問題了。我正式以a組常務副組長的身份向班子提出要討論葉凡同志的問題。

葉凡同志的思想認識上有問題,行為上在班子會議上動粗耍橫。你葉凡同志是個戰鬥英雄。

但你想想,哪次戰鬥不是群體相配合才戰勝的。撒哈啦一戰中連我軍最先進的導彈驅逐艦都派出去接應同志們了。光靠你一個人能勝嗎?太囂張了。

所以,你葉凡同志即便是有些功勞,但也不能拿這個來挑戰a組的權威,破壞a組的重要財產。

這會議桌表面看只是一張會議桌,但是,這張會議桌代表的是a組黨委會,是a組核心班底開會,討論國家重大安全的大事所用的。這已經不是一張會議桌了,這是代表著組織的權威。

正好楊國濤同志在,你說呢國濤同志?還有林棟國同志也可以說說。」西門東洪還真不是一般的老辣,他曉得龔開河同志比較寵著葉凡。

感謝『盟主chchen,和『大城小事誠誠,兩位大俠打賞,狗子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