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零九章拿人家的手短呵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零九章拿人家的手短呵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以前的上級趙括一走就成了燕京軍區帶一副司令員。能坐上藍月灣這個司令寶坐的,那位都是有份量的軍界大腕級人物,不可太小視。

「哈哈哈,葉書記,你可是著相了。剛才你可是自己講的,我是這藍月灣的主人,你是遠到而來的客人,所以嘛,不要推辭了,這第一碗當然屬於咱們的遠方的朋友了。」林司令員又輕輕的把碗推到了葉凡面前,一臉爽朗的笑開了。

「對對對,葉書記,你就不要推辭了,咱們可是經常在這裡大塊吃肉,你是客人加朋友,當然你該先了。」猴平、碩天棋等人都笑著配合起了林司令。

葉老大也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了,他也曉得,人家林司令是看自己在。組的位置才如此這般的。當然,以前也有些香火情嘛。

「葉書記喝什麼酒,茅台還是五糧液?」鄭方問道,因為,這裡頭是獵豹的地盤,郢方才是真正的主人。

林宏是管全基地的,但是,卻是管不了獵豹的地盤。這獵豹儼然是一個國中之中。

林宏覺得,自己更像是一個為獵豹服務,打雜的司令員。在外人眼中自己是司令員,很風光很有權,這基地所有的事都可以管。

只有林司令清楚,這獵豹的事自己哪樣都無權插手。往往都是鄭方傳來a組的通知,林宏再傳導給基地下去執行就是了。

這一點,在坐的猴軍長以及顧副司令員都心知肚明的。

「陳軍,我車裡有酒,拿四瓶上來還有,煙給整一條過來。」葉凡把車鑰匙遞給了陳軍。

大家一聽,全都盯上了葉老大。

「幹嘛,各位,這樣盯人可是不禮貌的?」葉凡聳了聳肩膀,講道。

「呵呵呵……」林宏這半老子居然帶頭乾笑了起來,害得一屋子人都在乾笑開了。倒是沒人問話答話了。

不久,陳軍把酒跟煙拿了過來。

「別動,讓我先鑒定一下。」猴軍長眼疾手快一把就往陳軍手中搶去。

「呵呵呵,我可是老領導,還是我先。」想不到顧天棋離陳軍更近,人家一伸手就把煙給搶走了。猴軍只能是乾瞪眼。

「怎麼不服氣是不是猴軍長同志?」顧天棋瞄了瞪著個金魚眼的猴平同志一眼,笑道。

「我服氣!這年頭就是這樣,帽子大一級壓死人嘛。」猴平憤憤不平的講道。

哈哈哈……

全都笑開了。

「不用拆了,一看這包裝我就曉得是特級好貨。」林宏只是瞄了一眼,講道。

雖說林司令員還沒能達到副國級待遇那種水準,但是人家背後人卻是能享受副國級待遇的。自然,這種好貨色人家也打擦邊俅品過。

「就是那種?」猴軍咕嚕了一下口水豎手指頭指了指『吊頂」

「還用再問嗎?」林司令員笑了一聲。

「這個,葉書記,不如這樣。晚上喝了就可惜了。乾脆,每人一瓶,你反正都喝過了,再喝也是浪費,這個,我們拿回家去慢慢品味一下。還有這煙我們也拿去分了算了。當然如果你那邊還有散裝的,就拆一盒或者一瓶來給咱們嘗個鮮就是了。」猴軍長一臉正經,講道。

葉老大差點被這傢伙的無恥給氣樂了,指著猴軍半晌給喀住了。不過轉爾,葉老大突然心裡一動笑道:「中,今天林司令、顧司令、郢師長、猴軍長。

剛好四位,那酒四瓶,剛好是每人一瓶。這煙,你們每人兩包就是了。

還剩下兩包當場拆了兄弟們先抽著了。酒的話晚上就喝你們的茅台了。」

「葉……,葉書記,還有我呢?」陳軍可是耐不住了,又不敢大聲問出來,這貨在一邊嘀咕了一句,眼巴巴的盯著四個半老的傢伙樂滋滋的分酒分煙口不過,這貨的嘀咕聲音可是不小,大家全聽見了。

葉凡曉得這傢伙是故意的,瞪了他一眼,哼道:「就這麼多,這樣,你拿走一包煙,咱們拆了一包就是了口酒嘛,沒了。」

「摳門1陳軍手腳麻溜的伸手接煙,這邊卻是又嘀咕了一句。不過,這次嘀咕的聲音很小了。

「摳門是不是?這一包你小子就別拿了。」葉老大動作可不慢,那煙剛到陳軍手掌上被這貨一扯就拿了回來。

「老大,就剩一包煙了你還拿回去,還要不要小弟我活下去?」陳軍一急,連小弟都叫出來了。

「陳軍,年青人嘛,喝啥酒,喝酒多苦啊,別喝壞了抽壞了身子。咱們老了,壞了就壞了口你可是要悠著點了。」顧天棋陰陽怪氣的笑道,拿陳軍開涮了。

「要不這樣,顧哥這苦就小弟我替你受了怎麼樣?為領導分憂,也是我當下屬應該乾的事兒。各位將軍,你們的苦我陳軍都願意給代受了。」陳軍乾笑著手往顧天棋的煙上招呼了過去。

「怎麼能這樣,當領導的更應該身肩責任,怎麼能把『苦楚,往下級身上推,這樣的領導是不負責任的。我碩天棋可不想當這種領導。所以嘛,這苦,我還是自個兒先受著了。」顧天棋手一擱又把陳軍的手給擱了回去。

哈哈哈……

大家見這兩個傢伙在練太級推手,全樂開了。

「好了陳軍,我後備箱還有些貨。拿上來,每人兩瓶酒,你也給補上。」葉凡擺了擺手。

「還是大哥大方啊,你看看老碩,整個就一摳門將軍。」陳軍屁顛著的笑著跑到外邊拿煙酒去了。

自然,大家都樂呵呵的孝拿了葉老大的孝敬。

「凍位領導,人言說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呵呵,明白這個意思了嗎?」葉凡在這時候乾笑了一聲,說道。

「啥意思,難道葉書記要我們開什麼後門?」猴軍臉一僵,心說果然這酒不好喝,這煙也抽得不踏實。

「一點小事,最近在南嶺地區的溪山鎮……」葉凡把事有選擇的講了一遍下來。也提出了自己打目的。

「月神奶品廠跟我們合作,這個,如果說這個廠子是咱們國家商人投資的倒也不錯。

你也講過,不用我們出一分錢,只是掛個名。反正我們也要採購牛奶,只要他們生產的牛奶能符合我們的條件,倒也不是大難事。

只是,剛才可是聽你講這個月神奶品集團可是澳大利亞來的華僑投資的。

這個,會不會有一系列問題擺在了我們面前。跟外邊合作,不怎麼好處理口這個問題,有些嚴肅。」林宏想了想,說道。

「我曉得,所以,水州盤帝集團也會持股。股份估計跟全成林董事長持有的差不多。最多差幾個百分點。」葉凡說道。

「如果有本國的企業參加那這事就好辦一些了。操作起來也靈活一些。當然,合作的項目只在於奶製品上。」林宏點了點頭,看了顧天棋,猴軍等人一眼,問道,「你們怎麼看?」

「我沒什麼意見。又不是合作生產導彈炸彈的,就是這些玩意兒我看也有合作的項目嘛。

像咱們國家跟俄羅斯不是就有合作一些項目,還有跟別的國家合作研製,製造軍用飛機等等。

牛奶又不是什麼大事,操作上雖說有點困難,因為是外資進來的。但是,總是能擺平。」鄭方倒是搶先表示了,人家葉老大出面的東東,鄭方那能拒絕。

「嗯,只是牛奶項目倒真不難。當然,如果是這樣合作的話,我們也得派出兩三個人去監督生產。」猴軍長點頭講道。

這事,最後再商談了一陣子。在酒桌上就敲定了下來。自然,葉凡曉得,大家給他面子。如果是喬報國出來//無彈窗無廣告//,鐵定搞不定的。

不過,第二天早上,葉凡被電話聲從夢中驚醒了過來。

喬報國相當沮喪的講道:「妹夫,這事,有麻煩了,唉……」

「怎麼,難道全成林不同意跟軍方合作?」葉凡問道。

「全董倒是想合作,只是有顧慮。畢竟,跟軍方合作辦廠,雖說只是掛個名頭,但是,人家怕啊口解放前謠言是共產共妻,現在雖說改革開放了多年了,咱們國家跟外界的交流的步子也在擴大,不過,在涉及軍民合作辦企業一塊上人家還是有些拿不穩當政策的。」喬報國講道。

「嗯,全董有顧慮純屬正常。這個,估計不但是擔心咱們,而且,更是擔心澳政府會拿這事說事口畢竟,一個外資企業,跟外國的軍方合作辦廠,是有些不倫不類的。」葉凡表示理解。

「於信禮副專員那邊所講的是不是事實,有沒證據出來?」葉凡轉爾問道。

「建臣局長打過電話給於副專員,所以,看他面子,於副專員他倒是相當配合我的事。我們馬上就派出了人四處搜集查。這事,已經找足了人證物證,還有土地局的相關證明。

其實,這件事也可以說有些不恰當。當初南嶺地區所屬的南嶺區溪山鎮溪山村村委會也曉得這塊地皮並不是基本農田範疇。

只是保護基本農田的正式保護法規是,噬年根據《華夏人民共和國農業法》和《華夏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制定的。而當初圍堤的事是更早前的咕年。

後來村民們見這緩山坡跟河灘圍成的地收成還不錯,就提議划入村裡的農田一塊去了。

結果,在分田時就給分了,後來,南嶺區自然的就把這片地歸入了基本農田範疇。

其實,據我們查證,這塊地根本上就是塊荒地。因為當初長滿了一些帶刺的植物以及蘆葦等,這片地絕大部分屬於河灘地。

是無主之地,按理講應該屬於國有的。只有二成的土地是屬於山坡地,是溪山村的地。」喬報國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