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零七章披上軍工廠外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零七章披上軍工廠外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老領導,你這事也不能就這樣擱著了。」葉凡見也差不多了,從庄世誠那裡也挖不出更多的信息,乾脆轉移話題了。

「難1庄世誠突然顯得有點頹廢。

「去鳳家走走,難事也變易事了。而且,鳳家應該也不會看到老領導如此這般的吃虧吧。

老領導要跟上頭多通氣才行,你認為什麼都難,認為他們也許把你拋棄了。

也許,他們根本就沒有這種想法口只是老領導自己有些太過於自卑。不管有沒丹,去走走總比沒走走的來得好。」葉凡說道。

「哈哈哈」,…」庄世誠突然爽笑了起來,這個很罕見,他一拍桌子,說道,「小葉書記講得對,我還是有些擱不下這張老臉皮。對對,年底了,應該去拜年了。」

走出庄世誠家葉凡直奔段海天的家裡而去。

段海天倒在家等著的,不久,陳軍跟於建臣也到了。

「這麼急來肯定有事,你直接講就是了,別浪費時間了。」段海天的夫人早泡好了茶,幾人乾脆坐客廳的餐桌上,一邊喝著小酒一邊段海天直問道。

「還不是我那大舅哥的事……」葉凡把事講了一遍,而且,就連自己的猜測也講了一下。

段海天是自己這個圈子的,而且位置比庄世誠還要高,目前任南福省黨群書記。

眼光更遠,更老辣。葉凡希望能從他這裡弄來實惠的收穫。不然,根本就來不及了。光靠著自己瞎折騰,一晃眼就是年底。

「你這件事消除有幾點,第一點就是擺平政務院督查室,重拿輕放,稍微處理一下就過去了。第二個就是庄世誠所講的也不失為一個法子。

只是要把基本農田變非基本農田要有幾個條件的。在這其中,什麼非法違規手段都用不上了。

因為有心人盯得緊你如果弄虛作假的話最後查出的違規事更多,那是錯上加錯。

我認為,除非能合理的能把基本農田轉換掉就好了。你這個,要注意查這塊地的前因,往上推上十幾年查查是否真是基本農田?

或者有其它什麼原因倒致它原本不是基本農田現在變成了基本農田。」段海天聽了后沉吟了一陣子講道。老段是從基層幹上來的,講的話對葉凡還是很有啟發性的。

「呵呵講起這個我還真有點收穫。」這時,想不到於建臣笑了起來。

「跟我大舅哥的事有關係?」葉凡問道。

「昨天晚上你打電話給我后我就注意到這一塊了,而且,剛好了。我有個親戚,他叫於信禮,是我一個堂叔,在南嶺地區擔任副專員。

他這個人很老實,幹什麼事都謹小慎微。也沒有投靠誰找個靠什麼的,十幾年下來就這樣風風雨雨的坐上了副專員位置。

當然也很苦。有的時候幾頭不怠見。這次的事我一直催問他他都跟我打馬虎眼了。

最後我生氣了,他才講了//無彈窗無廣告//一點歷史。說是奶製品集團的那塊地皮在舊幾年前其實並不是基本農田。

當時那一帶是個緩緩的山坡,很平緩的那種。而且往外一直延伸到了溪山河邊。

當時的南嶺區說是為了響應省里某位領導的號召,要大搞漁業所以,就靠著溪山河岸邊前進了三十來米處建了堤壩。

就此把那塊地圍了起來,而中間把緩山坡的土給挖了全倒進溪里了。他們這樣子搞無非是想搞個很大的漁業基地挖漁塘罷了。

不過,很遺憾的就是。後來那位老領導居然不久就駕鶴西歸了。下邊同志一看這個,勞神費力也不怎麼討好的活計自然就沒人幹了。結果就成了一半落子工程。那堤壩也只建設到一半的高度。而裡頭也沒來得及全部掏空。

結果,時間一長,那裡倒是因為外邊有個半落子的堤壩而從山上的水流下來就圍住了。

不久給當地農民就開闢成了一塊塊的水田種稻穀什麼。後來就給南嶺區政府劃歸成了基本農田。

而近幾年下來,那半落子的堤壩因為工程質量差,再加上當時區里也沒錢,只是搞的政績工程。

其實就是一些石頭疙瘩堆在一起的,石縫裡頭連水泥都沒有。我想,當時即便是建成了堤壩估計也關不住水,純粹的面子工程。

所以,堤壩給人踩踩踏踏,再加上有些石頭給人搬走建地基了。而上邊的土又塌了下去,漸漸的,那半落子的堤壩全被土給蓋了。

再後來就被人在被泥巴蓋著的堤壩上修了一條碎石子公路。如果不告訴你,你根本就發現不了那塊地下還存在有一條相當長的亂石砌的堤壩。」於建臣講道。

「如果光用這一條估計還難以全面翻盤,人家會講這是以前的老黃曆了。既然後頭南嶺區把這列入了基本農田那就是基本農田。當然,憑著這段歷史,也可以小翻盤了。如果能再加上一些額外的操作就完全合法了。,、段海天講道。

「大哥,我覺得是不是跟軍方扯上一點關係就好處理了。」這時,陳軍悶頭整進一碗蓮子湯后突然的甩出了一句話來。

「對了,葉凡,相信你也認真研究過咱們國家的基本農田保護法,好像是九八年時頒布的。

其中有規定:中明確規定,嚴格依照法定許可權審批土地口農用地轉用和土地徵收的審批權在國務院和盛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各盛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不得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規定下放土地審批杈……

基本農田保護區經依法劃定后,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改變或佔用,國家能源、交通、水利、軍事設施等重點建設項目選址確實無法避開基本農田保護區,需要佔用基本農田,涉及農用地轉用或者徵用土地的,必須經政務院批准。

同時得按照中央04年238號文件標準的刃倍補償給被征地農民。如按此標準被征地農民仍達不到原有生活水平的,由當地政府從國有土地有償使用收益中劃出一定比例給予補貼。

如果按陳軍的講法,跟軍隊扯上關係后就可以合法使用這塊土地了。

更何況,這塊土地以前並不是基本農田口兩相一配合,喬報國的事就解決了。當然,其中如何操作是相當的困難。這些事啊,講起來容易作起來特難度。

就拿政務院審批一項來講,對一般的幹部來講是難於登天。不過,你因為在中辦工作過,所以,這對你來講還稍微容易一些。不過,既然這事有人捅上去,必有一番爭持了。」

「陳軍,你說說,該怎麼樣非軍方扯上關係?」葉凡問道。

「我哪曉得,大哥昨天晚上給我來了電話,我就注意到了這個。剛才來時還是一頭霧水的,不過,剛才聽爸這樣講了我才想到這個了。具體怎麼樣操作我不清楚。」陳軍摸了摸頭,有些尷尬的講道。

「你小子不曉得在這裡放什麼屁,真是煩人1葉老大可是氣不打一處來,一個爆栗就彈在了陳軍的腦殼上,哼道,「還摸頭,摸個屁,這辦法你得想出來,不然,哼1

「大哥,我在軍隊,沒你們政府那邊複雜。我哪會想到那麼多,這事,我真搞不來。如果要叫我動動拳頭伸伸腿的還湊和。」陳軍叫苦道。

「你小子現在就懂得天婦練還是訓練,連睡個覺夢中都會喊一二一。

吵得有時杏兒都沒辦法睡了。什麼時候也多長個腦子。你以為軍隊一塊就簡單哪。

這是人家葉書記事先給你鋪好了路,要不是葉書記罩著你,你小子早被人家踢啥地方哭去了。

快想辦法,你這湯先不要喝了。」段海天說著話,一把把陳軍面前的蓮子湯給挪走了。

「老岳父,你就讓我把湯喝完嘛。這事,太複雜,我真理不出頭緒來。這麼麻煩,不如,變兵工廠罷了。到時,什麼都得為國防建設讓路是不是?」陳軍一席話出來,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段海天指著他罵道:「這餿主意估計就我獃子女婿能想得出來,人家是奶製品集團,你倒好,整成兵工廠了,是不是準備造牛奶豆奶炮彈炸彈的?」

「慢著段書記,我覺得陳軍這提議好像也不差。從基本農田的審批條件來看,涉及交通、能源、水利、軍事設施等非得佔用的政務院也可以批准。交通肯定不行了,又沒什麼大的路要通過那裡。能源更不可能,水利方面也不恰當,就軍事方面可以操作。」葉凡講著,朝著陳軍問道,「猴軍長要不要喝奶?」

「喝,不但他喝,基地的士兵們基本上每天早上都能分到一盒。而我們獵豹隊員更要喝,沒有高素質的身體又怎麼能保家衛國?

而基地林宏司令以及猴軍長都時時把軍人素質的提高掛在嘴裡。

要求大家平時多訓練,把身體練棒棒的,打起仗來才能有體能生龍活虎。而第二集團軍經費方面也較其它部隊充裕一些。

所以才有閑錢買這些。至於獵豹,那就更不用講了,買牛奶那是小菜一碟了。」陳軍說道。

「這就對了嘛,人家澳大利亞來的大客商。搞出的奶製品肯定特別的有營養。到時,咱們說動林司令跟猴軍兩人,每年從南嶺市那個奶製品廠採購上牛奶,就當是特殊軍用供給了。」葉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