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零五章這事你去擺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零五章這事你去擺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

「我看你還沒嫁出去,怎麼,成葉家媳婦就忘了本啦?你喬圓圓是喬家大院的米飯養大的,不是姓葉的。..」喬報國好像吃了槍子兒,見誰扎誰。

「報國,少講兩句。」這時,喬報國的老婆蘇香玲伸手扯了扯老公。

「是不得了啦1喬報國還想哼,不過,喬遠山這時卻是淡淡的一哼道,「好了沒有。」

喬報國有些悻悻然坐了下來,拿眼狠狠的瞪眼著葉老大一對。

「葉凡,幾個月前我就跟你講過了。德平市市委書記庄世誠要回省里了。提分管經濟的副省長,你看看,那個時候沒有引起你的警覺,這些天來矛盾全面激發。也怪報國太大意了,什麼事都喜歡爭個輸贏,結果就造成了現在的結果,唉,還真是麻煩。」喬遠山嘆了口氣,眉頭皺得緊緊的。

葉凡裝得一臉詫異,問道:「這個,我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段時間我在同嶺忙得不可開交,總不可能一直關注著南福省發生的事。相隔太遠了,再說這精力也有限,而且,就是想關注也不可能知曉。我是沒接到任何的有關信息。」

「這事我來講吧。」喬橫山喝了口茶,說道,「本來德平市的庄世誠是要升副省長的,不過,也不曉得怎麼回事。結果庄世誠也調離德平了,只是沒有弄到副省長位置。而是調整到省科技廳任廳長。」

喬橫山剛講到這裡,葉凡啞然失嘴問道:「怎麼可能,庄世誠可是在德平立下了汗馬功勞。

最近幾年來,德平的經濟發展走勢迅猛,在麻川市的拉動下,已經超過了前面的兩個地市。昂然挺進到了省第九名的位置。

而德平撤地建市方面庄書記也功不可沒,這樣的功績提副省長完全夠資格符合常理。」

因為。堂堂的德平市委書記調整到省科技局。這個,級別雖說沒變算是平調,又進省了。

但是,實際上科技廳就是一雞肋。管管科技發展。這個,一個清水衙門。實際上就是明升暗降了。傻子也能看得出來。

「呵呵,這世上,符合常理的事多了。要論功績。整個南福省又不僅你庄世誠作出了成績。作出大把成績的同志大有人在。而且。成績是一個方面,而人際關係卻是另一個方面。提副省長,那是省部級高官的範疇,不是那麼簡碘個,要上頭關照著。」喬橫山說道。

「那這只是騰出了位置,跟剛才某位同志的暴怒有什麼關係?」葉凡不願意提喬報國三字。卻是用某位同志代替了。

氣得喬報國砸了下嘴想吭聲,卻是被母親葉蓉給狠狠瞪了一眼。她呶了呶嘴,意思這個時候,你大伯在講話,別胡亂的打岔。

「唉,報國還是經驗欠缺了一些,太大意也是主要原因。中央三令五申要不亂占基本農田耕地。

去年有個大的項目,涉及到十個億落戶南嶺地區。是海外一華僑搞的奶製品基地,當時那個華僑就中意南嶺區溪山鎮溪山旁的一塊地。

其實已經不能算是一塊地了,上面零零落落的建了一些破落的工廠,什麼石材石,鋸木廠,還有些民房。

為了爭取十幾個億落戶南嶺,報國立功也心急,所以,直接下令拆遷了。結果當然是三下五除二的整理出了一塊很大的地皮來。

而奶製品廠前期工程也著實的紮根了。才半年時間,廠棚廠房都建得差不多了。

華僑是有誠意的。只是後來有人把這事捅了上去,說南嶺市政府批准的奶製品廠建設的那塊地是違規審批。

因為,那地是屬於基本農田保護的範疇。而報國一時氣憤,認為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

因為,這片農田的確是基本農田。什麼叫基本農田,葉凡,你清楚嗎?」講到這裡,喬橫山問葉凡道。

「所謂的基本農田,是指根據人口和國民經濟對需求以及對建設用地的預測而確定的未經批准不得佔用的耕地,為了滿足人口和國民經濟對農產品的需求而必須確保的耕地的最低需求量,老百姓們稱它為『吃飯田』『保命田』。你挪用擠佔了這個,就等於砸了他們的飯碗兒。這下子反應肯定激烈了。」葉凡說道。

「沒錯,這事,沒人告時都沒事。而且,當初估計那些擁有農田的主人也默許,肯定是人家付了租金或什麼。

不過,有人捅上去就帶來了麻煩。報國開始還幻想著保住奶製品廠,所以,一直跟省里解釋、辯論,想爭取下這個項目。

不過,結果是越來越糟糕。而這事,報國覺得太丟臉了,所以,也沒跟家裡人通氣。

不久,麻煩就來了。政務院行動迅速,馬上派出了督察組,才幾天時間,一查就出問題了。」喬橫山嘆了口氣。

「結果怎麼處理的?」葉凡問道,眉頭也皺了起來,估計,喬報國這次算是倒大霉了。這事居然有人捅到政務院了,而且人家下來了現在想活動難度相當的高了。

「我被停職了,你現在高興了是不是?」喬報國氣吼吼的哼著,怒濤濤的瞪了葉凡一眼。

「那是你糾由自取,跟我屁的關係?這事,又不是我造成的。我拿我撒什麼氣?只能講是你自己不爭氣,這麼大的項目,你難道就不查一下土地來源。我看你,是被豬油蒙了心。」葉老大也氣不打一處來,狠狠的回了一句話。

「還講我,爸老早不是跟你提過德平市庄世誠要走的事。結果人家走了,你有沒去講過。當初你可是答應過爸的。當初這事要是講通過來,我還會被那十幾個億蒙了眼嗎?反正都要走了,還搞這些幹什麼?」喬報國這臉皮還真是厚。

「德平的事我未必能講下來,我葉凡屁本事沒有。當初不就在中辦干著一些雜活。

我有什麼能力左右南福省委的決定?你們喬家大院隨便走出來一個就能挑了我。

既然你有本事在這裡叫嚷,自己去弄下來就是了。叫有什麼用,拿出真本事來才是霸主。」葉凡用語也是毫不留情。

奇怪的是喬遠山居然也不吭聲,好像就是要借葉凡的嘴敲打一下自己這個有些傲氣,打落了門牙只能往肚吞的笨蛋兒子。

「唉,這事,你們爭來爭去的,漁翁得利了。結果,報國被停職了,而南嶺地區的田志空書記更倒霉。其實,當初這事他插手並不多。而他的倒霉是因為他沒有能人在背後撐著。」喬橫山講道。

「田志空難道調走了?那位置?」葉凡問喬橫山道。

「差不多,到省政協養老去了。而南嶺地委書記一職被德平市市長盧塵天給坐上去了。」喬橫山講道。

「以前聽說田志空的背後人是原南福省常務副省長宋初傑,不過,去年宋初傑調走了。

估計,省里早就調整田志空的打算。而某位同志的事件剛好是一導火索。

這下子兩個都連帶著倒霉了。某位同志背後有著喬家大院,人家還有些忌憚,所以,暫時停職掛著。

而田志空這個沒爹媽的孩子就可憐了,到省政協提前養老去了。」葉凡說道,「不過,某位同志的事這下子也有麻煩了,不曉得二位領導怎麼打算的?」

「金樹洋的事在節骨眼上,咱們不可能能騰出手來操作。」喬橫山直接講道。

「不要講了,等下報國把詳細材料給你。他的事你這個妹夫去擺平。」喬遠山擺了擺手,命令式的口吻講道,「還有,報國完全配合葉凡把這事擺平了。記住,這次的事以葉凡為主。你再耍脾氣的話,你就不是我喬遠山的兒子。」

喬遠山這次下了重嘴了,對兒子喬報國也是下了最後通碟了。對這個兒子搞出這事來喬遠山也是惱火得要命。

再加上在金樹洋進入中組部的節骨眼上,喬家大院騰不出手來。你下邊又著了火,怎麼不讓喬遠山失望加怒火。

「葉凡,圓圓是報國的親妹妹,你這個妹夫就幫襯著一點,唉……」這時,葉蓉在一旁嘆了口氣,有相求的意思。

「葉凡,你就……」喬圓圓看著葉凡。

「我……配合妹夫。」喬報國極為難堪的吐出這個令他這個喬家大少感覺到極端羞辱的話。

這是喬報國首次正式承認葉凡這個妹夫。但是,喬報國也明白。這次的事令得老頭子發大火了。

如果不聽話的話,很有可能從此在父親心裡埋下一『阿斗』不經扶的影子,慢慢的被家族邊緣化完全有可能。到那個時候,即便是親生兒子都沒用了。

大家族,有的時候就是如此的殘酷。他們需要的是傑出的人才,而不是扶不起的蠢貨。

花在你身上的資源不是白白浪費了。從家族利益出發,這點,也無可厚非。

適者生存嘛!

大家族充分的運用了動物界優勝劣汰理論。畢竟,大家族都想萬年昌盛下去。當然得挑選優者了,不然,難當大任。

「爸,聽說京城政法委書記陳加和同志要到國家政法委了?」葉凡先不答,直接先擱出吳正風的事來了。

「這個時候你別跟我談這事,我忙不過來。」想不到喬遠山一句話就把葉老大的話完全塞死了,人家大腕一看葉老大撅屁股就曉得這貨要拉什麼樣的屎。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