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零三章年輕人,多幹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零三章年輕人,多幹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

「的確是十段位,以我現在九段大圓滿境界還不是那位姑娘對手,講句不怕丟臉的話,差點滿地找牙了。

後來才曉得,是雪紅的家裡有一項秘術,可以讓女子的青春推遲衰老。

不過,也需要適配的人才能完成。機率很小,那位姑娘就是這個原因造成的。

不過,那位姑娘的確年齡也不大,不到40歲。」葉凡又漏出一點秘密來。當然,葉凡不會透露具體是什麼人了。不然,龔開河同志又得盯上去了。倒給自己找了個大麻煩。

「啥,你啥時到九段大圓滿了?」龔開河那雙眼瞪得老大盯著葉凡。

「呵呵,這個,一不小心就給上去了。只是可惜沒能一舉突破十段位。

當時我不是講過,那位隱身的前輩估計較欣賞我。所以,在鳳聲香跟才東眉兩個高手聯手攻擊我時,一股大力把她們倆的內息之氣絞在一起硬是逼入了我的身體中。

也許是老前輩在耍她們倆個,生氣她們倆打擾了前輩好夢,小懲罰一下。

而且,我當時運氣好,從她們倆各自身體內吸取了二十年的內息。所以,一不小心就到了大圓滿境界。」葉凡淡淡一笑。

在場的可不是傻瓜,根本上沒有相信這傢伙扯的鬼話。那位神秘的前輩肯定跟葉凡有點什麼關係。只是人家葉凡同志不講,你又有啥辦法。

一個個都盯著龔開河同志,當然希望老龔同志站出來讓葉凡同志揭出更多的秘密。

「好了,不聊這個了,以後要全力加強a組隊伍建設了。剛才從葉組長發現的情況看,咱們是得強化了。

不然。不但國外的事處理不了,就是國內的事咱們a組只能當一個看客了。

這種情況絕不能讓它出現。剛才談到救援朱同一家的事。像這種傑出年青人也是我們a組培養的對象。

一定要救。就是立國威來講也要救。當然。對於三毒教的情況咱們不熟悉,這難度就加大了。

這次採取行動就以葉凡同志為首。需要什麼儘管調配,各部門要通力合作,協助葉凡同志把這次救人的事辦得圓滿。

同志們有沒不同看法的。現在馬上提出來討論交流一下。」龔開河順勢就開始定了調子。

這種事誰還會反對,那不成了阻礙a組發展的罪人了。所以。自然沒人吭聲了。

「龔組長,還有一件事。朱東春同志聽說是被人冤枉的。所以,要讓朱同安心入隊。那是不是得把朱東春的事也給擺平了。何況。人家真是冤枉的話從伸張正義一塊來講也是應該的。」葉凡說道,看了大家一眼,說道,「這件事,我看寮國那邊我都忙不過來了。還是請班子里其它什麼領導挂帥給暗中調查出面處理一下就是了。」

一時,會議室又沉默了。

「龔組長。咱們出面都不妥當,這是a組條例規定的。而朱東春的事估計涉及到公安紀檢機關。

這是政府一塊的事。所以。我認為葉凡同志出面還是較合適的。因為他的工作的重心點還在政府一塊是不是?

相信以著葉凡同志的能力,這點小事應該難不倒他的。相當提魚桐這麼複雜的大案子葉凡同志都能擺平,朱家的一點小事,絕難不倒葉凡同志的。」西門東洪還真是陰辣,又把這事擱葉凡頭上了。

「東洪同志,我是人不是神,剛才不是講過。寮國的事我都忙不過來了,哪有功夫去擺平朱東春的事?」葉凡差點叫起來了。

「這件事其他同志出面是不妥當,就葉凡還合適一些。而且別人想講閑話都抓不住把柄。

那是因為葉凡同志有著雙重身份,而且特殊。他的重心點並不在咱們a組這一塊上,這是他跟咱們大家很大不同的原因。

就這麼定了,這事,還是由葉凡同志出面解決。當然,如果有相關的事落各位手中也得協助相助一下是不是?

當然,葉凡同志也辛苦。像去解決三毒教的事,葉凡同志講過了,他不用咱們a組的人員,只是叫上幾個朋友就是了。

他出人咱們出武器跟設備。當然,提供情報一塊咱們得極力配合。」龔開河也不是一般的辣,居然想當甩手掌柜。

「龔組,這樣恐怕不妥當吧。剛才你可是講過了,這是a組的事。以前沒有定拍子前我只能請朋友相助了。既然現在班子會議決定由a組正式出面解決三毒教的問題,怎麼又變成我出人a組出武器和設備,那豈不變成私事了?」葉老大差點瞠目結舌了,為龔老頭的無恥而傻眼。

「呵呵,葉凡同志,年輕人嘛,多干點有什麼不對?再說了,你既然有朋友了,還何必硬要a組再調配人的和。

再說,你剛才也講到了,a組的狀況堪憂。咱們的每一位隊員都是國家的寶貴財富,損不起。

而且,a組隊員也不多,擠不出人手來。你既然有高功階的朋友,請他們出手一次又有什麼。

你也是a組的副組長,平時很少露面。偶爾相助a組一次也正常嘛!

都是為了國家,你不能再推辭了。」想不到西門東洪也是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你們還真是想得周到,損人是我們那邊的事。朋友如果受到損失不是更糟糕?這個,還是不妥當。a組的人是人,咱的朋友就不是人了?」葉凡直搖頭。

「好了,不用講了,我們這邊出兩個人,最多兩個。你們那邊出了人,也著實辛苦了,都是為了國家,人家又沒拿國家的工資。這樣吧。」講到這裡,龔開河同志看了計永遠將軍一眼,笑道,「還是得給葉凡他們一定的補償是不是?」

「那是應該的,就是從國家雇傭一塊來講也是應該給以適當的補償。我看,要不拿出一百萬來作為葉凡他們這次行動的經費。」計永遠笑道。

「打發叫花子還差不多1葉老大當即哼出聲來。

「啥,打發叫花子,葉凡同志,a組雖說今年國家追拔了經費,但往全世界一撒,也時常是捉襟見肘啊!你要理解組裡的難處,這樣,實在不夠再追拔一百萬,二百萬好了。」計永遠嘴角抽搐了一下,說道,葉老大真想上前給這老傢伙一腳,真他娘的摳門。

突然,葉凡發現龔開河同志朝著自己眨巴了一下眼睛,這貨才想想煙跟茶葉來,立即講道:「這樣吧計將軍,我的朋友一個個都是煙棍酒袋外加人家也是品茶高。

像這些高人都好這一口。要不,把庫里多餘的熊貓、極品西湖龍井以及那什麼五星茅台給各整一打給我就是了。

我這人也不貪,能理解組裡的困難,這點附帶的小要求組裡總得給以解決了。」

「啥,多餘的,還各整一打,你以為我計永遠開煙館辦酒廠開茶葉公司是不是?

這些都是中辦那邊調配過來的,每一件都是有出處有配額的。而且,要登記在冊。

中辦那邊一年的配額就這麼多,數目有限度,在總數不變的情況下你這一拿,是不是把大家的配額全給喝了抽了品了。

不行不行!量太多了,每樣各四件就是了。」計永遠雙眼瞪得老大,差點嚷出聲來了。

「可是你想想我的朋友們可是要流血,三毒教的危險在坐的各位都曉得。甚至,有生命危險。幾包煙,一點茶葉,幾瓶酒跟生命相比,難道計將軍還看不出來嗎?」葉凡逼了過去。

「葉凡同志,你這是怎麼講話的。遇到任務時就跟領導談條件提要求的。

你們是辛苦,這個,大家都曉得。但是,都是為了國家是不是?怎麼能談這談那的。

當然,你們的辛苦我們也要給以適當的補償。我看這樣吧,計將軍也講過了。

這些物品的數額是有限定的。而三毒教的手已經伸進咱們國家了,絕對要斬斷這隻毒手。

葉凡同志提的要求也不算過份。我提個方案。」龔開河一臉嚴肅,講到這裡看了大家一眼,接著講道,「在坐的有九個班子成員,葉凡是當事人就除外了。

剩下的八位同志每人從自己的配額中支援葉凡同志一件。合起來就有8件了,我的配額比各位同志又多一些,我支援兩套件。

也就是兩瓶五星茅台,兩罐極品西湖龍井,二條熊貓。這樣一算下來也有9套件了,再加上計將軍從公務出發計劃給的四件套。

合計總計十三件套給葉凡同志帶走就是了。同志們,你們說說,我這分配方案怎麼樣?」

「這個……這個……龔組長,我的配額可是不多。一個月也就兩件套。

給弄了一件套恐怕根本就不夠了。這個,你也曉得,我這人平時沒事時都喜歡小品一兩杯的。

每頓一杯是少不了。這個,酒蟲發作時也很難受的。而且,有時喝慣了,其它的拿來有些味兒覺得不夠勁。

更何況,有時招待朋友,執行任務時都需要這玩意兒。」這時,蘭遠金中將是一臉肉痛的講道。

感謝『馬豬馬』『大城小事誠誠』『叱吒河姆★武』三位大俠打賞,狗哥謝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