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零二章A組會議室的激烈交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零二章A組會議室的激烈交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所以,乾脆拉上林棟國以及楊國濤想三面夾擊葉凡。到時,你龔開河想護著葉凡都有難度。

「嗯,這是嚴重的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為。我是搞政治工作的,年輕人的思想方面有些鬆動,有些過激是要不得的。

一定要嚴肅的批評教育甚至處理。不然,任其發展下去對咱們的黨,咱們的國家,特別是對咱們的a組建設是很不利的。

這種思想的泛散將帶來極大的危害性和造成嚴重的後果。咱們不能簡單的就看著一件孝言論。

而是從其言論中可以折射出該同志的思想存在著嚴重的問題…,y楊國濤開始進行政治思想批駁了。

這貨,不虧是搞政治考核出身的。那話噴出來是一套一套的,小葉同志差點成了國家的罪人,歷史的罪人。

「呵呵,葉凡同志的行為是有些過火了一些。不過嘛,年輕人有火氣正常。再說了,這一巴掌也讓大家看到了年輕人的實力是不是?」想不到林棟國居然講出這麼一番話來,西門東洪那臉一陰,差點氣歪了鼻子。

「葉凡同志戰鬥能力我是親眼見到過的,在戰場上葉凡同志的愛國情操是唯天可表的。

我戴成很佩服葉凡同志,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說葉凡同志的思想作風~~-更新首發~~有問題,我戴成堅決不同意。

因為,在戰場上,他往往都是最大的攻擊主帥而完成任務一半要靠他。

而在掩護同志們時,他往往都是走在最後。至於說拍散架了桌了,拍了就后了吧。

一幅桌子,相信計將軍不會計較的是不是?再說了咱們會議室的桌子好久沒換過了,以前都是李將軍拍散得較多。

現在被葉組長拍散架了,是不是大家又有新桌子了。這個,舊的不去新的也不來嘛。

至於說一張桌了問題,我看就不必要論了。這已經是嚴重跑題的事兒了。

咱們a組領導班子什麼時候這般輕閑得要論一張會議桌的時候了,真有那個時候那說明咱們的國家太平,人民安居,外國也不敢輕言動不動就要開航母挑釁威懾什麼了。

我還真希望能看到這一天到日到來。」戴成居然全力力挺葉凡同志。

「換,換什麼,才換了沒幾個月。難道a組對這種行為還能容忍嗎?我認為葉凡同志的這種行為,雖說是小事,但也絕不可齲

你這巴掌拍下來是在威脅誰?這是對班子成員的一種示威。就像美國人常幹這種事動不動就把航母擱你面前。

人家至少嚇唬的還是外國人,你看葉凡同志,你嚇唬誰?而葉凡同志今天的行為卻是沖著班子成員而來的。

這是什麼行為,這是種什麼思想?某些同志講會議桌只是一張桌子,那我想問問,領袖相片難道只是一張照片嗎?那是代表偉人的權威,是一種信仰…」蘭遠金這老傢伙還真會侃,從國內侃到國外。居然最後扯到領袖頭上了。

「好了好了1龔開河同志陰沉著臉擺了擺手,看了大家一眼,說道「葉凡同志,你講為了a組好,你認為咱們a組的實力太弱了,這種思想我認為你應該不是動搖a軍心,而是要警示大家。不過,我希望你能把你認為的事實拿出來口只要能拿出事實,真正的起到了警示咱們班子成員的作用。

不要說拍散了一張桌子,就是拍散架十張,從我龔開河工資中扣錢換桌子。」龔開河口吻非常的沉重,嚴謹。

「各位領導我講這話的確不是聳人聽聞。至少,從目前a組現狀來講,的確堪憂。

前段時間我去同嶺,同嶺市有個很大的礦業集團叫天木礦業集團。

因為其中發生了一些事,所以天木礦業集團的原總經理鳳草天很不滿意。

後來,經過了解我才發現。天木礦業集團居然是伊犁河畔的鳳家的產業。鳳家大家清楚嗎?」葉凡問道。

「是不是跟華夏四秀中那個號稱『西疆爬狸貓,來自天山山脈下住在伊犁河畔岳支山下的鳳氏家族的鳳四姑娘有關聯。

傳說此女年齡到現在也不過三十左右容顏聽說美如天山上的雪蓮絕世如天上仙女。

不過她一般來說都是罩著個白紗面巾,看不清楚本相的。」想不到戴成將軍對這個還相當的感興趣,八卦著立即笑著問道。

「正是。」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側旁旁聽的趙青玉一眼,問道:「青玉同志,在咱們的情報資料中,鳳家人中最高段位應該是多少?」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鳳家老祖宗,也就是鳳四的祖奶奶鳳聲香應該達到了九段頂階層次,跟華夏六尊中的『坐地老虎費青山,同個、層次的超級高手了。

而鳳四的師傅才東眉聽說略遜一點,但也是位九段第三個層次的高手。

兩位女士是鳳家的頂樑柱子。至於其它人,好像鳳家也沒多大的傑出人才。

就鳳四聽說達到了八段位,是個傑出的天才。」趙青玉腦子裡裝著的情報還真不少。被總部人稱為『活情報」

「那我就講述一件事,前次跟齊天一起去北大荒那邊的綠汗湖玩。我沒見到人,直接有人隔空遠隔上百米就把齊天跟他的警衛員給煽暈跌倒在了草叢裡。後來遭到了攻擊,你曉得他們的攻擊手段是什麼嗎?」葉凡掃了大家一眼,淡淡哼道。

「慢著葉凡同志,你講是隔空上百米把齊天煽暈過去,你是怎麼曉得是隔空上百米的?」崔金同急巴巴的問道口這個,太震驚人了。因為,會議室里所有同志都是這種神情。

「呵呵,在晚上,遠隔上百米我能看到那麼遠距離地方的一隻小昆蟲,這是我們師門的一門秘術,不便於公開。」葉凡神秘一笑,說道。

「葉凡同志,你確定是隔空上百米把齊天煽暈?」想不到龔開河同志居然也耐不住了,問道。

「絕對是真的,百米範圍內我的感知還是相當靈敏的。如果有人我能發現。」葉凡再次確認。

一下子,會議室里安靜了下來。

「龔組長,那人豈不是十段位了?」就是西門東洪也有些沉悶的問道。

「在坐的都清楚,隔空上百米內勁直噴,恐怕還不是簡單的十段位高手。而且,齊天雖說身手廢了。但至少還有著三段身手。一巴掌就給人煽暈了,那此人著實了得。葉凡同志,後來怎麼樣了?」龔開河問道,老傢伙也是興趣高漲了。

「後來,他們的攻擊手段更嚇人。居然把湖中的魚全吸到了空中,形成一條魚鞭子往我身上招呼了過來。

說句實話,我這飛辦在魚鞭子面前都沒了作用。而且,至始至終我都沒發現那個攻擊我的人。

以我的身手,想攻坊我還是有難度的。如果是直面攻擊我不行,但那人是隔空上百米在驅使著魚兒在攻擊我。」葉凡講道。

「後來你怎麼脫險的?」蘭遠金一臉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是特別的清楚,正在我被打得快暈過去的。突然傳來一道冷哼聲,而且,隨著冷哼聲傳來,空中的魚鞭子就被這音波給震散架了。

好像是遇上一個神秘更強的老者,說是那兩個人吵了他的夢什麼的。

結果,人家隔空二百米左右一邊一巴掌,隔空一百米左右兩顆樹上就飛出了兩個人。

聽老前輩的口吻我才曉得。那兩個聯手攻擊我的女人就是鳳家的兩位前輩。

鳳聲香跟才東眉,估計是因為天木礦業的事來懲罰我的。後來被那位前輩嚇走了,只不過那位神秘前輩一直都沒露面。

才二天後,鳳家就派出了鳳四來跟我接洽,商談天木礦業集團的問題。

他們也作出了巨大的讓步,而且鳳草天已經進了大牢。這是他應得的報應。」葉凡說道。

「怪了,鳳家的兩位女士明明能打過你,幹嘛還要向你妥協?葉凡同志,希望你能把這情況說清楚。」這時,楊國濤提出了質疑。

「這個,我也不清楚。也許是那位隱身的前輩講了什麼。害得鳳家兩位前輩還以為那位前輩跟我有什麼關係,所以,嚇著了。」葉凡當然是半真半假的講道。

「看來,鳳聲香跟才東眉都達到了十段位。而那位隱身的前輩功底子更高,估計是不是達到十一段了。想不到咱們華夏一下子冒出如此我的高手來。葉凡同志講得沒錯,如果他們作出什麼出格的事來,咱們a組還真有些難以處理掉了。」龔開河說道。

「這個還不算什麼,更讓人難以理解的還在後頭。」葉老大又開始玩神秘了。

「難道還有更厲害的角出來?」林棟國忍不住問道。

「前段時間發生了一件事,借住在我家裡的雪紅同學自衛打了人,…」葉凡把事有選擇的說了一下。

「怎麼可能,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居然是十段位,這個,不可能1楊濤國絕對難以相信。

「這十段位好像變青菜蘿蔔一點不值錢了。咱們a組連一個十段位高手都沒有,要是真出現如此的狀況,我還真擔心起a組建設來了。」就連蘭遠金臉上都掛上了憂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