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零六章出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出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且,喬遠山的表情有些惱意了。因為,你這個時候提出這事來那不是有談判作交易的架勢。

好歹你葉凡也是喬家大院的女婿,這個時候有趁人之危的嫌疑,難怪喬遠山直接一板子拍了下來。

見葉凡的臉色有些難看,喬橫山笑道:「你小子,別盡添亂。不是跟你講過,這個時候是節骨眼,不要亂插手。

不過嘛,年底前估計能交底了。年過後你來拜年時倒是可以來聊聊嘛!

關鍵是這十幾天時間,你要把報國的事搞下來。不然,一切都是空談。不過,是哪位同志中意那個位置?」

「大伯希望我怎麼樣報國這事?」葉凡乾脆直接問道。

「報國被停職了,暫時掛著的。如果說這個時候還想去爭取德平市委書記那個位置恐怕是不可能了。

這事,只能今後再說了。暫時來講,你就是要把報國的屁股擦乾淨,不要留下後遺症就是了。

這事我事先提過醒,政務院督查室那邊估計還沒定論,所以報國暫時被掛著的。

一旦那邊出來了定論,你想翻盤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要抓緊再抓緊。」喬橫山說道,喬遠山不好意思講,喬橫山替他講了。

「官復原職。」葉凡點了點頭嘀咕了一句。

「呵呵,小子你不笨。」喬橫山微笑著點了點頭。

不久,喬報國把材料全拿來了。

葉凡翻看了二遍下來。

「既然是基本農田,再加上督查室那邊盯著的。這退廠還田肯定是必須的了。只不過,那位叫全成林的澳大利亞華僑肯定心裡不平。估計,前期的廠房等投資數目也不小吧。到時,他折騰出什麼來南嶺地委行署可就頭大了。這屁股要擦乾淨還真有些難度。」葉凡問道。

「嗯,他投了已經接近二個多億了。這下子全沒了,如果要操倒,那些廠棚廠房只能當廢鐵價了。

最多拿回一千萬,像整地。地基還有拆遷補償等方面的錢已經花出去了,還想收回來,估計是不可能了。

而且。這事也不可能再逼大家。如果惹得那片田區的農民全糾結在一塊上訪,事就鬧騰得更大了。」喬報國一臉陰沉,講道。

「全董的意思怎麼樣?」葉凡問道。

「要求我們南嶺地委行署賠償一切損失,什麼誤工費。誤廠費,投資增益損失款,七七八八湊一堆的話不下三個億。

南嶺地委行署一年的財政收入不上十個億,哪拿得出這筆錢來賠給他們。

而新的市委書記盧塵天顯然也在拖,那天宣布完人事任命后他晃了晃就走了。

說是德平市那邊的移交工作還很多。這邊的事就交待給我們了。而我又被暫時停職了,現在地委行署,包括地委,都有些亂。」喬報國一臉耷拉的講道。

「他是在閃人,等著你找人來擦屁股。這個,也正常。涉及款項太大了。

這個燙手的東西太燙手了,即便盧塵天這個市委書記也難以擺平。如果他呆在南嶺,他就是正式的當家人。

那這屁股就得他來擦了。到時。一切後遺症就來了。而且。很有可能把他都卷了進去。

自然,人家不會這麼笨的。這個時候找借口閃避是最好的法子。」葉凡分析道。

「絕對是這個樣子的。」喬報國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而且,盧塵天曉得,這事。我必須擺平。不然,這個屁股就坐不穩當了。所以。他也是吃了定心丸子借口離開的。估計,他也曉得我跟喬家大院的關係。」

「應該是這個樣子了。」葉凡點了點頭。心說你跟我的關係人家早曉得了。如果不是曉得你跟喬家大院的關係,人家早下手,一腳把你給踢到啥旮旯去了,還會讓你把這職位暫時懸挂著。

田志空這個書記比你的責任小,人家提前養老。你沒提前養老,這是南福省委看著喬家面子在照顧著你。

你丫的還人五人六的在我面前發脾氣。要不是看圓圓份頭上,老子都狠不得上前再踹你兩腳,讓你這丫的徹底完蛋。

「你有沒有發現轉機的一點線索?」葉凡又問道。

「沒有。」喬報國難看的微微搖了搖頭,葉老大也覺得這話是白問了。如果有線索喬家早出手了,哪還會輪到自己來人五人六的。

「算啦。」葉凡說著,站起來告辭走人。

「圓圓,有晚班飛機,我馬上回同嶺去一趟。估計天明下午得回南福省去打聽消息了。」葉凡給喬圓圓交待了一番走人。

「哥,你小心點。」喬圓圓追到院門外,臉上有些憂鬱。像這種事,既然有人敢沖喬家大院的人出手,沒準兒後頭還有大魚鱷。

官場鬥爭看似沒什麼,有的時候你一不小心就載了進去。甚至,玩陰耍詐比戰場上的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更為兇險。喬圓圓生在這樣的大家族,雖說沒有親身經歷過,但耳聞目濡的事還是相當多的。

葉凡連夜趕回了同嶺市,第二天早上交待完一些事務後下午直奔南福省而去。

葉凡首先拜訪了老領導庄世誠。

「好久不見了葉書記,呵呵呵。」見到葉凡,庄世誠廳長臉掛笑容、倍顯親切。

「庄書記,叫我小葉吧,別書記書記的把我給叫老了。」葉凡一臉謙虛,講道。

「呵呵,你現在是書記了,當然得叫書記。這樣吧,我比你大得多,叫你小葉書記吧。」庄世誠一邊笑著,一邊招呼葉凡坐下。

「庄書記,現在倒是可以清閑一些了。你在德平也幹了不少年頭了,為德平人民費心勞神。」葉凡說道。

「唉……」庄世誠嘆了口氣。

「省里怎麼能這樣?」葉凡說道。

「是給人騰地兒。」庄世誠說道。

「騰地兒也得給找個安排的好地方。」葉凡哼聲道。

「這事,裡頭很複雜。」庄世誠搖了搖頭。

「這次你那邊的事應該跟南嶺地委行署的喬報國專員應該沒關係吧?」葉凡試探著問道。

「喬報國。」庄世誠古怪的念叨了一句,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說沒關係吧又有關係,如果沒關係盧塵天也不會到南嶺地委了。如果說有關係,但又沒有直接的關係。這裡頭,我是弄不清楚了。」

庄世誠的古怪表情葉凡心知肚明。因為自己跟喬家大院的關係庄世誠清楚,才會如此古怪。

「唉,我那大舅哥他這次也是倒霉了。陷入了泥潭當中。現在被停職了,這事,我又在南福省呆了相當長時間。我那准老婆天天在我耳旁嘮叨,這個。所以,就趕過來了。」葉凡嘆了口氣,乾脆明說了。反正跟庄世誠的關係很鐵。

「要你來書書屋講情?」庄世誠瞳孔微微睜大了不少,盯著葉凡。老傢伙肯定覺得奇怪了。喬家大院那顆樹很大,何必要你這小毛蟲來折騰。

「嗯。就是這麼個情況。」葉凡再次確認,當然,原因方面葉凡不會解釋的,轉爾說道,「我是沒辦法,只好下來了。不然,枕邊人那風吹來也難過。這不,不得不到老領導您這裡來求經了。」

「唉。這次喬專員太大意。應該是求功心切吧。基本農田是不能挪占的。

而且,一整就是一大片。你估計也了解過了,那個奶製品集團整下的那塊地皮,東西範圍足有七八里。

南嶺地方窮,經濟不好。所以,地皮也便宜。澳大利亞來的全董事長沒花多少錢就整下了這塊地皮。

不過,在政策的大背景下。什麼私下的合同協議都是非法的。這種事,本來在各地也是屢見不鮮的事。

只要沒人捅上頭也是睜隻眼閉隻眼了。一旦捅上去。就是麻煩一堆。而且,這次的有心人一捅就到天上了。

下手很狠啊,估計是曉得喬專員的一些什麼底細,捅到省里沒用,乾脆一刀就給捅到了政務院。

那個地方,即便是喬委員也有些棘手。」庄世誠講道,看來,南嶺地區發生的農田糾紛也牽動著省里高官的神情,也不曉得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的。

而德平市原市長盧塵天得了實惠,自然,估計有人把這事聯想到了盧塵天身上了。庄世誠自然很用心的關注著了。

葉凡突然心裡一震,微微有些感覺了。心說難道是京城某位大神的手筆。就是想用此事來牽拌住喬家大院。

以阻止金樹洋進入中組部,進爾也許讓費家的寧部長下來也成空。好個一箭雙鵰。

不過,這個只是葉老大的意測,也許,喬家大院早看穿了,所以,根本就不管喬報國,反倒弄出自己來折騰。

「庄書記有沒從中看出一點轉機來,我是剛下來,一頭吳碼頭必須得去拜。憑著老領導的眼光,如果能看出什麼來,我就有了捷徑。」葉凡講道。

「難1庄世誠搖了搖頭,吐字非常的果斷,沉默了一會兒講道,「當然,事事都有可能找到解決的繩頭。

不過,南嶺發生的事主要是政務院督查室在盯著的。這事,要翻盤的話,除非讓那些被占的基本農田變成不是基本農田。

合理合法的讓全董事長建設奶製品集團,只有這樣才能師出有名。」庄世誠說道。

「這怎麼可能,本來就是基本農田,怎麼可能變成不是基本農田。如果在其中用違規的手段,要是政務院督查室沒盯著還好用一些。更何況,那人能捅上去,肯定盯得更緊。其目的是什麼?我是滿腦門子的迷糊。」葉凡摸了摸頭,真感覺到腦袋有些發漲的感覺了。

「呵呵,下到實地去調查。找到證據,再加上省里調控一下,這事,也許還有轉機。」庄世誠微笑道。

感謝『盟主哥……盟主哥平涼湯圓』『大城小事誠誠』三位大俠打賞。未完待續rq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