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使人不得不鑽的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使人不得不鑽的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原創今天停電,趕到另外一個小城去網吧上傳章節,鬱悶,晚上還要喝喜酒,真是沒空不過,恭喜『大城小事誠誠』同志升級為本書第十六位盟主,穩坐官術第十二把交椅,哈哈哈,恭喜你,第十二寨主。狗哥兌現承諾,為新盟主加一更,2更到!砸月票!第十七位盟主在哪?】

喬報國早就在南嶺賓館等著了,葉凡帶著哥哥葉強直接進了賓館。而賀海緯以及趙鐵海等也帶著人暗中到了南嶺市,暗中展開了調查。

「全董事長,這位是我妹夫葉凡,現在晉嶺省同嶺市任市委書記。」喬報國一臉正經的介紹道。

全成林明顯的微微一愣,不過,馬上笑著打招呼道:「是同嶺來的葉書記,你好。同嶺我也過去,一個好地方。」

不過,全成林並不認為葉凡就是市委書記,估計是副書記。反正現在介紹官名時不管正副都叫書記了。

全成林雖說是澳大利亞華僑,但他在華夏也住了不少年月,一口標準的普通話。

而且,對於體制內的一些事也了解過。畢竟,商人跟政客是不可能隔開的。

一個成功的商人,要懂得跟官員們打交道。因為,好多的商機都是官員們帶來的。

所以,全董一見葉凡如此年輕就能爬到同嶺大市書記位置上著實也有些震驚。

全成林曉得,這位年青人,其背後估計有著深不可測的背景。或者說是人們傳說中的富三代紅三代什麼的。

「呵呵呵,你好全董事長。」葉凡伸手跟全成林緊緊的握了握手,爾後一側,指著葉強說道,「全董,這位是水州盤帝集團總裁葉強先生,對於全董的奶製品集團,葉董也很感興趣。」

「盤帝集團。你好葉董事長。」全成林別看他家大業大,但對人禮數方面做得相當的好,並不拿擺架子。

雙方寒暄過後坐了下來。

「全董事長,今天不嗦了,直接講講你的『月神奶品集團』。溪山鎮發生的事,給全董事長的奶品集團帶來了一些麻煩。

不過,現在問題基本上快解決了。全董事長出資的『月神奶品集團』所徵用的那塊地皮,並不是華夏國家規定不能佔用的那種類型的土地……

所以。全董事長是打算繼續在這裡把月神奶品集團搞下去還是打算怎麼做?」葉凡直接說道。當然。對於基本農田的事並沒多作解釋,相信解釋了估計人家全董也聽不懂。

「葉書記,據我們調查。這塊屬於溪山村的土地是屬於你們政策所講的基本農田保護的範疇。

是不可能被徵用的。而我們先期已經投入了二個多億,臨頭的一千萬我們可以考慮不要了。

我的祖先是華夏人,這點。就算是我們為同胞們作些貢獻吧。虧就虧點了,我希望南嶺地委行署能實現先前答應我們的承諾。

我們只需要收回二個億的前期投資就是了。」全成林這話語意思葉老大一聽就明白了,敢情是全董事長害怕了,想提前抽走資金。

「難道你們真不考慮繼續投資了?」葉凡問道。

「現在這種狀況,葉書記,你說說,叫我們怎麼放心繼續投資?生意以誠信為本,我希望南嶺地委行署能遵照先前的合約行事。

不然,我們將向法院提起上訴。當然。這個也是沒法子的事。我們的本意絕不是想對搏公堂。

這不是我們願意和樂意看到的事。」全成林一臉凝重的講道。

「呵呵,我想提醒全董。生意有虧有賺,風險跟利益是捆綁在一起的。

這個世上,很難找到一個能賺大錢而又沒有丁點風險的事去做,那叫『空手套白狼』。

違法的事我們就不講了,如果全董硬是要對簿公堂,一個。你們未必能贏。二個就是,你們即便是贏了,一時之間想拿到二個億的錢,那也是不可能的。

你們拖不起耗不起。當然,我這種說法全董會認為我有些無賴著了。

我的本意並非如此。其實,只要全董事長肯繼續合作辦企業。盤帝集團願意投出部分資金跟你們合作經營。

比如。如果你覺得還是不穩當的話,盤帝集團可以出資三個億,你們如果不追加後續投資只是先期的二個億的話。

這個,當然,今後這個月神奶品集團的控股權就不是你們澳大利亞來的『天海集團』而是華夏水州盤帝集團了。」葉凡講道,左右分析著厲害關係。

一時間,全成林臉色有些難看。

「這簡直是強盜邏輯了,地皮不能用,咱們投的二個億建的廠房以及一些辦公樓都作廢了,你們還要求我們繼續投資?

這不是硬逼著我們把辛苦賺來的錢往泥潭裡砸嗎?這是哪門子道理,葉書記,如果你們就是這個態度,我想,我們只好走對簿公堂這條路了。

就是拖,我們也得拖下去。而且,我們請了最好的律師。」這時,全成林旁邊一個年青人相當生氣的說道。

而且,相當傲氣的指著一個英國佬講道,「這位就是我們請的律師彼德羅帝。相信他會教會你們如何的懂法?如何的講誠信。」

「全棟,別亂講話。」全成林訓了一句后看了看葉凡,說道,「有件事我很不明白,既然現在的溪山村那塊地皮已經是個泥潭,那為什麼盤帝集團還願意花巨額資金控股?這不是明擺著拿錢打水漂嗎?我相信盤帝的葉董的眼光的。」

全成林可是商界老油子,葉凡的話當即就引起了他的注意。全成林注意到了這其中的一些玄機。

這個,當然也是葉老大願意看到的事。這活套設了這麼久,就是想引全成林上鉤了。從而為實現葉老大的全盤計劃鋪路。

葉老大自信,等軍方的事一拋出來。相信全成林絕不願意讓盤帝集團控股月神奶品集團的。

「呵呵,這個,當然是有原因的。如果全董願意聽,葉書記可以繼續給你剖析一下。」葉強這個盤帝總裁淡然一笑。顯得有些神秘了。

「當然願意,葉書記你繼續,全某洗耳恭聽了。」全成林居然淡淡的笑了,因為。他感覺到了什麼。沒準兒這個壞事還能變成好事了。

「很簡直,為了擺平那塊地皮的事,我們聯繫上了水州藍月灣基地的軍方一塊。他們在看了有關你們生產的奶品的資料后,也有意向合作生產奶品。」葉凡講到這裡,指著旁側坐著的陳軍介紹道,「現在我向全董事長介紹一下,這位就是藍月灣基地軍方一塊派來的全權代表陳軍副師長。

相信有關跟軍方合作生產奶品的事早前喬專員已經跟你們講過了。

當時聽說全慮,我想。這個也純屬正常的事。不過。今天他們來這裡就是為了解釋這一切的。」

陳軍跟旁側來的二個軍官拿出了軍官證明以及合作生產奶品的相關的資料。

還有藍月灣基地司令林宏以及第二集團軍軍長猴平的親筆簽的全權委託書以及基地的正式文件資料等。

全成林接過後認真的翻看了兩遍下來,爾後遞給了旁邊的智囊團的高管們。

足足二個小時過去了。並且,中途他們要求到另一間小會客室去協調研究了一下才又回到了會議室。

「葉書記。我們還有一個問題不明白。軍方合作可以,不過,我們拿不下那塊地皮。又怎麼樣開展合作?」這時,全成林的兒子全棟問道,這小子傲氣減了不少。

「呵呵,相信你們的律師以及高管們都研究過我們國家的基本農田保護法。

有針對軍隊一塊的描述。是說如果軍方確實需要這塊地皮,而它又是基本農田的話,可以向政務院申請。

而且,要按條件給以賠償等等。咱們說明白話吧。其實,當初溪山村那塊地皮本身就有違規現象。

這其中還牽扯著一些官員的違規行為,上頭已經在暗中展開調查了。

我希望你們能保密。都是為了『月神』是不是?」葉凡一臉鎮定的講道。

「如果你們真能辦到這幾點,我們倒是可以考慮繼續投資的問題。首先,正如葉書記所講的。你們得保證把地皮審批下來,而且要合法的。

第二,跟藍月灣基地合作也僅限於食用奶品。條款要分明,既然軍方不投資,我們同意他們在專供藍月灣這塊奶品項目的製作過程中他們可以派出適當的軍人進行監督。

只不過。在技術保密一塊上我希望軍方一塊能做到。這是我們天海集團的立家之本。每個公司企業都有保全絕招的。

這個,當然也是從你們的角度去考慮的了。至於盤帝集團,一旦上面的條件達到。

我想,月神的控制權還是由我們『天海集團』來控股。當然,條件三就是要求盤帝集團也要出一部分資金。

具體的數額。所佔的股份多少到時正式洽談的再談了。」全成林說道。

下邊,三方人馬正式的坐進了會議室開始前期的合作談判了。全成林一眼就看到了其中蘊含的巨大利潤空間。

藍月灣基地所屬的部隊以及軍人們可不是個小數目。按合同上規定專供的數量來講,幾乎佔了重組后的『月神奶品集團』全年產品的三成左右。

光是這三成的收益就可以墊定『月神奶品集團』在南嶺的運行,即便在其它奶品方面不賺錢,但也絕對不會虧本。

這種好事全成林當然不會讓盤帝集團拿了大頭的。其實,葉凡也不想盤帝集團拿大頭,如果這事真擱檯面上去,那豈不成了葉凡為自己的哥哥葉強謀私利。

而今天叫葉強來只是一個湊份子的事,要讓全成林吃顆定心丸安心把月神奶品集團辦下去。

而軍方的加入又給『月神』加了一把保險鎖,等於雙保險了。全成林不心動都不行了。

葉老大在這件事上的初宗就是幫助喬報國擺平,並不是想賺任何的錢。未完待續