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零八章隆重接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零八章隆重接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哈哈哈,這計妙埃乾脆軍民共建工廠就是了。」段海天笑了起來。

「這樣一來不就變成軍用工廠了,雖說是合作的,但軍隊也有摻和一點嘛。到時,咱們再翻出那地的老黃曆來,再配上軍隊一塊的介入,這事,估計八成能成了。」葉凡笑道,心情豁然開朗。

「這個法子估計只有大哥你能辦到吧,別的同志,門兒都沒有。這個,牛奶哪地兒沒有,還要搞個軍用專供,又不是特供什麼的。

不過,咱們南福省駐紮的軍隊也不少。光是猴軍長的第二集團軍就有好幾萬人馬分佈在全省各地。

還有藍月灣基地本身就有好幾千軍人,加上獵豹的人馬,估計也有一萬左右。

這麼多人都喝上南嶺專供,估計就是那個澳大利亞華僑的嘴也會樂開花了。

至少,他的奶製品在還沒出廠前就能定額給拉走了二三成吧。」陳軍也開竅了,笑了起來「那當然,葉凡有面子。不然,猴軍長和林司令,即便是我段海天出馬,人家鳥不鳥我都難。」段海天笑道。

「呵呵,我都給你們誇得不好意思了。」葉老大摸了下頭,看了看於建臣,笑道,「雖說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把你弄回省廳任常務副廳長,但是,總是是扶正了。怎麼樣,最近在蒼海混得不錯吧?」

「呵呵,還行,這個,一把手跟副手相比,著實舒服得多了。以前夾在許志強跟鍾輪兩人中間很難過。

現在許志強滾蛋到了省廳,而鍾輪被李昌海安排上坐了許志強這個蒼海市政法委書記位置。

而李書記又把我推到了蒼海市公安局長位置上。至少,今後,沒有了許志強的夾心餅乾。

就是鍾論這個書記要拿氣給我受也得掂量一下。不過,我總感覺李昌海書記有些奇怪,他這樣乾的目的是什麼?」於建臣笑了笑說道。

「呵呵,建臣,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以前李昌海想用許志強來鉗制鐘輪。

而現在李昌海把許志強整到省廳去了。那他起用了你。而你就成了鉗制鐘輪這個政法委書記的利器。

而你們兩個互為掣肘,昌海同志漁翁得利了。至少,為了獲得省里的支持,你們每個都得用些心聽他的。

這種手段就是玩平衡罷了,只是轉了個法子,沒有多大的新意。這樣,既照顧到了許志強,也不會得罪了葉凡。

而鍾輪還有什麼話講,你由公安局長升到政法委書記位置並且入了常,三方都好。

而最大的獲利者卻是昌海同志。他把領導權牢牢的抓在了手中。我不得不佩服,昌海同志的控人藝術著實爐火純青了。」段海天說道。

葉凡三人都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心說這還真是領導的藝術。不費一槍一彈,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情況下還能把事辦得這般圓滿,不愧是官場高手。

「好了,不聊了,陳軍,陪我去一趟藍月灣。」葉老大要抓緊時間趕去做通林司令以及猴軍長的工作。

~~-更新首發~~「哈哈哈,我看大哥快變成奶品銷售員了。」陳軍哈哈大笑了起來,一臉的興哉樂禍。

「有啥辦法,這事,總得要人去干,我就這勞碌命1葉老大聳了聳肩,其實,心情滿爽勁的。如果喬報國的事能擺平下來,那年底過後,吳正風的事就可以問老岳父還債了。

在車裡,葉凡把自己的打算給喬報國講了一遍下來。交待他馬上去查那塊地的老黃曆了。

而且,這個時候,就是扯下臉皮也得扯了。像於建臣的堂叔於信禮就是有力的證人之一。如果能由他牽頭找到大量的證據,那這事就成了一半。

喬報國應著馬上去辦了,葉凡曉得,這傢伙雖說心裡有些不服氣。但在關乎自身的事上,他絕不會跟自己玩心眼的。

轉爾,喬報國就把這事搗鼓給了喬遠山。

「這小子,還真有點小本事,才一天時間居然給他搗鼓出這麼多道道來。

你抓緊去辦,證據越充分越詳細,人證要多。還有一點,這件事上你有什麼意外發現都得跟葉凡通氣,不要隱瞞一絲一毫。

這次,你的事估計翻盤就在葉凡身上了。報國,你也不要不服氣。那小子就是有點小聰明。

人家朋友多,面子大。你得學著點。別整天以為自己是從喬家大院出來的人家就能高看你一眼了。

其實,全國各地中跟喬家大院同水平的家庭還很多,甚至,超過喬家大院的家庭不在少數。

遇上那些人,人家未必肯賣你的賬。這次的事就是一次深到的教訓,你啊,就是基層經驗欠缺才整出這些事來讓人黑了。

所以,平時要多下基層,多看多聽別的同志的意見。人要學會謙虛,謙虛並沒有什麼壞處的。你要切記,切記1喬遠山居然也在電話中誇了葉凡一句。在電話中也告誡著兒子。

「爸,我是擔心軍隊那邊的事他擺不平。到時,人家軍隊說根本就沒這回事,那咱們在下邊弄來的弄去的又什麼用。

到時,沒準兒還惹惱了澳大利亞來的全董事長。

火上添油不是更麻煩?

要不,這事,叫大伯給藍月灣打個招呼。大伯以前可是嶺南軍區司令員,藍月灣總得給點香火情是不是?」喬報國說道,這傢伙還是不放心。

「呵呵,你那妹夫的能力你還沒發現。放心,這事,既然他去弄了,估計八成能弄下來...

如果自己弄不下來,估計早打電話給你大伯了。你以為他會那麼愚蠢,這種餿主意都能想得出來,什麼事他不會想到。

你放心跟全董事長聯繫,要動用一切力量說服全董事長。而且,這事對他來講只是披上一小塊『綠軍裝,罷了。

有百利而無一害。」喬遠山笑道,看來,二喬同志心情也好了起來。

本來,喬遠山作了最壞的打算,葉凡不行的話只好自己親自動手了。總不能眼巴巴看著兒子被人整下去。

喬家,也有兩手準備的。

對於葉凡的到來,藍月灣基地司令員林宏以及第二集團軍軍長猴平以及獵豹的首長鄭方少將。以及基地副司令員顧天棋幾人早站在獵豹外邊的山口笑著聊著等著葉凡。

在這裡頭,像林宏、猴平以及鄭方還有顧天棋都曉得葉凡不但是同嶺市市委書記,人家還是a組的曾經的年青王牌。

因為,顧天棋擔任過第二集團軍軍長一職,第二集團軍是時刻準備著為核心第八組協助服務的。

所以,該集團軍軍長曉得獵豹內部其實就是a組的核心第八組。而後來的猴平當然也曉得葉凡的身份了。

一下車子,鄭方就沖著葉凡來了個標準軍禮,嘴裡叫道:「首長好1

弄得獵豹門口看門的那個少校以為自己眼睛是不是看錯了,趕緊擦巴了一下,的確是發現獵豹的最高首長鄭方少將在沖著一個年輕人敬禮。

少校心裡震驚得差點掉了下巴,心裡嘀咕著也沒鬧騰明白這位年青人好像來頭很大似的。想不到林司令員、鄭師長等人等候的人就是這個年輕人。

「呵呵呵,鄭師長好。」葉凡微笑著伸手跟鄭方握在了一起,而林宏當然心知肚明,曉得葉凡是a組副組長。鄭方是葉凡的正宗下級,下級向上級敬禮天經地義的。

至於猴平跟顧天棋倒是微微愣神了一下。因為他們倆個不曉得葉凡現在已經升任為a組副組長,a組最核心的班子成員之一。

葉凡雖說以前是獵豹的老領導,但是,現在好像是脫下軍裝專心到地方了。

聽說是受了傷退出了,這鄭方對老領導如此的禮數,也算是敬到禮儀了。

倆貨還有些奇怪,因為,鄭方可是個高傲的人,平時就是見到基地司令林宏有時都有些冷漠,怎麼滴就對葉凡如此一個過氣的老領導曾經的王牌如此的上心了。

雙方握手,寒暄過後重新回到車上,直接開進了獵豹內部。

「葉書記,你可是有口福了。」林司令員走在最前面,葉凡走在他的身側。林司令員是一臉笑眯眯的講道。

「噢,難道又有山豬之類的好貨色?」葉凡微微一愣,倒也釋然。這些山貨野味的,對於獵豹的高級軍官來講是每個把月都會開一二次『野葷,的。

「哈哈哈,想起那正燉得熱騰騰的袍子肉,黑狗肉,山豬肉,我這嘴裡就流東西了。」陳軍在一旁乾笑了一聲。

「呵呵,彼此彼此。」猴平伸了伸脖子,好像嘴裡也有反應了。這些傢伙,全都是吃上癮了。

果然,走進一個隔音的特殊包間里。桌上早擺上了幾盆正冒著熱氣,香氣逼人的山貨。

當然,在水州這個靠海的城市,海貨那也是用大盆裝在桌上的。全是用的軍隊里人家小洗臉的那種不鏽鋼的小臉盆子。

「每人先整一碗湯先熱乎一下肚皮再講。」林宏一點沒客氣,講著話自己搶先動手,不過,林司令裝滿一海碗湯肉后推給的卻是葉凡。

「不不不,林司令你可是藍月灣的主人,你先來。」葉凡趕緊推辭,人家拿自己當盤菜,自己可不能失了禮數。人家林宏好歹也是南嶺軍區班子成員,中將司令員。

謝謝『馬豬馬,大俠打賞,狗子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